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30章 心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昨晚,李顺和秋桐单独呆了大约10多分钟,我不知道这10分钟里李顺和秋桐都谈了些什么,她不说,我也不能问。 </p>

    我坐在秋桐身边,呆呆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想着心事。</p>

    “二位好啊。”身后突然传了一个声音。</p>

    我浑身一颤,秋桐也转过头。</p>

    冬儿正站在我们身后。</p>

    冬儿!冬儿怎么出现在这里?</p>

    我大感意外,秋桐也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冬儿:“咦,冬儿,你怎么在这里?”</p>

    “我来这里旅游的啊,来了好几天啊,今天正要回去呢,正巧遇见你们了。”冬儿微笑着坐在我们旁边:“你们……这是……”</p>

    冬儿似乎不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p>

    “我们来这里开会的,会议结束了,正要回去!”秋桐说。</p>

    “哦。原来是这样。”冬儿笑起来:“真的是很巧,我们是同一个航班吧。”</p>

    “应该是了。”秋桐笑着:“冬儿,都到哪里去玩了?”</p>

    冬儿说:“云南的旅游景点,该玩的都玩了。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玉龙雪山……”</p>

    冬儿说了一大堆云南的旅游景点,惟独没有提到腾冲。</p>

    我此时无法判定冬儿的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p>

    “你倒是很有闲情雅致,自己一个人出来玩!”秋桐说。</p>

    “没办法啊,没人陪,只能自己出来了。可不你秋姐,开会都有人陪着。”冬儿说着,看了我一眼。</p>

    我不做声。</p>

    秋桐呵呵笑着:“我们这是公务,没办法的事。本来想让易克自己来的,但是领导不答应。”</p>

    冬儿笑着:“工作的事,可以理解。”</p>

    这时秋桐的电话响了,她摸出手机看了下:“哎,小雪给我来电话了,我接电话去。”</p>

    说着,秋桐站起来,边走到一边和小雪通电话,脸带着开心的笑。</p>

    现在,能让秋桐开心的,恐怕也只有小雪了,小雪似乎渐渐成了秋桐的一个精神支柱。</p>

    秋桐走开后,我看着冬儿:“是来旅游的呢还是跟踪我的呢?”</p>

    冬儿说:“随你怎么理解。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p>

    我说:“出来旅游?骗人的鬼话,是不是跟踪我的?”</p>

    冬儿说:“没那闲工夫!我出来旅游怎么不行了?出来玩是跟踪你?你少臭美。”</p>

    我说:“最近,你似乎很忙乎。”</p>

    冬儿说:“什么意思?”</p>

    “什么意思你知道!”我说。</p>

    冬儿沉默片刻:“我不管怎么忙乎,都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人心!”</p>

    我说:“冬儿,我或许该理解这一点,我或许该知道你的确是想为我好,只是,你做事的方式和方法,或许也不大合适吧。我真的很感激你对我的好,我明白你对我的心,只是,我们都要面对现实的,对不对?”</p>

    冬儿说:“你明白好,至于我做事采取什么方式方法,这都和你无关。你不用感激我,我做的事,不是为了要你来感激。现实。现实怎么了?我是在面对现实,现实不管如何发展,我要做的事都必须要做,我要达到的目的都一定要实现。你少拿你自以为的现实来说事!”</p>

    我说:“你实在是不该跟着伍德干的。好不容易白老三死了,你解脱了,可是,你又。”</p>

    冬儿咬紧嘴唇,看着我,一会儿说:“不要教训我,我不是小孩子,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说我不该跟着伍德干,那我跟谁去干?跟着亡命天涯的李顺去干?跟着你一起做李顺的走狗?</p>

    你不希望我跟着伍德干,那么,你为何还要和李顺扯不清楚,他都被通缉逃之夭夭了你还要和他扯不清楚?这次你和秋桐来昆明,真的仅仅是为了开会吗?”</p>

    我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冬儿说:“没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和秋桐一离开星海,阿来失踪了,在星海不见了踪影。他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p>

    我的心里一紧:“你想说什么?”</p>

    冬儿说:“我没说什么,我是说阿来和你们一起都离开了星海,他去了哪里,我不知道!”</p>

    我皱皱眉头,寻思着冬儿这话的含义,难道,伍德派阿来跟踪我和秋桐的?难道,我和秋桐与李顺见面的事阿来能探听到?难道,冬儿对我和秋桐见李顺的事有觉察?</p>

    这似乎不大可能啊,他们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神通?</p>

    还有,如果阿来在跟踪我和秋桐,那么,我们要回去了,怎么不见阿来的踪影?难道,他跟踪李顺和老秦了?跟踪李顺进入了金三角?</p>

    想到这些,我的心里不由打了个寒噤。伍德处心积虑一直想打探李顺的下落,难道,这次他能得逞?</p>

    想到这里,我对冬儿说:“你不是来旅游的,跟踪我和秋桐的,恐怕不仅仅是阿来,还有你吧?”</p>

    冬儿淡淡一笑:“我自然是来旅游的,我给伍德请了1个星期的假,我到哪里旅游,这是我的事,我离开星海你们还早,我如何跟踪你们。”</p>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何时离开星海的?你既然离开星海我们还早,你又如何知道阿来和我们一起在星海消失的?”</p>

