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41章 幸福就是如此简单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谁也别感谢,感谢你自己行!”秋桐说:“别人再怎么帮你,也帮不了根本,关键还是要靠你自己。 希望这次笔试能过关,笔试过关后,我再好好指导你如何面试,当然,面试易克更有实践经验,也要多听听他的体会。”</p>

    “嗯哪。”云朵开心地笑起来:“有你们这样的哥哥姐姐,我好幸福哦。”</p>

    “傻丫头,幸福对你来说是如此简单啊。”秋桐笑看云朵。</p>

    “是啊,幸福是如此简单!”云朵说。</p>

    我问云朵:“海峰陪你去考试的?”</p>

    云朵点点头:“嗯。陪了我一天,我不让他陪,他非要去。”</p>

    我说:“这是必须的。该表现的时候要好好表现。”</p>

    云朵的脸浮起一片红晕。</p>

    秋桐这时说:“早知道你们假期还要去科尔沁草原云朵家做客,我和小雪不去丹东跟你们去草原了。真可惜啊。”</p>

    云朵说:“呵呵。本来是没打算去的,哥和海珠姐定完亲后,海峰突然提议的,说要陪我回家去看看父母。”</p>

    秋桐眼里闪出一丝羡慕的目光,说:“多好啊,假期回家看父母,你爸妈一定很开心。”</p>

    看着秋桐的神色,云朵不说话了,看了看我。</p>

    我的心里涌起一阵疼怜,转移话题说:“等有机会,大家还可以一起去草原。”</p>

    “是啊,秋姐,机会肯定还是很多的!欢迎大家一起去我们的家,去我们的草原。”云朵也忙说。</p>

    秋桐微笑着看着我和云朵,点点头,喃喃地说:“嗯,我们的家,我们的草原。”</p>

    秋桐的话里,似乎带着几分向往和憧憬,还有几分归宿感。</p>

    我不由又想起茫茫草原,在那自由的天空里展翅翱翔的苍鹰。</p>

    第二天,孙东凯召集秋桐我曹腾云朵到他办公室,孙东凯宣布了我要去市委党校学习的事,接着宣布在我学习期间,党委决定秋桐作为总裁助理主持发行公司的全面工作。</p>

    秋桐和我都表示服从党委的安排。</p>

    接着孙东凯又勉励了曹腾和云朵一番,对他们前段时间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要求他们要全力配合好秋桐的工作,曹腾和云朵先后表态,表示一定服从秋桐的领导,一定做好自己分管的工作,一定配合好秋桐。</p>

    回来后,我把公司的工作简单和秋桐交接了下。</p>

    明天,我要去市委党校学习。</p>

    坐在办公室,我看着电脑琢磨,琢磨着机盖里的窃听器。</p>

    妈的,王林是秉承谁的意思安装的呢?</p>

    我又想到了曹丽,王林是曹丽安排到我身边的,会不会是曹丽想加强对我的监控捣鼓的这事呢?</p>

    我摸起桌的内线电话打给了曹丽。</p>

    “在干吗?”我说。</p>

    “在办公室啊!”曹丽笑嘻嘻地说。</p>

    “午干嘛?”我说。</p>

    “不干嘛,没事!”曹丽说。</p>

    “那午见个面。”我说。</p>

    “哦。”曹丽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好啊,在哪里见面啊,要不要我去酒店开个房间?”</p>

    “不要,去人民路的岛!不见不散。”我说。</p>

    “哦。去岛啊。只是吃饭啊。”曹丽的声音有些失望:“只是吃饭多没意思啊,还是去酒店开个房间吧。”</p>

    我说:“记住,你自己来,在岛,不要让任何人知道。”</p>

    说完,不容曹丽再发骚,我挂了电话。</p>

    挂了电话,我接着出去,站在院子里溜达,四哥正在院子里洗车。</p>

    我慢慢溜达过去,装作闲聊的样子和四哥说话。</p>

    周围没有人,我低声说:“我午约曹丽去人民路的岛吃饭,你提前过去隐蔽好,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出现在那里。”</p>

    四哥边洗车边低头答应着,却不问为什么。</p>

    我接着又溜达回了办公室。</p>

    午下班后,我直接去了岛,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一会儿,曹丽花枝招展地过来了。</p>

    “怎么?在大厅啊,去单间吃饭多好?”曹丽说。</p>

    “行,你去单间吧,我在这里吃。”我说。</p>

    曹丽努努嘴角:“坏蛋。我的意思是在单间里可以办那事。门一关,谁也看不到,我到时候不大声叫是了。”</p>

    我说:“大午的你办个球啊。”</p>

    曹丽怏怏地坐下,我点了吃的。</p>

    “那你约我来还告诉我不让任何人知道是什么意思?”曹丽说。</p>

    “你以为呢?”我说。</p>

    “我以为你想利用午的时间要我一顿呢。”曹丽说。</p>

    “你是名人,又是领导,我怕单独约你出来吃饭被人知道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说:“我是爱护领导的名声。”</p>

    “切——误会个屁。你小心,吃个饭都搞的神秘兮兮的。”曹丽撇撇嘴。</p>

    这时,我的手机短信响了,一看,四哥来的。”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岛门口附近,有两个可疑的陌生人一直在附近溜达,曹丽来了之后,他们打了个电话,接着走了。”</p>

