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26章 回答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脸带着笑。 </p>

    秋桐说:“你不去,那我和海珠去!”</p>

    “好啊,我们去泡温泉。”海珠看看秋桐,又看看我,突然说:“哥,你回去睡吧。今晚让你独守空房!”</p>

    “什么意思?”我看着海珠。</p>

    海珠吃吃一笑,挽住秋桐的胳膊:“泡完温泉,今晚我和秋姐一起睡,啦啦我们女人的呱。三人行出来,不能冷落了秋姐啊。再说,你又累了,一累的时候你睡觉,必定要打呼噜,我可不想受那折磨。”</p>

    海珠说的理由很充足。</p>

    秋桐抿嘴一笑:“好呀,海珠,今晚咱们一起泡温泉聊天。”</p>

    于是海珠和秋桐一起去了,我也回了房间。</p>

    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靠在床头,却又不困了。</p>

    我先给云朵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公司这两天的情况。</p>

    “公司里的工作一切都很顺利,市区站的站长和发行员情绪都很稳定,我这2天分别和8个站长单独交流了,也和部分发行员私下谈了,他们都很后悔前几天的辞职举动,说被都市报骗了。”云朵说:“他们还都很感激你呢,说你心胸宽广,不计前嫌,说以后再也不干这样的蠢事了。”</p>

    云朵是发行员出身,干过好几年站长,和这些站长发行员交流起来自然是没有障碍的,我并没有安排她这么做,她说主动去做的。</p>

    我不由感到很欣慰,云朵是个有心人,她这么做与其是为公司,不如说是为我。</p>

    我现在从心里把云朵当做了自己的妹妹,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云朵的心里是怎么看我的呢?她会把我当做什么呢?我不得而知。</p>

    “曹腾什么情况?”我说。</p>

    “曹总很正常,工作很积极卖力,报亭的事这几天一直在忙碌着,进行地很顺利。”云朵说:“等你回来拍卖经营权了。”</p>

    “哦。”我不由点点头,曹腾是个聪明人,越是正常人以为他会捣鼓事的时候,他越会做地很好,甚至更好,他是懂逆向思维知道反其道行之这个道理的。</p>

    “王林这几天表现怎么样?”我又问云朵。</p>

    “王林。表现正常啊,你走了,他不出车,平时在办公室帮助打杂,做起事来很勤快,很有眼头!”云朵说:“对了,今天他还主动给我说今后你的办公室卫生他负责打扫,不用另外安排人了,他说自己反正活也不多,既然是你的驾驶员,给你打扫办公室卫生也是应该的。”</p>

    “哦,你怎么回答的?”我说。</p>

    “我没有立刻答应,说要请示你!”云朵说。</p>

    我想了想,说:“云朵,明天你把我办公室的钥匙给他一把,既然他有这份孝心,我领了!”</p>

    “呵呵。什么孝心啊,哥你可真会说话!”云朵笑起来,接着说:“既然你同意了,那我给他钥匙!以后你办公室的卫生打扫由他负责了。”</p>

    “嗯。”我说。</p>

    “你和秋姐都还好吧?”云朵又说。</p>

    “还好,我们刚从昆明到腾冲。海珠也来了。”我说。</p>

    “海珠姐也去了?”云朵有些意外的口气。</p>

    “是的,她正巧来出差做业务的。”我说。</p>

    “哦。那可真巧:“云朵笑起来:“你们三个人一起,玩得可更开心了。”</p>

    云朵这话听起来似乎没有别的意思,我不由心里苦笑连连。</p>

    和云朵打完电话,我又给四哥打了电话。</p>

    “最近伍德那边有什么动静?”我说。</p>

    “伍德什么动静都没有!”四哥说:“小雪这两天一直是我接送,也很好!”</p>

    “皇者阿来保镖他们呢?”我说。</p>

    “也很正常,似乎都很规矩。”四哥说。</p>

    “哦。那好!”</p>

    “对了,我昨天见到冬儿了!”四哥说。</p>

    “哦,她在干嘛?”我说。</p>

    “她和曹丽一起吃饭的!”四哥说。</p>

    “啊——她和曹丽一起吃饭?”我愣了,冬儿不是和曹丽一直很对立的吗,怎么这两个人一起吃饭了,冬儿到底要干什么?</p>

    “是的!她们一起吃饭的,至于吃饭的时候交谈了什么,我不知道!”四哥说:“我是开车偶然遇见她们一起进了一家西餐厅,态度似乎还很友好!”</p>

    和四哥打完电话,我沉思起来。</p>

    冬儿先是约秋桐夏雨孔昆吃饭,现在又和曹丽一起吃饭,她到底搞的什么名堂?难道,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对着海珠来的?</p>

