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99章 官场的斗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关云飞带着赞赏的表情看着秋桐:“秋桐的思路很明晰啊,每一个步骤都想到了,连运营都提前考虑了。 ”</p>

    孙东凯也点点头:“秋总说的不错。”</p>

    秋桐笑着说:“领导安排的政治任务,不敢懈怠啊。总要做的不出任何偏差才好。易总做事是很认真负责的,我会尽心靠的,请领导放心。”</p>

    关云飞带着赞扬的目光看着秋桐,孙东凯似乎也对秋桐的表态很满意。</p>

    秋桐接着对孙东凯说:“孙记,其实我们把这个项目操作好了,不但能完成级交办的政治任务,而且,还能收回那些投资,甚至,还能获利!”</p>

    “哦。”孙东凯眼神一亮,看着秋桐:“怎么个操作法?”</p>

    关云飞也饶有兴趣地看着秋桐。</p>

    秋桐看了我一眼,笑了下,然后看着关云飞和孙东凯:“这个具体如何操作,我其实也没想出什么好点子,只是有这样的想法。不知易总是否有成熟的考虑。”</p>

    我其实这会儿也在考虑这事,听秋桐这么一说,知道她心里其实是有思路的,但是她故意不说,把这个在领导面前展现的机会留给我。</p>

    我明白秋桐的良苦用心,心里不由一热。</p>

    我此时脑子里已经有成熟的思路了,于是说:“既然报亭设立后归我们集团管理,集团又确定归我们发行公司管理,那么,我想,可以如此操作运营模式,这模式其实很简单,不但可以收回集团投资,还可以赚一笔小财。”</p>

    “说说!”关云飞和孙东凯都看着我。</p>

    我说:“我先提个要求,运营好之后,操作成功之后,我把集团的投资全部返还,但是额外赚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今后,要放在发行公司的账户,归发行公司支配!不知领导是否答应?”</p>

    关云飞笑了,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也笑了:“你个小家伙,和我讨价还价了,行,只要你把我的投资返回,其他的都归发行公司,我会和财务安排的!”</p>

    我说:“既然领导如此表态,那好了,操作非常简单,那是面向社会公开拍卖经营权,报亭的所有权归公司,公司负责监督管理运营事务,经营权对标的经营户。</p>

    每个报亭投资在7万左右,我们可以一次性拍卖三年的经营权,每年3万,三年是9万,300个报亭最低能获利2700万,除去2000万的投资,还有600多万的盈余。</p>

    三年到期后,还可以继续拍卖,又能得到一笔客观的收入。当然,三年后的收入,我不要求归发行了,这笔资金太大,我怕烫手,还是缴集团的好。”</p>

    “好!”关云飞龙颜大悦,点点头:“这小子有思路,有办法,是个很不错的经营管理者!这办法好!”</p>

    孙东凯也松了口气,笑着点头:“不错,很好!”</p>

    秋桐转了转眼珠,接着问我:“易总,3万这个价格,你觉得能拍卖出去吗?有人愿意来拍吗?”</p>

    关云飞和孙东凯又看着我。</p>

    我胸有成竹地说,”我说的三万是均价,好位置4万5万也不止,偏僻点的位置,可能会2万多,甚至1万行,每个报亭的具体拍卖价都是不同的,这都需要根据位置来给出合理的底价。</p>

    “我早做过零售市场市场调查,正常位置的报亭,单只出售报纸和杂志,每年的收入不会低于6万元,加出售电话卡电话充值代办广告等业务的开展,每年收入不会低于9万元,除去投资的三万,每年还会有6万的利润,平均到每个月是5000,这个数字,是很多人会愿意做的,很多退休的人员,都乐于搞这个的。所以,按照这个价格拍卖是不成问题的。”</p>

    大家都点点头。</p>

    秋桐笑了,笑得很欣慰。</p>

    关云飞一拍巴掌:“好哇,易总借助这次创城还壮大发展了公司的实力啊,你可是真会借东风。东凯,这回你该放心了吧,接受这个任务,不但你没有任何损失,反而还收获颇多。”</p>

    孙东凯呵呵笑着:“小易的思路来的很快,想法非常好!”</p>

    关云飞点点头:“嗯,这小子是块好材料,你手下有这样一个善于经营的管理者,是你的福气!”</p>

    孙东凯说:“应该说是关部长的福气啊!我有福气,关部长有福气!”</p>

    关云飞哈哈大笑起来,接着说:“好,那这事这么定了,此事由小易全盘负责,小易操作不了的给秋桐汇报,秋桐决策不了的给东凯说,东凯协调不动的,找我,创城是首要的政治任务,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p>

    市委记说了,任何人任何部门都不得找麻烦,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决克服,不能讲任何困难,不能提任何条件,不能找任何借口,一切条条框框都要为创城让路,当前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创城开开展,各位都是党员,都是干部,大道理我不多讲了,自己心里都提高认识行,心里都要有数!”</p>

    大家都点点头。</p>

    关云飞此时似乎精神状态很好,似乎白老三之死老李夫妇出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似乎他之前没有操作过任何想借助白老三来搞掉雷正的想法,似乎这次他没有实现自己搞掉雷正的图谋对他没有任何情绪的影响。</p>

