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84章 趁虚而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抬头看着秋桐,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为自己刚才的话而羞愧,我承认我的话是错误的。我会听你的话,我会认真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我会对得住自己的良心,我会秉承做人的基本道德。只是,今后,不论多大的风暴,我都会和你一起去承担,不论多大的苦难,我都会和你一起去承受,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站在你身边。”</p>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悲酸和苦楚。</p>

    秋桐默默地看着我,又抿了抿嘴唇:“我不希望我的事情牵连到你,我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我希望你是平安的,是快乐的,是幸福的。能看到你的快乐幸福平安,我会很欣慰的。”</p>

    “但是我更不希望看到你再遭受苦难,你的生命里遭受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我不能让你再有新的痛苦和折磨。”我的声音颤抖着,情绪有些激动。</p>

    秋桐的眼里闪过一丝凄冷,接着说:“谢谢你,谢谢你和我说这些,只是,命运的安排是谁也无法逃避的,是逃也逃不掉的,该是我的苦难是我的,谁也无法去代替,属于我的痛苦,我要去承受,谁也无法解脱,这么多年,这么多人世间的磨难我都过来了,这一次,我相信还是能挺过去。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看你抱着怎么样的心态。”</p>

    看着秋桐的神情,我的心里突然直想哭,我无法让自己在这里继续呆下去,默默转身走出了秋桐的办公室。</p>

    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窗外阴霾的天空,我的心里沉甸甸的,带着无法排遣的的隐忧。</p>

    这时,我看到一辆黑色大大奔在门口路边停下,车下来了夏季,直接进了院子。</p>

    我的心一跳,走到办公室门口往秋桐办公室方向看,果然,不大一会儿,夏季楼头也不回径自进了秋桐办公室。</p>

    无疑,夏季是知道了老李夫妇的事,来看望秋桐的。</p>

    老李是星海大名鼎鼎的前公安局长,星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出事的消息自然是大家热传的话题,夏季自然是很快能知道的。</p>

    李顺逃之夭夭了,他可是方便了。</p>

    趁虚而入啊。</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酸酸的味道,回到办公桌前继续看着窗外发呆。</p>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一看,夏季正站在办公室门口。</p>

    我请他进来。</p>

    夏季坐在我对过,看着我,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说:“我刚才去看秋桐了!”</p>

    夏季说话倒是直接。</p>

    我看着夏季,虽然他年龄我大不了几岁,但是说话办事我却显得成熟老练多了,或许这是他所在的位置锻炼造的。</p>

    夏季继续说:“昨晚李顺父母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爸爸也知道了。爸爸特地让我来看看秋桐。”</p>

    原来夏季是秉承父命,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p>

    我点了点头,随口说:“嗯。谢谢你们!”</p>

    我感谢夏季和老黎,似乎这话有些别有意味。</p>

    夏季眼神微微一怔,接着笑了笑:“大家都是朋友,你是秋桐的朋友,我也是,朋友之间互相看望应该的,不必客气。”</p>

    我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刚才随口而出的话会引起夏季的某些猜测,会让他有些想法,忙说:“虽然是这么说,但我是秋桐的部下,秋桐是我的领导,你来看我的领导,我还是要表达下谢意的。”</p>

    我的解释似乎有些道理,却还是似乎有些牵强。</p>

    但是我一时也只能这么说了。</p>

    夏季似乎没有纠结我的话,接着说:“秋桐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我刚才和她谈了半天,感觉出来了,她平时虽然看起来很柔弱,但真到了大事面前,她异乎寻常的冷静和镇静,她的淡定出乎我的意料。”</p>

    听得出,夏季的话里带着对秋桐的赞赏。</p>

    我笑了下,没有说话。</p>

    夏季又说:“我刚才问秋桐我能帮助她什么,她只是表示感谢,说什么都不需要,她不希望自己的事给大家添麻烦。”</p>

    我听了夏季的话心里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夏季的话不过是客气话,凭他这个生意人,他能帮什么忙?</p>

    夏季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接着说:“李顺和他父母的事,都是板钉钉的,触犯了党纪国法,这是谁也没办法的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作为付出代价,这是因果关系,我爸爸也是如此认为的。”</p>

    夏季不停搬出老黎来说事,让我觉得有些莫名,老黎爱什么态度什么态度,没必要告诉我。当然,我承认夏季这话是正确的,老李夫妇如果真的触犯了党纪国法,那受到惩罚也是谁也说不出什么的,这是报应。</p>

