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24章 风尘仆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站在门口,风尘仆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愣了:“阿珠,你怎么来这里了?”</p>

    海珠怎么突然从长春空降到了昆明?一定是坐晚班飞机来的,然后从机场打的赶到了这里。</p>

    她一定是从前台打听到秋桐的房间号码的。</p>

    海珠看也不看我一眼,直接伸手把我往旁边猛地一推,然后直挺挺闯了进去。</p>

    “咦——海珠,你来了?”看到海珠,秋桐同样很惊异,忙和海珠招呼。</p>

    海珠面无表情站住,看着床铺,床铺整整齐齐,被子枕头都没动过。</p>

    海珠又下打量着秋桐,接着又回头看了我几眼,我和秋桐都穿得板板正正,</p>

    海珠接着放下旅行包又进了卫生间,我此时正站在门口,靠近卫生间,看到海珠进去后,低头察看纸篓。</p>

    我看了一眼秋桐,她正站在那里轻轻地抿住嘴唇,神色有些不安。</p>

    片刻,海珠出来了,神色稍微有些安定,接着看看我和秋桐:“这么晚了,你们俩在干什么。”</p>

    我立刻接过话:“会议承办方今晚临时通知我明天会发言,我们刚一起弄完发言稿,正想出去吃夜宵。”</p>

    “哦。”海珠将信将疑地看着我,又看了眼秋桐。</p>

    秋桐这时说:“对了,刚才发言稿有个地方我们好像忘记了,我再看一下。”</p>

    说着秋桐开机,然后打开发言稿档。</p>

    海珠站在秋桐身边,看了几眼那发言稿,秋桐握着鼠标下拉动着,似乎是要专门给海珠看档。</p>

    我明白了秋桐的意思。</p>

    海珠轻轻呼了一口气,似乎疑虑又减轻了几分。</p>

    秋桐一会儿说:“我记错了,那个部分加了。”</p>

    然后,秋桐又关了档,关了电脑,接着站起来看着海珠,笑了笑:“海珠,你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了。听易克说你不是在长春出差的吗?”</p>

    海珠干笑了下:“是啊,我在长春出差的。不过,昆明这边又突然有个重要业务,我于是连夜赶来了。真巧,你们也在这里开会。于是,我赶来和你们会合了。”</p>

    秋桐笑了:“哦。挺好的,大家在昆明聚在一起!对了,海珠,我今晚出去逛,买了条水晶项链,送你的,看看喜欢不?”</p>

    说着,秋桐把项链盒子递给海珠。</p>

    海珠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好漂亮的项链。秋姐,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p>

    秋桐说:“呵呵。谈不什么破费,又花不了几个钱,只要你喜欢好。来,戴我看看。”</p>

    海珠犹豫了下,接着取出项链戴,秋桐笑起来:“海珠戴真好看,越发漂亮了。”</p>

    说着,秋桐把海珠拉到镜子前。</p>

    海珠对着镜子看了看,笑了下:“谢谢秋姐!”</p>

    “自己姐妹不要客气!我送你的这个不值钱,戴着玩是,以后让易克送你个钻石项链,那才珍贵,那才更好看呢。”秋桐笑着说。</p>

    海珠一听,不由笑了下,看看我:“哥,好看不?”</p>

    我点点头:“好看!”</p>

    “真话?”海珠说。</p>

    “是的,确实很好看!”我说。</p>

    “等你送我一个,我戴会更好看!”海珠说。</p>

    我笑了下,没做声。</p>

    海珠接着把项链又取下来,放到盒子里,说:“这项链我会好好收藏的,这是秋姐和我姊妹感情的见证。”</p>

    海珠不戴,取下来了,我不由有些意外,秋桐似乎毫不介意,继续微笑着。</p>

    海珠接着看着我:“刚才你说什么,要出去吃夜宵?”</p>

    “是的,肚子饿了,我们正要出去吃夜宵。”</p>

    “好啊,我晚饭还没吃呢,我也饿了。”海珠说。</p>

    “那我们一起去吧。”秋桐说:“从长春飞到昆明,又从机场赶过来,很辛苦的!”</p>

    “可不,我赶的是最后一班飞机,差点没票了!”海珠说。</p>

    “走吧。”我说。</p>

    于是大家一起出去,下楼,准备到酒店外面去吃夜宵。</p>

    到了酒店大堂,海珠接着去了服务台,开了个房间。</p>

    我明白海珠开房间的意思。刚才我还在想海珠是单独另开房间呢还是和秋桐一起住。</p>

    如此看来,今晚我要和海珠一起住了。</p>

    海珠开完房间回来:“走吧,吃夜宵去!本来我想今晚沾秋姐的光住在秋姐哪里的,可是想了想,这样不好,会议其他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所以,干脆,我又开了个房间。”</p>

    秋桐说了一句:“再开个房间也好,易克不用回那房间和男的一起住了!”</p>

    秋桐似乎是没话找话说。</p>

    海珠笑起来。</p>

    然后大家一起去附近吃了夜宵。</p>

    吃完夜宵,回到酒店,秋桐回了房间,我和海珠也去了房间。</p>

    进房间后,海珠的脸拉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看着我:“来昆明开会,为什么你们俩来?为什么是你们俩而不是别人?”</p>

