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96章 去向不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又想到皇者刚才说的白老三一部分资金去向不明的事情,我心里又不由有些发紧,这会不会是和冬儿有关呢?冬儿到伍德那里做事,不管是伍德胁迫的还是冬儿自愿的,是不是也和这笔资金有关呢?冬儿难道想到伍德那里借机弄到更多白老三的资产?</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些胆颤,如果真的是这样,冬儿胆子也太大了,胃口也太大了,这是十分冒险十分危险的事情,伍德可不是白老三那个脓包,一旦冬儿露出任何破绽,那都会要了她的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不由十分担心冬儿的安全。</p>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以为是的猜测,我无法能完全确定任何猜想。</p>

    想到今后我要独自面对伍德皇者阿来和保镖这几个臣武将,还有伍德背后的大佬雷正,我不由压力倍增,没有皇者的使命感,却有自己隐隐的焦虑和不安。</p>

    看着外面璀璨的城市灯火,又看看春夜的天空里闪烁的繁星,想着此刻的自己,想着自己这2年来走过的路,想着身边的那些事,那些人,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很寂寞很迷惘很忧郁。</p>

    正在寂寞的世界里味孤独,海珠喊我吃饭。</p>

    我回过神,晃晃脑袋,定定神,进了餐厅,海珠弄好了螃蟹,我们一起吃起来。</p>

    边吃海珠边说:“哥,今天我听说了一件事,觉得很怪!”</p>

    “什么事?”我说。</p>

    “是关于孔昆的!”海珠说。</p>

    “关于孔昆的?”我不由有些留神,看着海珠:“什么事?她怎么了?”</p>

    海珠说:“我听公司里的人说,孔昆和他男朋友分手了!”</p>

    我一听,不由笑了:“不是谈朋友分手吗?这有什么好怪的?”</p>

    海珠说:“可是,据说不是他男朋友提出分手的,而是孔昆自己提出来的!”</p>

    “哦。”我看着海珠。</p>

    海珠又说:“当初据孔昆说,她是为了爱情才不远千里来到星海的,能舍弃在青岛的工作为了一个男人跑到星海,这说明孔昆对他男朋友是感情很深的,不然不会有如此举动,但是分手却又是她主动提出的,你说怪不怪?早知道要分手,当初又何必那样呢?”</p>

    我想了想:“或许,当初她来的时候和他男朋友感情很好,觉得对方很完美,很值得她付出,所以她来了,来了之后呢,渐渐发现了对方的很多缺点,又没有感情了。这样的解释是合理的,还是不应该觉得怪!”</p>

    海珠说:“根据我对孔昆目前做事风格的了解,她似乎不应该是一个做事如此冲动欠考虑的人。”</p>

    我说:“你的了解?你会观察人?你懂个屁!”</p>

    海珠笑了下,又说:“还有更怪的!”</p>

    “什么?”我漫不经心地边吃边说。</p>

    “我是从第三者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知道后,我想安慰安慰孔昆,可是,当我和她提起这事的时候,她似乎神情有些紧张,断然否认了这个事情,说是子虚乌有的事,根本没有。”海珠说:“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挺尴尬的。”</p>

    “哦。”我不由皱了皱眉头,看着海珠说:“或许你听到的是流言蜚语,人家根本好好的,根本没那回事,你看你,做事是毛嫩吧,听到风是雨,结果弄得自己下不来台。”</p>

    海珠也皱了皱眉头:“可是,她神情为何要紧张呢?紧张干吗?”</p>

    海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想不通了,沉思片刻,对海珠说:“阿珠,我问你,孔昆这个人,到目前为止,你对她有什么综合的印象?”</p>

    海珠想了想:“这个人,性格直爽,讲话直快,做事利索,为人耿直,和同事关系处的非常好,公司里下下都喜欢她,做业务那是没得说,对自己分管的这一块十分尽职尽责,工作热情很高,业绩也很突出。”</p>

    “嗯。”我点点头:“她对你怎么样?”</p>

    海珠说:“对我很好啊,很尊敬很尊重,工作的大事小事都和我商议,经常找我汇报,从不擅自做主,工作之外,和我也很融洽,经常和我谈一些女人的私事,对了,还经常时不时在我面前提起你,一提起你,她掩饰不住自己对你的赞赏,掩饰不住对我的羡慕,当然,那羡慕里,我似乎还隐隐感觉有些嫉妒。”</p>

    “哦。嫉妒。”我说。</p>

    海珠接着笑了,说:“不过,这很正常,我周围的女人,有几个不羡慕妒忌我的,我有你那么好的男人,谁看了都眼热啊,只是其他人不表现出来而已。这是女人的本性。要是我换了是她,我也会羡慕妒忌恨的。谁让我的男人那么优秀呢。哈。”</p>

    我没有笑,低头看着桌面,半天没有说话。</p>

    海珠看着我说:“怎么了?”</p>

    我抬头看着海珠:“阿珠,我告诉你一句话,以后你和孔昆,工作该怎么样还是怎么,工作之外,也可以谈心聊天,但是,不要和她说过于**的话,即使她告诉你她自己的高度**,你也不要对等回报谈自己的**,特别是和我之间的事情。”</p>

