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20章 不徇私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我要是说季记做事不徇私情,那似乎有些高抬他。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次哈尔滨我出的那事,我看的很分明,他是要置我于死地,谁的面子都不给,你的也不给。我知道在这事你是一心要保住我的,但是,他却一意孤行,非抓住我不放,非要利用职务的便利将我彻底搞掉,我看他是公报私仇,还是因为那次他来集团带走秋总我说了几句顶撞他的话,他怀恨在心,记仇,正好抓住这个机会狠狠整我。</p>

    幸亏哈尔滨那老板那边帮我洗清了冤屈,不然,我现在已经被他开除出集团了。所以,对季记这个人,我不想多说什么,他是大领导,我也不敢和他对抗,但是,谁对我好,谁想整死我,我心里还是有数的。”</p>

    孙东凯眼里带着满意的神色,点点头:“小易,终究你还是个聪明人,一些事情嘴巴不说心里还是有数的。哈尔滨那事,我是一心想保住你的,可是,季记这个人啊,做事太坚持原则了,非要按照制度办事,他是集团党委副记,又是纪委记,怎么说也是三把手,又加他刚来,他要坚持,我也不好硬反对,毕竟,我不想让集团党委班子闹得不和谐,毕竟,我还是要维护团结的,而且,他的理由又很充足。我当时心里那个急啊,又急又无奈。”</p>

    我说:“这事我都听曹总说了,孙记,我知道你是对我好的,你一心想维护我。我们做下属的,那个领导对自己是还还是坏,心里都很明清。我其实是当时真的被开除了心里还是很感激你的。但是,对季记,我不想多说什么了。唉。谁让人家是纪委记呢。胳膊拧不过大腿啊。”</p>

    孙东凯呵呵笑着:“不过你也是福大命大之人,有福之人只有贵人相助。这不,你现在还是我的发行公司老总,官当得好好的。我其实知道你是对季记心里有看法的,不过,有看法自己心里有数行,不要对外流露。我知道行了。”</p>

    我点了点头。</p>

    孙东凯接着说:“季记最近到经营单位去的较多,他都干什么了?了解不?”</p>

    我说:“是熟悉经营单位的情况,和一些人座谈,其他的,我还真不了解!”</p>

    “哦。”孙东凯点点头:“另外,我还听说,季记和秋桐联系也很密切。这事你听说了没有?”</p>

    孙东凯的话让我的心里一紧,忙摇摇头:“没听说。不过,这似乎可能性不大。秋总和季记的关系不会好的。”</p>

    “为什么?”孙东凯说。</p>

    我说:“很简单,季记在来集团之前,那次秋总被纪委的人带走,是季记亲自操作的,季记算是想主动笼络秋总,秋总能喜欢季记吗?能和季记一条心吗?当然,表面,她对季记自然是尊敬的,不能表现出什么冒犯的样子,但是她心里,一定是很忌惮季记的。”</p>

    “嗯。”孙东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或许你说的有道理。秋桐应该是不喜欢季记的。不过,秋桐这人的做事风格,也难说啊。”</p>

    孙东凯似乎对季记和秋桐的关系密切很忌惮很关注。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知道季记和秋桐私下接触的事。</p>

    我接着说:“我觉得,季记这个人对你似乎不尊敬。不把你放在眼里!”</p>

    孙东凯说:“此话怎讲?”</p>

    我说:“这次我的事看出来了,明摆着,你要保我,他非要整我,他这是想在集团里树立威信,一方面那我来开刀杀鸡给猴看,震慑其他的层干部,二来呢,是想借助整我来打击你,给你难堪,让你在集团里难看。这分明他是想故意和你过不去。”</p>

    我知道这些话我即使不说,孙东凯心里也是明白的,他早明白,干脆我主动说出来,增加孙东凯对我的认同和信任感。</p>

    孙东凯点了点头,带着赞赏的目光看着我:“小易,不错,学会分析问题了,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了。看来,我没有白培养你这么久。作为我来说,我作为集团的一把手,我是一心想建立一个和谐团结的领导班子的。</p>

    团结是力量,团结是大局,这也是我在你的事情对季记委曲求全的主要原因,虽然季记可能是带着一些个人的想法来对你对我,但是我不会在意的,我会容忍的,我会讲大局的,我会尽量好好团结他的。”</p>

    孙东凯这话不知几分是真几分是假。</p>

    我说:“集团党委领导要是都有你这么高的思想境界和宽广胸怀,那集团的事情好办多了。可惜啊。”</p>

    孙东凯呵呵笑起来:“我是领头羊,带好班子是我的责任,班子不团结,说明我没有干好。同样,对你来说,你是发行公司的领导,发行公司的领导班子也同样要团结,团结搞不好,是你的责任。”</p>

