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02章 聚众淫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一听,晕了,操,吸毒?聚众**?这两顶帽子扣的够大的。 </p>

    “警察同志,我们没有吸毒,也没有聚众**。”我忙解释。</p>

    “住嘴,我让你住嘴!听见没有?”我话还么说完被打断了,头目带着警告的口吻对我说:“这里说说了算,如果不想吃苦头,给我把嘴巴闭,跟我们走,否则——”</p>

    我知道此时对抗的结果,不想现场吃苦头,于是闭了嘴,心里犹自感到怀疑,妈的,这是怎么回事?</p>

    几名警察和联防队员过来押着我们往外走,那头目又对另外几个警察说:“你们几个留在这里,把这你再彻底搜查一遍,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p>

    “是——”</p>

    到了走廊,这时我看到曹腾的房门打开了,他站在门口愣愣地惊讶地看着我们。</p>

    我看着曹腾,刚想说什么,又没开口,此时我不能说话,一旦和他开口,他肯定也会被带走。</p>

    而我现在不想让他和我们一起被带走。</p>

    出了酒店,了一辆警车,很快给拉到一个派出所,我们三人被分别关到三个房间。</p>

    我被关押的那房间还不错,给了我一张凳子坐。</p>

    这时,那头目进来了,坐到一张桌子前,身边坐着一名准备做笔录的警察。</p>

    那头目看着我,开始询问:“身份证带了没有?”</p>

    “带了!”</p>

    “拿过来!”</p>

    我忙掏出身份证递给他,他看了看:“云南腾冲的,从最南边跑到最北边来玩女人吸毒了,不简单啊。”</p>

    “警察同志,这是个误会,你听我说——”我忙要解释。</p>

    “住嘴——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没问的不准说!”头目蛮横地说。</p>

    我于是不说话了。</p>

    头目看了会身份证,接着问:“叫什么名字?”</p>

    “易克!”</p>

    “来哈尔滨干嘛的了?”</p>

    “谈生意!”</p>

    “谈什么生意?和谁谈生意?”</p>

    “买钢结构产。”我接着说了那家钢结构公司的名字。</p>

    旁边的警察开始记录。</p>

    “那两个女的叫什么名字?”</p>

    “王非,樊冰冰!”我说。</p>

    “王非?樊冰冰?”头目重复了一遍,似乎觉得这名字有些怪异。</p>

    “是的!”</p>

    “她们是干嘛的?”</p>

    “是合作方公关部的正副总经理!”我说。</p>

    “嗯。”头目沉吟了下,接着突然说:“你们吸的毒呢?东西藏哪里了?”</p>

    “我们没吸毒,更没有毒!”我忙说。</p>

    “没吸毒?”</p>

    “是的,绝对没有!”</p>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有没有吸毒?”</p>

    “没有,绝对没有!”我说。</p>

    头目站起来,走到我跟前低头看着我:“在这里要讲实话,不然,你会很后悔!”</p>

    头目说这话的时候,那笔录的不记了。</p>

    “我说的是确确实实的实话。”我说。</p>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警察在门口冲头目招了招手,他接着走了出去。</p>

    片刻,他又回来了,对那做笔录的警察说:“带他出去弄个尿样。”</p>

    我被带出去弄了尿样,然后又回到房间。</p>

    “实话告诉你,我们接到群众举报,举报你们在房间里吸毒**。你现在不用给我嘴硬,死不承认吸毒的事,等你们三个人的尿检结果出来,由不得你这张嘴了。”头目说。</p>

    原来是有人举报,我靠,谁这么缺德,竟然说我们吸毒,妈的!</p>

    此时,我来不及多想。</p>

    还有,听他这话里的意思,王非和樊冰冰也去弄了尿样,她们也没有承认吸毒的指控。</p>

    我稍微松了口气。</p>

    头目接着问:“吸毒的事你可以暂时不承认,那么,**的事呢?一男二女在一间屋子里,两个女的赤身果体,你只穿着睡衣,这你又怎么解释?”</p>

    我说:“我们什么都没做,我喝醉了,回来睡了,醒过来看到了她们,我正要她们穿衣服走人,你们来了。”</p>

    “你这个南蛮子真会编故事,两个大美女赤身果体你会没干?算是让她们穿衣服走人,也是你干完了。这话你哄傻子啊?鬼才会相信你没干!”头目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接着说:“我告诉你,老老实实给我交代问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p>

    我说:“没干是没干,你少吓唬我,没干的事我绝对不会承认!”</p>

    头目说:“你是打死不承认一个字不说我也会认定你**了,现场明摆着,由不得你抵赖。”</p>

    我说:“我们根本没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p>

    头目哈哈笑起来:“你这话说了谁相信呢?鬼也不会信。而且,算如你说的没干,但是,我告诉你,即使没干,但是脱光了衣服在一个房间里鬼混,同样属于**,明白不?何况你不可能不干,你能守得住?你能受得了那诱惑?你该不会说你是在给她们讲解人体艺术的吧?凭你这死不认账的态度,我可以把你拘起来。”</p>

    我不说话了,我不想和他对抗,心里暗暗叫苦,此时纵有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楚的,谁让当时王非和樊冰冰都赤身果体呢。</p>