    海珠说:“为什么?”</p>

    我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说这话并不是说孔昆是个什么样不好的人,只是,我们和孔昆认识接触时间都不长,对她的过去都不了解,仅仅凭这么一段时间的接触,是不可能深入认识了解一个人的,所以,和她之间的私人交往,还是保持距离的好,不要什么掏心窝子的话都倒给人家。”</p>

    海珠看着我,没有说话。</p>

    我又说:“有句话说得好,常常出卖你背叛你的人,是你身边最信任最知己的人!”</p>

    海珠微微半张嘴巴:“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孔昆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p>

    我说:“或许我这话说的有些过度,或许是我神经过敏,或许孔昆真的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对一个知己不甚了解的人,还是多几分防备为好,不要把什么人都当做亲人和朋友,不要什么话都和人家说。当然,我希望孔昆能是我们的好朋友,真正意义的好朋友。”</p>

    海珠笑了:“我看你真的是神经过敏了,你以为我交往的人都和你交往的那些人那样啊,我和孔昆是同事是是下级关系,她没有你想像得到那么复杂,你显然是多心了。你显然是混黑道久了,被你周围的那些人坑多了,变得十分敏感了。孔昆是个做旅游的女孩子,哪里有那么多心计。”</p>

    我也笑了:“但愿我是多心了,呵呵。”</p>

    海珠这么一说,我此时还真的觉得自己有些思虑过度,或许海珠的话是对的,我身处尔虞我诈的角斗场太久,过于敏感了,或许我真的是对孔昆有些多虑了,虽然我心里依然对她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隐隐的忧患意识。其实想一想,孔昆这女孩倒也表现地不错,起码在我面前表现地很好,看起来的确不复杂没有心机,看起来的确是个简单而热情的人。</p>

    我不由真的怀疑自己是神经质了。</p>

    海珠接着说:“对了,那天孔昆和我说过这样一段话。”</p>

    “什么话?”我说。</p>

    海珠说:“孔昆说,最卑贱不过是感情,最凉不过是人心。”</p>

    听到这话,我的心不由一跳,看着海珠。</p>

    海珠接着说:“我为孔昆此话是何意,她说,不要对一个人太好,因为你终于有一天会发现,对一个人好,时间久了,那个人会把这一切看作是理所应当。很多人不是不够好,而是对别人太好,却不知你越对别人好,在他眼里越没价值。其实本来是可以蠢到不计代价不顾回报的,但现实总是让人寒心。”</p>

    我一时想不懂孔昆对海珠说这话是何用意,看着海珠说:“你怎么认为她的话?”</p>

    海珠笑了:“我当然是不赞同的,起码这段话在我们俩之间是不适用的,我可是想全心全意对你好,我知道,我对你越好,我在你心里越有价值,孔昆的观点实在是有些过于偏颇了。”</p>

    “她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么一段话?”我说。</p>

    “这我不知道了,闲聊,什么话都可以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海珠说。</p>

    我没有再说话,沉思起来。</p>

    晚,和海珠做了一次,结束后,海珠边清理战场边又照例赞扬了我的一番威猛。</p>

    我没有说话,木呆呆地躺在那里,木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心里突然涌起一个想法,似乎,我和海珠的做那事,已经成了一个程序,成了一个任务,成了一个义务。</p>

    这个想法让我的大脑里涌出一阵惊惧。</p>

    为何美妙的**会成为程序任务和义务呢?这是多么一件可怕的事情!</p>

    我的大脑继续惊惧着,胆颤着。</p>

    我的心里同时又涌起一阵对海珠的歉疚和愧意。海珠要是知道我此刻脑子里的想法,该是多么伤心。</p>

    我不由狠狠地自责着自己,我觉得自己是个混蛋。</p>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男人在和自己的女人做那事的时候会脑子里想着别的女人,借助别的女人来完成和自己女人的**活动,不知道这些男人是否会对自己的女人有愧疚之感。</p>

    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女人在和自己的男人做那事的时候会把自己的男人幻觉为别的男人来让自己达到**,不知道这些女人心里是否也会有愧疚?</p>

    这样的男人和女人,或许很多。</p>

    海珠回到我身边,躺在我怀里,说:“哎——小弟弟好辛苦啊。大哥哥也辛苦。”</p>

    我在黑暗里无声地笑了一下。</p>

    海珠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p>

    我拥着海珠温热娇嫩的身体,毫无困意,大大的眼睛看着黑暗,似乎要看穿这没有尽头的黑夜。</p>

    蓦地,我又想起了秋桐,心里突然针刺般地疼痛,这种疼痛似乎要将我的心扎透。</p>

    第二天午,我接到四哥的手机短信:昨天晚,曹丽和曹腾一起去了皇冠大酒店吃饭。</p>

    我回复四哥:“谁请客的?”</p>

    四哥回复:“不知道!”</p>

    皇冠大酒店是伍德的老巢,曹丽和曹腾一起去了那里,什么意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