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42章 王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点点头:“嗯。目前,不能打草惊蛇。我要摸清这窃听器到底是谁指使的,摸清王林到底是谁的人!”</p>

    四哥说:“我猜他可能和曹腾有关系,或者,直接属于伍德管理,当然,也可能直接和雷正发生联系。甚至,是孙东凯安排的也不好说。”</p>

    我说:“曹腾伍德雷正孙东凯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之间也有各自的利益,王林弄窃听器这事到底是他们联合安排的还是某一个人单独指使的,不好确定。搞清楚谁是真正的幕后指使人,或许可以利用这窃听装置来对反间他们一下。让他们互相猜疑,甚至狗咬狗才好。”</p>

    四哥笑了:“这主意不错!”</p>

    我说:“我已经连续试探了两次了,第一次明确了办公室有窃听器,找出了窃听器的安装部位,第二次排除了曹丽的嫌疑,要想找出真正的幕后指使人,要逐个排除。”</p>

    四哥说:“不可操之过急,小心打草惊蛇!搞急了,会引起他们的警觉和怀疑。要稳步推进,慎密分析判断。”</p>

    我点点头:“好——”</p>

    我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我靠,他们会不会在秋桐办公室也安装了窃听监控装置了呢?”</p>

    一说完这话,我的额头不由开始冒汗。</p>

    四哥沉思了半天,没有说话。</p>

    下午下班后,公司的人都走了,我正在办公室加班,四哥悄无声息推门进来了。</p>

    我看着四哥。</p>

    四哥冲我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轻轻关门。</p>

    接着,四哥从包里摸出一个外形很像航模遥控器的装置,打开开关,平面有个绿色的显示屏。</p>

    四哥转动旋钮,我凝神观看。</p>

    一会儿,一个红灯亮了。</p>

    四哥冲我点点头,然后拿着装置慢慢向我电脑显示屏靠近,越近,亮起的红灯越多,最靠近时,亮起了3个红灯。</p>

    四哥冲我微微一笑,然后打了个手势,接着往外走。</p>

    我跟了出去。</p>

    到了走廊,四哥对我说:“这是监控器扫描仪,我今天下午找人弄来的水货,国外进口的最先进技术设备。专门检测窃听装置的。”</p>

    我点点头:“我擦,够牛逼的!很灵验啊!”</p>

    四哥接着说:“我们去秋总办公室。”</p>

    显然,四哥有秋桐办公室的钥匙。</p>

    我跟随四哥去了秋桐办公室,没有开灯。</p>

    关好门,四哥又打开监控器扫描仪,来回转动旋钮,在屋子里缓缓走动。</p>

    捣鼓了半天,没有一个红灯亮起。</p>

    四哥松了口气,对我说:“没有!”</p>

    我也松了口气。</p>

    然后,我们离开了秋桐办公室,四哥将门轻轻关好。</p>

    第二天,我到市委党校报名,参加学习班。</p>

    参加学习班的学员总共30个人,来自全市不同的各单位,有市直单位的,有县区的,甚至还有乡镇办事处的,都是科级副科级干部,年龄最大的34岁,最小的只有25岁,我算是间的。</p>

    午举行了开班典礼,市委组织部机关党委和党校的有关领导出席,分别讲了话。</p>

    开班典礼结束后,班主任老师和大家见面,讲了相关的学习课程安排和班级管理事宜,接着大家互相做自我介绍。我心不在焉地坐在那里,介绍完自己开始琢磨着自己的心事,其他人说了什么几乎都没听进去。</p>

    然后,班主任让大家选举班干部。</p>

    操,学习一个月,还需要班干部,真够折腾的。我觉得有些好笑,继续闷头想自己的事情,任由他们折腾去吧。</p>

    恍惚间,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回过神,看到大家都在看我。</p>

    “易克,大家一致推举你为班里的娱委员!”班主任老师笑眯眯地说。</p>

    “我?”我一愣,说:“我何德何能能当娱委员啊?”</p>

    大家都笑。</p>

    “因为班里只有你是来自宣传单位的,做宣传工作的人都很活跃,这娱委员非你莫属啊。”班主任老师说。</p>

    原来如此,我虽然来自宣传单位,但我他妈并不活跃啊,老子是搞经营的。但班主任老师既然这么说,那我沾亲带故从了是。</p>

    选举完班干部,大家开始自由活动,互相热情热烈地单独打着招呼,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交谈起来。</p>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学员主动和我打招呼:“嗨——易克,易总,你好!”</p>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邻座是个女的,长得白白净净,大眼睛,齐耳短发,很清秀,很俊俏,声音也很动听。</p>

