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32章 拍卖报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原来的报纸零售部,我看可以兼着这个业务,一个部门挂两个牌子得了,他们的人马正好也可以兼着报刊配送业务,一来扩大零售部的业务量,二来增加他们个人的收入,还不用另外再增加管理人员和专职配送队伍,节省费用!”</p>

    曹腾笑了下:“对,这个办法好,我怎么没想到呢!”</p>

    我说:“报纸零售部和报刊配送心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还是你分管,这事你具体负责落实好了。 报亭拍卖完毕后,立刻开展业务,现在要把前期工作做好,做好配送的一切人力物力以及交通灯方面的准备,做好统计分发收款等工作流程。”</p>

    曹腾点头:“行,没问题,我这去落实。”</p>

    我说:“好。”</p>

    然后,曹腾出去了。</p>

    我坐在办公室又抽了一支烟,然后关办公室的门,下楼出去,离开了公司院子。</p>

    出了院子,我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往我宿舍那里去。</p>

    路,我摸出手机,打给了拍卖行的人,约他们晚7点到富华酒楼一起吃饭,商定拍卖报亭的相关事宜。对方立刻答应了。</p>

    回到宿舍,我找出那个望远镜,装进随身的包里,然后接着又出去,直奔富华酒楼。</p>

    我直接去了富华酒楼斜对过的一家宾馆,开了一个9楼临街的房间,钟点房。进房间后,我摸出望远镜,调好焦距,居高临下正好能将富华酒楼门口及附近尽收眼底,看的十分清楚,甚至能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一个服务员脸的黑痣。</p>

    然后,我放下望远镜,坐下闭目养神。</p>

    6点多以后,我站到窗口,开始用望远镜往下看。</p>

    不大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开到富华酒楼门口左边大约20米的马路边停下,两个人下了车,却不往酒店方向走,站在车旁做休闲状抽烟闲聊,边不时四处打量。</p>

    我注意看这两个人,小伙子,不认识。</p>

    我看着他们。</p>

    他们一直在车旁溜达,既不进酒店也不离开,目光更多是有意无意看着酒店方向。</p>

    6点40分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p>

    打完电话,两个人进了车,坐进车里,却没有发动车子,依旧呆在那里。</p>

    我于是结账退房,然后出了宾馆,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富华酒楼相反的方向开去,转悠了一圈,接着转回到富华酒楼,下车。</p>

    下车后,那辆黑色轿车还停在附近,车里两个人正往我这里看,其一个又摸起手机。</p>

    我装作无视他们的样子,站在酒店门口边看时间边四处张望,一副在等人的样子。</p>

    快到7点的时候,拍卖行的两个人来了,我迎去,和他们热情握手,然后招呼他们进去。</p>

    进去之前,我扫描了那辆车一眼,那两个人正打开车门下车。</p>

    进了酒楼,我没有要单间,直接在大厅的角落要了一个桌,点了酒菜。</p>

    这时,那两个人也来了,直接坐到我们相邻的桌,也招呼服务员开始点菜。</p>

    我和拍卖行的人开始喝酒吃菜,边开始交谈业务。</p>

    我的声音故意很大。</p>

    邻座的二位坐在那里,埋头吃饭,似乎在竖起耳朵听。</p>

    我和拍卖行的人重点讨论的是报亭拍卖的细节和流程,不涉及具体的数字和底价,都是可以公开的事情。很快谈妥,然后大家轻松了,谈笑着吃喝起来,随意侃大山。</p>

    那两个人很快吃完,接着一人摸起手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他们结账起身离去。</p>

    他们走后不久,我和拍卖行的人也吃完散去。</p>

    出了酒店门,那辆黑色轿车不见了。</p>

    我直接去了公司,进了办公室。</p>

    坐在办公室,关好门,我皱眉琢磨着,妈的,显然,我办公室里有窃听装置,当然是王林安的,那么,这窃听器在哪里呢?</p>

    边琢磨我边看着桌子的台式电脑显示屏发呆。</p>

    突然,我的心里一动,起身将电脑显示屏转过来,伸手摸了摸后盖,很干净,没有一丝灰尘。</p>

    我仔细看着后盖的螺丝部位,看了半天,打开件橱,从下面一层摸出一个螺丝刀,开始打开后盖。</p>

    后盖打开后,我一眼看到一个微小的东西用透明胶黏在机盖内侧壁。</p>

    我长出了一口气,马尔戈壁,原来在这里,原来是这玩意儿。</p>

    我打量了半天这东西,然后小心翼翼又将机盖弄好,恢复原状。</p>

    我不打算把这玩意儿弄下来,放在这里好了。</p>

    我坐回去,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起来。</p>

    无疑,这是王林的杰作,他主动要求承担我办公室的卫生打扫事宜,得到了我办公室的钥匙,只有他最有条件安装这玩意儿。</p>

    他找云朵要求给我打扫办公室,我不好拒绝,那样会让他或者其他人知道我对他有了疑心。</p>

    那么,他是受谁的指使安装这玩意的呢?曹丽?曹腾?伍德?甚至,雷正?</p>

    到目前为止,关于王林,我只知道他是曹丽的远房亲戚,是曹丽安排给我开车的,至于他背后到底和谁有联系,不得而知。那晚我带他去和伍德吃饭,他和伍德曹腾都没有任何异常表现,看不出什么猫腻。</p>

