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16章 结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至于曹丽,这个高官的公共情人当然也不能忽视。 只是,我不知道曹丽最后的结局将是如何。</p>

    一想到要面对如此形形色色现在的将来的公开的和隐秘的对手,我有些头疼,颇有孤立无援之感。</p>

    四哥虽然能做我的帮手,但是在白老三死后,我不愿意让他掺和到我和伍德的斗争里来。虽然我知道只要我提出来四哥一定会帮我的。而现在伍德对我的这种进攻方式,四哥也帮不忙。</p>

    四哥跟着秋桐开车,一直尽心尽力,全力保护着秋桐和小雪的安全。</p>

    有四哥在,我确实省心不少。</p>

    当然,秋桐在官场的安危,四哥是无能为力的,我要时刻注意着,提防着,一方面要保护好秋桐,一方面也好保护好自己。</p>

    我小心翼翼地工作着,生活着。</p>

    海珠最近很忙,三天两头出差。海峰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了,一直奔波在东北大地。</p>

    夏雨这些日子没来打扰我,让我安心不少。</p>

    冬儿这些天也没见到,不知在干什么。</p>

    孔昆还是常常会来公司找秋桐玩,每次都来我这里顺便坐坐闲聊半天才走。</p>

    这天海珠又出差了,下班后,我继续在办公室加班,直忙到天黑。</p>

    周围很静,大家都下班了,只有我自己在办公室。</p>

    8点多的时候,我才忙完。刚舒了口气,听到有人轻轻敲了两下门。</p>

    “谁呀?”我说。</p>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似乎是捏着鼻子发出的声音。</p>

    一听这声音,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起身去开门。</p>

    “我是狼外婆,狼外婆来啦——”门刚打开,夏雨装腔作势怪叫着扑过来——</p>

    我来不及防备,不由往后退了两步,但夏雨还是扑到了我的怀里。扑到我怀里的同时,夏雨的脚将门一踢,门又关了。</p>

    夏雨紧紧搂住我的脖子,整个身体都压到了我的身,丰满的胸部挤压着我,为了不跌倒,我只能往前一挺,不由抱住了夏雨的身体。</p>

    “嘻嘻。小克二爷,黎小克哥哥,一看你办公室亮着灯,我知道你在这里。”夏雨在我耳边亲热地说着,边不停地吻我的脖子和耳廓。</p>

    站稳后,我开始松开夏雨,说:“松手——”</p>

    “不。小兔子要乖乖哦,狼外婆来啦。”夏雨继续搂紧我不放,边说话边继续热烈地吻我的脸,身体边继续往我怀里拱。</p>

    我不由又往后退,退了几步,退到了沙发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夏雨于是顺势坐在我的腿,继续搂着我的脖子,笑嘻嘻地看着我,脸绽放出红晕。</p>

    我摊开双手,看着夏雨:“不许胡闹。起来——”</p>

    “我不——”夏雨坐在我腿扭动着身体,接着一下子稳住了我的唇。</p>

    不可否认夏雨是个非常有诱惑力的女人,我虽然大脑里极力抵御着她的引诱,身体的本能却无法控制,在夏雨热烈而主动的热烈进攻下,我的下面竟然不由自主硬了起来。</p>

    我不由心里大骇,想推开夏雨,无奈她死死搂住我不放。</p>

    此时办公区没有其他人,又是在这样安静的夜晚,空气里不由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氛。</p>

    我的身体本能让我十分难受,突然紧紧地一把搂紧了夏雨的身体,将她的身体更紧地贴紧了我。</p>

    “二爷……小克哥哥……”夏雨呻吟地叫着,声音无线温柔,将脸贴紧了我的脸,在我耳边娇喘着。</p>

    我的大脑一阵眩晕,我他妈的不是柳下惠。</p>

    我猛地将夏雨一下子抱起来,将她摁在了沙发。</p>

    夏雨不由又哼了一声,身体似乎都酥了。</p>

    此时,我的脑门突然猛地炸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嘛,一股冷气从身体里急速涌出——</p>

    我他妈的这是要干嘛?我想干嘛?</p>

    我狠狠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猛地抬手狠狠打了自己的脸一巴掌。我一下子清醒了。</p>

    夏雨睁开眼,看着我:“二爷,你——”</p>

    我忙整理好夏雨的衣服,然后往后猛退几步,坐到另一张沙发,深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住本能的欲火,然后说:“夏雨,你坐起来——”</p>

    “二爷,我……我想你……”夏雨火辣辣地目光看着我。</p>

    “坐起来——”我严肃地说。</p>

    夏雨看着我冷峻的目光,似乎意识到我此时已经冷静了,知道下面不会再发生什么了,怏怏地坐起来,捋了捋头发,看着我,脸带着失落和委屈:“死易克,死小克,你是大坏蛋!”</p>

    我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夏雨,对不起,刚才我冲动了。”</p>

    “对不起个屁,我刚才又没责怪你什么,人家是愿意的,你讨厌,你讨厌死了!”夏雨有些恼怒地叫起来。</p>

    “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不能这么做。”我说:“你爹都把我当儿子了,你是我妹妹,我怎么能干那事。”</p>

    “你少来,你少拿我爹的儿子当幌子来搪塞我。你是我二爷,我是你二奶,二爷要二奶,是合情合理的。”夏雨说:“你个坏蛋,人家专门来找你,你却如此对待人家。你个坏蛋二爷,你只宠爱大奶,你冷落二奶,你太过分了。”</p>