    他可以做出如无其事的样子,但是我心里却在想,他一定会很恼怒懊丧,一定会时刻在防备着雷正对他的突然出击。</p>

    他现在似乎在孙东凯面前缓和了之前一直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虽然那气势是谈笑间的,但足以让明白人心惊。</p>

    我不知道关云飞此时是想退缩防守还是在策划着新的一轮进攻。</p>

    官场的斗争,似乎从来都是无休止的,似乎都是不到你死我活不罢休的。</p>

    看着关云飞,我不由想起了老李,曾经在星海官场叱咤风云的公安局长老李,在雷正的一步步操作下,先是丢了局长和副市长的位置,现在又被从政协副主席的位置拿下,彻底失掉了地位和尊严,成了阶下囚,等待他的不知是多少年的牢狱生活,甚至,他的后半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p>

    其实对老李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混到这个位置,坐不坐牢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失掉了往日的荣耀和光环,失掉了昔日的尊严和地位,从万人敬仰的高官到万人鄙弃的罪犯,这种巨大的落差带来的打击才是致命的。现在正春风得意的关云飞雷正孙东凯诸人,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的?</p>

    从孙东凯哪里出来,秋桐接着召集我苏定国曹腾和云朵开会,落实此事。</p>

    苏定国是经管办主任,此事少不了他。</p>

    在秋桐办公室,秋桐把任务讲了一遍,强调了领导的重视,强调了任务的重要性。然后开始具体分工落实。</p>

    “易总,这个任务的全盘由发行公司负责,按照刚才给关部长和孙记汇报的落实步骤,你们公司内部的分工,你来落实吧!”秋桐说。</p>

    我点点头,说:“这样,这三百个报亭的落地任务,工作量大,任务重,时间紧迫,秋桐分管,我直接抓,曹总和云总也全部靠,第一项工作,联系报亭卖家,这项工作由曹总负责,联系好之后要亲自去考察。”</p>

    曹腾点点头。</p>

    我接着说:“市区内要确定三百个报亭的安放点,地点要合适,要科学,既要考虑城管因素,还要考虑以后经营起来更吸引顾客,这项工作由云总负责,一周内要全部确定好位置,然后报城管批准,不合适的抓紧再调整。”</p>

    云朵点点头:“好!”</p>

    我继续说:“报亭的经营问题,这项工作我来负责。同时,曹总和云总的工作进度,也及时向我汇报。所有的步骤,明天开始启动。”</p>

    曹腾和云朵又点头答应着。</p>

    秋桐点了点头,对我的部署表示满意,然后对苏定国说:“苏主任,这项工作要牵扯到集团的一些部门,还有市里的一些部委办局,经管办要做好协调服务工作,发行公司打来的报告,要及时审批汇报,不得耽搁,经管办还要及时和集团财务搞好沟通,确保资金及时到位。”</p>

    苏定国忙点头:“没问题,一定配合好!”</p>

    秋桐又强调了一些细节问题,然后大家散会。</p>

    三天之后,曹腾到我办公室汇报,说他联系了好几家可以生产钢结构报亭的厂家,最后选了一家规模较大的,信誉也较好的,而且距离也没出东三省,在哈尔滨。</p>

    “行,那你去考察下吧!”我说。</p>

    曹腾转了转眼珠:“易总,这可是一个大采购项目,我怕考察不准耽误了事情,要不,你和我一起去考察吧?”</p>

    我看着曹腾一副诚恳的表情紧紧盯住我,想了想,点点头:“行,我和你一起去!”</p>

    曹腾轻轻舒了一口气。</p>

    看着曹腾的表情,我心里略微感觉似乎有些不大对头,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合适。</p>

    或许是我想多了。</p>

    那年,哈尔滨到星海的高铁还没有开通,刚刚开工,为了不耽误时间,我们决定坐飞机去。</p>

    这样,我和曹腾兄第一次一起去外地出差。</p>

    此去,不知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p>

    我和曹腾坐的是头等舱。</p>

    飞机起飞后,我对曹腾说:“头等舱太奢侈了,我们该坐经济舱的。”</p>

    曹腾说:“反正是出公差,公家报销,又不用化自己的钱。”</p>

    我说:“我们俩这级别,出公差是没有资格坐头等舱的,什么级别享受什么待遇,集团专门有这方面的规定。回去报销,我看首先财务审核那一关过不去,还有,集团刚来的季记正在雷厉风行抓内部作风建设,新官任三把火,我可不想头一把火先烧到我们头。早知道你买的是头等舱,我阻止你了。”</p>

    曹腾笑笑说:“机票不是我买的,是办公室的人去买的,云总安排的。”</p>

    我一愣神,我靠,曹腾轻松一句话把自己的责任推干净了。</p>

    曹腾接着说:“他们买完机票后,我问他们了,为什么不买经济舱。他们回答说经济舱的票都卖光了,还剩下两张商务舱的,不买的话,要改天再飞了。”</p>

    曹腾的回答似乎无懈可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