    “我——”冬儿一时语塞,被我抓住了漏洞。</p>

    我直直地看着冬儿。</p>

    冬儿缓了口气,说:“我难道不会打听?我不在星海,也一样能打听到。这有什么怪的。”</p>

    冬儿似乎极力要证明自己真的是出来旅游的,她的理由似乎有些合理。</p>

    冬儿刚才说的阿来的事,似乎也无从验证,冬儿也不知道阿来去了哪里,阿来未必一定是跟踪我和秋桐来到了昆明和腾冲,或许他只是碰巧在那一天被伍德派出去办别的事了。</p>

    我不由想这样宽慰自己。</p>

    冬儿接着说:“既然你是坚决不打算离开星海,坚决不打算和李顺分道扬镳,那么,我跟着谁干,在哪里做事,对你来说也不重要,反正我是要多赚钱,哪里给我钱多我去哪里做事。”</p>

    我说:“宁州那公司。你用的法人是谁?”</p>

    冬儿说:“你!不是早告诉你了!”</p>

    我说:“我不出面,你是怎么操作完这手续的?”</p>

    冬儿说:“这不用你管,重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反正这公司的法人是你。一切都合乎法律手续。”</p>

    我说:“法人名字叫易克吗?”</p>

    冬儿一顿,接着说:“名字是个符号,叫不叫易克有什么重要的,反正你是这公司的法人!这公司随时都等着你回去接收,即使你不去,这公司也正常在运转,赚的钱,都是你的。”</p>

    我似乎明白冬儿是如何操作的了,他极有可能和老黎李顺采取了同样的办法。</p>

    我会一时有些迷惘,这世到底有几个我?</p>

    我说:“公司是你买回来的,赚的钱自然是你的!我不要。”</p>

    冬儿呵呵笑了:“小克,说话不要这么幼稚,我买回来的不错,但是法人是你,钱是法人的。当然,目前是你的,以后,会是我们的。”</p>

    我说:“我发现你越来越能了,你的能耐越来越大了!”</p>

    冬儿说:“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当然,我的能耐再大,也没你的大。到哈尔滨去玩女人都能洗清地干干净净,属下集体辞职都能利索摆平,你能耐多大啊!”</p>

    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p>

    冬儿挖苦地说:“你是名人,你的事难道知道很难吗?”</p>

    我呼了口气,停顿了下,接着说:“你最近又是请孔昆秋桐夏雨吃饭,又是和曹丽去喝咖啡吃西餐,你到底在捣鼓什么事?”</p>

    冬儿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我和曹丽一起吃西餐的?”</p>

    我突然想起四哥和我见到冬儿和曹丽一起吃西餐的时间,那是在我和秋桐离开星海之后。如此说来,冬儿刚才在撒谎,她是在我和秋桐之后离开星海的。如此说来,她很可能是从曹丽那里知道我和秋桐出差到昆明的事的。</p>

    难道,她是发现阿来不见之后才离开星海的?那么,她到云南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p>

    我一时想不明白了。</p>

    我没有揭穿冬儿的谎言,回答她的问题:“曹丽也是名人,你和她一起吃饭,我知道难道很难吗?”</p>

    冬儿笑笑,点点头:“那倒也不难。”</p>

    这会儿,秋桐一直站在附近和小雪打电话,脸带着开心的笑容。</p>

    我说:“你和她们这些人突然亲近,我怎么觉得不正常呢?”</p>

    冬儿说:“照你这么说,我不和女人亲近,和男人亲近正常了?你巴不得我多给你戴几顶绿帽子,是不是?”</p>

    我一时无语了。</p>

    冬儿接着说:“告诉你,小克,不管你对我有多少误解和怨恨,我从来没有给你戴过绿帽子,至于你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那你慢慢自己去想吧,我不想多解释,解释了你也不会相信。</p>

    孔昆夏雨秋桐都是我的朋友,我在星海没有其他人可以交往,和她们吃顿饭难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孙东凯和伍德是好朋友,也有业务来往,曹丽是孙东凯的办公室主任,我是伍德手下做事的,我和曹丽接触办理一些正常业务,办完业务吃顿饭难道不正常了?”</p>

    冬儿的话理由又似乎无懈可击。我无法辩驳了。</p>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曹丽这个女人,我不建议你和她多交往!”</p>

    “不建议我和她多交往,你干嘛还要和她搞那事?”冬儿说:“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自然知道,你和她之间的关系,我心里也明白。”</p>

    冬儿还是对那次在曹丽家见到我而耿耿于怀,那次曹丽正穿着睡衣,我怎么解释她都是不会相信的。</p>

    我苦笑一下。</p>

    冬儿接着说:“你以为我不明白曹丽对你的心思?你不愿意我和她交往,恐怕是怕我知道更多你们之间见不得人的事吧?亏你好胃口,连曹丽这种公共汽车都不放过。</p>

    曹丽是不少高官的公共情人,你也搀和进去,看来你是以能和高官的情人睡觉感到荣耀是不是?看来你是觉得睡了曹丽你和高官沾关系了是不是?你也能沾沾福气以后跻身高官行列是不是?”</p>

    我叹了口气:“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不解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