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28章 彻底封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当然不希望,我倒是希望老黎是个法力无边神通广大的老头,可惜,他不是,他是个普普通通的老人,是个有钱的老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李顺晃晃脑袋:“那咱们走着瞧吧,看谁的直觉正确。对了,金银岛你最近去了没有?”</p>

    我说:“和老黎去捉过一次螃蟹!”</p>

    “哦。捉螃蟹……”李顺转了转眼珠,接着说:“我交代你一件事。回去后,你立刻去办!”</p>

    “你说!”我看着李顺。</p>

    李顺凑近我,看着我:“回去后,你找人,把金银岛的那山洞洞口封死。彻底封死,要封地很牢固。”</p>

    我的心一跳:“为什么?”</p>

    “不为什么,我叫你怎么做你怎么做!”李顺说。</p>

    我说:“已经封死了,用钢筋混凝土封死的!”</p>

    “哦。”李顺一愣:“已经封死了?怎么回事?”</p>

    我说:“我和老黎去岛捉螃蟹,老黎看到了这山洞,知道这是你开发的,他担心有人进来占领你的据点,担心有人进来破坏你搞的建设,自作主张找人把洞口封死了。”</p>

    李顺点点头,眼神有些发直:“是老黎操作的?是他封死的洞口?”</p>

    “是的!”</p>

    “他真的说的这些理由?”李顺看着我。</p>

    “是的!”我点点头。</p>

    “他有没有进山洞里去看?”李顺紧盯住我。</p>

    我点点头:“他想进去看看,我答应了,带他进去溜达了一圈,他说里面开发的很好,被人破坏了很可惜,然后他提议封死山洞。”</p>

    “哦,他没有说别的理由?”李顺的神情似乎有些紧张。</p>

    我说:“没有,绝对没有!”</p>

    李顺轻轻呼了口气,似乎轻松了,接着嘿嘿笑了起来:“这个老家伙倒是替我想的周到。不错,我让你封死洞口,目的是不想让外人进去搞破坏。那山洞,那金银岛,是我的,是我开发的,我的东西,不能让外人捣鼓。”</p>

    我觉得李顺的理由还算合理,点了点头:“洞口封地很牢固,没人能进去,除非找工兵来爆破。”</p>

    李顺说:“那好,那我放心了。那老家伙既然喜欢捉螃蟹,你这个当儿子的多陪他去岛玩好了。我的岛,我不在,你们受我委托代为管理了。”</p>

    我点点头。</p>

    李顺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站住,看着我:“四哥一直在帮助我们,但他却又不肯加入我们的队伍,四哥是个好人,不能亏待了他,没有他,没有小雪的今天。这个恩,我总是要报的。现在他还在帮助我照顾秋桐和小雪,这种义气很难得。你要和他密切联系好,他如果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事,你要尽力帮助他。”</p>

    这话自然不用李顺说。</p>

    李顺又说:“他年龄也不小了,当年他的女朋友死在白老三手里,现在白老三驾鹤西去了,虽然他没有亲自手刃白老三,但这仇也算是报了,他该成个家了,我在金三角爱莫能助,这种事我也不愿意操心,你是个情种,周围女人多,琢磨着给他找个合适的女人,不行,你把你不用的女人挑一个也给他也行。”</p>

    李顺这话虽然是对四哥一番好意,但听起来却又是在侮辱我侮辱四哥,我敢怒不敢言,只能苦笑。</p>

    “怎么?不乐意?你那么多女人,累死你!”李顺说。</p>

    我说:“四哥要成家是好事,但是也不能随便挑一个啊,总要两人合适才好。这种事,哪能这样操作!”</p>

    “那你给他介绍一个啊。不行的话,待会秋桐来了,我告诉秋桐,让秋桐给四哥介绍个好女人,能居家过日子的没有同性取向的女人。”李顺大大咧咧地说:“等四哥结婚成家的时候,我要送他一份厚礼,一份大大的厚礼!”</p>

    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李顺叫秋桐来会和她说什么。</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p>

    我刚要接,李顺说:“用免提!”</p>

    我于是用免提接通:“阿珠。”</p>

    “哥,我们都睡了,秋姐刚才突然起床穿衣出去了,说要出去办点事。”海珠说:“我看她神情怪怪的。”</p>

    我说:“哦。”</p>

    海珠又说:“你在哪里?”</p>

    我说:“在房间睡觉!”</p>

    我住的房间是海珠单独开的,和会议安排的房间不在一层楼,我住3楼,海珠和秋桐住在二楼。</p>

    “那好吧,你睡吧,我等她回来。”海珠说完挂了电话。</p>

    李顺神情有些怪异:“怎么搞的?海珠不和你一起睡,怎么去和秋桐一起睡了?搞什么搞,难道海珠也是。我靠,这是怎么回事?”</p>

    我说:“你想错了,海珠是因为我睡觉打呼噜才不和我一起睡的,加她又想和秋总拉呱。”</p>

    “是秋桐拉海珠过去的,是不是?”李顺皱皱眉说:“秋桐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专一,她这可是对孔昆的背叛。在这一点,她甚至还不我。”</p>

