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91章 操心太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伍德眼里闪过一丝阴阴的目光,接着笑起来,看着冬儿:“冬儿,辛苦了,刚来我这里让你加班。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冬儿微微一笑:“伍老板客气,吃的是这碗饭,职责所然。”</p>

    听伍德的口气,似乎冬儿今晚是加班了,刚忙完接着过来的。</p>

    伍德接着说:“我今晚在这里请易总来吃饭叙旧的,好久没见易总了,都是老朋友了,正好你们也都是熟人,大家一起热乎热乎。”</p>

    冬儿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对伍德说:“伍老板,这似乎和我没关系吧?早知道他今晚在这里,我不来了。”</p>

    伍德做出微微一怔的神态,接着笑了:“呵呵。冬儿,不要这样嘛,你们以前的事情我略知一二,不管现在怎么样,大家毕竟还是朋友嘛。我刚才你还和易总笑谈,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呢。你现在是我的财务管理高管,易总又是我的老朋友,大家以后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是摈弃前嫌做朋友的好,你说是不是?”</p>

    冬儿微微一笑,举起酒杯看着我:“易总,看在你是伍老板朋友的份,来,我和你喝一杯!既然你是伍老板的朋友,我又是伍老板的下属,希望我们大家以后能做井水不犯河水的朋友。”</p>

    我举杯和冬儿干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冬儿。</p>

    我是故意这么看冬儿的。</p>

    冬儿则接着不看我了。</p>

    伍德看着我和冬儿,脸似笑非笑,眼神显得很莫测。</p>

    看到伍德的眼神,我心里不由暗暗有些隐忧。</p>

    伍德接着说:“易总老弟看来是一个旧情难舍的人,恋旧,重情啊,难得!”</p>

    我做苦笑状。</p>

    伍德接着看着冬儿:“冬儿,有什么话还想和易总说说吗?”</p>

    冬儿接着说:“对于一个无药可救的人来说,对于一个不识时务的人来说,我没什么可说的。”</p>

    伍德呵呵笑了,看着我:“易总,听到冬儿的话没有,冬儿是想挽救你呢,是想通过这话来委婉向你传达某种信息呢。”</p>

    我说:“伍老板委实操心太多了。”</p>

    伍德哈哈笑起来:“好吧,你们俩的事,我不参与不掺和。不过,今后冬儿是我这里的财务高管了,以后你有什么事不方便直接和我说的,也可以通过冬儿转达给我。”</p>

    我说:“似乎,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什么不方便直接和你说的事情!以后,我想也不会有!”</p>

    皇者这时插话:“易总,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了。要学会给自己留条后路。”</p>

    我看了一眼皇者。</p>

    突然感觉皇者似乎也和以前不大一样了。</p>

    以前在白老三和李顺恶斗的时候,他出于自身的某种目的暗地帮过我几次。但是,现在白老三死了李顺跑了,伍德坐收渔利成了最大的获利者。在我和伍德之间,显然是极度不对称的,我甚至和伍德斗的资格都没有,他自然是看的很清楚的。</p>

    在现在的情况下,他今后是不会再帮我的了,他可以帮我对付白老三,但绝对不会帮我对付他的主子伍德。甚至,我又想到他之前帮助我帮助李顺对付白老三,恐怕是在按照伍德的安排行事,实现伍德让他们两败俱伤的最终图谋。现在这个目的终于达到了。</p>

    我对皇者笑了下:“皇者老兄,我这个人向来愚钝,我从来不知何为后路!”</p>

    皇者笑着摇摇头,不说话了。</p>

    阿来这时沉不住气了,也冒出一句:“易克,你这兔崽子怎么这么不识时务?信不信我这废了你!”</p>

    冬儿冷冷地看了一眼阿来,眼里突然闪过一缕杀气,随即消失了,低垂下眼皮,默不作声。</p>

    饶是如此,冬儿眼里的那一缕杀气还是被我扑捉住了,还是让我的心震撼了一下,我从没有见到过冬儿有如此的目光。</p>

    伍德这时神色一变,瞪着阿来:“阿来,不得对易总无礼,今天这个场合,易总是我尊贵的客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易总这样说话?胡闹——”</p>

    伍德一叱喝,阿来不敢做声了,似乎他对伍德的畏惧大大超过对白老三。</p>

    伍德接着对我笑着说:“易总,抱歉,底下人不懂规矩,冲撞冒犯了你,多多包涵。”</p>

    我呵呵一笑:“伍老板说话越来越客气了,我真是受宠若惊啊。不敢当啊。不过,既然伍老板如此对我高看,那我自然是不会说什么的了,打狗还得看主人嘛!”</p>

    阿来一听,脸色憋红了,想发作,看看伍德又没敢,狠狠地瞪着我。</p>

    我冲阿来咧嘴一笑,阿来更加有些羞恼的样子。</p>

    然后伍德看着大家说:“刚才我和易总单独长谈一番,十分投机,找到很多共同语言,今天的酒场十分和谐愉快,易总这个朋友是我交定了,今后大家也要把易总当做朋友,要学会尊敬易总。来,为我们和易总的友谊,为我们大家美好的明天,为我们今后更好的生活,我提议大家共同干一杯!”</p>

    大家一起举杯,伍德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我今晚没有答应他合作的要求他并不生气,似乎他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位朋友。</p>