    我点了点头。</p>

    夏季又说:“我知道你现在也一定为秋桐担忧,担心她会受到李顺和他父母事情的牵连。”</p>

    我说:“是的!恐怕你也是这么想的吧?”</p>

    夏季点了点头,接着突然又笑了下:“是的,我一开始也是担忧这一点。不过,我想,或许我不该担忧,你也不用担心这一点。秋桐不会有事的,她不会受到牵连的。”</p>

    我说:“为什么会这么说?”</p>

    夏季有些莫测地笑了下:“你认为秋桐是会干违法犯罪事情的人吗?她没有事怎么会受牵扯呢?”、</p>

    我说:“这可难说,现在的社会,现在的办案,株连无辜的事情还少吗?特别是或许还会有别有用心的人想栽赃陷害呢?”</p>

    说到这里,我不由又忧心忡忡起来。</p>

    夏季呵呵笑了:“你是体制内的人,你该相信组织和级,他们是会秉公办案的,是不会冤枉更不会株连好人的。”</p>

    我说:“夏老兄,你这话听起来很很幼稚很可笑,不客气地说,你如果不是无知,那你是在我面前装逼!”</p>

    夏季没有因为我的话生气,反而又笑了:“老弟,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爸爸说的!”</p>

    一听夏季这话,我不言语了。装逼这个词我可以用在同辈人身,断不敢针对老黎。</p>

    夏季接着说:“总之,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秋桐真的是不会有事的!”</p>

    我苦笑一下:“借你吉言,但愿是这样!”</p>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没有丝毫底气。</p>

    夏季说:“这话也是我爸爸说的!”</p>

    夏季又搬出了老黎,似乎夏季是秉承老黎的旨意来和我说这些话的。</p>

    我说:“老是你爸爸说的,你爸爸怎么这么神算,难道他是诸葛亮。”</p>

    夏季笑起来:“我爸不是诸葛亮,但是他起码经多见广,对很多事情都能做出合理的分析,他的分析往往是很有预见性的,很准确的。”</p>

    我说:“那你说说你爸爸是怎么分析的?”</p>

    夏季眨眨眼睛,转转眼珠,说:“他没告诉我,我不知道!”</p>

    我说:“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去问问他!”</p>

    夏季说:“没必要去问,他不告诉我,也能不告诉你,你只管相信他的话是!”</p>

    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不问了。”</p>

    我其实很担心办案人员叫秋桐去谈话,即使最终她没事,那也会坏了她的名声。我这时不由带着侥幸的心理暗暗祈祷老黎是个神算,希望秋桐真的不会受到牵连。</p>

    这时夏季看了看表,接着说:“老弟,你这会儿不忙吧?”</p>

    我说:“不忙!怎么了?有事?”</p>

    夏季说:“打扰你5分钟,我看你们门口附近有家照相馆,麻烦你和我一起下去,给你照张相!”</p>

    我说:“照相干嘛?”</p>

    夏季神秘地笑了笑:“自然是有用处,老爸吩咐的!”</p>

    我说:“你得告诉我干嘛的,不然我不去!”</p>

    夏季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好吧,我告诉你。”</p>

    我看着夏季。</p>

    “按照我爸的吩咐,这几要我在安排人给你置换建筑公司的法人手续,一切关节都打通了,都没有问题,现在剩下你的身份和签名。”夏季说。</p>

    “身份?”我有些莫名其妙。</p>

    “是的,身份!”夏季点点头:“考虑到你现在的工作性质,考虑到你现在体制内的身份,考虑到你未来的发展,这个建筑公司的法人是不能用你现在的名字的,也是说不能用易克这个名字。国家工作人员是不可以名下有企业的,是不可以经商的,不然,会耽误了你的政治前程。</p>

    所以,要给你另外办一个户口,这个户口是真实的,照片是你,人也是你,但名字和身份证号码都不会是你。也是说,你要重新有一个身份。”</p>

    “哦。是这样!”我点点头。老黎想的真周到,李顺给我另外办了一个户口了,老黎又要给我再办一个,我马一个人有三个户口了,一个易克成了三个人了。</p>

    至于李顺当初为什么不把建筑公司放到我的那个户口,我估计要么是他没有想到老黎考虑的这些方面疏忽了,要么是那时我的另一个身份还没办出来来不及等了。当然,第一种可能性很大,毕竟他也不是体制人,想不到这些。但老黎能想到。</p>

    于是我和夏季一起下楼,到附近的照相馆照了标准相。</p>

    一切老黎都在包办,我甚至都不知道第三个我叫什么名字。</p>

    看来钱真的能神通,老黎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生意人也会捣鼓这些鲜事。</p>

    在等待出相片的当口,夏季对我说:“其实弄另外的户口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混黑道的大富豪还有政府官员特别是高官都这么做,一旦有事,立刻可以用另一个身份办的护照出境,消失地无影无踪,而且,办额外的户口,也是转移财产的有效办法。”</p>

    夏季的话和老秦当初告诉我的并无二异。</p>

    我说:“现在的人口普查数据大大有水分啊,到底国有多少人,我看值得商榷!”</p>

    夏季笑了笑:“我看起码可以减少8位数的人口。”</p>

    “千万?”我吃了一惊。</p>

    夏季说:“吓了一跳,是不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