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70章 白老三死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怔怔地看着我:“白老三死了,不是李顺和你们杀的,你没参加这次枪战,四哥李顺老秦都受伤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是的,事情是这样!”我说。</p>

    秋桐表情冷静下来,眉头紧锁:“不错,昨晚你是没有参加枪战的机会,你是没有参与这事。我猜到这事可能和李顺有关,只是没想到白老三不是他杀的。李顺和老秦还有四哥的伤重不重?”</p>

    “听四哥说他和老秦都是胳膊受了伤,李老板伤在大腿,也没伤着骨头,不过他出血好像多一些,伤势重点,但都不会危及性命。”</p>

    秋桐紧紧抿住嘴唇,牙根紧咬,半天说:“李顺终于作出大事了。玩火者必**,他谁的话都不听,一意孤行,一定是要作死了。”</p>

    我看着秋桐,没有说话。</p>

    “冬儿是跟着白老三做事的,冬儿呢?她出事没有?”秋桐接着又急切地问我。</p>

    “她没有任何消息。她不在白老三出事的现场!”我说。</p>

    秋桐点点头,神色稍微有些缓和。</p>

    我缓缓出了一口气,看着秋桐。</p>

    秋桐低头沉思了半天,接着神色严峻地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停住,看着窗外沉默良久,半天,低沉地说:“综合到目前为止我知道的情况,如果我的预感没有错的话,这次是要出大事了。”</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p>

    秋桐接着又缓缓吐出几个字:“恐怕要大难临头了。”</p>

    听这话从秋桐口里说出来,看到秋桐沉重的表情,虽然我心里隐约有些感觉,身体还是猛然颤动了一下。</p>

    “为什么要这样说?”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秋桐转过身看着我:“事情很明显,摆在眼前。我现在可以断定,白老三的事,从头到尾都有李顺在参与,甚至你和四哥也都参与了,只是你一直在瞒着我。</p>

    李顺自以为是策划了这个愚蠢的计划,他一直那么自以为是,一直那么独断专行,谁的话都听不进去,谁的劝告都不听,肆意胡作非为,四哥和你,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参与,你们都毫无疑问脱不开干系甚至,周围的其他人也不知不觉被拖了进去。”</p>

    我沉默不语。</p>

    “现在到了这个程度,终于要变得不可收拾了,如果说事情的开始你们还自以为有那么一点点主动权的话,到现在,你们已经彻底丧失了主动,已经变得十分被动。自以为聪明的人往往将对方看做弱智,殊不知自己才是最大的弱智,这是个泥潭,李顺先是带着你们陷进去,现在,会有更多的人陷进去。</p>

    白老三不明不白突然死了,李顺不但出现在现场,而且,还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是脱不开干系的,很明显,这是一个陷阱,他自己主动掉进了陷阱里,在这个陷阱里,他不但将葬送自己,甚至,会危及身边更多的人。而这或许正是给他设置陷阱的人真正的打算。”</p>

    我心里一震,看着秋桐:“你的意思是——”</p>

    “你先回答我,白老三死了,最大的受益者是谁?”秋桐明亮的眼睛看着我。</p>

    “最大的受益者。”我沉思了一下,思维有些迷乱。</p>

    秋桐干脆地说:“告诉你,白老三死了,看起来好像胜利了,他的对手被拔掉了,他是最大的受益者,但是,这是绝对错误的,最大的受益者绝对不会是李顺,而是——”</p>

    “而是谁?”我说。</p>

    “而是设置陷阱的人,他,他们才会是最大的受益者,我的分析是,在这起阴谋,白老三是一个替死鬼,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而李顺,更是一粒棋子,一粒被人家用来实现自己阴谋的棋子,一个被利用的工具。”</p>

    秋桐说:“那么,谁会设置这样一个陷阱呢?你可以想一想,在目前的形势下,如果白老三被揪出来,谁的利益会受到最大的打击呢?”</p>

    “雷正。”我脱口而出:“如果白老三被揪出来,雷正是最不安的,他和白老三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关云飞正死死抓住宣传机器大造舆论,关云飞的真实意图并不仅仅是为了白老三,他是想借助白老三的事来出击雷正,如果一旦白老三被抓住,他的事情会被抖落出来,雷正要相当被动,黑社会保护伞这顶帽子是他的,他要完蛋。”</p>

    “除了雷正,还会有谁?”秋桐又说。</p>

    我想了下:“还有伍德。伍德和白老三之间也是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和雷正也是十分亲近,有着巨大的利益关系。这么说,是雷正和伍德一起策划了这个阴谋,他们担心一旦白老三被抓住局面将会变得不可收拾,会危及他们自身的利益,于是,为了自保,雷正不顾和白老三的亲戚关系,和伍德密谋,事先安排人杀死了白老三,杀人灭口,然后假传消息,勾引李老板当,接着嫁祸于他。”</p>

