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31章 说中心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冬儿说:“什么不解释?我看你是被我说了心思,无法解释了!”</p>

    我苦笑半天,说:“冬儿,我们能不能不要每次一见面吵架?”</p>

    冬儿放缓语气,说:“能!我其实不想和你吵,但是你讲话太让我不舒服,我不和你吵憋闷地很。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我说:“那你要我怎么说说什么才不和我吵架?”</p>

    冬儿说:“你离开海珠,不和其他任何其他女人纠结,更不许和曹丽那样的女人乱搞,跟我老老实实回宁州,我绝对不会再和你吵架!”</p>

    我说:“冬儿。似乎,你是个理想主义者,你如何会这样顽固呢?”</p>

    冬儿说:“我这不是顽固,是执着。追求自己的爱情,追求自己的幸福,执着是必须的。”</p>

    冬儿的话让我无言以对。</p>

    冬儿接着又说:“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谁在一起。这是圈子决定命运,那么,你最适合在一起的人是谁呢?谁和你在一起才会让你更加优秀呢?很显然,绝对不会是海珠,也不会是其他任何女人,而是我冬儿!只有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p>

    我说:“这是你执着的原因?”</p>

    “是的——为了我和你的幸福,我必须执着。”冬儿点点头,接着说:“小克,你知道吗?爱情其实是对半分的,一半是缘分,一半是执着。”</p>

    冬儿这话我觉得在理,却又觉得不适用在我和她身,一时不说话。</p>

    我郁郁地看着她,心里不由泛起阵阵愁绪,还有隐隐的忧患。</p>

    我不知道冬儿到底想干什么,我不知道冬儿到底能干出什么?我不知道冬儿到底为何要这样想这想做,难道,真的是为了我?既然是为了我,那么,当初她为何还要坚决离开我,那是我最窘迫的时候。那么,她是为了钱?既然是为了钱,为何又要将辛辛苦苦赚的钱买了房子放在我名下,将买下的公司放在我名下?</p>

    一时想不通想不透,脑子有些乱。</p>

    我看着冬儿:“冬儿,或许我该理解你,我该感谢你,可是,我想说,我,你,我们都要面对现实,现实是必须要正视的。如果你想什么都抓住,最终只能什么都抓不住。”</p>

    冬儿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刚要说什么,看到秋桐正打完电话走过来,狠狠瞪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幽怨,不说话了。</p>

