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38章 一厢情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白老三已经死了,他没有什么借口再来找我麻烦,抛开白老三,其实我和阿来平时的关系也还不错。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当然,我即使回了星海,也绝不会再染指黑道的任何事情,绝不会再和阿来他们发生任何联系。”</p>

    我说:“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事实未必如你所愿,如果你真的回去了,他们要是真的找你麻烦,那到时候你后悔可来不及了。”</p>

    张小天说:“那我也认了,反正我是想回到星海的,我父母在那里,他们年龄大了,母亲身体还一直不好。我是独子,我一定要在父母身边尽孝心,照顾他们安度晚年,我不想再漂泊了,一直漂泊,没有根的感觉,这滋味实在不好受。”</p>

    我说:“那是说,如果有机会,你是一定会回去的?即使可能有什么危险也要回去的,是不是?”</p>

    “是——”张小天毫不犹豫地点点头。</p>

    “为了给父母尽孝?”我说。</p>

    “基本是!”张小天又点点头。</p>

    我说:“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p>

    张小天接着递给我一张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p>

    我接过来看了看:“对酒店管理有兴趣?”</p>

    “还可以吧。兴趣越来越大。”张小天说。</p>

    我笑了起来:“张小天,其实按照你的经历阅历和能力,你在这酒店做营销部总监,委实有些屈才了。”</p>

    张小天干笑了下:“生存是第一位的,只要能有个饭碗行,谈不屈才不屈才,再说,目前这岗位收入也还可以。”</p>

    “这酒店的老板对你怎么样?”我说。</p>

    “挺不错的,对我这几个月的工作表现很满意,对我的工作业绩很赞赏,前几天还提出说要培养我做酒店的副总。”张小天说。</p>

    我又笑:“那你要是离开这里,岂不是可惜了。”</p>

    张小天说:“我现在对追逐名利没有什么兴趣,也不想谈什么人生的价值和事业的奋斗,我只想安安稳稳陪在父母身边过平凡平静的日子。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p>

    我点点头:“嗯。你的想法我似乎理解了。”</p>

    “易克,如果你看得起我,如果你愿意,今后如果有机会,我愿意在你手下效犬马之力,愿意追随你鞍前马后做事。”张小天突然说。</p>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我说。</p>

    “我不想说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我要感恩,我只想说是因为你身充满了正能量,因为这正能量,因为你和你周围的圈子里朋友身的正能量,我愿意跟着你做任何事。”张小天说。</p>

    “这是你的心里话?”我说。</p>

    “是的,心里话!”张小天说。</p>

    “你觉得我会信吗?”我说。</p>

    张小天低垂下脑袋,没有说话。</p>

    我沉思了一下:“如果我说不信,那会打击你的情绪,如果我说信,却又不能说服我自己。当然,从我心里来说,我是愿意相信你此时说的这些话的。好吧,我努力说服我自己去相信你,希望我的努力是正确的。”</p>

    张小天抬头看着我,眼神发亮:“谢谢你,易克!”</p>

    “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和你联系的。”我说:“当然,不管是什么机会,我都不会勉强你,你有完全的自主权!”</p>

    “我明白!”张小天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p>

    我沉吟了下:“张小天,如果不是今天正巧在这里遇到我,你是不是再也不会和我联系?”</p>

    张小天说:“以后很难说,起码目前是没这想法。”</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在你面前,我很自卑,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张小天说:“但是,今天巧了,正好遇到你在这里定亲,我不由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p>

    我点点头:“确实很巧,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没想到。看来,咱俩确实有缘分。”</p>

    “这缘分让我感到很庆幸很荣幸。”张小天说。</p>

    我站起来:“我要走了。”</p>

    张小天站起来,看着我:“那以后,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p>

    我说:“如果我们的缘分继续下去,或许会。”</p>

    张小天点了点头。</p>

    我又一次和张小天握手,然后告辞离去。</p>

    今天遇到张小天,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此时并没有想到今后还会不会再见到他,和他分手时的那句只不过是客气话。</p>

