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94章 冬儿的坚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可是,你愿意走吗?你舍得离开星海吗?你舍得离开你的官场吗?我留在星海,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我的我们的爱情?当然,我知道你希望我走的远远的,离开你的视线,眼不见不烦,我知道你是烦我的,因为我老是搅你的好事。 </p>

    但是我告诉你,我冬儿做事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你是我的是我的,谁也得不到,不管你现在和谁在一起,你终归只能是我的。正好我现在在伍德那里可以赚更多的钱,为我们的未来打下更加结实的基础,还有,我还可以在这里守着你,我要让你明白,除了我,你谁都不可以!”</p>

    冬儿的话让我无语,沉默了片刻,我说:“冬儿,我理解你对我的情感,我很感动,也很感谢你,可是,真的,我现在别无选择,我只能也必须要和海珠在一起,我们,是不可能的了,我们的过去,只能成为过去。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过的好好的,我希望你能有幸福快乐的生活,我希望你能有属于自己的情感归宿!”</p>

    “情感归宿?幸福快乐?平平安安?”冬儿冷笑一声:“我的情感归宿是你,我的幸福快乐平平安安在你身,你还想什么?告诉你,不管你信不信,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p>

    我苦笑一下:“冬儿,我真的不想再伤害你,也不想刺激你。我的未来不需要那么多钱,你的未来也不需要,你现在手里的钱也不少了,足够你生活一辈子,钱多少算多,够用行,我实在不想让你跟着伍德去做事,即使伍德想要你去,你完全也可以找到借口和理由离开他那里的。实在不行,我可以找人帮你做一个身份证,改名换姓,办理另一个户口,你完全可以让伍德找不到你,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p>

    冬儿笑了下:“看不出,你还长能耐了,知道弄第二套户口来分身了。不错,你的想法的确是很好,但是,你。你根本了解我的心思,你跟本不懂我的心。”</p>

    冬儿笑得有些凄冷,声音有些憋屈和幽怨。</p>

    我一时没有听懂冬儿的话。</p>

    冬儿接着说:“还有,或许你跟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环境里,你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面临的危险!”</p>

    我说:“或许我没有具体看到我面临的处境,没有看到什么危险,但是,我心里是有数的,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去面对!”</p>

    “你心里有数?我看你根本是个糊涂虫!”冬儿又是一声冷笑:“李顺跑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盯着李顺的那些产业,有多少人在盯着你,李顺他爹妈进去,和李顺是有极大的关系的,现在进去的是李顺他爹妈,下一个进去的说不定是你!</p>

    伍德主动向你伸出橄榄枝,你为什么不答应他?跟着伍德干有什么不好,起码跟着李顺强多了,李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难道为了你所谓的江湖义气所以你不背叛他?只要你跟了伍德,你完全可以彻底摆脱目前的隐患,完全可以处在一个安全稳定的环境里,这有什么不好?”</p>

    我说:“有些事,你不懂!”</p>

    “我不懂?你懂?”冬儿赌气地说:“我看,如果你不是为了李顺,是为了那个秋桐。对,一定是为了你的那个女司秋桐,你是担心背叛了李顺无法向秋桐交代,你心里其实很在乎那个秋桐,是不是?”</p>

    冬儿似乎猛然醒悟过来,目光直直地看着我。</p>

    我的心猛地一跳,强自镇静,说:“你想得实在是太多了,我只是不愿意跟伍德这样的人同流合污,我不愿意快要脱离一个黑道的时候再加入另一个黑道,伍德表面看是红色商人,其实是不折不扣的黑道,只是隐藏的很深而已。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也不愿意让你去伍德那里。”</p>

    冬儿说:“你这话似乎是在强词夺理,不愿意跟伍德同流合污,那你干嘛跟李顺同流合污,李顺不是彻彻底底的黑道?你快要脱离黑道?你以为李顺跑了你能顺顺当当脱离黑道了?李顺还没死,只要他一天不死,你脱离不了,甚至会越陷越深,你不愿意让我去伍德那里,可以啊,那你也走啊,我们一起走啊,你干嘛非要不离开星海,干嘛非要留恋那个破官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p>

    为了权,为了钱?我看未必,我看你是留恋那个秋桐吧?恐怕海珠只是你的一个摆设吧,你心里根本是不愿意离开秋桐,你之所以想紧紧跟着李顺不愿意跟伍德合作,是想讨好秋桐,想等有一天李顺死了你好取而代之得到秋桐,你心里明白李顺是活不长的,是不是?”</p>

    我看着冬儿:“冬儿,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p>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冬儿留给我的那封信,还有那房产证和银行卡,心里不由一阵冲动,脱口而出:“冬儿,我——”</p>

