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34章 双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嘴唇紧紧抿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等秋桐和季记放下酒杯,我接着说:“关部长,其实我也很万幸,前几天我差点栽在季记手里,差点被双开了。”</p>

    “哦,怎么回事?”关云飞显然不知道我在哈尔滨出的事,饶有兴趣地看着我。</p>

    “哎——这事说起来其实很丢人。还是不说了吧。”我不好意思地说。</p>

    “哈哈,你也有丢人的事,说,一定要说!”关云飞兴趣似乎更浓了。</p>

    我于是支支吾吾地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关云飞听完,大笑不止。</p>

    孙东凯也笑,季记也笑。</p>

    曹丽没笑,秋桐也没笑。</p>

    似乎,她们俩没笑的原因不同。</p>

    孙东凯接着说:“哎——当时我极力给小易说情,其他党委成员也想放小易一马,结果季记是坚持原则不松口,我当时也没办法了,差向关部长求救了。”</p>

    关云飞说:“嗯,这事季记做的对,你们想保小易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但是纪律是纪律,纪律制定了要严格执行,东凯啊,孙记啊,幸亏你没向我求救,不然,我是要批评你的,我会支持季记的,虽然小易我也很喜欢,但是,纪律面前,那是没办法的。真要是违反了纪律,谁也保不了。”</p>

    关云飞在事后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季记这边。</p>

    当然,我不知道关云飞此时的话有几分是真的,不知道要是孙东凯真的找他他会不会出来保我。</p>

    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怎么说都可以,无伤大碍。顶多让我的心拔凉一下。</p>

    关云飞接着看着我:“小易同志,易总大人,这事你对季记有没有看法?有没有情绪?”</p>

    我笑了下:“不敢!”</p>

    关云飞说:“不敢。如此说,是心里有情绪不敢说喽,说明你还是对季记有看法的喽?”</p>

    孙东凯微笑着看着我,曹丽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p>

    季记也微笑着看着我。</p>

    秋桐神色很平静。</p>

    我忙说:“没有。季记这么做事正确的,是为了帮助我挽救我,我绝对没有任何情绪!孙记事后专门和我单独谈话了,要我正确对待季记对我的处理方式,我脑子里已经想通了。”</p>

    孙东凯又满意地笑了下。</p>

    关云飞看着我:“没有对了。有是错误的。孙记和你谈话,说明他虽然想保你但是也是支持季记的工作的,你能想通这个问题,那好了。当然,想不通也要通,必须想通。”</p>

    我忙点头:“是,必须要通!”</p>

    “那你现在该干什么?”关云飞说。</p>

    我忙端起酒杯,看着季记:“季记,我敬你一杯酒,感谢你对我的处理。”</p>

    关云飞和孙东凯忍不住又笑,秋桐也笑,曹丽苦笑了下。</p>

    季记看着我:“小易,我不是专门针对你要这么做,在纪律规定面前,人人平等,我做纪检工作,绝对会一碗水端平,绝对不会夹带任何私心,希望你能理解!当然,也欢迎你监督我!”</p>

    我忙说:“理解,理解!”</p>

    关云飞又插了一句:“理解是必须的!”</p>

    我和季记喝了一杯酒。</p>

    曹丽这时也和季记喝酒:“季记,欢迎领导多监督办公室的工作,多监督我。”</p>

    季记笑了下:“会的,这一点你放心!集团所有部门我都会严格监督的。”</p>

    曹丽脸继续笑,笑得很牵强,硬着头皮喝下了这杯酒,不知她有没有出酒里的滋味。</p>

    今晚这场酒,关云飞似乎喝得有滋有味,不知孙东凯和曹丽喝没喝出什么滋味。</p>

    酒场快结束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p>

    趁他们说笑的时机,我拿着手机出了房间,接听。</p>

    出去的时候,秋桐的眼神似乎在看着我。</p>

    “阿珠——”我说。</p>

    “哥,你在哪里?”海珠的口气硬邦邦的。</p>

    “在外喝酒的!”我说。</p>

    “和谁?”海珠说。</p>

    “市委宣传部还有集团的领导。”我说。</p>

    “是不是还有秋桐?”海珠说。</p>

    我犹豫了下:”嗯。”</p>

    海珠沉默了下:“还在喝?”</p>

    “这要吃饭了。”我忙说。</p>

    “在哪里喝的?”</p>

    “新闻大酒店!”</p>

    “哪个房间?”</p>

    “牡丹厅!”我说着心里不由有些紧张,海珠该不会亲自来一趟验证吧,忙又说:“很快要吃饭了,我很快回去了。”</p>

    “嗯,我从长春回来了,刚到家,吃完饭马回来!”海珠说完,不等我讲话直接挂了电话。</p>

    我拿着电话在门口静默了片刻,然后收起手机,进了房间。</p>

    坐下,看到秋桐正看着我,眼里又有一种不安的神情,似乎她意识到市海珠打来的。</p>

    我冲秋桐微笑了下,似乎在宽慰她。</p>

    秋桐轻轻呼了一口气,接着端起水杯喝茶。</p>

    我的眼神一转,看到曹丽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p>

    我又冲曹丽微微一笑,曹丽有些莫名地看着我。</p>

    我端起酒杯给关云飞敬酒,不理曹丽了。</p>

    酒足饭饱,大家散去,我急匆匆赶回到宿舍,海珠果然回来了。</p>

    海珠正坐在沙发在茶几摆弄笔记本电脑,似乎在搞一个方案。看我进门,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接着又继续摆弄电脑。</p>

