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88章 敬而远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不由又点了点头:“在大难和压力面前,你表现得很坚强,这一点,我不如你!”</p>

    秋桐淡淡笑了下。</p>

    “你现在还恨白老三吗?”秋桐突然问我。</p>

    想起白老三曾经对秋桐海珠小雪四哥的所作所为,我脱口而出:“即使他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他,我一直恨他!”</p>

    秋桐叹息一声:“他已经死了。”</p>

    “死了我也不能消除对他的恨意!”我说。</p>

    “算了,不要再恨他了,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让我们都学会宽恕吧。”秋桐说。</p>

    我没有说话。</p>

    “当然,有些人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对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是敬而远之。”秋桐说:“其实我们周围还有许许多多可以结交的朋友,和值得结交的人在一起,可以借人之智,完善自己。学最好的别人,做最好的自己。”</p>

    听着秋桐的话,我不由点点头:“嗯。你说的对!”</p>

    秋桐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我:“李顺有没有消息?”</p>

    我摇摇头:“自从走了之后,一直没有任何消息!”</p>

    秋桐低垂下眼皮,脸涌出不安和忧虑的神情,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p>

    “小雪一天天在长大,过了暑假要学了!”秋桐自言自语地说:“时间过得真快。”</p>

    我默默地注视着秋桐,不知此时她心里在想什么。</p>

    傍晚,我独自去了海边,坐在老李曾经钓鱼的石凳,看着远处苍凉苍茫的大海,想着自己的心事。</p>

    老李再也不能在这里钓鱼了,他到底没有善终自己的一辈子,下辈子或许要在高墙里度过了。不仅他,还有他老伴。</p>

    人生真的是好无常。</p>

    冬儿今天终于出现了,她还活着,她还是平安的。可是,她现在又去了哪里?她今后要如何打算?</p>

    李顺和老秦一别杳无信息,他们还好吗?他们能够平安到达金三角吗?到了黑道林立劫匪出没的金三角,他们是否能安全自保?</p>

    又想到自己到星海以来的历程,如果自己当初不在鸭绿江游船遇到秋桐,如果自己不流浪到星海,如果自己不认识云朵,如果没有在五星级酒店踩了李顺的脚,如果离开星海的那晚自己不酒醉和云朵发生了关系,如果不在海滩遇到遭遇流氓的秋桐,如果云朵不遭遇车祸,如果张小天不抛弃云朵。或许,我的现在会完全是另一种样子,我会过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p>

    人生有如此多的如果,这些如果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p>

    夜色渐渐降临,周围很安静。</p>

    我的脑子里思绪连连,心事满腹。</p>

    忽然听到背后有停车的声音,回头一看,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马路边停住,接着,车下来两个穿黑色风衣的人,径直向我走来。</p>

    看到他们,我心里一震,倏地站了起来。</p>

    这二位风衣大侠是阿来和保镖。</p>

    消失多日的这二位突然在这里出现在我面前。</p>

    冬儿午刚有了消息,他们俩晚出现了。</p>

    同一天。</p>

    很巧。</p>

    不只是偶然还是巧合。</p>

    他们俩默不作声径直走到我面前。</p>

    站住。</p>

    我看着他们,他们直直地看着我,保镖依旧毫无表情,阿来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冲我龇牙咧嘴无声地笑。</p>

    “二位,好久不见!”我微笑着说。</p>

    保镖依旧不做声,目光沉沉地看着我。</p>

    阿来一咧嘴:“易大侠,易总,多日不见,一向可好?”</p>

    “我很好!”我说:“看样子,你们也不错!”</p>

    “托你的福,我们还活着,而且还活的有滋有味!”阿来又笑起来。</p>

    “你们的老板白老三驾鹤西去了!”我说。</p>

    “是啊。”阿来点点头:“托你的老板送的那只仙鹤玉雕,我们白老板驾鹤西去了!”</p>

    “你们倒没事。是你们俩送白老三驾鹤西去的吧?”我说。</p>

    “我们是没事,送白老板驾鹤西去的好像不是我们,好像听说是李老板,易大侠不知道这事?”阿来装模作样地说,身体得瑟着。</p>

    “我想这事你们我清楚!”我说。</p>

    “未必,说不定你我们要清楚地多!”阿来说。</p>

    “白老三出了事,似乎你们现在很安全,似乎和你们无关!”我说。</p>

    “彼此彼此,李老板不也出了事,不也和你无关吗?看你,活的多逍遥,还有闲心在海边看风景!”阿来说:“老板之间的事,怎么能和我们有关系呢,我们只不过是跟着干活的,我们可都是无辜的哦。”</p>

    显然,阿来保镖既然敢公开露面,说明他们已经确定自己没事了,说明他们或许得到了某种保证或者庇护,摆脱了李顺白老三之事的瓜葛,洗清了自己。</p>

    他们俩是如此,那么,冬儿想必也是如此。</p>

    “我是不是该祝贺你们呢?”我带着讽刺的口吻说。</p>

    “哈哈,互相祝贺,我也该祝贺你啊,李老板都成了杀人犯被通缉了,而你却安然无恙,我们孬好还躲藏了一段时间,今天才算彻底自由没事,而你呢,一直这么大摇大摆地逍遥着,你我们更值得祝贺!”阿来说。</p>

