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29章 默然无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秦又说:“李老板离开星海后,虽然这么久才和你联系,但是他其实是很挂念你的,除了挂念你,是挂念小雪秋桐他父母还有四哥他们,他经常一个人独自坐在山顶往北方眺望,嘴里念念叨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默然无语。</p>

    “李老板这个人,是很留恋故土的,他其实很想早日回到星海。这种心情,其实是可以理解的。”老秦又说。</p>

    我点点头:“理解!”</p>

    这时,传来下楼的声音,秋桐出来了,身后跟着李顺。</p>

    他们出了客栈,站在我们跟前。</p>

    秋桐面无表情站在那里。</p>

    我不知道李顺和秋桐此次谈话的内容,秋桐也一直没告诉我。</p>

    李顺对我说:“你和秋桐一起回去,我也要走了。”</p>

    李顺话音刚落,老秦接着打了个唿哨,接着周围黑暗的角落里突然闪出来5、6个黑影,聚拢过来。</p>

    我一看,都是跟随李顺去金三角的老部下。</p>

    他们冲我点点头,然后站在李顺周围。</p>

    我对李顺说:“你先走吧,我和秋总一起回去!”</p>

    李顺点点头,身后转身走,在老秦等人的簇拥下,很快消失在黑暗里。</p>

    我看着秋桐:“我们也走吧。”</p>

    秋桐没有回应,低头走。</p>

    我跟在秋桐身后。</p>

    路,我们都没有说话。</p>

    夜色深沉,寂静的青石板路,只有我和秋桐走路发出的声音。</p>

    月亮出来了,将我和秋桐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p>

    在这南国静寂的夜色里,我和秋桐沉默地走着。</p>

    此时,没有任何浪漫的感觉,有的只是沉郁和压抑。</p>

    一路无言,经过一片茂密的竹林,快接近度假村的时候,突然看到海珠迎面向我们蹬蹬走来——</p>

    “你们干什么去了?你们都不在房间里,你们到哪里去了?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海珠怒气冲冲地质问我和秋桐,脸色发白。</p>

    我和秋桐一愣,秋桐的神色有些发呆,怔怔地看着海珠。</p>

    “一个说要有事要出去,一个说在房间睡觉不见人影,这会儿又一起回来,这深更半夜黑咕隆咚,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海珠继续愤怒地说着,声音有些颤抖。</p>

    “阿珠,我……”秋桐欲言又止,似乎她无法给出让海珠相信的理由。</p>

    我此时心里也叫苦连连,深更半夜都不在房间,然后又一起回来,这放到谁是海珠也都会怀疑的。这也不能怪海珠起疑心。</p>

    可是,我不能和海珠说出实情。她要是知道杀人通缉犯李顺突然出现在腾冲半夜接见我和秋桐,估计会吓个半死。再说了,即使告诉她实情,她会相信吗?她会相信有这么巧的事吗?</p>

    “阿珠,这是个误会。”我说:“我和秋桐刚才出去是有事,什么都没干,不是你想像的那样。”</p>

    “你们俩把我当傻子哄吧。都这样了还什么都没干,难道非要我抓住你们的现行才会承认!”海珠气呼呼地说。</p>

    “阿珠……好妹妹,不要生气。我……我们真的没做什么。”秋桐说。</p>

    “少叫我什么好妹妹,有你这样做姐姐的?有你这样的吗?”海珠冲着秋桐说:“我倒是很想把你当好姐姐,可是,你都干了些什么?”</p>

    秋桐浑身颤抖,脸色发白,嘴唇哆嗦,想说什么,可是又什么也说不出来。</p>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你们……你们太过分了。”海珠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哆嗦地指着我和秋桐。</p>

    秋桐低头不语,似乎她觉得说什么海珠都不会信的了,她默默承受着海珠的愤怒指责。</p>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海珠相信我和秋桐今晚确实什么都没干呢?</p>

    今晚麻烦大了,要出大乱子了!</p>

    我一时心急如焚,头皮蒙蒙的。</p>

    “深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在这乱嚷嚷什么?”突然从旁边的竹林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个黑影。</p>

    这是李顺,他突然从这里出现,不知何时头戴了一顶斗笠,压得很低,径直走过来。</p>

    他自己走出来的。但我相信竹林的暗影里肯定还有老秦和他的手下。</p>

    李顺不知走了吗,怎么又在这里出现?</p>

    我和秋桐看着他。</p>

    海珠一时没有听出李顺的声音,也没有看清楚是李顺,愣愣地看着他。</p>

    走到我们跟前,李顺抬起头,冲海珠呲牙一笑:“海老板,多日不见,一向可好!”</p>

    “啊——”海珠不由惊叫一声,闪到我身后,抓住我的胳膊,手哆嗦着,似乎她看到的不是李顺,是一个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怪物。我知道海珠一定是被吓着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正在被通缉的李顺突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这副装扮。</p>

    “嘿嘿。”李顺冲海珠又是一笑。</p>

    “你,你……你是人还是鬼?”海珠的声音颤抖着,紧紧抓住我的胳膊。</p>

    “我当然是人。我怎么能做鬼呢,我还活得好好的呢?怎么,是不是想让我做鬼来见你啊?”李顺说。</p>

    “你……你来这里干嘛?”海珠说。</p>

    “我来这里干嘛。嘿嘿。你说干嘛?”李顺说:“我刚接见完易总和秋总,刚单独谈完话,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接见你一下对不住你啊?大半夜的在这里闹腾什么?”</p>