    看完短信,我明白了,安装窃听器的事不是曹丽指使的,如果是她指使的,那么不会有人过来监视。</p>

    但同时也说明,指使安装这窃听器的人是认识曹丽的,现在才知道我原来午是约了曹丽吃饭,似乎觉得没有什么监视监听的价值,于是撤退了。</p>

    曹丽可以排除了。</p>

    不是曹丽指使的,那么,会是谁?我脑子里虽然有大致的轮廓,却无法准确定位。</p>

    点的饭来之后,我们开始吃。</p>

    曹丽说:“今天约我出来吃饭有什么事吗?”</p>

    我说:“没有。”</p>

    曹丽一呆:“没有?那你约我干嘛?”</p>

    我说:“请你吃西餐啊!”</p>

    曹丽说:“仅仅是吃饭?”</p>

    我说:“你以为呢?”</p>

    曹丽说:“这么简单?”</p>

    我说:“是,这么简单!”</p>

    曹丽有些发晕的样子,看着我,一会儿迟迟笑起来:“死鬼,是不是想我了,想看看我。”</p>

    边说,曹丽边在桌子下面踢了我的脚一下。</p>

    我说:“你是领导,请领导吃顿饭,巴结巴结领导,不好吗?”</p>

    曹丽说:“巴结我干嘛啊,我才不需要你巴结。我也不是你的领导,我愿意当你的小女人被你蹂躏呢。”</p>

    我说:“这还需要我吗,有那么多领导蹂躏你还不够?”</p>

    曹丽说:“哟——吃醋了是不是?嘻嘻。”</p>

    我说:“吃个屁醋。”</p>

    曹丽说:“你说不吃醋,但是我听出来了。嘻嘻。哎,宝贝,别吃醋哈,我和他们都没有动真感情的,我唯一动感情的男人,是你。我和他们,不过是逢场作戏,我这么做,其实还不是为了我们,为了你,我混好了,你自然也能混好,我在那些领导面前,可是没少说你的好话呢。”</p>

    我说:“明天我要去市委党校学习。”</p>

    曹丽说:“是啊,这事我早知道,名额一下来我知道了,单位里想去的人很多呢,但你知道为什么孙记安排你去吗?”</p>

    我说:“不知道!”</p>

    曹丽凑近我低声说:“这可是我给孙记力荐的结果,好几个想学习的人托各种关系找到孙记,孙记一时也确定不下来,我于是大力在孙记面前说你的好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说动了孙记,最后这名额才给了你。你知道参加这样的学习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进入市委组织部干部培养的名单了,意味着你下一步可以更好的进步了。”</p>

    妈的,抓面子领人情的好事都往自己身揽。</p>

    我点点头:“那谢谢你了!看来我今天这顿饭是请对了,正好感谢你的举荐之情!”</p>

    曹丽开心地笑了:“咱俩谁跟谁啊,谢什么啊。不过你要是真想感谢我,我也不拒绝。但是只吃一顿饭显然是不够的喽。”</p>

    “那你想怎么感谢?”我说。</p>

    “你好好要我一顿行!”曹丽大言不惭地说。</p>

    我说:“这话好直接啊!”</p>

    曹丽说:“男人和女人之间,不是这么回事啊,有什么好遮掩的。再说了,你要我一顿也损失不了什么,还能很爽,顶多付出点小蝌蚪,我呢,又喜欢你,很想让你要我,我们是两厢情愿,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p>

    我说:“你整天除了知道做那事,还有没有别的追求?”</p>

    曹丽一愣说:“有啊,很多啊。我要进步,我要掌权,我要捞钱,我要干掉一切和我作对的人,我要消灭一切我看不的人,我要结识更多的高官。”</p>

    我说:“嗯,看来你的志向很远大,追求还真不少。”</p>

    “那当然。我们不能浑浑噩噩过日子,人活着总是要做点事情的,总是要有理想的,每个人总是要有自己的人生价值和目标的,我们都要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奋斗。”曹丽说。</p>

    曹丽的话倒是颇有李顺的语言风格。</p>

    我几口吃完饭,然后说:“你吃好了没?”</p>

    曹丽这会儿光顾说话,还没来得及吃饭。</p>

    曹丽说:“你吃饭真快。我还没吃呢?”</p>

    我站起来说:“我去结账,你慢慢吃,我先有事要走了。”</p>

    “哎——你——”</p>

    我不理会曹丽,直接下楼结账走了。</p>

    半小时后,我坐在四哥的车里,车子停在人民广场的地下停车场。</p>

    “我办公室里被人安了窃听器!”我直接对四哥说。</p>

    “哦。”四哥点点头:“是不是王林安的?”</p>

    “我估计是!”我说。</p>

    “是谁指使安的?”四哥又说。</p>

    “不能确定,但曹丽已经被排除了。”我说。</p>

    “你午约曹丽吃饭原来是这个目的!”四哥恍然大悟,立刻明白了我如此做的原因。</p>

    我点点头:“既然有人过来监视,那说明这不是曹丽指使的!”</p>

    “嗯。”四哥点点头,接着说:“我跟踪那辆黑色轿车了。”</p>

    “哦。”我看着四哥:“什么情况?”</p>

    “一直跟到滨海大道,那里车很少,那辆车的人似乎有所警觉,不停地来回兜圈子,我担心暴露,没有继续跟下去!”四哥说:“不过我记住了那车的车牌号,刚才找朋友帮忙查了下,结果是套牌的车,假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