    我坐过去,凑到她跟前:“我回来了。”</p>

    边说,我边看了一眼电脑,果然是一个旅游方案。</p>

    海珠接着关了电脑,看着我,没好气地说:“我怪了,你干嘛干什么都要和秋桐在一起,每次还都理由充足,连吃顿饭都要要有她。你是不是没有她不能工作不能活了?”</p>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语。</p>

    海珠又说:“我警告你,整天和一个在逃犯黑社会老大的女人搞在一起,最终你会后悔的,你会吃大亏的!别到时候说我没提醒你,别占小便宜吃大亏!李顺那样的人渣,他要是怀疑到你什么,有你好看的。”</p>

    我怔怔地看着海珠,继续不语。</p>

    海珠有些烦躁地站起来:“越想越烦!不说了,睡觉!”</p>

    海珠说完,直接进了卧室。</p>

    我坐在沙发发了半天楞,心里一阵苦苦的滋味。</p>

    难道,这是今晚酒场的滋味?</p>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要到五一了。</p>

    一想到五一我要和海珠一起回宁州定亲,不知怎么,我的心里突然莫名感到一阵恐惧。</p>

    这种恐惧让我很不安,又很自责,我觉得自己不该有这种感觉。</p>

    虽然很不安很自责,我却无法阻止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p>

    我不知道此次定亲能否顺利,不知道这个五一假期能否安宁。</p>

    海珠已经提前订好了回去的机票,我她还有海峰和云朵的。</p>

    也是说,云朵要和我们一起去宁州。</p>

    无疑,这是海峰的意思,没有海峰的同意海珠是不会这么做的。</p>

    我是听说海珠买了云朵的机票后才知道云朵要和我们一起回去的。海峰什么时候告诉海珠云朵要和我们一起回去的事,我事先一点不知。</p>

    这让我心里稍微有些不大自在,虽然我对云朵和我一起回去没有任何抵触情绪,甚至还很开心,但心里却总觉得有些不大舒服,似乎自己成了外人,似乎被隐瞒了什么。</p>

    不过,这种感觉在我心里投下的细微阴影很快被我拂去。</p>

    最近这些日子,我觉得很累,心累。</p>

    午,我到海边独自去散步。</p>

    走在海边,走在沙滩。</p>

    周围的景物是那么熟悉,这片海滩是我曾经浴血救秋桐的地方,不远处的海边松林也是我曾经多次出入过的。</p>

    大海,成了春天的大海。</p>

    我边随意走着,边深呼吸一口气,边看着四周。</p>

    我长叹一声,仰面躺在沙滩,脑袋枕着双手,看着湛蓝的天空发呆。</p>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居高临下俯视着我。</p>

    老黎。</p>

    我坐起来,看着他:“你跑这里来干嘛?”</p>

    “来找我儿子玩!”老黎若无其事地坐在我身边。</p>

    “你有了个儿子很得瑟是不是?”我说。</p>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老黎看着我。</p>

    我说:“你找我玩什么?”</p>

    老黎说:“玩什么都行!只要开心即可!”</p>

    我说:“我这会儿很烦,想自己坐一会儿,你自己玩去吧!”</p>

    老黎说:“我不!”</p>

    我说:“你怎么不听话?”</p>

    老黎说:“我不听话!”</p>

    我忍不住笑,老黎也笑。</p>

    我叹了口气:“老黎——”</p>

    “叫爹!”</p>

    “老黎——”</p>

    “叫爹——”</p>

    “老黎——”</p>

    “你个不听话的儿子!”老黎打了我脑袋一下,我又嘿嘿笑起来。</p>

    “儿子,刚才叹气干嘛?”老黎说。</p>

    “唉。”我又长叹一声:“老黎,我觉得人活着真累啊。看你整天无忧无虑有滋有味的,我真羡慕你。我怎么觉得好累呢。”</p>

    “你是身累还是心累?”老黎说。</p>

    “心累——”我说。</p>

    老黎说:“想不累有个办法!”</p>

    我说:“什么办法?”</p>

    老黎伸手一指大海:“你去跳海吧。往海里走1000米,很快你不累了,永远也不累了。”</p>

    我说:“我还不想死,我死了,你没这个干儿子了。”</p>

    老黎说:“既然不想死,那好好活着,再累也要活着。人生是一场战役,是一场搏斗,累是必须的,不累,那不叫人生。活着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正因为活着不容易,所以才好好好地活着。”</p>

    我的心一动,秋桐也和我说过这样的话。</p>

    我和老黎在海边漫步,边闲谈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p>

    不经意往岸边看了一眼,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那里,似乎有个人正站在车旁举着望远镜往这边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