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27章 父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答应他了吗?”李顺看着我。 </p>

    “当然没有!”我说。</p>

    “你不答应他,他能放过你?”李顺说。</p>

    “算计了我两次,不过,都被我躲了过去。”我说。</p>

    “怎么算计的?”李顺说。</p>

    我于是简单说了一下,李顺听完,又低头不语,狠狠吸了两口烟。</p>

    老秦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安静地看着我和李顺谈话。</p>

    “小雪还好吧?”李顺又抬起头。</p>

    “很好。四哥一直在暗保护着她,今年秋天,她该小学了。”我说。</p>

    李顺脸流露出温柔的神情,带着几分安慰,点点头:“时间过得真快,孩子长得真快,这要学了。我很想我的女儿小雪,不知道小雪想不想我这个爸爸。”</p>

    我没有做声,李顺此时的神情和言语让我心里有些感动,这是父爱。</p>

    李顺仰脸看着天花板,半天说:“星海,我早晚还是要回去的。这里再好,金三角再好,不是我家。我的家在北方,在遥远的北方。”</p>

    李顺果然在金三角。</p>

    接着,李顺和我谈了下那晚和我分手后的情况。那晚出海后,李顺和老秦坐船到了公海,然后公海有老秦早安排好的船接应,接着他们一直往南,走了接近2天时间,深夜12点到了钓鱼岛附近。李顺还特意让船绕钓鱼岛转了一圈才离去。</p>

    他的这个行为是很冒险很危险的,要是被小日本巡逻的船抓住麻烦了。不过幸亏无事。然后,他们经过台湾东部海域,进入了菲律宾。</p>

    李顺在菲律宾住进了马尼拉的一家医院,精心疗伤。老秦已经办妥了全部的正规身份,他们在马尼拉的医院呆了接近10天,待李顺全部伤愈后,然后转道去了泰国,从曼谷去了清迈。老秦找到当地的华侨熟人带路,进入泰国和缅甸的交界处,一路直奔了金三角。</p>

    李顺挑选的20名手下也从宁州直奔了腾冲,在老秦的安排下顺利越过国境线,进入了金三角,他们在金三角会合。</p>

    会合后,还是老秦联络,一众人马投奔了当地的一支不大的武装力量——号称民族自卫军的一帮土匪,领头的也是当年的一名知青,和老秦当年一起参加过缅共,在热带雨林的血战有过生死之交,占山为王已久,主要从事贩毒。</p>

    看在老秦的面子,他们接纳了李顺一帮人。</p>

    山后,李顺的人马被编为自卫军第三支队,李顺任支队长。</p>

    山后不久,在同当地另一帮土匪的火并,那个知青被流弹打死,在群龙无主的紧要关头,在山看守山寨的李顺挺身而出带领自己手下的人马紧急驰援,打败了对方。</p>

    战斗结束后,大家一致推举李顺任自卫军司令。于是,李支队长成了李司令。</p>

    李顺接手山寨后,对手下人马进行了重新整合,更名为民族革命军,革命军整合为5个支队,支队长都由他带来的人担任,老秦任革命军参谋长,他们俩牢牢控制住了这支队伍。现在他的人马有100多人,李顺有雄厚的财力为后盾,又购买了大量武器,力量迅速壮大,地盘迅速扩展。目前成为金三角林立的武装派别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p>

    李顺眉飞色舞地和我说着,我听得晕晕乎乎,像是在做梦昔日的李老板摇身一变成了李司令,老秦也成了参谋长。</p>

    “革命军的副司令一支空着,那是给你准备的!”李顺说。</p>

    我对当这个副司令毫无兴趣,看着李顺:“你的革命军,今后还要继续从事贩毒的行当?”</p>

    李顺摇摇头:“不,既然要革命,既然要革命军,自然不能继续贩毒了。贩毒是违法的事,咱不干。我和老秦商议了,我们要在这里扎扎实实做一番事业,要建立牢固的革命根据地,要把根据地建设好,作为我以后反攻星海的大后方。”</p>

    “怎么建设根据地?”我说。</p>

    “首先,开几家大规模的赌场,用赌场的收入来替代贩毒。其次,在我们的管辖区域,彻底铲除毒种植,给山民发补贴,鼓励他们发展其他经济作物种植,我们负责收购,让山民都有活路。第三,成立一家公司,大力发展边境贸易,把这些经济作物都卖出去。这样,山民有了可靠的收入,我们也能赚钱,开辟了新财路。”</p>

    李顺摇头晃脑地说:“随着根据地的不断壮大和发展,我们的家底子够坚实了,我们的革命事业会蓬勃发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要在这里继承缅共未竞的事业,把革命事业推向一个新的**。”</p>

    我听得眼花缭乱,感觉李顺是在说梦话。</p>

    李顺继续说:“枪杆子里面出正确,毛老人家说的这是真理,等我们的力量壮大到足够的程度,我有资本和缅甸政府谈判提条件了,甚至,我还可以和吴登盛直接对话。</p>

    当然,我们做这一切,不是要在这里长期占山为王,我一方面要造福当地百姓,一方面还是要打回星海去的。总有一天,我李顺要大摇大摆挺直腰杆回到星海。”</p>

    我怔怔地看着李顺。</p>

    李顺接着说:“我在腾冲有设的工作站,空闲的时候,我没事来这里转悠转悠,今天倒是很巧,正好遇到你们了。这段时间,我一直没和你还有秋桐发生任何联系,是担心给你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老天照顾我啊,让我在这里遇到你们。对了,秋桐最近还好吧?”</p>