    我直接去了海珠家,我爸妈和海珠父母正聊得带劲,四位老人都格外开心。</p>

    四位老人在客厅聊天,我和海峰海珠云朵在海峰的房间里谈话。</p>

    “易妹夫,和你说个事。”海峰说。</p>

    海峰如此称呼我,海珠和云朵都笑。</p>

    “有屁放!”我说。</p>

    海峰一瞪眼:“我擦,有这么和大舅哥说话的吗?”</p>

    我忍不住也笑:“好了,大舅哥,说吧。”</p>

    “这还差不多。”海峰接着说:“我刚才和云朵商议了,我决定利用假期陪云朵回通辽一趟,陪云朵回去看看她父母。”</p>

    “哦。”我看看海珠,又看看云朵,云朵点了点头。</p>

    海珠这时说:“哥,我也想去。”</p>

    我看着海珠:“你的意思是让我也陪你去喽。”</p>

    海珠笑着点头:“嗯哪。”</p>

    我想了想,说:“既然家里的事都办完了,那我们同去吧。”</p>

    海珠和云朵海峰都笑起来,海峰说:“其实刚才我们都商量好了,等你来问你呢。如果你不去,我带她们俩一起去。”</p>

    我说:“这不是先斩后奏吗?”</p>

    大家又笑。</p>

    于是,我们一起出去,和四位老人说了下要去通辽的事,他们都一致同意。</p>

    假期短暂,不用耽搁,说走走,于是,我们决定下午飞通辽,从北京转机,海珠立刻去订好了机票。</p>

    临走前,双方父母买了不少宁州的土特产,让我们带给云朵父母,又叮嘱我们一定要代他们给云朵父母问好,说有空的时候一定去内蒙去拜访他们。</p>

    于是,下午2点,我们乘飞机直往北飞。</p>

    路,我告诉了大家遇到张小天的事,大家听了,唏嘘不已,感慨万千。</p>

    云朵的神情显得有些低沉和不安。</p>

    “浪子回头金不换啊。”海珠说了一句。</p>

    海峰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个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p>

    我看着海峰。</p>

    “难在哪里?”海珠问了一句。</p>

    海峰说:“难在哪里?内有烦恼习气,外有恶缘。如果你不能克服自己的烦恼,外面的诱惑一勾引,你的恶习气马会现出来。”</p>

    我皱皱眉头,海峰的话不无道理。</p>

    下午5点多,我们顺利到达通辽机场,包了一辆车,马不停蹄直奔云朵家。</p>

    车子往北走了不久,了草原公路,两边是一望无垠的科尔沁大草原。</p>

    又见魂牵梦绕的科尔沁。</p>

    黄昏的草原,分外绚丽。五月的科尔沁,格外迷人。</p>

    大家都看着窗外,欣赏着草原的美景。</p>

    渐渐地,太阳开始落山,暮色开始降临。</p>

    夜幕笼罩着草原,一盘圆月从鱼鳞般的云隙闪出,草原弥漫起朦胧的月光,像是升腾起来的一片淡淡的银雾。</p>

    看到草原,云朵的神情分外生动,脸带着欣喜的神情,似乎,在这里,她才能找到自己心灵的归宿。</p>

    看着云朵深情生动的目光,我的心里涌起阵阵感动。</p>

    晚8点多,顺利抵达云朵家。</p>

    云朵父母对我们的到来分外惊喜,云朵的弟弟巴特尔也在家,一年多不见,小伙子更结实了,黑黝黝的脸带着憨厚的笑。</p>

    我们在云朵家吃了一顿丰盛的蒙古风味的晚餐,吃完饭,旅途劳累,没有多交谈,大家很快安歇。巴特尔和云朵爸爸睡一张炕,我和海峰睡一张,云朵妈妈和云朵还有海珠一起睡最大的一张炕。</p>

    草原的深夜,分外静谧,远处偶尔传来马蹄得得的声音。</p>

    我睡得很香很沉很安稳,似乎,我许久没有睡得如此深沉了。</p>

    第二天早,起床吃过早餐,巴特尔牵出来几匹马,云朵带我们骑马去草原溜达。</p>

    海珠和海峰都是第一次骑马,起初有些害怕,不过很快适应了。</p>

    大家兴致勃勃地骑着马往草原深处走去,边谈笑着。</p>

    五月的的草原,早晨空气格外清新。幽幽的草香迎面拂来,红艳艳的朝阳正从地平线冉冉升起,为辽阔的草原镀一层金色。</p>

    “云朵,唱一支草原的歌好不好?”海峰看着云朵。</p>

    云朵害羞地笑了下。</p>

    “唱吧,唱吧,云朵,我好想听的。”海珠也说。</p>

    我笑看云朵。</p>

    云朵点点头,看着远处茫茫无边的草原,轻声吟唱起来:“曾经离别故土走遍了天涯,远古的传说温暖着心房,原野的路有我的年少,路边的花朵有你的芬芳……”</p>

    歌声婉转悠扬,在草原回荡。</p>

    我和海峰海珠都入神地听着。</p>

    想着我第一次和云朵在草原云朵唱歌的情景,看着此时美丽可爱的云朵,想着这期间发生的那些事,我的心不由悸动起来。</p>

    云朵继续深情地唱着:“霓虹刺眼的城市没有了天空,故乡的白云飘在我心间,风的晨雾有我的追逐……”</p>

    海峰凝视着云朵隽秀的面孔,听着云朵动人的歌喉,不由有些痴了。</p>

    海珠的脸也流露出感动的神情。</p>

    云朵唱完,看着我们,突然娇羞一笑,策马扬鞭,纵马往草原深处奔去。</p>

    海峰仍旧痴痴地样子看着远处的云朵,嘴里喃喃地说:“我终于知道。她属于草原,她属于她的草原,只有在她的草原,她才能真正找到自己,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p>

    海峰的话让我的心一动,我却一时没有彻底领悟透海峰这话的意思。</p>

    午回到云朵家,云朵父母和巴特尔早已弄好了烤全羊。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喝酒边吃烤全羊。</p>

    云朵父母昨晚知道了海珠的身份,知道了海珠是海峰的妹妹,知道了海峰和云朵的关系。他们对海珠和海峰很热情,那种发自内心的热情。</p>

    看得出,他们对海峰是满意的,对海峰和云朵交往是支持的。同时,对海珠和我,他们也表现出了豁达的胸怀,向我们表示真诚的祝福。</p>

    草原人的心胸是宽广的,一如这大草原。</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