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73章 李顺被通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皇者呵呵一笑:“我很想做你的朋友,但有时候我做不了!这段时间,我劝你谨慎行事,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蠢蠢欲动,不要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好好你的班,好好守护好你周围的人。 这算是老兄对老弟的忠告,听不听,那是你的事了!”</p>

    我看着皇者似笑非笑的表情,半天没有说话。</p>

    我和皇者分手。</p>

    回公司后,我直接去了秋桐办公室。</p>

    本以为李顺被通缉的事会让秋桐变得六神无主甚至惊慌失措,没想到她却变得异常冷静和镇静,似乎她早有思想准备。</p>

    “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混黑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我早有这个心理准备了!”秋桐看着我缓缓地说。</p>

    我看着秋桐冷峻的表情,一时无语。</p>

    “不管人是不是他杀的,但事实是他现在是被通缉的疑犯,警方认定是他,还能怎么说?即使没有这事,警方要是深究他这些年在星海犯下的事,也足够通缉的了。”</p>

    秋桐又说:“我现在能够做的,是好好照顾好小雪,好好照顾好李顺的父母,只要他们平安无事,我也算是尽到责任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p>

    “你还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我说。</p>

    秋桐叹息一声,点点头:“我知道。我会的。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p>

    我点了点头。</p>

    秋桐接着说:“似乎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被牵扯进去的迹象,希望下一步也会是这样。你的很多作为都是和白老三有关的,既然他们现在要不查究白老三的事,那不会追究李顺和白老三最近一两年血拼的事情,那对你来说,是一个好迹象,不会追到你身。”</p>

    秋桐的话提醒了我,不错,既然想放过对白老三的调查,那不会查李顺和白老三之间斗争的事,而我跟随李顺做的事,几乎都是和白老三有关的,自然我也不会被追究。</p>

    同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警方在借着白老三之死通缉李顺的同时将调查的注意力集到李顺前些年在星海犯的事,那时候白老三还没来星海,自然和他无关,追查这些事,既然牵扯不到白老三,自然更不会牵扯到雷正。</p>

    这里面,显然有雷正的暗示或者明示,显然有雷正深层次的考虑。</p>

    如此说,假如我能够幸免于难的话,还是沾了白老三的光,沾了雷正的光。</p>

    秋桐接着说:“有些事是无法逃避的,我只能去面对了。我为李顺的父母感到难过,李顺出了这样的事,此刻心情一定是很痛苦的,打击一定是很大的。我又为小雪感到伤心,幸亏她到目前还不知道李顺是她的亲生父亲。”</p>

    我说:“李老板的父母或许该反省了,反省自己没有教育好儿子,子不教,父之过,如果没有他们的娇惯和纵容,李老板或许是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的。至于小雪,我想暂时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自己和李老板的关系为好。不然,这对她今后的成长会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p>

    秋桐点点头:“嗯。对了,冬儿有消息了吗?”</p>

    我摇摇头。</p>

    秋桐的眼里一阵隐忧,说:“我很为她担心。我知道你也很担心她的安全,不管怎么说,她和你有过那么一段感情,冬儿虽然做事有些个性,但是我相信她的人还是正的,她其实是个很执着的女孩,她终归还是我们的朋友,我不愿意看到她出什么意外。我希望她能好好的。”</p>

    我的心里一阵感动,不由点了点头:“嗯,我也希望如此。”</p>

    半天,秋桐长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捋了捋头发,看着我抿抿嘴唇,说:“去吧,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希望你和我,还有我们大家,都能平安无事。”</p>

    我出了秋桐办公室。</p>

    下午,我到集团总部办事,办完事,特意去了趟孙东凯办公室,见到了孙东凯。</p>

    孙东凯此时的表现让我大感意外,他的两眼深凹,面部表情十分憔悴,似乎一个夜晚没有睡觉,正狠狠抽烟,面前的烟灰缸里烟头满满的。</p>

    看到我进来,他神情慌乱地将烟头摁死,接着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看着我:“有事?”</p>

    孙东凯的声音有些嘶哑。</p>

    “没事,来看看你!”我说。</p>

    孙东凯的神情有些焦躁不安,说:“白老三死了!他真的死了!”</p>

    孙东凯的口气似乎有些神经质,似乎他不愿意相信白老三死亡的消息。</p>

    我点点头:“是的,不错,他的确是死了!”</p>

    “他真的死了。真的。死了。”孙东凯怔怔地看着桌面,喃喃地说。</p>

    孙东凯此时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似乎有些抓狂,似乎他不愿意相信白老三死去的消息。</p>

    看到孙东凯此时的表现,我的心里突然一动,孙东凯和白老三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的事情,白老三的突然死去一定对他产生了巨大的打击,一定会对他构成巨大的威胁,不然,单纯所谓他和白老三的友谊,他不会这个样子。他极度恐惧白老三的死会将他做的什么事浮出水面,会毁了他自己。</p>

