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85章 乱套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点点头。</p>

    夏季说:“是不可想象,但是国的事,很多都是从不可想象成为现实!”</p>

    夏季的话让我无语了。</p>

    我无法辩驳。</p>

    光我和老秦李顺三个人起码有接近10个身份,还都是正儿八经的户口,人口普查都是算数的,不知道全国还有多少了我李顺和老秦。</p>

    同时,我又想到,冬儿把宁州我的前公司收购回来后,是否也是用了我的真实身份注册的法人呢?是否她也给我另外办了一个户口,我的各种照片她那里是不缺的,依照她的能力和做事风格,她是有可能给我办出另一个身份证的。</p>

    越想越觉得恐惧,这世界太可怕,乱套了。</p>

    照片出来后,夏季拿着离去。</p>

    日子一天天过着,我在不安和隐忧打发着日子,每一天都在难捱度过,似乎时间都过的那么慢。</p>

    这天,老黎约我去喝茶。</p>

    茶馆里很安静,我和老黎面对面坐在那里茶。</p>

    “这短时间你是不是因为李顺他爸妈的事心里一直很不安?”老黎说。</p>

    “是的!”</p>

    “你的不安恐怕不是为了老李两口子,你是为秋桐担心吧?”老黎又说。</p>

    我怔了下,接着点点头:“秋桐是我的领导,我很不愿意她出什么意外!”</p>

    “不用和我那些没用的,我又没问你为何要担心秋桐,我当然知道她是你领导!”老黎顿了顿,接着说:“老李夫妇出事,这是谁也没办法的事,俗话说,不怕贼偷怕贼盯,只要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只要做了违法的事,即使没有李顺这次出事作为导火索,早晚也会出事的,因为他被人家盯了,人家时刻都在想办法揪出他的小辫子,即使不通过李顺,也能通过其他途径,早晚能揪出来。</p>

    再说了,这世界是公平的,是讲究因果报应的,老李当公安局那几年,正值春风得意,目无人,做事有些张扬,得罪的人很多,想看他落马的人多的是,这次他被雷正捣鼓,说不定很多人都很快意,甚至会有人落井下石,现在老李落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他儿子害的,也可以说是他自己在为前几年的作为付出代价。江湖人常说,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p>

    我没有说话,看着老黎。</p>

    老黎继续说:“只是,秋桐这孩子受苦了,这孩子是个心地善良无私报恩的好女孩,她是断不会参与李顺以及老李两口子违法的事情的。这一点,我毫不怀疑,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p>

    我很赞同老黎的话,点点头:“是的,你说的很对!”</p>

    “所以,我可以断定,秋桐不会因为李顺和老黎夫妇的事受到牵连!”老黎说。</p>

    我看着老黎:“说说你的依据?”</p>

    “无可奉告,只是直觉!”老黎微笑着。</p>

    不知怎么,我觉得老黎的笑有些诡异。</p>

    “直觉?你这么相信你的直觉?”我说。</p>

    “你可以回顾一下,从你们单位那总编辑到季主任走马任,我的直觉哪次错了?”老黎说。</p>

    “事不过三啊,老黎,我当然希望你的直觉是准确的,但是,真的,事不过三啊。”我叹息了一声。</p>

    “我的直觉不但可以过三,还可以过四,过五,过六,不信你可以等着看。”老黎说。</p>

    我苦笑了下:“但愿如此。我不要求你过四过五,只要能过三谢天谢地了!”</p>

    “没出息,对我怎么那么没信心?”老黎说。</p>

    “有,有,我对你是相当滴有信心,可以了吧?”我说。</p>

    “哈哈。”老黎开心地笑起来:“我的直觉向来都是对人的,不是乱来的,该有直觉的我一定会有直觉,而且会较准,该没直觉的,我怎么也找不到感觉。我的直觉也不是救世主。”</p>

    我说:“你的直觉当然不是救世主,你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p>

    老黎说:“有时候,唯心和唯物,其实也是辩证统一的。</p>

    我又说:“老黎,看得出,你很关心秋桐!你很希望她平安无事!”</p>

    老黎点点头:“是的!”</p>

    我说:“是不是因为你儿子喜欢秋桐你才如此关心他的?”</p>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味道。</p>

    老黎神色一下子严肃起来,看着我:“伙计,我在你眼里是这档次?你是这样看我的?”</p>

    我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走嘴了,有些发愣。</p>

    老黎接着正色道:“我关心秋桐,祝福秋桐,希望她平安,和夏季没有丝毫关系,夏季和秋桐的事,我从来不过问。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看得那么功利好不好?”</p>

    “好,好!”我忙说。</p>

    “我怎么看你对秋桐的关心有些超出领导和同事的关系呢?”老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p>

    我忙说:“当然超出了,我和她是好朋友,我和你儿子还有秋桐都是好朋友,一样的好朋友。好朋友之间,当然要关心了!”</p>

    老黎似笑非笑地说:“我和你也是好朋友,你的朋友自然是我的朋友,你关心的是我关心的,难道不应该吗?还有,我怎么看你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有些紧张!”</p>

