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03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半天之后,头目进来了,脸带着笑,打开铁笼子,把身份证还给我:“好了,伙计,尿检结果出来了,你们没吸毒,但是**是不可置疑的,你不招算了,反正她们两个女的承认了,罚款交完了,没事了,走吧,你们领导在外面等着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走出铁笼子,对头目说:“我没干是没干,你们为了罚钱,敢如此胡来!”</p>

    头目脸一拉:“别给你脸不要脸,别以为罚了钱你可以万事大吉,惹火了我,我一样送你进拘留所。罚钱是给你们面子。”</p>

    我一听,好汉不吃眼前亏,忙走了出去。</p>

    走出派出所门口,看到季记秋桐曹腾正站在门口,还有对方的老板。</p>

    看到这老板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可把我坑死了,虽然他自以为是好心,但是我不领他这个情。</p>

    老板满脸诚恐,似乎出这事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p>

    季记脸色铁青,秋桐神色严峻,曹腾满脸关切。</p>

    没看到王非和樊冰冰,似乎她们先走了。</p>

    我走到他们跟前,不敢看秋桐,看着季记打了个招呼:“季记,你来了。”</p>

    季记嗯了一声,接着对那老板说:“老板,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走吧。”</p>

    老板点点头,却没有走,看着我:“易总,这。这太对不住了。我。我实在是一片好意,看你喝多了,让她们去照顾下你,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p>

    我看着老板,一时无语,肚子里怒气翻涌,却又不好发作。</p>

    秋桐这时说话了,对老板说:“老板,回头我把你代缴的罚款还给你,你先回去吧。有事回头再谈。”</p>

    老板唯唯诺诺不安地看着秋桐:“那。那。我们的合作事宜。”</p>

    季记这时说:“易总已经不事宜留下来和你们谈合作的事,此事会有人和你们接洽的。你先走吧,我们自己有事要谈谈。”</p>

    老板点点头,又带着抱歉的目光看了看我,走了。</p>

    季记看看我,然后说:“饿了吧?”</p>

    我点了点头。</p>

    “先去吃饭!”</p>

    我们去了附近的一个饭馆,找了个单间,要了饭菜,开吃。</p>

    季记和秋桐都一言不发,曹腾小心翼翼地吃饭,偶尔看我一眼,也不说话。</p>

    虽然曹腾一直做出一副很关切很惋惜的表情,但我仍然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一丝快意。</p>

    季记和秋桐的眉头都紧锁着。</p>

    吃过饭,季记对曹腾说:“曹总,你先回酒店,我和易总有话要谈!”</p>

    曹腾忙点头,然后站起来走了。</p>

    曹腾走后,季记看了看秋桐,却不说话了。</p>

    秋桐看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p>

    我于是从昨天下飞机开始,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p>

    季记和秋桐听完,又互相看了一眼。</p>

    秋桐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季记则眼神里露出巨大的惋惜,这种目光突然让我感到有些惊恐。</p>

    “这家钢结构公司到底怎么样?”季记问我。</p>

    我说:“还没来得及了解!”</p>

    季记皱了皱眉头。</p>

    秋桐这时说:“我来之后简单了解过,这家钢结构公司名气不小,产质量很过硬,规模也可以,货源充足。”</p>

    “但这老板的行为很下作,想出用美色公关的伎俩,结果弄巧成拙。”季记说。</p>

    “但目前来说,很难找到这家更合适的合作方!”秋桐说。</p>

    季记点了点头:“业务的事,我不干涉!我今天来,是要把易克带回去。他已经不适合继续在这里谈业务了。”</p>

    秋桐点点头:“季记,这样吧,你和易克先回星海,我留在这里和曹腾一起继续谈业务,不能因为这事耽误了创城。”</p>

    季记点点头:“也好。也只有如此了。”</p>

    秋桐又忧心忡忡地看着我。</p>

    季记看看秋桐,又看看我,说:“易总,你先出去下,我和秋桐说几句话!”</p>

    我不知道季记要和秋桐说什么话,站起来出去了。</p>

    一会儿,季记和秋桐出来了,结完帐,一起出了饭馆。</p>

    “易克,你跟季记回去吧,这里我来操作!”秋桐看着我,眼神里的忧虑更深了,却又带着几分坚毅的目光。</p>

    我点了点头。</p>

    然后,我和季记去了机场,登了回星海的飞机。</p>

    飞机起飞后,季记对我说:“小易,你要有个思想准备!”</p>

    “什么思想准备?”我说。</p>

    “虽然我们俩私人关系不错,甚至我还欠你一个人情,但是,我这个人做事,向来是公私分明,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拿原则做交易。”季记严肃地说:“不管你这次的事情到底事实是怎么样的,不管你给我解释的经过是真是假,但是,警方出具的材料是无法辩驳的,是具有权威力的。</p>