    可是,他和白来三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我却不得而知。</p>

    同时,我又有些困惑,如果真的是雷正整死了白老三,那么,他难道会不顾及孙东凯?他难道为了保全自己不管孙东凯死活了?或者,是孙东凯和白来老三之间的事他根本不知道?还有,警方现在已经不查白来三犯的事情了,孙东凯为何要紧张不安呢?</p>

    脑子里一连串的问号。</p>

    白老三之死带来的谜团似乎越来越多。</p>

    “雷记那么大的官,还分管着政法,怎么没保住白老三的命呢?你说,为什么?”孙东凯抬头看着我,似乎要我给他答案。</p>

    我感觉得到,孙东凯的内心似乎要崩溃。</p>

    我说:“不知道。”</p>

    “是的,你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孙东凯叹息一声:“或许雷记也有自己的难处,他也有自己难言的苦衷。白老三现在死了,恐怕他也难受的很,他也无法向自己的老婆交代。”</p>

    我说:“孙记,你不要难过了,人总是要死的,看到你现在这样,我一方面为你对白老三的深情厚谊而感动,另一方面也担心你的身体,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啊。”</p>

    孙东凯睁大眼睛看着我,面部肌肉一抽搐,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点点头:“不错,我这两天一直沉浸在巨大的悲哀里,我这个人,是非常重感情的,听到自己的朋友死去,心里是极其悲伤和痛苦的。唉。你说的对,人死不能复生,我是要节哀,我要好好地活着,我不能因为他死了自己也不活了。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我一定不会出事的。”</p>

    在我听来,孙东凯最后这句话似乎还带着另一层含义。</p>

    我说:“只要你的身体和精神维护好,你不会出事的。你能出什么事呢?”</p>

    孙东凯的身体一颤,接着说:“是的,我当然什么事都不会出的。我只是心里太伤感了,昨晚一夜都没睡,我实在是太紧张太疲惫了。”</p>

    我说:“你干嘛要紧张?”</p>

    孙东凯的身体又是一颤,接着努力保持着镇静,说:“我热爱生命,一听到有人死去的消息紧张,特别是自己身边熟悉的朋友去世,会更加紧张,我不由想到了自己的生命。”</p>

    我说:“你这种紧张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你的身体很好,你不用担心这些的,你会好好的,会什么事也没有的!”</p>

    孙东凯似乎从我的话里得到了几分安慰,点点头,看着我说:“很好,易克,你来的很好,很及时,你这些话我很爱听。以后你要常说这样的话给我听。”</p>

    孙东凯似乎是自欺欺人想从我这里得到几分安慰,我愈发感到了他此时脆弱的内心。</p>

    我不由有些感慨,再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也有崩溃的时刻。</p>

    “我累了,我要好好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我要尽快从悲伤里走出来,我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孙东凯这话似乎是说给我听,又似乎是在勉励鼓励自己。</p>

    我说:“你没事好,我放心了!”</p>

    孙东凯晃了晃脑袋,然后冲我笑了下:“小易,你不错,很不错,你到底是我的人,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来到我身边。我很高兴你能关心我。好了,放心吧,我会没事的,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了,我是个命大福大之人,天一定会照顾我的。”</p>

    孙东凯的话似乎又在自我安慰,甚至还能听出几分侥幸和得过且过的味道。</p>

    我于是告辞离去。</p>

    这时,我又想起了三水集团的工地,李顺出事了,工地会不会受到牵连停工呢?</p>

    我正打算去工地看看,老黎给我来了电话,约我到茶馆去。</p>

    我直接去了茶馆,老黎正坐在那里,神色沉静。</p>

    “李顺出事了,你有事吗?”老黎说。</p>

    “目前没有!”我说。</p>

    “白老三死了,你没参与那晚的枪战?”老黎又问。</p>

    “没有!”我说。</p>

    老黎点点头:“白老三是不是李顺杀的?”</p>

    我说:“不是!”</p>

    “那是谁杀的?”</p>

    “没有证据,无法认定,但是我怀疑是雷正干的!”我说。</p>

    “说说你的理由?”</p>

    我于是说了自己的分析。</p>

    老黎听完,点点头:“你的分析似乎有些道理。不错,长大了,会分析难问题了!”</p>

    我咧咧嘴,没有说话。</p>

    老黎接着问我:“知道我叫你来干嘛的不?”</p>

    “不知道!”我说。</p>

    老黎喝了一口茶,然后缓缓地说:“我们的工地项目,是李顺在做的,现在他出事了,我不知道这个工地项目会不会受到影响?”</p>

    “这也是我目前担心的。”我说。</p>

    “看来我们想到一起来了。”老黎说:“我安排夏季和夏雨去和施工单位负责人接洽去了,打听下情况。”</p>

    “打听什么情况?”我说。</p>

    “看看他们能否继续施工啊,要是李顺的资产一旦被查封,那施工必将会受到影响,说不定会牵扯到我们集团,我必须要未雨绸缪有个思想准备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