    我心里一紧,有些发虚,忙说:“我一点都不紧张!”</p>

    老黎突然说:“你叫什么?”</p>

    我立刻回答:“我不叫不紧张,我叫易克!”</p>

    老黎呵呵笑起来,接着说:“好了,不逗你玩了,说正事,我今天约你来,是要给你看一样东西。”</p>

    老黎说着打开随身带的包,掏出一个件袋递给我。</p>

    我接过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p>

    信封里是一个身份证,一个印章,一盒印泥,还有厚厚一沓材料。</p>

    “这是你的新身份,这些材料有几个地方需要你签字盖章,签完字,那家建筑公司货真价实是你的了。”老黎微笑着说:“我想,为什么要给你换新的身份,夏季给你说过了吧,我不重复了!”</p>

    我点点头,看了看那身份证,接着看着老黎:“黎小克!这是你给我起的名字?”</p>

    老黎笑眯眯地点点头:“怎么样,好听不?”</p>

    我说:“名字倒是不难听,还随了你的姓。”</p>

    老黎说:“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起这个名字吗?”</p>

    我想了想,说:“莫非,你是想和我当同姓的兄弟?这样叫起来更亲切!”</p>

    老黎抬手照我脑袋是一下子:“小家伙,想得美!和我还想论兄弟!”</p>

    我说:“咋了?”</p>

    老黎咧嘴一笑:“咋了?我问你几个问题!”</p>

    我说:“问吧!”</p>

    老黎说:“你是谁的儿子?”</p>

    我说:“我是我爹的儿子!”</p>

    老黎说:“户口本,你是谁?你爹是谁?”</p>

    我说:“我是小易,我爹是老易!”</p>

    老黎说:“那你知道黎小克是谁?”</p>

    我说:“也是我!”</p>

    老黎说:“那你知道户口本黎小克他爹是谁?”</p>

    我说:“我还有户口本?”</p>

    老黎说:“废话。你以为呢?你这是正儿八经的户口!”</p>

    我说:“户口本我爹是谁那我不知道了!”</p>

    老黎突然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p>

    看老黎笑得如此开心,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着老黎说:“老黎,你这家伙,你——你——”</p>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了。</p>

    老黎笑眯眯地说:“告诉你,你的户口本,你爹是我,也是说,小黎他爹是我老黎!哈哈。”</p>

    我缓过一口气,看着老黎:“为什么?”</p>

    老黎说:“什么为什么?”</p>

    我说:“为什么你要做我爹?”</p>

    老黎说:“怎么?做我儿子觉得吃亏了?不乐意?”</p>

    我说:“不是乐意不乐意的事,那是另一回事,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要我做你儿子?”</p>

    老黎说:“我乐意!我们俩这年龄差距,做我儿子你觉得哪里不合适?”</p>

    我说:“我们以前不是说好了,做哥们的吗?你怎么。”</p>

    老黎说:“我不想和你做哥们了,做哥们不好玩,想和你做爷们,你小子不是也不知不觉把我这老家伙当老爷子了吗?”</p>

    我说:“做爷们也未必非要做你儿子。”</p>

    老黎说:“做爷们要做我儿子。”</p>

    我说:“我只有一个爹,那是老易!”</p>

    老黎说:“我只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夏季,一个是黎小克!”</p>

    我说:“看来你是非要我做你儿子了?”</p>

    老黎说:“是的!哈哈,傻小子,黎小克的户口总不能没有亲属吧,总不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与其让别人做你爹,那还不如我来做了。我看你别推辞了,我喜欢你做我儿子,我们是朋友,有什么客气的,你从了我吧!”</p>

    我说:“看来我是必须要从了你了?”</p>

    老黎说:“木已成舟,不从也不行了!”</p>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让你得逞了。你其实一直没把我看成哥们,是不是?”</p>

    老黎说:“我想把你当成哥们,但是更愿意把你看成儿子!”</p>

    我此时突然想,我要是成了老黎的儿子,或许夏雨会打消对我的那种想法,都是一个爹的,怎么还能有那事呢?</p>

    又想,老黎既然对我有如此情谊,要是硬不答应,也会伤了他的心。</p>

    于是,我点点头:“好吧,既然你如此想,那我从了你!”</p>

    老黎开心地笑起来:“这好,这才是听话的好儿子,哈哈,小克,来,叫爹!”</p>

    我说:“不适应,不想叫!”</p>

    老黎说:“嗯。突然冒出个爹来,不适应也是可以理解的,那我不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想叫了再叫!我不着急!”</p>

    我说:“我要是以后继续叫你老黎,你会生气不?”</p>

    老黎说:“你是叫我小黎我也不生气!”</p>

    我说:“那好,老黎!”</p>

    “在,小黎!”老黎咧嘴笑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