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39章 热情如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当然,他们对我依旧热情如故。</p>

    “小易算是我们家的常客了,这次是第三次来我们家了。”云朵妈妈笑着说。</p>

    “第三次?”海珠微微一愣,看着我。</p>

    我没有做声,低头吃羊肉。</p>

    “是啊,第三次啊,第一次是前年国庆节,小易跟云朵来我们家做客,那次云朵爸爸夜间发急病,幸亏小易帮助救治。”云朵妈妈继续笑呵呵地说:“第二次呢,前年春节前,云朵值班回不来,小易和秋桐一起来我们家送年货看望我们,这次可不是第三次了。”</p>

    海珠愣愣地看着我。</p>

    我第一次来云朵家海珠是说不出什么的,那时她还不认识我,但是第二次来云多家,海珠是不知道的,我一直没告诉过她,当时是云朵昏迷不醒,我和秋桐一起来送年货看望云朵父母。</p>

    我知道海珠为什么发愣,她不是因为我来送年货看望云朵父母,而是因为和秋桐一起来。</p>

    云朵妈妈无意的话,无疑又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p>

    海珠愣了一会儿,接着恢复常态,若无其事地和云朵家人笑谈起来。</p>

    吃过饭,海峰兴致勃勃要继续骑马,巴特尔带海峰去骑马,云朵和爸妈一起谈心,海珠叫我和她一起出去散步。</p>

    我知道这步不是好散的,硬着头皮和海珠一起出去。</p>

    我们漫步在草原。</p>

    此时,我已经无心看风景。</p>

    “你和秋桐来云朵家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海珠说。</p>

    “又不是来游玩,是来办事的,干嘛非要告诉你?”我说。</p>

    “你——你——”海珠噎住了。</p>

    “那时云朵正在医院昏迷不醒,快过年了,云朵如果不回家过年,家里会担心的,所以,秋桐打着云朵值班不能回家她和我出差顺便路过的名义来看了云朵父母。”我又说。</p>

    “她要来自己来是,干嘛非要拉着你呢?”海珠说。</p>

    “一来她不知道路,二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一个女孩子独自来,安全吗?”我反问海珠。</p>

    “所以你一起来了,是不是?”海珠说。</p>

    “是的——”我说。</p>

    “你们。怎么来的?”海珠说。</p>

    “火车!”</p>

    “卧铺?”</p>

    “是的!”</p>

    “软卧?”</p>

    “是的!”</p>

    “软卧房间里你们两个?”</p>

    我看着海珠:“你这话什么意思?”</p>

    “回答我!”海珠紧紧绷住嘴唇。</p>

    我心里叹了口气:“年关春运,你想想可能4个铺位会空出2个吗?”</p>

    海珠点点头,似乎觉得我说的很合理,接着问:“来云朵家,你们怎么住的?”</p>

    我心里苦不堪言,说:“自然是不会住在一起。不信你去问云朵妈妈!”</p>

    海珠出了一口气,接着说:“我问你这些,你是不是很烦?”</p>

    我忙说:“不烦,一点都不烦!”</p>

    “没有情绪?”海珠又问我。</p>

    我忙摇头:“没有,一点情绪都没有!”</p>

    海珠又出了一口气:“那好。我问你这些话,是对我们今后负责,我不想在我心里留下任何阴影,虽然你和秋桐一起来这里是我和你确定关系之后,但我还是想弄明白。我的一番苦心,希望你能理解。”</p>

    我忙说:“我理解!”</p>

    海珠说:“我们已经定亲了,家人都认可我们的事情了,我们今后要好好经营我们的爱情,好好过我们的日子,我不希望自己整天猜疑猜忌,我也不希望你让我不放心。</p>

    其实,我自己也不想这样,我自己也觉得好累,可是,我心不由己,总之,你能理解我的心好。我们的爱情,真的需要好好经营。”</p>

    我怔怔地看着海珠:“你打算怎么经营?”</p>

    海珠说:“爱情是希望对方相互了解,抓住他,让他爱你,心里有你,呵护你,爱护你,不去伤害你,希望每天看到你,希望能哄你开心,疼你让你宠你。”</p>

    海珠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却不知道她能否真正做到,我却无法认同她现在是如此做的。相反,她前面说的抓住他,倒是让我心里一沉,我知道她说的抓住他是抓住我。</p>

    我不是李顺,李顺说跑跑,甚至能当革命军司令,在情感的世界里,在我和海珠的世界里,我无处可逃。</p>

    我看着海珠,没有说话。</p>

    我的心有些发沉,没有说话。</p>

    我仰起脸,看着湛蓝的天空,天空,一只苍鹰正展翅翱翔。</p>

    我不由感觉自己受了太多的束缚,积郁了太多的压抑。</p>

    可是,我却很无奈。</p>

    “我的话你都记住了吗?”海珠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p>

    我点点头,木然说道:“记住了。”</p>

    “只要我们好好经营爱情,只要按照我的思路来经营我们的爱情,我们的明天一定会很美好,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很幸福。”海珠又说。</p>

