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001章 若即若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在两位美女的陪同下,我们游览地十分尽兴。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们离开了太阳岛,回到了酒店。</p>

    在整个下午的游览,王非和樊冰冰两位美女行为举止都很得体,神态亲昵而不做作,动作亲密而不出格,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暧昧却又不低俗的感觉。</p>

    我不否认,这样的美女这样的若即若离是对男人很有吸引力的。</p>

    但我除外,我没有被打动。</p>

    而曹腾似乎也保持着很正常的神态,对美女没有流露出任何非分之想的神情。</p>

    这家伙倒也淡定,把持得住。</p>

    在我们游览的过程,不时有游人回顾我们,似乎他们都以为我们是两队情侣,不少男人和女人的目光里都流露出羡慕的眼神。</p>

    这让我觉得有些不爽不自在。</p>

    美女虽然美,但不是我们的,我们和她们是客户关系甚至朋友都还不是。</p>

    在游览,她们绝口不提任何业务的事,我有几次想询问下她们公司的情况,都被她们巧妙用其他话题地岔开了,似乎她们下午的任务是陪我们游玩,其他业务的事老板会和我们谈。</p>

    我甚至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她们好像并不了解自己单位的情况。</p>

    但这念头随即又消失了,我觉得自己想得太多,觉得她们的任务是陪我们游玩,所以不愿意多谈单位的事。</p>

    晚,在香格里拉酒店豪华的包间里,对方举办了一场规格很高的欢迎宴会,出席晚宴的除了老板和王非樊冰冰,还有他们的三个副总以及办公室主任。</p>

    酒菜很丰盛,喝的是高度白酒。</p>

    主人很热情,轮番敬酒。</p>

    王非和樊冰冰分别坐在我和曹腾身边,不时给我们夹菜倒酒倒水点烟,神态很亲昵。这二位似乎酒量还不小,每个人都单独和我们喝了6杯酒。</p>

    北方人能喝酒,在他们的轮番轰炸下,我和曹腾都有些不胜酒力了。</p>

    酒场间,主人依旧不谈业务,只是盛情喝酒。</p>

    王非和樊冰冰似乎今晚的任务是照顾我和曹腾吃好喝好,只和我们交谈喝酒,和其他人并不多言,似乎她们和除了老板的那几位不熟悉似的。</p>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主人终于开始饭,此时我的酒量基本到顶了,头晕乎乎的。</p>

    酒足饭饱,大家散席,送走老板一行人,我去了趟卫生间,曹腾先回房间了。</p>

    等我摇摇晃晃从卫生间出来,看到王非正站在门口。</p>

    “哎——王总,你怎么还没走呢?”我喷着酒气。</p>

    王非莞尔一笑,脸色红扑扑的,似乎她也有些酒意,两眼脉脉地看着我:“易总,老板怕你喝多了回去不房间,让我留下来送你回去呢!”</p>

    说着,王非自然地过来搀住我的胳膊。</p>

    我忙脱开,说:“谢谢王总好意,不过,不用了,我能回去的!王总可以先回去了!”</p>

    我此时虽然醉意很大,但是头脑还是清醒的。</p>

    说这话的时候,我不敢看王非的眼睛,我不能否认她此时的目光有些勾人。</p>

    王非笑起来:“不行啊,易总,老板吩咐要我一定要送你回房间去的,我不敢不听老板的话的!走吧,易总,不要客气了!”</p>

    我听王非这话,也不说话了,径自往房间去。</p>

    路,王非的身体不时有意无意和我的身体触碰着,我的心跳有些加速,又暗暗提醒着自己不可造次。</p>

    到了我房间门口,我站住,看看隔壁曹腾的房间,房门紧闭。他喝了不少,估计已经睡了。</p>

    我摸出房卡,刚要开门,又停住,看着王非:“王总,我到房间了,要休息了,谢谢你,你回去吧!”</p>

    王非的目光微微闪动着,神情有些楚楚,柔柔地说:“易总,出差在外,自己一个人很寂寞的,不想请我进去坐坐吗?”</p>

    此话的暗示再明显不过,我的心不由猛跳了下,忙说:“不了,我累了,要睡觉了!你今天也很累了,还是早回去休息吧!对了,回去代我谢谢你们老板。”</p>

    这年头,企业用美女招待官方的人员并不鲜见,不足为。</p>

    王非微笑了下,点点头:“那好吧,易总早休息!”</p>

    我点点头,然后开门进去,又冲王非点点头友好地笑了下,接着关了门。</p>

    我不由浑身有些燥热,接着洗澡,洗完澡,穿着睡衣往床一趟,关灯,酒意来,立刻睡了过去。</p>

    不知睡了多久,我渴醒了,嗓子里像是要冒烟。</p>

    忽然觉得身体旁有东西,我摸索着打开灯,立刻吓了一跳。</p>

    我靠,在我的大床,在我身边,一左一右躺着两个赤身果体的女人,一个是王非,一个是樊冰冰,她们此时正在熟睡。</p>

    我吓坏了,却又忍不住去看了她们几眼,操,都是光光的,皮肤如此雪白如此嫩滑,身材如此好,凸凹有致,甚至,我都能看到她们下部迷人的黑丛林。</p>

    我不敢再看她们的身体,我怕再看一眼会把持不住自己的本能**。</p>

    怎么回事?她们是怎么进来的?我和她们做什么了吗?</p>

    我闭眼,想了想,我没记得和她们做任何事,是的,绝对没有,我的睡衣还穿的好好的呢,虽然我里面是赤果果的。</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安定下来,忙起身用被子把她们的身体盖起来。</p>

