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69章 蹊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一切,似乎都是个迷,我脑子里有些乱,一时想不出其的道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四哥说:“此事,很蹊跷,其必定有很深的道道。说不定,其有大阴谋。这个神秘电话,很值得考虑,似乎,从这个神秘电话到白老三和两个山民的死,这一切都是有计划安排好的。”</p>

    我皱紧眉头思索着。</p>

    四哥接着说:“李顺只想到了进攻,却没有想到防守,他以为现在白老三没有招架之力了,却没有提防白老三周围的人。忽视了其他方面的因素。</p>

    白老三这一死,事情变得复杂了,又会成为星海的一个爆炸性新闻。估计警方很快会对此事作出判断,会对白老三的死作出结论,到时候事态会如何发展,难以预料。</p>

    而且,白老三死了,先前那些对他恶行的讨伐和调查,似乎都显得没有什么意义和必要了,舆论的焦点会转移的,警方会引导他们转移的。人死帐了,没人会对一个死人穷追不舍的了,他们的精力和兴趣会放到活人身。”</p>

    听着四哥的话,我继续深思着。</p>

    我一时无法事论事做出明晰的判断,我需要理顺头绪。</p>

    我不由又摸出手机,给皇者发了条短信:“安息完了没?”</p>

    皇者很快给我回复:“刚安息完,在吃夜宵。你呢,还没寝?”</p>

    我回复:“你很有闲情啊,还吃夜宵。”</p>

    皇者回复:“怎么?出什么事了吗?”</p>

    我回复:“你少给我装。”</p>

    皇者回复:“呵呵。都是聪明人啊。”</p>

    我问他:“你都知道,是不是?”</p>

    皇者说:“我知道什么?你什么意思?”</p>

    我回复:“你不装逼行不行?”</p>

    皇者说:“我没打算装逼,是你在给我装逼。我睡了一天觉,我怎么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p>

    我回复:“那好吧,你既然说你不知道,那我无话可说了。”</p>

    皇者回复:“呵呵,不过我想告诉你一句话。”</p>

    我回复:“有屁快放!”</p>

    皇者说:“该死的人会死,不该死的人会活着,活着人的却又未必一定不会死,所以,活着要好好珍惜,要好好小心地活着。”</p>

    皇者的话让我有些似懂非懂。</p>

    皇者又说:“活着或者死去,有时候自己未必一定能做主,有时候,有的人的命掌握在自己手里,有的人命掌控在别人手。好了,我说这些,我要继续吃夜宵了,时候不早了,老弟该安歇了!”</p>

    我放下手机,琢磨着皇者的话。</p>

    这时,四哥站起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不语。</p>

    我也走到窗口,站在四哥身旁。</p>

    “白老三终于死了,白老三这么死了。”我说。</p>

    此时,我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我一直希望看到的结果终于出现了,恶魔白老三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再也不用担心他会祸害秋桐海珠和小雪了,我应该终于会长出一口气了,可是,我心里期望已久的轻松感却没有如期而至,甚至在某些程度感到更加沉重。</p>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难道白老三完蛋不是我一直期望的事情吗?为什么又会没有有现在这种感觉呢?</p>

    “是的,他死了。他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四哥说:“这世,善恶预报还是灵验的,白老三无论是怎么死的,这个结果都是他的报应。”</p>

    我说:“对于白老三的死,你是否感到不甘和遗憾?”</p>

    四哥看着我:“为什么?”</p>

    我说:“白老三是你的仇人,你和他有血海深仇,当年你的女朋友是死在他的手里,而且,因为他,你隐姓埋名亡命天涯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苦,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被他毁了,甚至,至今你都无法公开真实身份,在他死之前还受着他的追杀。如此深仇大恨,你不能亲手了结和他的恩怨,不能手刃仇人,难道不该感到遗憾吗?”</p>

    四哥说:“可是,他已经死了,不管是什么方式,他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当然,这些年,我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亲手杀了他,一雪多年积郁的仇恨,可是,当我看到他被吊死在那里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这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了。</p>

    对于白老三这样的人来说,终结他的生命,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虽然不是我亲手干的,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或许,真的该人死帐了吧。既然他已经死了,得到报应了,我或许也不该再有不甘和遗憾了。”</p>

    我点点头。</p>

    “他的死去,对这个社会来说,是一种福气。社会这样的人渣越少,这个社会越安宁。”四哥说着,沉默了片刻,接着说:“白老三之死对于我,大致类似于段祥龙之死对于你,段祥龙死后,你是否感到过不甘和遗憾呢。”</p>