    我很愿意相信你什么都没做,但是,我无法推翻警方的结论。所以,在公事公办的原则下,我只能认为你是聚众**。而此事一旦定性,你讲会受到党纪政纪的处分。”</p>

    我惴惴不安地说:“那。会怎么处分?”</p>

    季记叹了口气:“我到集团任后,按照市纪委的有关条例,集团党委刚制定下发的集团纪检的有关件,你不是没看到。按照你此次被定性的事情的严重程度,你将会被双开——”</p>

    “双开?”</p>

    “是的,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季记毫不犹豫地说。</p>

    我一听,懵了:“啊——”</p>

    “新纪检规定刚下发,你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季记又叹了口气,似乎他也不愿意这么做,但是按照他的工作风格,出于他的职责,他又必须要这么做。</p>

    “我是冤枉的!”我说。</p>

    “我愿意相信你是冤枉的,秋总也愿意相信,可是,除了我们,还有谁会相信?”季记说:“没有人会相信我和秋桐还有你,大家更会相信警方,警方的定性是具有权威性的。为了严肃纪律,我即使知道你是冤枉的,也一定会拿你开刀。如果给你开个这个口子,以后集团的纪检工作如何开展?”</p>

    我不说话了,心里翻腾不止,妈的,我要被双开,双开啊,操,老子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复制东流水了,不但如此,我还要背生活糜烂的帽子滚出集团,这个事情将成为我永久的抹不去的生活作风污点。</p>

    同时,我又开始琢磨,是谁打电话举报的呢?为何要举报我吸毒呢?</p>

    似乎,那老板是不可能的,他需要和我谈生意,他即使想用美女来公关我,但是绝对不想出事,顶多他会暗搞视频来要挟我,却不会捅到警方那里,那对他没有丝毫好处。</p>

    难道,是曹腾?是曹腾捣鼓的这事?他担心只举报生活作风问题警方不会贸然到五星级大酒店来抓人,于是加了吸毒?</p>

    他拒绝美女的诱惑,是不是也是别有用意的?</p>

    越想越觉得曹腾可疑,他完全能干出这样的事。</p>

    可是,怀疑只能是怀疑,我没有任何证据。</p>

    这种哑巴亏,我只能白吃。</p>

    同时,我又想到,曹腾主动拉我去哈尔滨考察,是不是早有这预谋?樊冰冰说她们老板知道我喜欢模特美女的爱好,是不是曹腾事先透的口风?这一切都是曹腾有计划的安排?</p>

    我这时又想到曹腾和伍德的接触,这件事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伍德的影子呢?</p>

    越分析越觉得伍德背后操纵的可能性很大。</p>

    想到这里,我不由感到了一阵胆寒,妈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老子了伍德和曹腾的圈套,伍德已经通过曹腾向我出手了,一出手是狠的,还不动声色,不显山不露水。</p>

    但是目前的态势,我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我无法洗清自己。</p>

    生活作风的事,从来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起无,有哈尔滨警方的权威证明,没有人会相信我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虽然老子真的是柳下惠。</p>

    季记这时说:“在我们党内,谁敢义正言辞地说在生活问题,我是纯粹的,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可以说几乎没有。现在歌厅、美容院、桑拿心到处都是,我们党的干部谁敢说没有进去过,谁敢说没有找过小姐,玩过女人?谁也不敢摸着良心说这话。</p>

    “但是,只要不被抓住,只要不出事,谁都是清白的高尚的,而一旦被抓住,那无法解释了。只能认栽。换句话说,抓住谁谁是倒霉鬼。”</p>

    我没有说话,心里对季记突然升起一股怨气。</p>

    回到集团,大家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这个消息在集团传播的很快,我不知道是怎么传播出来的。</p>

    关于对我的处分问题,集团召开了党委会。</p>

    我从侧面得到了一些消息,在党委会,孙东凯和季记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季记坚持要按照规定办事,按照规定,要对我实行双开,而孙东凯则主张从轻发落,主张给予我党内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坚决反对双开,同时建议让我戴罪立功,继续履行发行公司老总的职务。他目前的工作离不开我。</p>

    可是,季记坚决不退让,在大多数党委成员都赞同孙东凯建议的情况下,坚持要求严格按照规定办事,必须要严肃纪律,严肃集团的纪检规定,必须双开。</p>

    争执久拖不下,孙东凯最后搬出了自己的党委记权威,正告季记集团纪委的工作必须接受集团党委的领导,必须服从党委大多数成员的意见。没想到季记不吃孙东凯这一套,搬出了市纪委的有关规定来力排众议,结果说的孙东凯和其他党委成员哑口无言。</p>

    最后季记告诉孙东凯,如果孙东凯愿意给他出具一份赦免我的面材料,亲自签字,那他可以放我一马。</p>

    孙东凯自然是不敢在这样的面材料签字的,他怕成为季记手里的把柄。为了我被人抓住小辫子,他是不会做出如此大的牺牲的。</p>

    孙东凯一定是对季记是既恨又怕,他或许没有想到季记敢如此和他对抗,敢如此不把他这个党委记放在眼里。</p>

    这是季记来集团之后烧的第一把火,直接烧到了我的头。而且这把火,还直接把他和孙东凯推到了对立的层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