    孙东凯把话题转移到我这里来了,似乎刚才我对秋桐对季记的那一番态度让他很满意,他的目的达到了,开始说起我了。</p>

    我点点头:”嗯。”</p>

    孙东凯继续说:“曹腾是个很能干事的人,能力和人都不错,对你也很尊重,云朵呢,我不多说了,很本分敬业的一个人。在你的班子里,云朵是聘任制人员,没有组织部备案的行政级别,但是你和曹腾都是体制内人员,曹腾还刚备案了副科级,你们俩目前是平级的,都是副科级,但你是一把手,这种关系很微妙了。</p>

    你要学会处理好这种关系,既要摆明自己的位置,又要妥善处置和曹腾的关系,要搞好团结,不要闹分裂,不要拉帮结派,不要打击不要报复,要像我一样,对持不同意见的同事有宽广的胸怀。”</p>

    孙东凯这话分明是在敲打我,提醒我不要忽视了曹腾的位置。曹腾是他用来制衡我的一粒重要棋子,我心里当然是明白的。虽然他对我貌似是很信任的,但似乎他对曹腾也很信任。</p>

    孙东凯的话倒是从另一方面提醒了我,我本来打算很快向曹腾发起一场反击,想找个借口惩罚一下曹腾的,借机敲打下伍德,但目前来看,似乎还不急于出手,不能把我和曹腾的矛盾公开化,不能给集团的人以我带头搞不团结的任何把柄,也不能让曹腾抓住把柄。</p>

    我说:“孙记你放心,我和曹腾的关系一直很好,发行公司的班子一直很团结,我们在工作配合地十分默契。”</p>

    孙东凯满意地点点头:“最近市委组织部要在市委党校举办一期青年科级干部理论学习班,我们集团有一个名额,我打算让你去参加。”</p>

    “哦。”我看着孙东凯,我要去市委党校学习了。</p>

    “这种学习班,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参加的。”孙东凯意味深长地说:“市委组织部每年都要举办几期这样的学习班,能去参加学习的,可都是有培养前途的青年干部,一些人,可都是要列入人才后备库的。”</p>

    我明白了孙东凯的意思,忙说:“感谢孙记对我的栽培!”</p>

    孙东凯呵呵笑着:“集团里想去的人可不少啊,直接找我或者托人打招呼的都有,但我最终还是确定你去参加。”</p>

    我再次向孙东凯表示感谢。</p>

    孙东凯说:“学习班为期一个月。脱产学习。你去学习班,公司里的工作。你看由谁主持好?我征求下你的意见。”</p>

    我毫不犹豫地说:“既然征求我的意见,我建议曹腾主持公司的工作。”</p>

    我知道,即使我不说,孙东凯也会决定曹腾来主持。从身份来说,云朵不是体制内人员,没有级别,而曹腾是副科级,从副总排名来说,曹腾是第一副总,云朵是第二副总,我脱产学习,曹腾主持是天经地义的。而且,按照云朵目前的能力,她能否担当起公司的全面工作,还有些玄乎。</p>

    没想到,孙东凯微笑着摇摇头。</p>

    我一时有些不解,说:“你的意思是……让云朵主持?”</p>

    孙东凯又摇摇头。</p>

    我更不解了,困惑地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说:“我打算让秋桐主持。”</p>

    “哦。”我恍然大悟,让秋桐主持,当然是再好不过了。</p>

    孙东凯接着说:“曹腾和云朵的能力当然是有的,但是,主持发行公司的全面工作,似乎还不大合适,还没到这个水平,还需要锻炼,还缺乏足以镇住发行公司全体人员的权威。发行公司是集团人数最多位置十分重要的一个部门,你脱产一个月,现在是创城的简要关头,我可不想这其闹出什么叉叉来。</p>

    前几天那事已经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了,秋桐以总裁助理的身份主持发行公司工作,再加她又是发行公司的前老总,不论是能力还是威信,我都是放心的。”</p>

    “哦。”我做出一副不大放心的样子,脸带着担心的表情。</p>

    “你不要担心秋桐主持会对你有什么不利的地方。她这个人,公正地说,做人的质还是不错的,即使你对她有一些看法,有一些意见,她也不会公报私仇给你下绊脚的,这一点,我对她还是相信的。等你学习结束,你还是你的发行公司老大,她还是她的总裁助理。相信在她主持发行公司这一个月,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再说了,还有我在呢,哈哈。”孙东凯说完,哈哈笑起来。</p>

    我做释然状,笑了笑:“有你这话,我放心了!”</p>

    正在这时,曹丽来了,对孙东凯说:“刚接到一个通知,明天午9点到市府小会议室参加一个会议,市长主持,要求你去参加。”</p>

    “什么内容的会议?”孙东凯说。</p>

    “好像是什么筹备韩经济化交流的事情。”曹丽说:“星海不是刚和韩国的一个什么市结成了友好城市吗,好像是今年要首次搞一个经济化交流活动,估计是这事了!我们集团是筹备活动小组成员单位。”</p>

    孙东凯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这种事少不了我们出血,除了宣传,还得出钱出人。”</p>

    曹丽这时看看我,微微一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