    伍德越是这样,我心里越不安,他不是白老三,也不是李顺,他的老谋深算不是白老三和李顺能的,甚至,他们俩加起来也不过伍德的一半。</p>

    我当然有自知之明,我更不伍德的能量城府和老谋深算。</p>

    一想到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今后极有可能要成为我的对手,我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但同时却又感到一丝兴奋,似乎我骨子里喜欢强大对手带给我的挑战。</p>

    晚回到宿舍,满身的酒气让海珠又发了半天牢骚。</p>

    我心事满怀,坐在沙发边抽烟边心不在焉听着海珠的埋怨。</p>

    海珠唠叨个不停,我终于烦了,说:“阿珠,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市井小女人了?唠唠叨叨的,你烦不烦啊?”</p>

    海珠一愣,看着我:“你烦我了?”</p>

    我没做声。</p>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海珠又说,坐到我旁边。</p>

    我闷不作声,继续抽烟。</p>

    海珠有些郁闷的样子,一会儿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没女人味?”</p>

    “我没这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忙说。</p>

    我不想没事惹事。</p>

    “嗯,这还差不多。”海珠接着笑了,靠在我身,思忖了片刻,说:“哥,你说,是不是男人都喜欢有女人味的女人?”</p>

    “差不多!”我说。</p>

    “那你说,什么样的女人是有女人味的?”海珠又说。</p>

    我说:“你这样的女人是最有女人味的!”</p>

    海珠笑起来。</p>

    第二天,我和老黎谈起昨晚的酒场,谈起和伍德的一番口活,又顺便介绍了一下伍德的大致情况。</p>

    听我说完,老黎沉默了半天,说:“小克,世的事,很多都是冥冥之注定的!看似偶然的很多事,其实也包含着必然。”</p>

    我不懂老黎这话的意思,看着他。</p>

    老黎微微一笑:“小克,叫爹!”</p>

    我摇摇头:“不叫!”</p>

    “为什么?”</p>

    “不习惯!”</p>

    “是不习惯还是不乐意?”</p>

    “不习惯,也不是十分乐意!”</p>

    “你不能对我撒个谎,说你十分乐意但只是不习惯?”</p>

    “不能!”</p>

    “哼,不孝顺的儿子,一点都不体谅当爹的心情!”</p>

    “告诉我你刚才那段话的意思!”我说。</p>

    “不说!”</p>

    “为什么?”</p>

    “因为你不叫爹!”</p>

    我呵呵笑了:“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怄气?”</p>

    老黎也笑了:“难道你不知道八十老者如顽童?”</p>

    “你不到八十!”</p>

    “我早晚会到!”</p>

    “但你现在不到,所以你不能是顽童,你老老实实告诉我!”</p>

    “儿子要威胁老子了!”老黎一咧嘴。</p>

    “你可以这么认为!”</p>

    “那你是承认我是你爹,你是我儿子了!”老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p>

    绕了半天圈子,被老黎套进去了。</p>

    老黎笑完,说:“好吧,我告诉你。知道白老三为什么要死吗?”</p>

    “因为他作恶多端,是报应!”我说。</p>

    老黎摇摇头:“从某一方面可以这么理解,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他之所以要死,是因为他已经不够资格做你的对手,留着他已经没用了,所以,必须要让他从你的故事里消失。”</p>

    我似懂非懂地笑了下。</p>

    老黎接着说:“知道李顺为什么要亡命天涯吗?”</p>

    “因为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想嫁祸白老三未遂,反而了人家的借刀杀人之计,被通缉了!”我说。</p>

    老黎又摇摇头:“这只是一个原因,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李顺之所以要远走,是要给你腾出空,要给你一个独立施展自己能力的机会。不然,在你的故事里,如何能突出你这位大侠呢?”</p>

    我说:“你这话很滑稽!”</p>

    老黎说:“作为白老三和李顺,他们斗争的方式和形式都是很原始很低级的,基本是武夫莽夫的行为,老是纠缠在他们之间,你的境界也只能停留在这个层次,无法有更进一步的超越。所以,老天安排他们从你眼前消失,所以,给你安排了伍德这样一个重量级对手。”</p>

    我看着老黎,凝神听他说下去。</p>

    “人是要不断成长进步的,是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水平和层次的,在你成长的不同阶段,你会遇到不同的对手,这都是符合逻辑的,这都是造物主的安排。”老黎继续说:“显然,伍德和白老三李顺起来,不是一个级别档次,他是一个有智谋的人,他的智谋甚至还不低,足够你折腾的。</p>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你的对手越强,你进步的越快,你成长地越快,你自身的能力越能得到提高,当然,这其一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这代价是惨痛的。但你要记住一句话,挫折和磨难都是宝贵的财富,是用金钱无法买到的,没有付出,是绝对不会有收获的!”</p>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要想提升自己,必须要去找伍德斗个你死我活?”</p>

    老黎说:“我不鼓励你主动去惹他,大家能平安无事当然好。但是,你不惹他,他会不会惹你呢?会不会你想做自己的事他会认为是妨碍了他的利益呢?会不会他做某些事你会认为必须要加以阻止呢?他要是主动招惹你,你是一味避让呢还是迎头还击呢?”</p>

    我说:“我当然不会一味避让!”</p>

    老黎说:“那你打算如何迎头还击呢?”</p>

    我一时无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