    我说:“不要胡闹了,好不好?我对你已经犯过一次错误了,我不想一错再错。”</p>

    “什么一错再错,我们的那次,本来不是个错误,那是一件幸福美妙的事情。我是你二奶,我有义务伺候你,我也有权力得到你。”夏雨说。</p>

    我苦笑:“夏雨,你这话不合逻辑。”</p>

    “哼,什么逻辑不逻辑。这么久没见你了,人家想你了,专门过来找你的,你却如此对待人家,你对二奶好不公平。”夏雨脸布满了委屈。</p>

    “怎么对待你不公了?难道非要把你摁在沙发干了你才算公平?”我反问夏雨。</p>

    夏雨脸色一红,接着抿嘴笑:“我喜欢。有本事你继续啊。”</p>

    我说:“我没本事!”</p>

    夏雨撅起嘴巴:“坏蛋二爷,明明我刚才感觉到你下面都……都那么硬了。你还说没本事。”</p>

    我说:“这会儿已经软了,本事没了!”</p>

    其时,我下面虽然不是刚才那么硬,但也没怎么软。本能啊,这东西难以一时消退。</p>

    夏雨瞥了一眼我的裆部,说:“我不信,我摸摸看!”</p>

    我心里一紧,忙说:“不行!女孩子家,哪里能这样干!”</p>

    看我紧张的样子,夏雨突然吃吃地笑起来:“看你害怕的样子。好吧,我今天不惹你了,放你一马。”</p>

    我松了口气,看着夏雨:“咱们说会话吧,不要倒腾那事,好不好?”</p>

    夏雨又撅起嘴巴说:“你说要怎么样那怎么样了!我反正又不能强迫你。哼。”</p>

    我又吸了一口烟,说:“晚你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到处乱窜什么?”</p>

    夏雨说:“怎么是乱窜了,人家是出来吃饭的。”</p>

    “哦。有人请客还是你请客?”我说。</p>

    “大大奶请客的啊!”夏雨说。</p>

    “哦。冬儿请客的?”我说。</p>

    “是啊。”</p>

    “请你自己的?”我说。</p>

    “不是啦。还有秋姐和孔昆。”夏雨说。</p>

    我心里不由一愣,冬儿请秋桐夏雨孔昆吃饭,是何意?</p>

    “她请客干嘛的?”我问夏雨。</p>

    “还能干嘛,吃饭玩呗,闲聊呗。”夏雨说:“在你们公司不远的那家西餐厅吃的,吃完饭,她们继续喝咖啡聊天,我觉得无聊,找个借口先走了,开车走到你楼下,看你办公室亮着灯,来了。”</p>

    我说:“哦。闲聊,都聊什么啊?”</p>

    夏雨说:“闲聊是闲聊,聊女人的话题呗,你问那么多干嘛?”</p>

    我不说话了。</p>

    “对了,孔昆和她男朋友分手了!”夏雨说。</p>

    “哦,你怎么知道的?”我说。</p>

    “今晚吃饭的时候孔昆自己说的呢。”夏雨说:“不是人家和她分手的,是她主动和人家分手的。这个孔昆也真是,千里迢迢为了男朋友来到星海,现在却又主动和人家分手了。不可理喻,莫名其妙。听说她男朋友还是在体制内做事的,还是她同学。”</p>

    我说:“哦。”</p>

    “分手分手了吧,今晚吃饭的时候还显得郁郁不乐,好像在求安慰。”夏雨说:“我不喜欢孔昆这样,分手了分手了呗,还求什么安慰啊,又不是人家把她踹了,是她主动踹了人家。哎,这个小昆昆啊,不好理解!”</p>

    我也一时有些想不通,说:“两个人感情的事,有时候是很难说清楚的,剪不断理还乱啊。”</p>

    夏雨说:“我们俩感情的事,是剪不断理也不乱。我要是把你踹了,我不求安慰。”</p>

    我说:“那你把我踹了吧。”</p>

    夏雨咧嘴一笑:“我舍不得哦。二爷,我怎么舍得踹你呢,想疼你还来不及呢!听孔昆说,大奶今天出差到外地了,你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啊?大奶不在家,伺候二爷是二奶的本分,责无旁贷哦。这不,我来了。”</p>

    我说:“我不寂寞!你不用尽这本分。”</p>

    我此时不由在想冬儿今晚请秋桐夏雨孔昆吃饭的意图,难道仅仅是为了加深友谊笼络感情?</p>

    夏雨说:“这哪里行啊,你是再说不寂寞,我也知道你自己肯定很无聊的。你这段时间受了不少折腾,一定是心力很疲惫,二奶我慰安你是很必要的。”</p>

    我说:“你知道我受了什么折腾?”</p>

    夏雨说:“当然知道,你去哈尔滨谈业务被警方在房间里堵住捉奸,差点被单位开除,幸亏后来证明你是清白的。你单位市区的发行员和站长要集体辞职,你差点要掉饭碗,结果侥幸大难不死。”</p>

    我愣了:“你怎么知道的?秋桐告诉你的?”</p>

    夏雨说:“不是,是今晚吃饭的时候大大奶说的啊。她不说我还不知道呢。一想到你最近受了这么多洋罪,我这心里啊,疼得慌,再也坐不住了,找个理由跑了。”</p>

    冬儿的消息倒是灵通,这都知道。不过想想也不怪,我最近出的这两件事,集团下闹得沸沸扬扬,传出去倒也在情理之。</p>

    我说:“其实也没受什么洋罪,都已经摆平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