    我傻乎乎地看着她:“我好,你也好,你是谁啊?”</p>

    “啊——”她似乎有些意外我不知道她是谁,怔了下,接着笑起来,说:“我是大家刚选举的班长啊,娱委员同学。”</p>

    原来这女学员是班长,我刚才根本没注意听,怪不得她感到意外呢。我不由肃然起敬:“班长同学,你好!”</p>

    “来——握个手!咱俩是邻座,也算是同位了。”她大方地伸出白皙的小手,微笑着看我,脸带着机关政工干部特有的那种和性别年龄不是很相称的优越矜持气质。</p>

    在机关里混的女人,特别是喜欢往爬的女人,不少带有这种气质。</p>

    我其实不喜欢这种气质,觉得似乎没有女人味道。女干部想做出业绩,未必非要装出或者刻意去培养这种气质。</p>

    秋桐没有,但一样干的很好。</p>

    我伸出我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较嫩,较滑,热乎乎的。</p>

    “你叫什么名字啊?”握完手,我又问。</p>

    问完这话,我才觉得自己很不礼貌,大家刚才热热闹闹地推选班长,我根本没听进去,这会儿竟然不知道班长叫什么名字,实在是太不应该了。</p>

    班长同学不由又是一愣,神色甚至有些尴尬。</p>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挠挠头皮:“不好意思,我这人记性不好,刚才我没注意听大家说话。”</p>

    此时,我不知道这位班长同学是何方神圣有什么背景,也不知道她的出现对我意味着什么,更不会想到会对我周围圈子里的其他人产带来什么样的重大影响。</p>

    现在看她,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年轻女人,一个普通的机关女干部,一个学习班的班长。</p>

    “我叫秦璐!”她平静微笑地看着我,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失落,但随即消失了。</p>

    “秦璐。”我重复了一遍,接着对她的名字大加赞扬:“好名字,这名字好啊。”</p>

    我没什么可说的,只能夸赞她的名字,也算是对自己刚才不礼貌行为的弥补。</p>

    “你觉得我的名字很好吗?”秦璐说。</p>

    “好啊,实在是好啊,太好了。真好,确实是好。”我空洞地扯蛋说。</p>

    “好在哪里啊?”秦璐看着我。</p>

    “哪里都好,名字好,人也好,都好。”我大放厥词。</p>

    “呵呵。”秦璐笑起来:“易克,你可真会说话,讲话真会讨女人开心。”</p>

    我也笑起来:“秦班长,我说的是真心话。”</p>

    “那我信了你的真心话,易委员。”秦璐说。</p>

    我成了易委员,不由想起曾经世纪还有个毛委员。</p>

    “对了,秦班长,你在什么单位啊?”我又问秦璐。</p>

    问完这话我又觉得自己冒失了,我靠,刚才大家自我介绍的时候明明都说了自己的单位和职务,我怎么又继续发晕了。</p>

    秦璐这回倒是没在意,说:“我在市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p>

    闻听此话我不由一怔,我擦,秦璐是政法委的,雷正的手下。</p>

    秦璐竟然是雷正的手下,我靠他大爷的。</p>

    我不由在蛋疼的同时心里有些警觉起来,雷正的手下和我同班同位,妈的,或许来者不善啊,我得小心点。</p>

    或许秦璐看出我的神情有些异样,说:“易克,你怎么了?”</p>

    我忙笑了下,说:“没怎么,被你震住了,政法委,好牛叉啊。政法委的干部更牛叉,政法委的女干部超级牛叉。”</p>

    “哈哈。”秦璐笑起来:“易克,你讲话可真逗,政法委不过是市委下属一个部门而已,我没觉得有什么牛叉的。倒是你,早听说星海宣传系统有一个营销高手叫易克的,没想到今天见到大活人了。你才是真正牛叉呢。”</p>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秦璐:“你听谁说的?”</p>

    “听市委宣传部的领导闲聊说起来的啊,别人说了我能信吗,这领导说的,可是不会假的吧。”秦璐说。</p>

    秦璐此言让我的心不由一震,市委宣传部领导?妈的,市委宣传部总共几个领导,关云飞是老大,孙东凯也算是一个,那秦璐是听哪位领导说的?</p>

    我突然想起那次在关云飞办公室听到他和雷正通电话的事,那次雷正给关云飞打电话是为了曹丽提拔总裁助理的事,当时关云飞还提及自己什么小姨子的所谓什么同学在政法委让雷正多关照的事。</p>

    我擦,秦璐该不会是关云飞说的那个什么自己小姨子的闺蜜同学吧,虽然雷正和关云飞暗地斗得火热,但表面都还是很和谐的,关云飞关照了曹丽,给了雷正名字,那么雷正关照下关云飞提及的人,也是情理之。</p>

    假如秦璐是关云飞说的小姨子的同学,那她这次来参加学习班,无疑是雷正对关云飞的回报。</p>

    当然,如果真的如我推测的那样,如果秦璐的身份真的是如此,我不会真的相信秦璐一定是关云飞小姨子的同学,我甚至怀疑她是关云飞的秘密情人,抑或是有意安插在雷正眼皮底下的一个眼线。</p>

    这么说,秦璐虽然在政法委工作,但也未必是雷正的人,未必是我的对手了,甚至,她极有可能是关云飞的人,那么,似乎还可以是我的朋友了。</p>

    这样想着,我不由对秦璐有了几分好感,战友啊,秦璐,我们极有可能是战友啊!</p>

    “你越发牛叉了,能有机会聆听宣传部领导的闲聊。”我竖起大拇指。</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