    我说:“或许不同,我和段祥龙曾经是大学同学。”</p>

    “我和白老三也曾经是江湖把兄弟。是磕过头拜过把子的兄弟。”四哥沉沉地说。</p>

    我沉默了。</p>

    四哥也沉默了。</p>

    一会儿,我说:“这世的无数恩怨情仇,是否当事人一死都可以了之呢?”</p>

    “我不知道。”四哥说:“你觉得呢?”</p>

    我斟酌了一下,说:“或许有些事可以的,而有些,即使死了,也未必能了结。不然,为何会有那些挖坟掘墓鞭尸扬灰砸碑甚至追杀后人斩草除根的事情发生呢?”</p>

    四哥看着我:“这要看对方是什么人,遇到宽容之人,可以人死恩怨一笔勾销,遇到心胸狭窄报复心强的人,那是死了也不会放过,甚至如你所说的那样,殃及后人。不过,对于白老三,既然他已经死了,我也不想去多想了,过去的事情,或许真的该过去了,过去的一页,或许真的该掀过去了。”</p>

    我又点点头。</p>

    四哥沉默了一会儿,又说:“白老三这一死,似乎事情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越发复杂了。”</p>

    我没有说话,看着窗外的夜色寻思着。</p>

    此时,我的脑子里仍然没有理清头绪,我虽然感觉到白老三的死很蹊跷,却暂时没有想到更多,因为此时我的心还被冬儿牵挂着,冬儿和阿来还有保镖在白老三出事后一起都突然消失了,这很不正常。</p>

    我不知道冬儿此刻在哪里,是否安全,是自己一个人还是和阿来保镖呆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冬儿在信里说的那事做成没有,更不知道她下一步要作何打算。</p>

    一想到此时的冬儿,我的心愈发沉重。</p>

    此时,在我的心里,最大的疑问是白老三的死因和冬儿以及阿来保镖的下落,我没有想得更远,暂时没有去想此事背后的深层动机。</p>

    当晚,四哥住在了我那里,我住卧室,他住客房。</p>

    第二天午,四哥穿洗干净的衣服,直接出去了,他去找一家私人诊所重新包扎伤口,同时打破伤风。子弹头已经剜出来了,又是私人诊所,一般不会引起怀疑的。</p>

    四哥走后,我拨打了李顺和老秦的手机,都关机。</p>

    我心里不由有些忐忑,我不知道他们此刻在哪里,不知道他们的伤势如何,也不知道此刻他们是否安全。</p>

    此时,我也不知道外面对白老三之死和昨晚的枪战在作何反应。</p>

    简单吃了点早饭,我正打算出去看看动静,这时秋桐给我打来了电话。</p>

    “你在哪里?”秋桐的声音有些低沉。</p>

    “在宿舍。怎么?一大早来电话,有什么指示?”我努力做出一副轻松的口气。</p>

    “我找你有事!”。</p>

    “哦。什么事?”我说。</p>

    “见面谈!”</p>

    “好,那我这出去。”</p>

    “等等。”秋桐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你不要出门,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去找你,我去你那里!”</p>

    “好,我等你!”</p>

    秋桐接着挂了电话。</p>

    20分钟之后,门被轻轻敲了两下。</p>

    我立刻打开门,秋桐神色紧张地看看身后,接着迅速闪身进来。</p>

    进来后,秋桐看着我:“海珠出差还没回来”</p>

    我点点头。</p>

    秋桐轻轻呼了口气,接着看着我说:“白老三死了!”</p>

    “你怎么知道的?”</p>

    “只要在大街买份报纸能知道,我早晨练的时候买了份报纸。昨晚郊区山里发生了枪战。”秋桐看着我:“虽然你没出门,但这事你会不知道?”</p>

    我看着秋桐,没有说话。</p>

    “说,这事你知道不知道?”</p>

    我点点头:“知道,昨晚我知道了。”</p>

    秋桐的身体微微一震:“告诉我,这事是不是和你有关?”</p>

    我说:“既然你看了报纸,你会知道昨晚枪战的时间,那时候我正在和你还有关云飞孙东凯曹丽一起吃饭,我会分身术参加枪战吗?”</p>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事是不是和李顺有关?是不是李顺告诉你的?”秋桐紧紧盯住我。</p>

    我低头不语。</p>

    “我希望能从你这里听到实话!”秋桐说。</p>

    我抬起头看着秋桐:“那好,我告诉你,昨晚的枪战,一方是李老板老秦还有四哥。”</p>

    “还有四哥?”秋桐有些惊疑。</p>

    “是的。四哥和白老三早认识,四哥以前的女朋友是死在白老三手里,四哥被白老三追杀了很多年,一直隐姓埋名到处躲避,他和白老三之间,有血海深仇。”我说。</p>

    “那白老三是被李顺老秦和四哥杀的了?是不是?”秋桐说。</p>

    “不是,昨晚李老板得到了白老三躲藏地方的消息,带人过去,但是去到之后,白老三已经死了。被谁杀的,不知道。死在现场的,还有两名山民,”我说:“李老板他们还没来得及走,有一帮人开枪,他们接着还击,于是爆发了枪战,李老板老秦四哥都被枪打伤了,所幸都不是致命伤,昨晚四哥来我这里包扎的伤口,在我这里住的,你来之前他刚走。”</p>

    “啊。”秋桐不由失声惊叫起来,接着说:“李顺他们呢?”</p>

    “不知道,我和他们联系不。现在他们去了哪里,我暂时没有消息。”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