    “你什么?说吧?”冬儿看着我。</p>

    “我那天——”刚说到这里,我的话立刻停住了。因为电梯门突然打开,海珠走了出来。</p>

    看到我和冬儿站在这里,海珠微微一愣,眼里却又闪过一丝宽慰的眼神。</p>

    我明白海珠为何会有宽慰的眼神,那是因为她看到了冬儿,知道冬儿平安无事了。</p>

    但随即,海珠的眼神又有些紧张,还有些发冷,她对冬儿在对门出现和我在一起是非常敏感的。</p>

    海珠一定是加班了,才刚回来。</p>

    我此时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冲动了,我不能告诉冬儿自己看了她密码箱的事,那样会对夏雨不好,而且,对我和冬儿现在的,也未必好。</p>

    冬儿现在跟着伍德做事,我不知道伍德到底会冬儿能有多大程度的信任,伍德可不是白老三,他白老三城府深多了。</p>

    冬儿看着海珠,带着嘲讽的笑:“哟,海大老板下班回来了。这么晚回来,一定是加班了,很辛苦哦。”</p>

    海珠也同样报以讥讽的笑:“是的,自己做点事虽然累但自己说了算心里舒坦,总跟着人家打工赚那点钱看人家脸色舒服啊。”</p>

    冬儿狠狠咬了下嘴唇,瞪了海珠一眼。</p>

    海珠接着看到了我手里的螃蟹,说:“不错,今晚可以打牙祭了,冬儿,你愿意不愿意让我邀请你来一起吃呢?如果你提这个要求,或许我会考虑考虑是否答应的!”</p>

    冬儿冷笑一声:“海珠,你看起来得意地很啊。”</p>

    海珠说:“冬儿,不要这么说,我哪里有你得意啊。整天做贼似的站在门口说话。”</p>

    冬儿说:“我劝你不要得意地太早了,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胜利者。一个看不到潜在危险盲目自大的人,永远是可悲的。”</p>

    冬儿似乎话里有话,似乎暗指秋桐是海珠潜在的对手。</p>

    但海珠似乎没有听出冬儿话里的意思,她淡淡笑了笑:“冬儿,我不想和你斗嘴皮子了,这样会很累的,你累我也累,不是吗?多日没见你,还真想你,知道我为什么想你吗?”</p>

    “请讲——”冬儿说。</p>

    “因为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想早日得到你的祝福!”海珠笑着。</p>

    “哼,什么事?”冬儿斜眼看着海珠。</p>

    “我和易克很快要定亲了,很快要结婚了,最迟到年底,我们会结婚,”海珠说:“是这事,想到你是我们的朋友,想易克一定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所以我想亲口告诉你。我想你一定会祝福我们的吧,我想你心里一定会很高兴的吧。”</p>

    冬儿身体一颤,死死盯住海珠,接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p>

    冬儿笑得我和海珠都有些发愣。</p>

    冬儿笑毕,看着海珠:“海珠,我发现你不仅可悲,而且还很可笑很可怜,你以为靠你那所谓的定亲所谓的结婚能拴住这个男人?你以为那定亲和结婚能让我放弃退缩?悲哀,可怜,那定亲是什么?不过是一场闹剧,那结婚是什么?不过是一张破纸,那张破纸能代表得了什么?</p>

    告诉你,你想拿这个来打击我,失算了,我不在乎,我根本不在乎!别说结婚,算有个孩子,我也同样不在乎,该是我的是我的,你该失去的早晚还会失去。不信我这话,咱们走着瞧!暂且让你自欺欺人得意一番,我看你是执迷不悟死不回头了,我看你是要爬得越高摔得越惨。”</p>

    冬儿一番话让海珠的脸变得难看起来。死死地看着冬儿,半天不说话。</p>

    一会儿,海珠神色又放松了,笑了起来:“冬儿,我不和你斗嘴皮子,我暂且让你嘴皮子占风是。不管怎么样,我不想把你当做敌人,我不想看到你下场很悲惨,此刻看到你,我虽然打心里不喜欢,但却有感到几分欣慰。我说这话不是想讨你的好,也不是向你示弱,我是说的心里话!”</p>

    冬儿眼皮微微一跳,接着说:“我知道你这话里的意思,我先向你说声谢谢,但是,不管你这话是心里话还是在演戏,我都不会领你的人情的,我不需要你为我感到欣慰,我的下场是好是坏,都和你无关!哼——”</p>

    说完,冬儿按了电梯开关,进了电梯,电梯门关。</p>

    海珠深深出了口气,又叹息了一声,看着我:“你不会告诉我你是正巧在这里遇到她的吧?”</p>

    我说:“想听实话还是假话?”</p>

    “实话!”</p>

    “那我是在这里遇到她的,我刚要开门,她正巧要出门!”我说。</p>

    海珠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半天点了点头:“虽然很巧,但看来我不信是不行的,我只有信了!我想了,反正我们要定亲要结婚了,我没有必要在和冬儿在嘴皮子争个高下了,我或许该理解她此时的心情,该得到的我已经得到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p>

    我心里一阵无奈的叹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