    “虽然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正证明这一点,但是有又充分的理由赞同你刚才的分析。”秋桐阴沉着脸说:“李顺玩的是借刀杀人之计,雷正和伍德玩的也同样是借刀杀人之计,同样的借刀杀人,但后者显然前者高明的多,李顺不但没有玩成,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p>

    而雷正,显然是玩借刀杀人计策的高手,雷正的这个计策,既除掉了自己的心头隐患白老三,又能利用自己掌控政法机器的便利,将责任转嫁到李顺身,可谓一箭双雕。不,应该是一箭多雕,是一举多得。”</p>

    “一举多得?”我看着秋桐。</p>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不想去数落李顺和你了,一切都是马后炮,我现在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雷正的目标紧紧是针对了李顺,那倒简单了。</p>

    只是,雷正绝对不会有如此简单的头脑,他此次的操作,真正的用意绝对不是仅仅来打击李顺,他除了自保防守关云飞咄咄逼人的攻势,还要借此来出击,不单是出击李顺,而是借出击李顺来实现自己一直想做而暂时没有达到目的事情。</p>

    他一直在窥视着,一直在死盯着,他有自己的心头大患,一直必除之而后快,而现在,李顺自己主动把这个机会给了他,他或许终于找到绝佳的机会了,终于可以出手了。”</p>

    秋桐的口气十分沉重,带着极大的不安和隐忧,深深叹了口气。</p>

    “你的意思是。”我有些没大听懂秋桐的意思。</p>

    “现在我还不好说,但愿只是我杞人忧天的妄自猜测,但愿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秋桐说:“可是,事到如今,我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必须要有这个思想准备。有些事,到了一定的程度,依照我和你这等人物的能力,是无能为力的,现在主动权在人家手里。”</p>

    “你是说此事会把你牵进去?”我的心砰砰直跳。</p>

    “如果仅仅是牵扯到我那倒简单了,我反正已经是这样的命,我早做好被李顺的作为牵扯进去的思想准备,这是我的宿命,是我不可更改的宿命,我认了,可是,这次恐怕。恐怕。”</p>

    秋桐又停住了,眼里闪出几分惊惧的目光,又深深叹了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一切看命运的造化。”</p>

    秋桐似乎不愿意说更多,似乎很害怕很恐惧说出自己心里真正的担忧。</p>

    我不追问了,突然隐隐有些意识。</p>

    “或许,该来的早晚要来,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命运的归宿,或许,我命注定要面对那些暴风骤雨,或许,一些事,我无法躲避无法回避,我命注定要去面对,要去担当。”秋桐的声音郁郁带着无奈。</p>

    我看着秋桐,突然觉得秋桐在如此危急关头,显得异常冷静和平静,虽然她的心里同样很忧虑。</p>

    “我本来担心昨晚的事你参与了,所以不让你出门我来找你,我其实也是紧张过度没有细想,是的,你昨晚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你没有作案的时间,谁也无法将昨晚的事情追加到你身去,关部长孙东凯曹丽和我都可以作证。这或许也算是一个安慰。”秋桐说。</p>

    我呼了一口气,说:“李老板昨晚是特意不让我去的。”</p>

    秋桐眼皮跳了下,沉默地看着窗外。</p>

    一会儿,秋桐说:“你从来不是应该混黑道混江湖的人,你曾经是一个老板,是一个生意人,虽然你曾经遭受了生意的挫折,但你终究还是属于职场,可是,现在,你属于了什么?你在做什么?这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你怎么会一步步走到这个境地?”</p>

    我不语。</p>

    “或许,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假如我和你从不相识,假如我们没有鸭绿江游船的那次邂逅,假如我和你在虚拟空间里没有交集,你还会是原来的你,你还会过着属于你的正常的生活。而我的出现,将你原本该属于正常人的生活彻底改变,将你拖入了无法自拔的泥潭,甚至,会毁了你的一生。</p>

    我的出现是个错误,我们的相识也是个巨大的错误,没有我,你会过得很好,只是因为我,你才会到了今天的地步。”秋桐的声音带着深深的自责和凄冷。</p>

    “你不要这么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认识你,从来没有将我的今天的处境归咎到你身,相反,认识你,是我混混噩噩人生里最大的幸事,是我生命里最强烈最炫目的色彩。”</p>

    我声音颤抖地说:“在我最阴霾的日子,只有你,给我晨曦给我阳光给我希望给我力量,没有你,我的今天或许会更加暗淡更加惨淡,我或许走入了一条无法回头的歧途,可是,我同时也在走着另一条光明大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