    我哭笑不得,说:“不是,是海珠主动要过去的。”</p>

    李顺看着我:“哦,我靠,我给你说,这个海珠有问题。说不定,她也是……只是你没发觉而已,不然,她是双性取向。”</p>

    李顺的话让我彻底无语了。</p>

    李顺嘟哝了半天这事才转移话题,对我说:“老爷子和老太太的事,我们都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现在反**,都是他妈的看谁倒霉,哪个官员不**?操他娘的,谁被抓了只能认倒霉。</p>

    老爷子这辈子算是白混了,名利俱损,早知道,哪里去学人家老黎,自己做个生意,当个生意人。这他妈的官场,不是个好地方,做公务员,是个高危职业。甚至还不如我混黑道好。”</p>

    我看着李顺。</p>

    李顺又说:“不过,老爷子也不是吃素的,他要不在里面咬出几条大鱼,那他这些年的官场白混了,只要咬出更大的鱼,他这事严重不了。</p>

    不错,这些年,他肯定犯了不少事,但是,他打点市里省里那些狗屁高官的事也不少,他出了事,我看面的人也未必一定能睡安稳。面的人要是非要把老爷子往死里踹,那老爷子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大不了鱼死破。</p>

    这一点,我相信老爷子还是有数的。唉。他们生了我这个儿子,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什么福都没享受到,还整天担惊受怕,还被我的事牵扯进去了。我他妈的也算是个不孝之子了。我愧对祖先灵位啊。”</p>

    李顺的神情有些悲怆。</p>

    我的心里感慨不已。</p>

    李顺又说:“哪一天,我死了,记住,不要把我埋到祖坟里,我不够这个资格,把我葬在二子和小五的墓旁好了,我去和他们作伴。他们旁边,我早买好了一块空地。”</p>

    我这时想起二子和小五的墓旁还真空着,李顺原来早有打算。</p>

    只是,如此年轻活生生的一个人这么早做这打算,太悲剧了。</p>

    我说:“清明前夕,我去墓地看二子和小五了!”</p>

    “哦。”李顺眼皮一跳。</p>

    “白老三也葬在那块墓地!”我又说。</p>

    “操——他也去了,真会凑热闹,奶奶的,看来我到了阴间也要和他在那里斗了!”李顺晃晃脑袋,接着又说:“除夕夜离开金银岛去作战的时候我叮嘱你的话还记得吧?”</p>

    “记得!”我说。</p>

    “那好!时刻都要记住记牢!”李顺说:“革命总是要死人的,自我投身革命事业起,我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我的事业,我早视死如归了,我随时都打算为革命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不过,我倒是很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不然,谁给我善后呢?”</p>

    李顺说的很轻描淡写,似乎对死亡毫不在乎。</p>

    这时,传来轻轻的有节奏的敲门声,李顺直接过去打开门,秦参谋长和秋桐站在门口。</p>

    秋桐神色冷峻地看着李顺,接着又看了看我,似乎她对我在这里并不意外。</p>

    李顺冲老秦点点头,又看着我:“我和秋桐说几句话。”</p>

    我和老秦出去了,下楼,站在客栈门口的阴暗处。</p>

    “你们到腾冲,安全吗?”我问老秦。</p>

    “安全没问题,既然敢来,那自然是安排好的!”老秦说。</p>

    “你们倒是很顺利到了金三角,这么快能站住脚跟拉起人马,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说。</p>

    老秦苦笑了下:“其他地方都没这里合适,这里是三不管地带,最安全不过,加我又熟悉这里,只能来这里了。”</p>

    我说:“李老板真的不贩毒?”</p>

    老秦点点头:“是的。这是真话,他在这里不从事贩毒,严格规定部下不准再贩毒,不从者斩立决!”</p>

    “那他还吸毒不?”我说。</p>

    老秦叹了口气:“他规定部下任何人都不准吸毒,发现者立刻处死。可是,他自己还是继续溜冰。我劝过他很多次,但是没用,他毒太深,已经无法戒掉了。不过,他现在溜冰很秘密,不让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知道。”</p>

    我不由也叹了口气:“金三角武装派别林立,你们这百十号人,想长期立足,很难啊。”</p>

    老秦说:“没办法了,只能先这样。血拼吧。金三角是看谁枪杆子硬,谁的人马多。暂时,我们还是没问题的。我正在和附近军方的人尝试接触,多给他们一些好处,到时候一旦发生帮派火并,也好取得他们的支持。”</p>

    我说:“他打算何时回星海?”</p>

    老秦说:“这个不好说,要看星海那边的形势而定,还有,要看这边的发展。目前肯定是不行,星海正在风头。”</p>

    我说:“伍德正在处心积虑想算计李老板,但李老板对伍德的态度似乎很矛盾,很纠结!”</p>

    老秦说:“李老板对伍德的这种态度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对二子和小五还有手下的兄弟们都能如此,何况伍德还是他的教父,他即使心里明知道伍德对他有所图谋,却也难以下定决心和伍德彻底摊牌翻脸,他做其他事很果断,但是在和伍德的事情,似乎十分犹豫。一直在徘徊。”</p>

    我心里隐隐有些忧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