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78章 僵局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知道到底哪一方会取胜。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这时想到孙东凯和市委记的关系,不由暗暗有些为季主任担忧,要是孙东凯去找市委记提表露自己的意思,不知道市委记会不会鸟孙东凯。同时,雷正得到了副记的支持,这是不容忽视的,副记毕竟是保持立的记和市长之外的其他常委讲话更有分量的。</p>

    其实,一个副处级干部的任命,按说一般是不会惊动常委会的,但是一旦有了不同意见,那要慎重考虑了。</p>

    我和老黎喝茶的时候提到了此时,老黎听我说完,笑呵呵地说:“嗯,这个问题是个问题,任命干部是要慎重,不能儿戏!这事看起来好像还很纠结啊!”</p>

    我说:“是的,似乎目前进入了僵局!”</p>

    老黎说:“站在你的角度来说,你希望谁去你们集团干纪委记?”</p>

    我说:“我希望季主任去!”</p>

    “为什么?”老黎笑眯眯地说。</p>

    “因为这个人做事很正,刚正不阿,两袖清风,这样的人做我们集团的纪委记,自然是最合适不过,起码可以真正起到监督作用,起码可以镇住集团内部的某些人和事。”我说。</p>

    “那秋桐觉得谁合适呢?”</p>

    “我虽然没和她交流过此事,但我肯定她会想让季主任去,虽然季主任曾经把她带到纪委去过,但是后来他们却成了好朋友,季主任赞赏秋桐的清正廉洁,秋桐赞赏季主任的公平公正!”我说。</p>

    “如此说来,你们俩都是希望季主任去的喽。”老黎说。</p>

    “是的!”我点点头。</p>

    “那我也赞成季主任去干纪委记,我和你们保持一致!”老黎说。</p>

    我苦笑:“你赞成有什么用,你又不是纪委记,你又没有官场背景。我们也只能是说说而已,我们是没有任何决定权的。”</p>

    老黎呵呵笑了:“对,你说的对,我们是说说而已。可惜啊,我不是市委记,不然,我能让那纪委记去了,不然,我可以一步把你提拔起来。我直接任命你当集团一把手,哈哈哈。”</p>

    我也笑起来:“你要是市委记我也没机会和你做朋友了啊。哎——老黎啊,你说你当年做什么生意啊,混官场多好,你这深不可测的脑瓜子,我看混到现在一定是大官了。”</p>

    “错,傻蛋,混到现在我早退休了!”老黎说。</p>

    “哦,对,这倒也是!”我说。</p>

    “哎——看这两派谁更技高一筹了,看季主任有没有这个好运了。”老黎说。</p>

    “我总觉得很玄,毕竟,雷正那边还有副记的支持呢,而且,孙东凯和市委记也是有一定的私人关系的。”我说。</p>

    “呵呵。市委记和市长常务副市长不表态,副记也不能说了算啊。”老黎说:“孙东凯觉得自己和市委记关系不错,其实,市直各单位的一把手,谁没有和市委记有多或多或少的私人关系呢?在市委记眼里排队的话,那么多重要部委办局的一把手,这个事业单位的老大孙东凯或许连号都排不呢。所以,我看,胜负难测,甚至,我觉得季主任胜算更大呢。”</p>

    我觉得心里没底,摇摇头:“你的愿望是良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p>

    老黎没说话,冲我笑了笑。</p>

    我觉得老黎的笑似乎有些神秘,不由愣愣地看着他。</p>

    “看我干吗?”老黎说。</p>

    “你长得俊,我多看看,不行吗?”我说。</p>

    “一边去,我长得再俊也没你俊!”老黎说。</p>

    我哈哈笑了起来。</p>

    第二天,我又听到小道消息,说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也加入了雷正的阵营,都支持雷正提出的人选。而一直支持纪委记的组织部长此时立场也开始动摇,开始倾向于保持立。还听说孙东凯去了一趟市委记办公室。</p>

    而市委记仍旧没表态。</p>

    我一听这消息,心里凉了半截。我擦,此消彼长,剩下关云飞和纪委记这兄弟俩了。</p>

    下午到部里开会的时候,看到了关云飞,他的脸色有些阴沉。</p>

    一看他这表情,我心里更加凉了,我靠,季主任基本没戏了。</p>

    我不由心里感到十分失落。</p>

    我和秋桐谈起此事,秋桐也显得很无奈和遗憾,说自己以前的判断失算了。</p>

    看来,大势已去了。</p>

    下班时间到了,我正在办公室忙乎工作。</p>

    外面的天色渐渐黑了。</p>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一个陌生的面孔,说是送外卖的。</p>