    我说:“你这话说的,这是集团领导安排的,这是工作。发行系统的会,我自然要参加,秋桐分管发行,她参加有什么不合适?”</p>

    海珠说:“理由很充足啊。是不是这所谓的工作需要正合你们的意?”</p>

    我说:“阿珠,你想得太多了。其实,秋桐本来不想参加这个会的,推辞了,但是集团孙记要求她必须来,她没推掉,才来的。”</p>

    海珠撇了一下嘴角:“推辞。是做样子给人看的吧,心里其实巴不得想来吧?”</p>

    我说:“阿珠,你真的想多了。秋桐真的不是做样子,她真的是推辞过的,她其实之所以要推辞,我猜很大原因是不想让你知道了发生误会。”</p>

    海珠说:“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你们不是一起来了吗?不但来了,半夜三更还在一起,关在一个房间里。我今晚要是不来,你们是不是不出去吃夜宵了?是不是算吃完夜宵,你也不回自己的房间了?”</p>

    我急了:“阿珠,你这是什么话?你不要这么想!”</p>

    海珠有些火气:“我什么话?我怎么想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深更半夜两个人打着工作的名义关在房间里,谁知道我要不来的话会发生什么事?</p>

    告诉你,我根本在昆明没有什么业务,我是专门为你们来的。我是要来看看这出来开会的你们到底要搞什么猫腻。幸亏我来了,我来的很及时很正确。看来,孔昆的话是对的。”</p>

    “孔昆说什么话了?”我说。</p>

    “说什么话你不用管,反正她是为我好。我的副总,当然心里是向着我的!”海珠气鼓鼓地说。</p>

    我沉默了片刻,说:“阿珠,你这样说这样做,我觉得很累。”</p>

    “很累?你很累?我大老远赶到这里,你说是我累还是你累?你累我更累。你以为我愿意扔下长春的事情跑到这里来,这都是被你逼的,被你们逼的!”海珠怒气冲冲地说。</p>

    “阿珠,你愿意怎么说我都行,只是,我希望你不要想错了秋桐,她真的是想为你好的,她真的是想为我们好!”我说。</p>

    “好了,不要说了。说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一回事!你当我是傻子!还买了个项链来打发糊弄我,以为我稀罕?我不稀罕!”海珠火气更大了,边说边取出项链,一下子扯断,扔到地板,水晶散落到地板。</p>

    我的心一颤,看着散落满地的水晶,心一个劲儿往下沉,涌起一股难言的苦涩。</p>

    “这次开会,我会跟着你的,跟着你们的。你到哪我跟你到哪。你来昆明,我在昆明有业务,你到腾冲,我到腾冲有业务!”海珠气呼呼地站起来:“好了,不说了,洗澡睡觉!”</p>

    说完,海珠脱衣,然后去了卫生间,接着听到放水的声音。</p>

    我慢慢蹲下身,将地的水晶捡起来,串好,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将项链装进了口袋。</p>

    然后,我坐到沙发,点燃一支烟,慢慢抽着。</p>

    海珠一会儿洗澡出来,穿着睡衣,坐到梳妆镜前开始吹头发,边说:“发什么呆,想什么呢?还不去洗澡睡觉!是不是在担心秋桐今晚自己一个人怎么打发寂寞夜晚?”</p>

    我站起来,将烟摁死,然后说:“阿珠,你怎么这样说话。不要这么说秋桐,好吗?”</p>

    “我愿意怎么说是我的事。你少管女人的事,去洗澡!”海珠边吹头发边说。</p>

    “你——”</p>

    “我什么我?”海珠从镜子里瞪了我一眼。</p>

    我不说话了,直接脱衣然后起了卫生间。</p>

    洗完澡出来,海珠已经了床,关了大灯。</p>

    我床,和海珠躺在一起。</p>

    海珠伸手关了床头灯,抱住我的身体,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哥,你生我气了?”</p>

    我没说话。</p>

    “你是不是埋怨我不该来这里?是不是我刚才不该说那些话?是不是我不该摔她给我的项链?”海珠又问。</p>

    我还是不说话。</p>

    “你真的生我气了?”海珠打开床头灯,看着我。</p>

    我看着海珠有些紧张的表情,心突然软了,伸手又关了床头灯:“我没有生你气。”</p>

    看来,今晚我必须要好好和海珠做一次,只有这样才能打消她的疑虑,不然,麻烦会更大。</p>

    我没有说话,一把搂住海珠的身体,同时,我闭眼睛,让自己集精力,开始回味飞机和秋桐的那种微妙而暧昧和冲动的感觉。</p>

    很快,我的身体起了反应……</p>

    结束后,我大汗淋淋,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p>

    海珠在我耳边呢喃着,声音听起来很满意,似乎她终于放心了,终于打消了心里的疑虑。</p>

    我没有说话,此时我的大脑清醒了,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我终于又一次完成了任务。</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