    阿来的话证实了我的某些猜想。</p>

    这会儿,保镖一直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p>

    阿来又说:“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念念不忘的老情人冬儿也没事了,也自由了,你想不想你这位老情人呢?”</p>

    我没有说话,开始揣摩他们俩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意图。</p>

    阿来接着说:“可惜啊,白老板生前那次苦心费力想撮合你和冬儿,想成全你的好事,冬儿那时候看在白老板的面子勉强答应和你和好,只是你不配合,机会丧失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现在白老板走了,没人给你撮合了,没人成全你了,恐怕现在你是想冬儿也白搭了,她是不会再和你和好的了。唉。伙计,我真为你惋惜啊。”</p>

    看来阿来也是和白老三同样的看法,以为我对冬儿不死心而冬儿对我早情断义绝。</p>

    阿来继续说:“看,即使你不配合白老板,李老板也还是被通缉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当初你何必非要不配合呢,现在你是鸡飞蛋打,李老板照样出事,冬儿你还没得到,你这是不识时务啊。自己错过了机会。当然,要是你那次配合,或许白老板未必能死。如此看来,白老板的死也是和你有关系的。换句话说,你是造成白老三死去的原因之一。”</p>

    阿来的话让我心里不由警惕起来,这俩人今天来找我,莫不是想和我算账的,想把白老三之死的帐算在我身?</p>

    我紧紧盯住他们,暗暗运气,防备他们对我发起突然袭击。</p>

    阿来似乎看出我在运气,嘿嘿笑起来:“哥们,别紧张。捣鼓什么呢?运气干嘛?你以为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能跑出我的手掌?别说我们俩,是我自己,想擒住你也是易如反掌。”</p>

    听阿来这么一说,我于是松弛了一下身体,微微一笑:“你们两个人渣,找我何事?”</p>

    听我叫他们人渣,阿来不以为意,保镖倒是翻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似乎人渣这个词刺激了他。</p>

    阿来说:“哥们,白老板死了,李老板被通缉了,两位老大一死一窜,斗了这么久,两败俱伤,我们呢,都是跟着老大混的,各为其主,现在老大不见了,我们又何必非要保持对立呢。我们完全是可以做朋友的吧。老大之间的恩怨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冤家宜解不宜结,对不对?”</p>

    我说:“这是你们俩来这里找我的目的?”</p>

    阿来说:“只能说是附带的目的,不知主要目的!”</p>

    “主要目的是什么,请讲!”我说。</p>

    “主要目的。嘿嘿……”阿来看了看保镖:“这会儿一直是我在说话,该你说了。你告诉易总易大侠吧。”</p>

    我看着保镖。</p>

    保镖缓缓开口了:“请你去做客!”</p>

    “做客?”我一愣。</p>

    保镖点点头,又不说话了。</p>

    “做什么客?”我说。</p>

    保镖闭嘴不言语了。</p>

    阿来这时又忍不住了,对保镖说:“半天不说一句话,说句话还是半截,嗨,还是我来告诉他好了!”</p>

    接着阿来对我说:“这么回事,我们俩奉命来请你去做客!”</p>

    “奉命?奉谁的命?”我说。</p>

    “当然是奉我们老大的命!”阿来说。</p>

    我一听,不由有些心惊,妈的,他们的老大白老三已经死了,他俩奉白老三的命来请我做客,莫非是要请我也驾鹤西去去和白老三作伴?</p>

    我不由又警惕起来,又开始运气,紧紧盯住阿来。</p>

    阿来哈哈笑起来:“哥们,不要紧张,不是奉死去的老大之命来请你,是奉活着的老大之命!”</p>

    “活着的老大?谁?”我说。</p>

    原来阿来和保镖又投靠了新主子。</p>

    “跟我们走吧,到了你知道了!”阿来说。</p>

    “告诉我是谁?”我说。</p>

    “到了你知道了,怎么那么啰嗦。”阿来有些不耐烦:“我们老大可是诚心诚意让我们来请你的,你老弟是聪明人,不要让我们为难,既然老大派我们俩来请你,那意味着你没有别的选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们都是熟人,都是哥们,我不想动手,别逼我哈。”</p>

    我琢磨着。</p>

    “放心,哥们,不会怎么着你的,是请你吃顿饭,何必这么紧张呢?我们老大要是想废了你,我早动手了,还费半天气力和你说这么多?”阿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听阿来说的倒也有理,同时也想去会会他们的新老大,于是点点头:“那好吧,我跟你们去!”</p>

    “哎——这对了,这才是好哥们!”阿来笑了,走过来伸出胳膊搭在我的肩,似乎他是怕我跑了,似乎他怕我突然跑了他们无法挥去复命。</p>

    我既然打算去,没打算跑,拨开阿来的手臂:“少给我勾三搭四的,我既然答应去,一定会去!”</p>

    阿来嘿嘿一笑:“好吧,那我信了你!其实你这个人,别的不好说,诚信还是蛮不错的,我实在是该信任你的!”</p>

    阿来这话似乎指的是我和他之前为了救小雪的那笔500万的交易。我信守对他的承诺给了他500万而且一直守口如瓶没有告诉任何人。</p>

    保镖当然是听不出阿来话里有话的。此事只有我和阿来知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