    秋桐走过来,看看木然的我,又看看神色难看的冬儿,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p>

    一会儿,工作人员招呼大家登机。</p>

    了飞机,冬儿对秋桐说:“秋姐,我们俩坐在一起吧。”</p>

    秋桐呵呵笑了“好啊。”</p>

    这两个女人不经我同意擅自做主把我安排了。</p>

    于是,冬儿和秋桐坐在了一起,我独自坐到冬儿的座位。</p>

    来的时候和秋桐坐在一起,那种感觉多美妙,回去的时候却要自己一人捱过漫漫路途,好寂寞。</p>

    不知道冬儿和秋桐一路会谈些什么,我的座位和她们隔了好几排,看不到也听不到。</p>

    下午2点多,终于抵达星海机场。</p>

    下了飞机,大家一起往外走,秋桐边说:“单位的车来接我们,冬儿,你和我们一起走吧。”</p>

    冬儿摇摇头,笑了下:“不用,我有安排的车来接我,你们先走吧,我要先去下卫生间。”</p>

    冬儿似乎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出出口,拖着行李直接去了卫生间。</p>

    我和秋桐对视了一眼,然后直奔出口。</p>

    “妈妈——妈妈——”接机的人群里传来小雪欢快的叫声。</p>

    “二爷——二爷——”人群里最前排看到夏雨在那里一蹦一跳。</p>

    晕倒,夏雨带着小雪来接我们的,她们身后站着四哥。</p>

    我和秋桐走出去,秋桐抱起小雪亲个不停,夏雨蹦跳到我跟前嘻嘻哈哈拉着我的胳膊晃动着。</p>

    四哥微笑着接过我们的行李。</p>

    “你怎么来了?”我问夏雨。</p>

    “四哥带小雪玩,我正好也找小雪玩,正好一起了啊,正好你们要回来,一起来接你们啊。”夏雨说。</p>

    原来如此。</p>

    大家了四哥的车,四哥开车先送秋桐回家。</p>

    到了秋桐家门口,秋桐和小雪下车,夏雨却不下去。</p>

    我这时对小雪说:“小雪,喜欢不喜欢夏雨阿姨啊?”</p>

    “喜欢,喜欢!”</p>

    “欢迎不欢迎夏雨阿姨到你家去玩啊?”我继续问。</p>

    夏雨坐在我旁边伸手拧我大腿,我装作不知。</p>

    “欢迎啊,夏雨阿姨,我要你到我们家和我一起玩!”小雪叫起来:“快下来啊,夏雨阿姨。”</p>

    夏雨又狠狠拧了我大腿一把,疼得我一咧嘴。</p>

    夏雨笑着对小雪说:“乖,宝贝儿,阿姨下次去你家玩好不好?”</p>

    “不好,不好,我现在要你来我们家玩,现在要!”小雪不依。</p>

    我心里暗笑,对夏雨说:“看,小雪那么盛情,你去吧,不要那么没有爱心。”</p>

    夏雨一咧嘴,无可奈何地下了车,伸手拧了一把小雪的鼻子:“你个小怪物,怎么那么不懂大人的心思,知道玩。”</p>

    小雪笑嘻嘻地拉住夏雨的手:“走喽,夏雨阿姨和我一起去我们家喽。”</p>

    秋桐站在那里抿嘴笑。</p>

    四哥面无表情目视前方。</p>

    然后,夏雨老老实实跟着小雪和秋桐走了,我松了口气。</p>

    四哥接着开车送我回去。</p>

    “最近这两天,我看到了伍德皇者和保镖,但是没有见到冬儿和阿来。”四哥说。</p>

    四哥当然见不到冬儿,那天他看到冬儿和曹丽一起吃饭之后冬儿飞到了昆明。但是阿来却去向不明。</p>

    “知道阿来去了哪里不?”我问四哥。</p>

    四哥摇摇头:“不知道!”</p>

    我沉思了下,说:“这次我们去云南,我见到李顺了,还有老秦。”</p>

    “哦,他们到那边去了?”四哥说。</p>

    “是的。”我接着把李顺的近况和四哥简单说了下,四哥听完,半天没有说话。</p>

    “李顺对你还很牵挂,很关心你的个人问题!”我说。</p>

    四哥似乎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什么个人问题?”</p>

    “他说你该成个家了。”我说。</p>

    四哥索然笑了:“他还真有闲情,还能想到这些。”</p>

    我说:“其实他说的也有道理,你的仇人已经死了,你不能老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也该成个家了。”</p>

    四哥笑了下,继续开车。</p>

    “有没有意人?”我问四哥。</p>

    四哥没有回答,继续微笑,继续开车。</p>

    我看四哥似乎不愿意多谈这个问题,不提了。</p>

    一会儿,四哥说:“王林有你办公室的钥匙?”</p>

    我点点头:“是的,刚安排云朵给他的,他平时帮我打扫整理办公室!你怎么知道的?”</p>

    四哥说:“昨晚我开车经过公司门口,看到你办公室里亮着灯,我以为你回来了,进来看了下,结果看到是王林,他正从你办公室里出来。”</p>

    “哦。”我点了点头:“嗯。他发现你没有?”</p>

    四哥摇摇头:“没有!”</p>

    我说:“那好。”</p>

    回到宿舍,我让四哥先回去。</p>

    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我给王林打电话,让他开车过来接我。</p>

    然后,我下楼,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儿,王林开车来了。</p>

    “易总出差回来了。很辛苦!”王林笑着对我说。</p>

    我笑了下,车,对王林说:“在市区内转一圈,我要看看那些报亭怎么样了。”</p>

    王林边开车边说:“这几天曹总和云总可是很忙乎,公司不值班的人员都出动到街帮助安置报亭了。我昨天也跟着忙乎了一个白天。”</p>

    “哦。”我点点头,说:“对了,云总把我办公室的钥匙给你了没有?”</p>

    “给我了!”王林说。</p>

    “那我办公室的卫生以后辛苦你了!”我说。</p>

    “易总客气,我是你的驾驶员,是为你服务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份内事。”王林说:“哎——昨天白天一直在忙着弄报亭,直到晚我才回来给你打扫整理了下。”</p>

    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嗯,好。”</p>

    我的脑子里开始转悠起来。</p>

    王林拉我在市区转悠了半天,察看了部分报亭,都到位了,安置的很好。</p>

    然后,我直接回公司,直接去了办公室。</p>

    关好办公室的门,反锁。</p>

    我开始在办公室进行地毯式搜索,台灯、电话机、椅子、花盆、空调扇叶、沙发、茶几、暖气片、件夹、灯管、件橱、窗帘、天花板墙角。</p>

    仔细全部察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没有任何可疑的物。</p>

    我不由有些斟酌起来,难道,我的感觉和判断是错误的?</p>

    我点燃一支烟,随手又将烟灰缸拿起来看了看,什么都没有。</p>

    我又看着办公室四壁,看着空调扇叶和灯管,确信是没有任何视频探头。</p>

    没有视频探头,不代表没有窃听装置。</p>

    我凝神琢磨了半天,突然心生一计。</p>

    我摸起座机电话,胡乱拨了几个号码,直接反应是没有这个电话号码,我不理会,直接说:“我回来了。”</p>

    顿了下,我又说:“那事我们还得再谈谈。这事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要抓紧时间实施,不能拖延。这样吧,晚一起吃饭,我们当面详细商谈具体细节。好,晚6点半,富华酒楼,不见不散。”</p>

    接着,我放下话筒。</p>

    然后,我打开办公室的门,打算出去。</p>

    曹腾这时来了,笑着:“易总回来了。”</p>

    我笑了下:“回来了。”</p>

    “你要出去?”曹腾看着我。</p>

    “有事吗?”我说。</p>

    “我想给你汇报下工作!要是你有事,那回头再说!”曹腾说。</p>

    “不急,没事,进来吧!”我让曹腾进来坐下。</p>

    “报亭全部安放完毕,等拍卖完可以正常运营了。”曹腾说。</p>

    “嗯,好!”我说。</p>

    “公司这边的报刊配送心何时成立?”曹腾说。</p>

    我说:“不专门设置这个部门了!”</p>

    “哦。”曹腾有些意外。</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