    我看着海珠,点了点头:”嗯。”</p>

    海珠看着我,沉默片刻,突然说:“哥,和我在一起,你觉得累不累?”</p>

    我忙摇头:“不累!”</p>

    “真的不累?”海珠盯住我。</p>

    我决定安抚好海珠,于是努力让自己笑起来,拍了拍海珠的肩膀,用调侃的语气说:“在床做那事的时候有些累,其他时候一点都不累!”</p>

    “呸——没正经!”海珠开心地笑起来,脸色一红,伸手打了我一下。</p>

    我继续努力让自己笑着,心里却直想流泪。</p>

    “哎,看,好漂亮的蝴蝶。”海珠指着草地花丛里的一只蝴蝶突然叫起来,接着去追逐那只蝴蝶:“我要抓住它。”</p>

    看看海珠追逐的身影,我又仰脸看天。</p>

    天空是那么蓝,那么清澈。</p>

    我是平凡的人,却有一段不平凡的故事。</p>

    我是平凡的人,却演绎着刻苦铭心的记忆。</p>

    五月的阳光终于刺痛了我的眼睛……</p>

    假期结束,我们回到了星海。</p>

    我和海珠的定亲之旅圆满结束。</p>

    本以为定亲会给我的心态带来某些显著的变化,实际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回来后却似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p>

    这不又让我心里有些怪怪的,觉得不大正常。</p>

    想了半天,还是和以前不同的地方的,那是我和海珠要在7个月之后结婚。</p>

    我终于快要成家了,快要和海珠结婚了,开始倒计时了。</p>

    7个月似乎很漫长,却又很短暂。</p>

    我带着不可名状的心情等待那一天的到来。</p>

    假期基本是顺利的,定亲也没有出现什么障碍和干扰,唯一在我心里激起波澜的,是意外遇见了张小天。</p>

    张小天的出现,似乎是个偶然和意外,却又似乎带着必然的因素。</p>

    海珠又投入了繁忙的工作,五一期间孔昆值班很辛苦,海珠特地安排她休息几天,把假期补回来。</p>

    我的工作也步入正常的轨道。</p>

    夏雨和老黎从凤凰回来了,不知老黎探访沈从故居之行收获如何。</p>

    夏雨回来之后的第二天,跑到我公司来玩。当时正是午,公司的人都出去吃午饭了,我正在办公室里刚吃完盒饭。看到夏雨进来,不待她说话,一把拉着她出来,走到走廊尽头。</p>

    办公室里现在有窃听器,我不想让我和夏雨的谈话内容传出去。</p>

    夏雨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干嘛?拉我到这里干嘛?”</p>

    我说:“怕你在办公室里非礼我。”</p>

    夏雨乐了:“嘎——这是什么话,二奶和二爷亲热怎么能叫非礼呢?”</p>

    我没有搭理夏雨的话,说:“陪老爷子去凤凰玩的好不好?”</p>

    夏雨嘴巴一撅:“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假期去玩的人太多,摩肩接踵的,哪里是看风景,分明是看人。”</p>

    我不由笑了。</p>

    夏雨说:“你和海珠定亲结束了?”</p>

    我点点头。</p>

    “顺利不?”夏雨看着我。</p>

    我又点点头。</p>

    “怎么定的?”夏雨说。</p>

    “按照当地风俗定的呗。还能怎么定?”我说。</p>

    “说说具体的流程和细节,我听听!”夏雨说。</p>

    我说:“没什么好说的。”</p>

    夏雨有些惆怅地口气:“二爷,你和大奶定亲了,那二奶怎么办?”</p>

    我说:“夏雨,你不要乱想。你该有你自己的生活。”</p>

    夏雨抿了抿嘴唇:“我自己的生活。我自己的生活是你。我的生活里不能木有你。”</p>

    夏雨的声音更沮丧了。</p>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也有些空落。</p>

    夏雨突然又振作起来,看着我,笑嘻嘻地说:“二爷,我突然有个好主意。”</p>

    我说:“什么好主意?”</p>

    夏雨说:“你和大奶定亲了,那我们也定亲,我和老爸说一声,我们一起再回你老家一趟,去你父母家,咱们也办一场定亲仪式,按照你老家的风俗定亲。如何?”</p>

    我被夏雨的想法吓了一跳,说:“你疯了。你以为定亲是儿戏,你告诉你爸,你爸非骂死你。再说,我爸妈当然也不会答应的,哪里有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胡闹嘛。”</p>

    夏雨嘟囔着:“哪里是胡闹啦。我爸的工作我想办法做通,你爸妈的工作你去做,如果做不通,我亲自去做,你妈妈很喜欢我的哦,我是知道的,一下子有俩儿媳妇,你妈还不乐死啊。”</p>

    我说:“行了,你不要瞎折腾,你爸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我妈虽然喜欢你,但也不会糊涂到弄俩儿媳妇。再说,你爸现在一个劲儿认定我这个儿子,我和你名义是兄妹关系,这哪里有兄妹定亲的?这不是**吗?”</p>

    夏雨说:“嘎——这又没有血缘关系,怕什么啊?哪里是**啊。我做你二奶在先,老爸认你做干儿子在后,他那个不算数,不用当真!”</p>

    我说:“好了,不要胡闹了。这绝对是不可以的!”</p>

    夏雨又沮丧起来:“唉——不定亲不定亲吧,反正我也不是讲究名分的人,反正我也不在乎形式,反正我是小婆子的命,反正我是二奶,二奶是这样的苦命。”</p>

    我一时无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