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72章 海珠的心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再次验证了,你昨晚没干坏事!”海珠在我耳边低语:“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以前凶猛多了。”</p>

    海珠当然不知道我为何会变得越来越凶猛。</p>

    同时,海珠的话让我的心蓦然一惊,原来海珠要和我做那事,是为了深入验证这个。</p>

    海珠似乎变得越来越有心机了,疑心越来越重了。</p>

    我的心里涌起一阵哀伤,还有深深的不安。</p>

    下午,海珠去公司,我出了门。</p>

    我现在急需要打探三个消息:昨晚的事情警方是如何反应的?冬儿现在情况如何,她和阿来和保镖在何处?李顺和老秦他们怎样了,在哪里?</p>

    我打了几个电话,不管是李顺的还是老秦的,不管是冬儿的还是阿来的,统统关机,打不通。</p>

    我又和四哥联系了下,他也没有任何消息。</p>

    似乎,这些人一夜之间都在这个世界蒸发了。</p>

    经过人民广场的时候,我看到了老李夫妇,还有秋桐,老李夫妇正带着小雪在草坪玩,秋桐坐在一旁的连椅默默地看着他们,看不出此刻秋桐脸的表情,不知道此时她心里在想什么。</p>

    我没有露面,没有过去打招呼,在远处看了半天,然后转身离去。</p>

    当日再无事。</p>

    第二天,一个虽然在我预料之却仍让我心惊肉跳的消息传来:警方开始公开抓捕李顺了!</p>

    最先告诉我这消息是皇者。</p>

    是皇者主动约我见面的。见面地点在郊区海边的一个茶馆。</p>

    午茶馆客人很少,我和皇者在一个小单间里喝茶。</p>

    皇者告诉我,枪战发生后不到30分钟,警方赶到了现场,此时参战的双方都已经消失,只有现场的死尸,除了白老三,另两名死者是附近的村民,属于无辜者。</p>

    警方封锁了现场,进行了例行调查取证。很快做出初步结论,认定此次枪战系黑社会的一场火并,根据警方的分析,以及以及附近村民的目击报告,警方认定此次火并的双方为白老三和李顺黑社会集团,白老三和那两名死者都是李顺所为,白老三是被活活吊死的,另两名村民是路过这里被李顺杀人灭口的。</p>

    于是警方发出了缉捕李顺的通令。</p>

    “你真的认为事情是这样的吗?”我问皇者。</p>

    皇者呵呵笑了:“我认为怎么样不重要,警方的认定是有权威的,他们是执法者,是暴力机器,他们说是谁是谁,你信不信都没用!据我打听到的消息,警方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李顺带人在现场出现过,而且还发生了枪战,而且白老三还死在现场,而且还有两名无辜的村民被杀,综合李顺和白老三之前的恩怨,李顺当然是最大的嫌疑犯,换了谁都会这么认为。”</p>

    “也是说,警方认定李顺涉嫌杀死白老三和两名无辜村民!”我说。</p>

    “是的!”</p>

    “警方现在将追捕的重点放在李顺身,白老三的案子呢?”我说。</p>

    皇者说:“警方内部有一个初步定论,前段时间媒体大张旗鼓曝光的白老三的很多事情,都查无证据,属于社会以讹传讹的流言蜚语,决定不予立案调查,而且,警方内部高层有指示,他人都死了,再浪费人力物力查办已经毫无意义,人死帐了。</p>

    高层指示将现在的重心工作放在追缉李顺,也是说,白老三和北京大少的事情以及其他媒体搞出来的那些,警方似乎已经没有兴趣了,要搁置了,搁置久了,慢慢会悄无声息撤案。</p>

    而且现在白老三已经死掉,社会舆论的注意力也不会再集到他身,和一个死人过不去没意思,谁也不会再纠缠不休,现在公众的注意力集在那晚的枪战和被杀的无辜者身,民愤激昂,纷纷要求查办真凶。而现在最大的嫌疑人,是李顺!李顺成为了警方注意的焦点。”</p>

    听了皇者的话,我不由想到了关云飞。</p>

    白老三的死,对一心想借助白老三出事来整倒雷正的关云飞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人死了,警方又迅速做出了结论,他没有理由再继续鼓噪媒体得瑟白老三了,他更没有权力干涉警方办案,那是雷正的地盘,他说了不算。</p>

    雷正要是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指示警方停止对白老三的进一步调查,全力侦破白老三和无辜村民被杀案,谁也说不出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关云飞更是哑口无言。甚至,如果雷正要求他加大对李顺的宣传报道力度,他都无法拒绝。</p>

    无疑,关云飞此刻一定是极其失望失落的。</p>

    无疑,雷正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的。他终于在关云飞的步步紧逼下缓过气来了,下一步,说不定他要反击了。当然,正如秋桐所分析的,在他没有抓到关云飞的小辫子之前,他的反击未必是冲着关云飞来,可能是其他方向。</p>

    皇者继续说:“白老三的死,似乎和你无关啊,听说你在事发当晚跟市委宣传部的关部长还有孙东凯一起吃饭的,你是没有参与作案的时间的。而这次李顺的案件,听说市委有关领导指示,要深入调查李顺在星海这些年的恶行,要深挖李顺的背景。</p>