    我很怪,说我没叫外卖啊,是不是送错了,那人说没送错,确实是这里,说是有人在他们店里定的,特意嘱咐让送过来,钱已经付了。</p>

    说完,那人放下外卖走了。</p>

    我有些莫名其妙,打开外卖,用筷子随意翻动了几下,接着看到一张纸条露出来。</p>

    我忙抽出纸条,面写着一句话:“吃完外卖速到李家屯渔村码头,阅后烧掉!”</p>

    字迹不熟悉。</p>

    看完这句话,我的心砰砰跳起来。</p>

    李家屯渔村里市区大概有二十公里,在旅顺口区那里,一个很偏僻的小渔村。</p>

    此时,我不知道这纸条是谁写的,也不知道让我去那里干嘛!</p>

    我点着打火机,将纸条烧掉,然后草草吃了几口饭,接着开车直奔李家屯渔村。</p>

    到李家屯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p>

    这是一个很小的渔村,依山靠海,位置很偏僻,只有一条窄窄的柏油马路和外界相连。</p>

    这个时间,渔村的人基本都呆在家里,外面看不到几个人。</p>

    我开车直奔海边渔村的避风港,将车停好,然后步行走到海边。</p>

    避风港里停满了渔船,一股浓浓的海腥味迎面扑来。</p>

    周围看不到任何人,只有阵阵海风伴着咸腥味呼呼吹过,吹得渔船的国旗发出猎猎的声音。</p>

    这里的渔船出海都要在船挂国旗,不然到了争议海区遇到日寇和棒子的巡视船无法辨识国别会惹麻烦。</p>

    我站在岸边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目光扫视了周围一遍,然后打量着眼前这些渔船,又看看背后的小渔村。</p>

    渔村坐落在山坡,渔家星星散散分布着。山丛林密布。</p>

    大约5分钟之后,一个黑影缓缓向我走来。</p>

    很熟悉的身影,我知道他是谁了。</p>

    走近我,我看着他,一身渔民打扮,带着一顶斗笠。</p>

    “老秦——”我失声叫了出来。</p>

    老秦微微一笑:“是我。”</p>

    “你还好吗?伤势怎么样了?”不知怎么,见到老秦,我心里微微有些激动。</p>

    “没事,是皮肉伤。”老秦活动了一下胳膊,似乎要证明给我看。</p>

    “李老板呢?他的伤势如何?”我急忙问。</p>

    老秦又警惕地看了下四周,然后说:“虽然他没有伤到骨头,但子弹打进了大腿里,取出来弹头之后,恢复很慢,目前还是需要卧床休养。他现在的身体很虚弱,本来失血过多,没有条件输血,加请民间大夫取弹头的时候伤口感染了,发了好几天高烧,一直昏迷不醒,下午刚刚降烧刚刚苏醒过来,他醒过来第一件事要我通知你来这里。他在昏迷的时候还不时叫你的名字。”</p>

    听了老秦的话,我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突然不由对李顺动了莫名的感情,突然很关心他。</p>

    我稳定了下情绪:“那个送外卖的。是我们的人吧?”</p>

    “是的,考虑到目前的形势,李老板吩咐不要和你发生任何电话联系,我想了下,找了个兄弟装作送外卖的给你送了个信。”老秦说。</p>

    “嗯,我很好,目前为止,没有人怀疑到我。”我说。</p>

    “那好。目前李老板最关心的是你的安全。”老秦说。</p>

    “他现在在哪里?”我说。</p>

    老秦又扫视了一下四周:“来的时候确定没有尾巴?”</p>

    我点点头:“没有!”</p>

    来之前,我特地开车在市区兜了好大的圈子,知道确定没有人跟踪,才开车出城,一路不时观察车后,确实没有被人跟踪。</p>

    老秦点点头:“车放好了吗?”</p>

    我说:“放好了,在村后的一个小树林里。”</p>

    老秦说:“好,你跟我来。他正在等你。”</p>

    老秦带路,我跟在后面,接着直奔渔村里面而去。</p>

    进了渔村,沿着村子里弯弯曲曲的巷道不停往走,左转右转,七转八转,一直在往山爬。</p>

    爬到半山腰,在渔村最靠的一个渔家院落门口停了下来。</p>

    回头往下看,已经是俯视了,黑黝黝苍茫茫的大海一片沉寂,只是海风和山风交杂在一起,更大了。</p>

    “这是我们一个兄弟的老家宅子,父母都过世了,平时没有人住。”老秦低声说了一句。</p>

    我点点头。</p>

    老秦接着轻轻拍了两下门。</p>

    “干什么的?”里面传出一声低沉的问话。</p>

    “收海蛎子的!”老秦回答,接着轻轻拍了三下手。</p>

    门接着打开了,我和老秦走进去。</p>

    开门的是个小伙子,当地人,跟着李顺干的。</p>

    见了我,他点点头,恭敬地说:“二当家的来了!”</p>

    我冲他点点头,然后他去关门,我和老秦进屋。</p>

    这是一座老式的渔家院落,屋子是石头建的,院墙也是石头垒起来的。院落不大,正面是三间正房,左边是储藏室和灶间,院子里打扫地很干净。</p>

    往屋子里走时,我看到房顶两端蹲着两个黑乎乎的影子,无疑是放的暗哨。</p>

    这个位置很高,从这里可以往下看,村子一览无遗,连海边渔港那里也能看到。</p>

    进了间的堂屋,直接进了右边的里间,接着看到了正半躺在床的李顺。</p>

    房间里灯光明亮,充满了药水味道。</p>

    看到我进来,李顺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冲我咧嘴一笑:“二当家的,你来了。”</p>

    我走到李顺床前,看着他苍白的面孔,点了点头:“你还好吗?”</p>

    此时,不知为何,我的心里还是有些许的激动。</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