    海珠似乎该明白李顺话里的意思了,该知道我和秋桐出去是干嘛的了,该明白我们是没有干她以为的事情了。</p>

    “我不要你接见我,你快走。”海珠唯恐避之不及。</p>

    “我是要走的,可是,我琢磨了下,想到你可能会对易总和秋总半夜一起回酒店产生误会,所以,我又折回来了,回来看看,果然……”李顺说。</p>

    我相信李顺说的是真话。</p>

    海珠不说话了,有李顺在,有李顺刚才说的那番话,她自然明白刚才是误会我和秋桐了。</p>

    “你不跟着易克一起睡,跑到秋桐房间干嘛?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了?”李顺又说。</p>

    “我的事不要你管,你快走开,我不愿意看到你。”海珠说。</p>

    “唉。海珠啊,我那么让你讨厌,好吧,不愿意见我,那我走喽。你们,不要在外面折腾了,该干嘛干嘛去,都睡去吧,我走了。”李顺觉得似乎没事了,说着慢慢走入了竹林,进入了黑暗里,不见了。</p>

    竹林里发出一阵飒飒的声音,一行人快速离去。</p>

    我看看秋桐,她木木地站在那里,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p>

    海珠惊魂未定,看了半天竹林,慢慢开始恢复正常。</p>

    “我……我刚才误会你们了。”海珠轻声说。</p>

    我没有说话,看着秋桐。</p>

    秋桐似乎没有听到海珠的话,低头在沉思着什么。</p>

    “秋姐。”海珠走到秋桐跟前,晃晃她的胳膊:“秋姐,我们回去睡觉吧,刚才我……我弄错了。”</p>

    海珠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歉意。</p>

    秋桐抬起头,似乎刚回过神,看着海珠:“海珠,你说什么?”</p>

    她刚才似乎在别的事,没有听到海珠的话。</p>

    “我说我刚才误会你们了,你别见怪啊。”海珠说。</p>

    秋桐笑了下:“我哪里会生气呢,只要没有发生误会好。今晚,我也是没有想到李顺会出现在这里的,他叫我和易克去谈话了。一阵风来,又一阵风走了,他的出现,让你受到了惊吓,真不好意思,我很抱歉。”</p>

    海珠说:“我倒是没什么了。我看你好像心神不定的。我有些担心你呢。哎,这个李。李哥怎么这么大胆子,都被通缉了,怎么还敢在这里出现。”</p>

    海珠还算给秋桐面子,当着秋桐的面称呼李顺为李哥。</p>

    秋桐没有说话,怔怔地看着夜空,半晌,深深叹息一声。</p>

    “我们回去休息吧。”我说。</p>

    秋桐和海珠点了点头,大家一起回了酒店。</p>

    一场风波在还没有泛起的时候被李顺轻轻化解。幸亏李顺想地周到,不然,这麻烦是很难化解的。</p>

    回到酒店,躺在床,我毫无困意了,想着今晚见到李顺的事情,想着李顺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不由感到了巨大的惆怅和迷惘。</p>

    我不知道李顺的明天会怎样,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甚至,我无法预测秋桐的未来会走向何方。</p>

    我的心里涌起郁郁的愁绪。</p>

    第二天,我和秋桐继续参加会议,海珠去拜访腾冲的几家旅行社。</p>

    当日无事,会议圆满结束。</p>

    第三天,我们一起回到昆明,然后准备飞回星海。</p>

    此次会议,我和秋桐收获还是不小的,而海珠也收获颇丰,和昆明腾冲好几家合作伙伴见面,加深了彼此的感情。</p>

    我和秋桐要一起回星海,海珠却要飞回长春,不和我们一起走了。</p>

    “孔昆还在长春等着我,那边还有几个协议需要签呢!”海珠说。</p>

    海珠在百忙之专门飞到昆明来巡视我和秋桐,这让我的心里沉甸甸的。</p>

    秋桐当然也明白海珠突然飞到昆明的原因,心里不知会怎么想,眼里闪过一丝不安的眼神。</p>

    一起去了机场,先送海珠登机离去,临走前,海珠和秋桐亲热拥抱话别。似乎海珠还在为昨晚的误会感到歉意。但我知道,即使昨晚的事海珠会感到歉意,但是她的多疑却不会减弱,她的多疑不仅仅是针对秋桐,所有和我接触的女人,都可以纳入她猜疑的范围,甚至包括云朵,还有那个不知在哪里的若梦。</p>

    这个若梦,海珠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一定会暗地里通过各种方法继续查究她的下落。</p>

    海珠活的很累,我也很累,秋桐似乎也不轻松。</p>

    或许,累是生活的主旋律,每个人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感到累。</p>

    或许,不累的是那些在精神病院的人,他们不会累。</p>

    当然,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同样也不会再累。</p>

    我既不想进精神病院也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必须要累。</p>

    似乎,道理是这样的。</p>

    送走海珠,然后我和秋桐也换完登机牌安检完,在登机口准备登机。</p>

    秋桐坐在那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直在沉思着,不知她是在想昨晚见到李顺的事还是在想海珠的事。</p>

    抑或,都在想。</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