    李顺最近一两年在星海没有什么动作,一直在宁州捣鼓事,看来,最近一两年的他的作为,没有成为警方关注的焦点。如此说来,你老弟似乎更安稳了。”</p>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打了一个寒战,深挖背景是什么意思?</p>

    我看着皇者说:“你知道的不少啊。枪战那晚你一无所知,现在你似乎无所不知。”</p>

    皇者嘿嘿一笑:“老弟,做事要明哲保身,该我知道的,我自会知道,不该我知道的,我绝对不会知道。”</p>

    我说:“那么,你认为白老三和那两名村民真的是李顺杀的吗?”</p>

    皇者说:“我怎么认为都没用,关键是警方怎么认为。作为我来说,我倒是希望他们三个人都是自杀的。”</p>

    我说:“我认为这三个死者是雷正安排人杀的。雷正是要杀人灭口来保全自己,他害怕深究白老三的背景和后台将他扯出来,所以。”</p>

    皇者笑了:“证据呢?”</p>

    我说:“没有!”</p>

    皇者说:“老弟,凡事空口说不行,要拿证据出来!这话你当我的面说无所谓,但是,如果在外说出去,可是要负责任的,这是诽谤和诬陷。”</p>

    我说:“我还怀疑此事伍德和你也参与了。”</p>

    皇者哈哈笑起来:“都怀疑到我身了,你可真是神探!告诉你实话,此事我绝对没有参与,至于你怀疑的其他人,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怀疑任何人,但是一定要有证据,没有证据,口说无凭,而且还是诬陷。”</p>

    我说:“你能找到证据!此事你即使没参与,但是你一定知情!”</p>

    皇者正色看着我:“我要说我此事不知情你一定不会相信!”</p>

    “是的!”</p>

    “但我确实不知情!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刚才的臆断。当然,我更不会跟随你的思维导向去怀疑雷正和将军,不管怎么说,白老三也是雷正的小舅子,不管怎么说,将军和白老三也是朋友一场,我不相信他们会去杀白老三,至于你分析的所谓理由,更是无稽之谈。”皇者说。</p>

    “你是揣着明白当糊涂,你在睁大眼睛说瞎话!”我说。</p>

    “我没有!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会轻易去怀疑任何人!”皇者说:“老弟,法律是重视证据的,白老三的死,我的确是事先毫不知情。至于到底是谁杀了白老三,我不会妄下结论!”</p>

    我看着皇者,脑子里寻思着,他此时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不是在装逼呢?</p>

    皇者接着说:“白老三似乎没事了,但他却死了,李顺还活着,但却失踪了,成了被追捕的对象。这一对冤家对头斗了这么久,似乎现在分出胜负了,但却又似乎看不出谁是胜利者,唉。江湖恩恩怨怨,终归似乎是谁也无法取得真正的胜利啊。死者长已矣,胜者无喜悦。”</p>

    我说:“问你个事!”</p>

    “说!”</p>

    “阿来保镖和冬儿到哪里去了?你知道不?”</p>

    “不知道!”皇者回答地很干脆。</p>

    “你能想法打听到不?”我又说。</p>

    “不能!”皇者依旧回答地很利索。</p>

    “那你知道他们现在是死还是活不?”</p>

    皇者笑起来:“老弟,你在拐弯抹角套我的话,告诉你,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在目前这种形势下,我是不会到处探听他们的下落的。我不想自己没事找事。</p>

    还有,老弟,我奉劝你一句,现在是在风头,你暂时没有被牵扯进去,已经算是万幸,不要到处去打听乱问消息,弄不好把自己搞进去,那得不偿失了。</p>

    至于阿来保镖和冬儿他们,我想,该出现的时候他们会出现的,这些你其实不用操心。我知道你关心冬儿的安危,其实你把冬儿的能力低估了,她还是会保全好自己的,她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p>

    不知怎么,皇者的话让我有些宽心,我说:“如此说来,你似乎还是知道关于他们的一些情况!”</p>

    皇者说:“无可奉告,我只知道冬儿不是傻子,她不会眼睁睁往火坑里跳,她是有自我保护的能力的,有时候,女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是男人强很多的。”</p>

    我又感到一些宽慰。</p>

    皇者又说:“白老三死了,李顺被通缉,有人欢喜有人忧啊。欢喜的不止一个,烦忧的恐怕也不止一人。根据我的分析,我看李顺不会那么轻易会被抓到,而这出戏似乎也不会那么轻易简单收场,甚至,现在才刚刚拉开真正的帷幕。”</p>

    我说:“此话何意?”</p>

    皇者意味深长地一笑,说:“自己去领会吧。你不是弱智,你是绝顶聪明之人,你其实心里大概也会有数的。”</p>

    我说:“我愿意在你面前做个弱智,你说吧!”</p>

    皇者说:“你愿意不愿意,都是个聪明人,我不会说的,我只会告诉你,我和你一样,什么都无所知,我也是个弱智,我在你面前也甘愿做个弱智!”</p>

    我冲皇者一笑:“我想把你当朋友,但是你自己不愿意!”</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