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10章 把握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要干什么?你该不会去做什么鲁莽的事情吧?”秋桐担心地看着我。 </p>

    我冲秋桐一笑:“你放心,我不会的!”</p>

    “你有把握操办成?”秋桐说,她的眼神有些发亮。</p>

    我摇了摇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p>

    “有多少?”秋桐说。</p>

    “大概有百分之十!”我说。</p>

    秋桐的目光黯淡下来:“百分之十,成功的概率好底啊!我看,我们还是做好最坏的准备吧。”</p>

    “算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努力!”我口气坚定地说。</p>

    “你打算直接去找都市报那边交涉?”秋桐说。</p>

    “不。”我摇摇头:“那是最愚蠢也是最不可能成功的办法!”</p>

    “那你。是要找级领导出面来摆平?”秋桐又问。</p>

    “这样的事借助级领导来摆平?都市报属于省里管,不一定会搭理市里的,再说了,别说市里未必能摆平,是摆平了,那岂不是显得我们太无能了!”我说。</p>

    “那你到底要打算怎么办?”秋桐说。</p>

    “凉拌!”我说完,诡秘地笑了起来。</p>

    秋桐看我笑,摇了摇头,也跟着傻笑了下,很可爱的样子,虽然眼里还带着深深的忧虑。</p>

    此时,我决心赌一把,赌我的判断是正确的。</p>

    人生是一场赌博,只有在成功与失败的跳跃之才有精彩的火花产生。</p>

    回到办公室,我给伍德打电话。我打的当然不是jj的那个号码,是伍德以前给我的另一个号码,鬼知道这狗日的有几个电话。</p>

    “嗯。”电话里传来熟悉的伍德低沉的声音。</p>

    “伍老板,你好,我是易克!”我说。</p>

    “哦。”伍德拉长了声音,接着生动起来:“易总啊,哈哈,易总好,没想到今天接到易总的电话了。有何贵干呢?”</p>

    “贵干谈不,前几日承蒙伍老板盛情宴请,心里一直觉得不是个事,觉得欠伍老板的人情,这不,想礼尚往来宴请伍老板吃饭,不知伍老板今晚有没有时间。”我说。</p>

    “哎——易总客气了,实在是太客气了。我宴请你可不是想着让你回请的哦。”伍德说,声音听起来很高兴。</p>

    “这个我当然明白,但是我不回请心里过意不去啊,不知伍老板给不给这个面子!”我说。</p>

    “易总要请客,这个面子我哪里敢不给呢,既然易总如此诚意,那我今晚是有再重要的场合也是一定要推掉的。”伍德说:“没问题,不知易总要在哪里请客呢?”</p>

    我想了想,说:“去洲际吧。”</p>

    伍德说:“好!”</p>

    “晚6点半,我在酒店门口准时恭候伍老板!”我说。</p>

    “好,没问题!”伍德说。</p>

    打完电话,我接着去了公司办公室,云朵正在办公室里,王林正背对门口坐在一台电脑前玩打扑克的游戏。</p>

    我直接对云朵说:“云总,给我订洲际大酒店的一个单间,今晚我要请我们的一个大客户伍老板吃饭。”</p>

    边说这话我边注意看着王林的动作。</p>

    听我说完这话,王林握住鼠标的手似乎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玩起来。</p>

    云朵答应着,接着摸起电话,很快订好了房间。</p>

    然后,我又对王林说:“小王——”</p>

    “到——”王林立刻站起来,回身看着我。</p>

    “六点在楼下车等我!”我说。</p>

    “好!”王林忙点头。</p>

    我又看了王林一眼,然后出了公司办公室,直接去了曹腾办公室。</p>

    曹腾正在办公室看报纸,看到我进来,笑了笑。</p>

    “曹总,晚有安排没?”我说。</p>

    曹腾摇摇头:“没有!”</p>

    “那好,晚跟我去参加一个酒场,陪酒,我今晚在洲际大酒店宴请我们的一个大客户。”我说。</p>

    “哦。大客户?谁啊?”曹腾说。</p>

    “一位姓伍的老板,订了我们很多日报,赠送给政法系统的那位。”我说:“知道不?”</p>

    曹腾说:“哦。知道啊,知道,这可是我们星海很出名的大老板,头的红色头衔不少的。大名鼎鼎,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是叫伍德吧?”</p>

    我说:“是的!今晚我请的是他!”</p>

    “好啊,能有机会和这样的大老板喝酒,真是三生有幸!”曹腾说。</p>

    “你没和他打过交道吧?”我说。</p>

    “哪里有机会呢?”曹腾笑着。</p>

    我笑笑:“那好,下班后,6点坐我的车,一起去洲际!”</p>

    “好的!”曹腾忙点头。</p>

    今晚的酒场,我要带着曹腾和王林去。</p>

    下班后,我们直接去了洲际大酒店,然后我们在酒店门口等伍德。</p>

    6点半,伍德准时来了,带着皇者。</p>

    我迎去和伍德皇者握手,然后给伍德介绍:“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曹总,这是我的驾驶员小王。”</p>

    伍德笑着和曹腾握手,曹腾毕恭毕敬地对伍德说:“伍老板好,很荣幸能见到伍老板,初次相见,三生有幸!”</p>

    伍德呵呵笑着:“曹总,我们好像见过面的吧?”</p>

    曹腾微微一愣。</p>

    伍德接着说:“曹总难道忘了,前些日子我在皇冠大酒店遇见你和曹丽,我往外走,你们往里走,我们还打过招呼的。曹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p>