    我点点头:“还好!”</p>

    李顺点了点头,接着看了老秦一眼:“参谋长,你去把她接来。注意不要惊动任何人。”</p>

    秦参谋长点点头,出去了。</p>

    老秦走后,李顺看着我:“那个……那个……孔昆,和秋桐联系还是很密切?”</p>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怔了下。</p>

    李顺看我的神色,不等我说话,接着摇了摇头:“哎,不用说了,我明白了。真是作孽,两个女人,搞什么搞,到底有什么好搞的。”</p>

    我心里哭笑不得。</p>

    李顺接着说:“不过这样也好,我倒是放心了。我的女人,不管是什么名义的,不管我要不要,不管我用不用,都不能让任何一个男人染指,谁动我的女人,我杀了谁。”</p>

    李顺的话让我的心里一凛,我动了李顺的女人,李顺会杀我吗?</p>

    李顺说:“你给我在星海牢牢盯住,一旦发现有那个男人和秋桐有染,立刻给我把他做掉,不用给我请示。”</p>

    我点点头:“哦。”</p>

    我总不能自己杀自己啊,好纠结。</p>

    李顺又说:“不过,目前来说我是放心的,她和孔昆捣鼓在一起,一时不会对男人感兴趣的,怪不得她对我一直很冷漠,原来是她有这性取向。希望她一直有这性取向吧,虽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也总让她和其他男人好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旦有了这种性取向,短期内是很难转变的。”</p>

    李顺的口气似乎十分肯定,似乎他很了解这个东西。</p>

    我没有说话。</p>

    “关于将军——”李顺脸又浮现出复杂的表情:“你自己在星海单枪匹马,孤立无援,你不要和他硬斗,凭你的能力,你是绝对斗不过他的,我跟了他那么多年,我了解他,他的能力和实力,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你对他要尽量敬而远之,尽量不要招惹他。”</p>

    我点了点头:”嗯。”</p>

    李顺接着叹了口气,脸露出郁郁的神情:“我很矛盾,我很纠结。拔罐子怎么说,他是我的教父,是他把我带出来的。可是,即使是教父,我也不能看着他去做一些事情,我不允许他去做那些事情。可是,我真的很纠结。我真的难以取舍。如果他只是针对我个人,他做任何事,那怕他要我的全部财产,要我的命,我都认了,但是。”</p>

    李顺没有再说下去,低头深深叹了口气。</p>

    我一时不明白李顺此话的含义,甚至有些听不懂李顺在说什么。但我知道,李顺对于今后将面临的和伍德对峙甚至斗争心里极其矛盾,他意欲和伍德斗一番,却又迈不过教父这道坎,他明知道伍德下一步的屠刀将对着他,却又不愿意接招。</p>

    我不知道该不该理解李顺的矛盾和纠结。</p>

    李顺沉默半天,接着说:“阿来和保镖跟了他。那个冬儿呢?”</p>

    李顺提到了冬儿。</p>

    我说:“也在他手下做事。”</p>

    李顺看着我,脸带着讥讽的笑:“你真有面子,你的前女人老情人先是跟着白老三和我和你作对,现在又帮着将军出力算计你,看看你结交的女人,你汗颜不汗颜?丢脸不丢脸?我不明白,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你为什么要纠结在那些女人之间,冬儿海珠还有个二奶夏雨,哎,我都替你觉得累。”</p>

    我沉默不语,我无法和李顺谈这些,只能沉默。</p>

    李顺说:“对了,三水集团的那个工地,怎么样了?”</p>

    我说:“进展顺利,三水集团那边配合地很默契,基本不用我靠心。还有,老黎操作,把那建筑公司的法人又给换了,还是我的,只不过名字换了。”</p>

    “换到什么名字下了?”李顺饶有兴趣地说。</p>

    “黎小克!”我说。</p>

    “黎小克?”李顺说。</p>

    “是的!”</p>

    “黎明的黎?老黎的黎?”李顺说。</p>

    “嗯。”</p>

    “呵呵。”李顺笑起来:“我靠,老黎真有意思,让你随他的姓了。是不是他把你变成他儿子的名义了?”</p>

    我点了点头:“是的!”</p>

    “哈哈,好,有意思,这样更保险!”李顺开心地笑起来:“我擦,你现在有个亿万富翁的爹了。我该祝贺你才是。”</p>

    我苦笑了下。</p>

    “我越来越发现老黎这家伙很不简单,不仅头脑不简单,能量也不可限量。”李顺说。</p>

    我摇摇头:“头脑不简单是对的,能量,我倒是没觉得出来。”</p>

    “要是让你觉出来,他不是你爹老黎了。反正我是这么感觉的,虽然我没有什么证据,我是觉得这家伙不是一般的老头。或许,这是我的直觉吧!”李顺说。</p>

    我说:“我的直觉,你的直觉是失误的!”</p>

    李顺一咧嘴:“你希望我的直觉是失误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