    她们接着醒了,看着我,都吃吃地笑起来。</p>

    此时她们的脸满含春情,眼里充满迷人的风情,白天那些矜持和高雅都不见了,似乎到了床她们女人的本性暴露出来了。</p>

    “易总,你醒了。来呀,今晚我们姊妹俩一起伺候你。”王非暧昧地说。</p>

    “你们怎么进来的?”我说。</p>

    “这房间的门卡是两张,我们还有另一张啊。”樊冰冰笑着说,伸出嫩藕一般的胳膊向我招手:“易总,来吧,今晚保证让易总满意。不要辜负了我们老板的一番好意哦。”</p>

    “谢谢你们老板的好意,不过,不需要!”我说:“你们俩快起来穿好衣服,不要这样,这样不好,赶紧走!”</p>

    她们又吃吃地笑起来,互相看了一眼,脸带着意外的神色,王非接着说:“可是,我们老板说。易总是有这个爱好的啊,说易总喜欢模特美女啊。怎么?”</p>

    我一愣,操,这老板和我以前从不认识,他怎么知道我有这爱好,纯粹是胡扯,看来,这老板是从男人的习惯出发,以为所有的男人都喜欢模特美女的。</p>

    我忙说:“我没这爱好,你们老板搞错了,我从没这爱好的!抓紧起来穿衣服!”</p>

    她们又互相看了一眼,没有穿衣服,却将被子又拉开,又露出自己的身体,带着挑逗的目光看着我。</p>

    “易总,我们美吗?今晚,我们都是你的,不要客气了。过来呀——”王非甜甜地说:“能和易总这样风流倜傥的美男子一起共度**,即使没有老板的吩咐,我们也是十分乐意的。”</p>

    “住嘴,不要说了,快穿衣服!”我有些生气了,扭过头,伸手将衣服扔给她们。</p>

    樊冰冰微微一怔,接着说:“你们俩真怪啊,曹总是柳下惠,你也是。我去曹总的房间被他拒绝了,想不到你也是。真是怪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两个男人。”</p>

    一听这话我明白了,老板是分别安排她俩陪我们的,但是曹腾拒绝了。</p>

    我靠,曹腾都能拒绝,我还有什么话说呢。</p>

    “少废话,快穿衣服吧!不然我真生气了!”我说。</p>

    “这么晚了,我们到哪里去睡啊?要不,我们在这里睡到天亮再走吧!这个时候回去,要是被老板知道了,我们会挨骂的!”王非说,带着恳求的口气。</p>

    樊冰冰也带着同样的目光看着我,似乎她们有难言之隐,似乎不在这里睡到天亮无法给老板交代。</p>

    公关部啊,原来是这功能。这老板可真会来事,操!</p>

    我不由分说又拒绝了。</p>

    两人互相看了看,王非无奈地说:“好吧,那我们走吧,不过,说真的,易总,我们还是是很佩服你和曹总的,你们的意志真坚定,坐怀不乱哦。”</p>

    我看到王非的眼里带着敬佩的目光,樊冰冰也是。</p>

    我略微松了口气。</p>

    在这时,房门突然呼地被打开了,几个警察快速冲了进来,手里还都拿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我。</p>

    我一下子愣住了,我靠,怎么突然来了带枪的警察,这又是怎么回事?</p>

    还没来得及穿衣服正赤身果体的王非和樊冰冰看到警察,也顿时花容失色。</p>

    一名警察用枪指着我,大喝一声:“转过身,双手抱头,蹲下!”</p>

    我依言照做。</p>

    “你们两个穿衣服!”警察又命令那王非和樊冰冰。</p>

    我此时心里叫苦不迭,麻痹的,怎么突然来了警察,看这架势,好像不是例行检查,是有目的的突袭。看这阵势,好像不是专门来抓嫖娼的,好像是来打黑的。</p>

    “搜,各处都看看,包括卫生间和抽水马桶的水箱。”那名警察又吩咐,似乎他是带队的笑头目。</p>

    王非和樊冰冰穿衣服,也抱头蹲在地,几名警察在房间里翻腾起来。</p>

    半天之后,纷纷想头目汇报:“没有找到。”</p>

    我不由有些困惑,这些警察来这里找什么的?</p>

    这时,小头目过来用枪把敲了敲我的脑袋:“你,起来——”</p>

    我站起来看着他。</p>

    “东西呢?”头目看着我发问。</p>

    “什么东西?”我莫名其妙。</p>

    “少废话,什么东西你知道!”头目不耐烦地说。</p>

    “没废话,我不知道!”我说。</p>

    头目看了看我,然后说:“穿衣服——”</p>

    我忙穿衣服,头目接着又问王非和樊冰冰:“东西呢?”</p>

    “什么东西啊,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王非和樊冰冰忙说。</p>

    “看来似乎早有串通啊。看来不吃点苦头是不会说实话了!”头目又看了看房间,然后看我穿好衣服,命令道:“跟我们走——你们涉嫌吸毒和聚众**,跟我们到所里去问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