    曹腾接着笑起来:“哦,不错,是啊,是见过的,不过当时你们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你接着走了,曹总也没给我介绍你是谁,我哪里想到你会是大名鼎鼎的伍老板呢?伍老板不提这事,我还真忘记了。呵呵,不好意思啊,伍老板!”</p>

    伍德哈哈一笑,接着和王林握了下手,神情十分淡然,似乎他和王林是以前从不认识。</p>

    皇者和曹腾也握了握手。</p>

    我微微一笑:“伍老板,请吧!”</p>

    大家去了餐厅的房间,我坐主陪,伍德和皇者坐正副主宾,曹腾坐副主陪,王林坐在皇者旁边。</p>

    一般这样的场合,驾驶员是不能桌的,但今天我故意让王林一起吃饭。</p>

    “王林,告诉服务员酒菜!”我说。</p>

    王林答应着出去了。</p>

    伍德看着我:“易总,你这个驾驶员看起来很利索的小伙子!”</p>

    我笑了笑:“曹总帮我介绍的。做事很干练,开车也很好,技术不错。”</p>

    伍德点点头:“嗯,看来哪天我也得找曹丽让她帮我也介绍个驾驶员。”</p>

    我说:“伍老板要是看了王林,我可以让给你!”</p>

    伍德呵呵笑起来,皇者和曹腾也都笑。</p>

    伍德说:“易总,我哪里敢夺人所爱呢。这么好的驾驶员,还是你自己留着吧。”</p>

    酒菜齐,我举起酒杯:“伍老板是我们发行公司的大客户,对我们公司和集团的支持力度很大,今天特备薄酒宴请伍老板,感谢伍老板百忙之赏光。来,我提2杯酒,感谢伍老板对发行工作的支持,感谢伍老板对我个人的支持!”</p>

    伍德端起酒杯,微笑了下:“易总客气了。我和你们集团的孙记和曹丽老总都是好朋友,和你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大家都不是生人,支持是应该的,易总不必如此见外。”</p>

    “来,干——”我先喝了。</p>

    大家都也都喝了,王林喝的白开水。</p>

    我提完两杯酒,然后曹腾又开始敬酒。</p>

    “初次和伍老板喝酒,十分荣幸,还希望伍老板今后多多支持发行公司的工作,支持易总的工作!”曹腾谦虚地说。</p>

    伍德微笑着:“曹总和易总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大,都是很能干的年轻人啊!孙记能有你们这样年轻有为的层干部掌管发行,也是他的福气!”</p>

    曹腾忙说:“我不行,我是易总的副手,易总是才华卓越的年轻干部,我要多跟着易总学习。”</p>

    伍德说:“初次打交道,曹总原来是如此谦虚好学的人!”</p>

    我不动声色看着伍德和曹腾对话,心里不停地琢磨着。</p>

    曹腾敬完酒,我又对王林说:“小王,你开车不喝酒,那用茶水代替,给伍老板敬杯酒!”</p>

    王林端着水杯站起来,带着谦恭的神态看着伍德:“伍老板,我是开车的,不会说话,您多原谅,我以水代酒来表达我对您的敬意,您喝酒随意行!”</p>

    伍德看着王林:“小王,我看你还是蛮会说话的嘛。好,我喝了。”</p>

    伍德接着举杯干了,王林忙说:“谢谢伍老板赏光!”</p>

    我观察着伍德和王林的眼神,待王林坐下,然后对伍德说:“小王是曹丽老总的亲戚。”</p>

    “哦。”伍德笑起来,却不看王林,看着我说:“曹总的亲戚来给你开车,说明曹丽老总对你是格外看重啊。”</p>

    曹腾这时有些惊讶地看着王林:“我竟然还一直不知道你原来是曹总的亲戚。那如此说,我们也是亲戚了。”</p>

    王林笑了下:“我是曹总的远方亲戚。”</p>

    我这时说:“曹腾和曹丽是亲戚,你们自然也是亲戚了。再远也是亲戚嘛。”</p>

    王林眼皮微微一跳,接着对曹腾说:“请曹总多关照。”</p>

    曹腾笑着:“你跟着易总开车,哪里还需要我来关照了,呵呵。可是轮不到我来关照你的喽。”</p>

    王林淡淡一笑,没说话。看他眼里的神情,似乎对曹腾不大以为然。</p>

    皇者坐在那里一直微笑着看着我们,眼珠子滴溜溜住转悠,却不说话。</p>

    我这时瞥了一眼伍德,看到伍德正不动声色观察着曹腾和王林。</p>

    看我瞥他,伍德随即看着我,笑起来:“易总,自从次一起吃饭,好几天不见了,最近一向可好?”</p>

    我叹了口气,端起酒杯:“来,喝酒,不谈这个。”</p>

    伍德陪我喝完一杯酒,说:“怎么了?老弟,好像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啊?不妨说来听听!”</p>

    我又叹了口气:“唉——不开心的事确实是有,不过今晚不提了,打扰了大家喝酒的心情!”</p>

    伍德说:“哎——易总,大家都是朋友,不要那么见外,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说来给我听听,有事老是自己闷在心里,会憋出毛病来的,对身体可不好啊!”</p>

    伍德的口气充满了关切。</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