    我不由心里感到有些忧虑,我实在看不懂猜不透现在冬儿的心思。</p>

    正在琢磨着,突然有人敲门。</p>

    “谁啊?”我问了一句。</p>

    没有人回答。</p>

    我于是起床,穿好衣服,打开门,门口没有人。</p>

    看看走廊里,也没人。</p>

    我有些困惑,刚要关门,一低头,看到地有个纸条。</p>

    我弯腰捡起纸条,面写着一行字:速到东枝巷悦来客栈!</p>

    看到这熟悉的字体,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p>

    这是李顺的笔迹。</p>

    东枝巷在腾冲老市区,这么说,李顺突然出现在了腾冲。</p>

    李顺终于有消息了,他在腾冲出现了。</p>

    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p>

    他的腾冲,这里离金三角不远,那么,极有可能,他是从金三角越境过来的。如此说,他是一路平安抵达金三角了。</p>

    接下来,我的第二个念头自然不是打110举报杀人通缉犯李顺,我不是一个好公民,我要去见李顺。</p>

    不由有些庆幸海珠今晚和秋桐住在一起,这会儿她们应该泡完温泉回房间了,不然,我还真不知该如何脱身出去如何向海珠解释。如果海珠知道是李顺来了腾冲叫我出去,她断然是不会同意的,甚至,她有可能拨打110。</p>

    李顺住在悦来客栈,他自然是不会用自己的原始身份证的。这里靠近边境,人员复杂,过境十分简单,他来去并不难。</p>

    我急匆匆离开酒店,直奔老市区,直奔东枝巷悦来客栈。</p>

    东枝巷是一条青石板的老巷子,很窄,两边都是老房子,零散分布着几家客栈,此时人不多,很安静。</p>

    很快我到了悦来客栈门口,门口没有人,只有里面的柜台前有一个女孩子趴在那里打瞌睡。</p>

    我正琢磨该去哪个房间,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肩膀被拍了一下。</p>

    回头一看,是老秦。正面带微笑看着我。</p>

    我和老秦紧紧拥抱,都没有说话。</p>

    然后,老秦对我轻声说:“跟我来——”</p>

    我跟老秦进了客栈,沿着狭窄的木楼梯了二楼,在昏暗的走廊里拐了一个弯,在一间房门口停住。</p>

    “梆——梆梆——”老秦有节奏地敲了两下门。</p>

    接着门打开了,我看到了李顺。</p>

    多日不见,李顺的气色甚好,穿着一身当地老百姓的传统服装。</p>

    我和老秦迅速闪身进去,关好门。</p>

    “二当家的,晚好!”李顺微笑着说,声音不大,但依然能听出有些激动。</p>

    “李老板好——”我说,我的声音也有些激动。我实在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李顺和老秦。</p>

    房间不大,但是很整洁,还有两张单人沙发。</p>

    李顺重重拍了拍我的肩膀,直直地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看得出,他依旧有些激动。</p>

    然后,大家坐下,我和李顺坐在沙发,老秦坐在床沿。</p>

    “你带着海珠秋桐来腾冲旅游的?怎么不把小雪也带着?”李顺问我。</p>

    “不是,我和秋总是来开会的,海珠是来腾冲做业务的,正好在一起。”我说:“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你们,不然,还真能把小雪带来。”</p>

    似乎李顺对我和秋桐来腾冲的目的并不了解。</p>

    李顺点点头:“哦。”</p>

    “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这里?”我憋了许久的问题开始提出来。</p>

    李顺笑了下:“很巧。我和老秦今天来腾冲散心,白天看到你们在老市区溜达。白天人多眼杂,我们没惊动你们。然后老秦跟踪你们,知道了你住的房间。然后安排人给你房间门口塞了一张纸条。”</p>

    我不由有些汗颜,我竟然一直没有觉察到自己被人跟踪。</p>

    我看着李顺:“你的伤好了吗?”</p>

    李顺站起来走了两步:“恢复地很好了。”</p>

    我放心了,点点头:“那好!”</p>

    李顺又坐下,看着我。</p>

    我一时觉得有很多话要问李顺,李顺似乎也有很多话要说,但一时又无从说起。</p>

    “老爷子老太太出事了。”半天,我说。</p>

    李顺的目光黯淡下去:“我知道了。我早预料到早晚会有这么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在官场混的人,混久了,得罪的人多了,这似乎是一个必然的归宿。”</p>

    我说:“此或许是因为你的事引发的,有人借着你的事牵出了老爷子,在老爷子生日那天。”</p>

    “雷正——一定是雷正干的!”李顺咬牙切齿地说,两眼发出仇恨的目光。</p>

    “我猜也是。”我说。</p>

    “雷正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让雷正有好的结局,此仇不报,我不是李顺!”李顺继续发狠。</p>

    我停顿了下:“伍德接收了白老三的财产和人马,白老三的产业都成了伍德的,阿来保镖也都依附了伍德。”</p>

    我没有提冬儿。</p>

    李顺的眼神有些发怔,说:“他。他。恐怕白老三的财产并不只是他的,雷正也有份,甚至,这财产都是雷正的,他只是挂个名。”</p>

    一提起伍德,李顺的神情很复杂,似乎他和伍德之间有着难以割舍的纠结。</p>

    我接着说:“伍德还想拉我过去,让我和他联手做事。我估计他是在算计你的资产。真是,他是想算计你。”</p>

    李顺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接着低头不语。</p>

    半天,李顺重重地叹了口气,似乎感到有些愤懑,还有些悲凉,又有些解不开的矛盾。</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