    对于吸毒的指控,我不害怕,我没干那事,不担心。</p>

    我知道相对于男女关系而言,吸毒违法的程度更严重。</p>

    这时,又一名警察进来,给头目汇报:“我们又彻底搜了一遍那房间,确实诶发现任何吸毒的痕迹。”</p>

    头目摆摆手让那警察出去,然后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难道是举报人搞错了?”</p>

    我这时忙说:“肯定搞错了。我们怎么会吸毒呢?而且我们也没**行为,我昨晚喝多了,回来睡了,醒过来看到那两个女人在我床,我忙让她们穿衣服走人,刚要穿衣服,你们来了。”</p>

    头目一瞪眼:“少给我废话,等天亮尿检结果出来,你们有没有吸毒知道了。至于这**,你是无论如何也抵赖不了的。这个帽子你戴定了!”</p>

    我心里叫苦不迭。</p>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嚷嚷声:“你们把我们老总给弄到哪里去了?你们怎么回事,一定是搞错了!”</p>

    这是曹腾的声音。</p>

    “叫什么叫?你是干嘛的?你老总是谁?”似乎是一名警察在叱喝他。</p>

    “我们老总是刚才被你们从香格里拉带过来的那个男的,我是星海传媒集团发行公司的副总,被你们带过来的是我们的老总。你们为什么要抓人?”曹腾的声音。</p>

    我的心里叫苦连连,我靠,这头目还没来得及问我的单位,或许他还不一定会问,我到时候可以胡编一个单位或者说自己是个体户,曹腾这一折腾,家底子露出来了。</p>

    头目对一名警察说:“去,把外面的人赶走,深更半夜嚷嚷什么,有事让明天再来!”</p>

    警察答应着出去了。</p>

    头目这时看着我:“哦。怪不得能在五星级酒店玩女人,原来是星海来的,我还以为你云南的呢。原来你还是星海传媒集团发行公司的老总,很牛逼啊。</p>

    “好吧,看在你老总的身份,我不对你动家伙了。吸毒的事,天亮后尿检结果出来,你是无法抵赖的,那么,现在,还是先说说你玩女人的事吧。老老实实招了,交点罚款,我放你们走,不然。”</p>

    我苦笑:“警察同志,我刚才都说了,我真没干,没干的事,你非要我承认,我无法交代啊。”</p>

    我知道,一旦承认,在警方备案了,一旦有了**的记录,我的人生污点抹不去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p>

    “看来你是顽固到底了是不是?”头目脸一拉。</p>

    “我不是顽固,是确实没干!”我说:“不信,你们可以问那两个女的!”我说。</p>

    “那两个女的早晚会招的,这由不得你了!”头目一阵冷笑。</p>

    这时,突然听到女人的惨叫声。</p>

    他们对王非和樊冰冰用刑了。</p>

    头目又是一阵冷笑,把我关进铁笼子,然后出去了。</p>

    我在铁笼子里焦虑万分,我不知道王非和樊冰冰在警察的殴打之下会怎么招供,我知道这些警察既然把人弄来,不捞一把钱是不会罢休的,特别是抓到我这样的大鱼。</p>

    半天之后,惨叫停止了。</p>

    又过了半天,天色亮了,头目走进来,看着我:“易克,她们都承认了,说你轮流和她们发生了性关系,每人发生了一次,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看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还是招了的好!”</p>

    我说:“我没什么可招的,我没做是没做!她们的口供,是被你们打出来的。你们这是刑讯逼供。”</p>

    “我们可没打她们,不过是用电警棍戳了几下。这算打吗?”头目说:“看在你是老总的面子,我对你够客气了,不要不识相,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招还是不招?”</p>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说:“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是不信,我有什么办法!”</p>

    “我看你是鸭子死了嘴还硬,不见棺材不掉泪!”头目脸一板,接着又出去了。</p>

    很快,他又回来了,看着我说:“小子,让你自讨苦吃,通知你们单位了,让你们单位来领人,你后悔也来不及了!”</p>

    我顿时懵了,我靠,这头目做事够损的,通知集团了,要集团来领人。</p>

    然后,他坐在我旁边抽烟,边看着我冷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p>

    一会儿,有个警察推门进来:“那两个女的单位老板来了,想交钱带人走。把他们三个都带走。该让他们交多少合适?”</p>

    头目眼皮都不抬:“不着急,让他们等着好了。尿检结果还没出来呢。如果是吸毒,我看除了要罚款,还得送拘留所。”</p>

    那警察接着出去了,头目继续抽烟,继续冷笑着看我,一会儿,他靠在墙打起了盹。</p>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快接近午的时候,又有警察进来汇报:“这男的单位的人来了,来了两个,一男一女,说一个是星海传媒集团的纪委记,一个是总裁助理!”</p>

    我一听,乱了,季记和秋桐来了,一定是孙东凯派来的。</p>

    我的头皮开始发麻。</p>

    头目听了,说:“让他们继续等,等尿检结果,在哈尔滨我们说了算,多大的官也不行。”</p>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那名警察又进来了,汇报说尿检结果出来了。</p>

    头目来了精神,接着出去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