    今天我操作的这事,证明办公室确实被安了窃听器,而且终于被我找了出来。</p>

    目前的态势,我必须要装作什么都不知,不能打草惊蛇。</p>

    那么,下一步,需要查出安装窃听器的幕后指使人,查出了指使人,也查到了王林的后台老板。</p>

    自然,今后,在办公室讲话我是要格外小心了。</p>

    在办公室继续琢磨着,边吸烟。</p>

    这时,有人敲门,我过去打开门。</p>

    曹腾站在门口。</p>

    “曹总,这么晚怎么还来办公室?”我说。</p>

    “呵呵。最后两个报亭有点小问题,厂家来人修理的,到天黑才捣鼓完,我陪他们刚吃完晚饭。顺便回办公室来放材料,看到你办公室亮着灯,过来打个招呼。”曹腾说。</p>

    我笑了下:“我刚和拍卖行的人吃完饭,来办公室梳理拍卖的流程,刚弄完。”</p>

    “很辛苦啊!易总!”曹腾说。</p>

    “你不也很辛苦,我们都在为创城做贡献嘛。”我说。</p>

    曹腾笑了,我也笑了。</p>

    然后我请曹腾进来。</p>

    曹腾坐下后又继续和我闲聊起来,半天,看看我的办公室,说:“哎——易总,我看你这办公室有些寒酸简单了,办公桌太小,需要换个老板桌。”</p>

    我说:“这么大一间屋,换个老板桌,怎么放?还有坐的地方吗?算了吧,呵呵。”</p>

    “倒也是。”曹腾点点头,又说:“你办公桌这电脑也该换了,这电脑太老了,该换一台新的液晶显示屏的。”</p>

    我微笑着看着曹腾:“你觉得该换?”</p>

    “是的!”曹腾说。</p>

    “算了,还是节约点吧,电脑能用行,最近公司的经费较紧张,集团党委也要求大家学会节约,我不能带头换电脑,不然,大家会有看法的。”我说。</p>

    “听说集团计算机心刚采购了一批新电脑,要给我们公司几台的,正好有这个便利,你换了算了。”曹腾说。</p>

    “别,新电脑还是给统计室用吧,他们更需要。”我说:“再说了,这台老电脑,我用习惯了,有感情了,继续用吧。”</p>

    曹腾笑了下:“易总真是高风格啊。亲自做表率。这么说来,你不换电脑,我和云总也都不能换了。”</p>

    我说:“你这家伙,撺掇我换电脑,原来是有小算盘的,是想借机自己也换电脑吧。”</p>

    曹腾呵呵笑起来,我也笑了。</p>

    他妈的曹腾突然建议我换电脑,什么意思?是真想利用这时机为自己换电脑还是另有意图?是有意在试探我还是无意提起的呢?我心里琢磨着。</p>

    然后我们继续闲聊。</p>

    “易总,听说你最近要到市委党校去学习一个月?青班?”曹腾说。</p>

    我点点头:“你知道的倒是挺快!”</p>

    曹腾说:“这消息集团很多人都知道了啊,我知道的还是晚的。祝贺你啊,易总,参加青班,可是一件大好事,对你今后的仕途可是有很大的帮助。”</p>

    我说:“哎——集团这么多科级干部,其实很多都我更合适去的,我也没想到这好事轮到我了。如,你我合适。”</p>

    曹腾忙摆手说:“我哪里行,你我合适多了。集团最合适的人非你莫属啊。我听说这次让你去学习,记办公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是孙记力排众议,亲自确定了名额,点名要你去!”</p>

    我呵呵笑了:“这你都知道啊!”</p>

    曹腾说:“听其他人说的,看来是真的了!”</p>

    我点点头:“不错,是真的!孙记亲口告诉我的!”</p>

    “孙记对你真好!”曹腾带着羡慕的口气说。</p>

    我不知道他这羡慕几分是真几分是假。</p>

    同时,我判断出,孙东凯一定是故意放出了风,说是他亲自确定我去的,他是借这个来加深我对此事的确信,让我深信不疑领他这个人情。当然,也顺带在集团层干部里提高他的权威,让大家知道在集团里他的权力之至高无的,挽回前几天季记不给他面子的负面影响。</p>

    我笑着看着曹腾:“孙记对你也不错啊,在我面前经常提起你的,夸你做事效率高,对工作敬业负责。”</p>

    曹腾说:“孙记夸我,还不是借了你的美言,没有你在孙记面前为我说好话,孙记怎么会夸我呢?”</p>

    我说:“我似乎没有记得什么时候在孙记面前夸过你呶。”</p>

    曹腾含笑看着我:“你肯定提过,而且,不止一次!”</p>

    “你确定?”我说。</p>

    “我不但确定,而且确信!”曹腾说。</p>

    我呵呵笑了起来:“曹兄,你实在是太聪明了。什么事都能猜到。”</p>

    曹腾低眉顺眼地说:“在易总面前,不敢自言聪明。和易总,我差得远了。”</p>

    我说:“夸没夸过你我还真记不得了,不过,前几天,在我去昆明开会之前,我倒是给孙记推荐过你。”</p>

    “哦。推荐我干嘛?”曹腾看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