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68章 为政之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一怔,接着笑:“是吗?我走神了吗?可能是这几天集团事情太多吧。 ”</p>

    关云飞说:“哎——你现在有两个总裁助理了,也帮你解脱了很多工作了,这该放权的时候要适度放啊,不要把自己搞的太累了。”</p>

    孙东凯说:“呵呵。经营这一块,我是基本都放给秋桐了,行政这一块,曹丽也是够操心的。”</p>

    关云飞点点头:“嗯,这对了。我们做一把手的,是要充分发挥各分管领导的作用,为政之道,在于用人嘛。”</p>

    孙东凯忙点头:“关部长说的极是,对,对,为政之道,在于用人!”</p>

    曹丽忙点头:“是的,是的,关部长说的很对,我们都是有体会的。这做好工作,用人是关键。”</p>

    关云飞微笑着看着曹丽:“曹丽,这用人里面可是大有学问,光靠领导做后台撑腰是不行的,管理人,要让人家口服心服才可以。”</p>

    曹丽有些尴尬地笑了下。</p>

    我心里乱糟糟的,却又还得装出安静的样子,我不能让他们看出此刻的不安和烦躁。</p>

    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饭,大家分头各自散去。</p>

    听说我和秋桐打车来的,关云飞主动提出用他的车送我和秋桐。</p>

    “东凯,我送你的这二位大将回去,你不会多想什么吗?”关云飞似乎喝得有些多,半开玩笑地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呵呵笑了:“关部长这玩笑开的。呵呵,我都是你的兵,我怎么会多想什么呢?”</p>

    我不知道关云飞为何要提出来让我和秋桐搭他的车,似乎他是有意要在孙东凯面前这么做的。至于他是出于什么深层次的动机,我想不出来。</p>

    回去的路,关云飞和我坐在车后排,秋桐坐在副驾驶位置。</p>

    路,饭桌一直侃侃而谈的关云飞却突然没了话,一言不发,两眼聚精会神地看着窗外的夜景,似乎他从来没欣赏过星海的夜景。</p>

    关云飞不说话,我和秋桐自然也无话可说。</p>

    事后孙东凯曾经问我那晚回去的路我们都谈了些什么,我说什么话都没说,孙东凯用狐疑的目光看了我半天,似乎不信,我又重复说真的什么都没说,孙东凯然后沉默了片刻,挥手让我离去。</p>

    秋桐先下车,然后我也到了,和关云飞打了个招呼,急火火回到宿舍,在宿舍里来回踱步,边琢磨着失态的发展。</p>

    看看时间,从老秦给我打电话到现在,过去快2个小时了。我不知道事情到了什么程度,我暗暗祈祷冬儿此时不和白老三在一起。</p>

    正焦虑间,突然有人敲门,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急促,我忙大步过去打开门。</p>

    门刚打开,一个人浑身是血跌跌撞撞闯了进来。</p>

    我大吃一惊,来人是四哥。</p>

    四哥衣服都是血,左手紧紧捂住胳膊。</p>

    我忙关门,看着四哥:“四哥,你受伤了?”</p>

    四哥点点头:“你这里有没有包扎消炎的东西?”</p>

    “只有纱布,别的没有!”我说:“你伤的怎么样?”</p>

    “胳膊挨了一枪,子弹还在里面。”四哥说。</p>

    “那赶快去医院。”我着急地说。</p>

    “不能去,去了会惹麻烦。在你这里处理。”四哥说:“没大碍,只是伤了皮肉,没伤着骨头。”</p>

    我来不及多问别的,忙将四哥的血衣脱下,四哥将胳膊裸露出来,右胳膊果然有个伤口,他自己用布条扎住了方,血暂时没有喷涌出来。</p>

    “要先把子弹头搞出来。”我说。</p>

    四哥点点头:“你找把刀子,再找点白酒!”</p>

    我找出一把匕首,又摸出几瓶二锅头。</p>

    四哥坐在椅子,我先用白酒给四哥冲洗伤口外围,四哥咬紧牙根不做声。</p>

    冲洗完毕后,我将匕首放在火烧了半天,又用白酒反复清洗。</p>

    然后,四哥对我说:“你来,用刀子把子弹头挖出来。”</p>

    我看着四哥:“没有麻醉,你会很疼的。”</p>

    “没事,你来吧。”四哥说。</p>

    我找个块毛巾递给四哥,四哥将毛巾塞进嘴里咬住,然后冲我点点头。</p>

    我凑近四哥的伤口,小心翼翼用匕首剜进伤口。</p>

    四哥狠狠咬住毛巾,身体微微颤抖着,额头开始冒汗。</p>

    子弹进去的较深,我剜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弹头,小心地剔了出来,啪——弹头落到地。</p>

    我松了口气,四哥脸的汗珠子哗哗往下流,但是没吭一声。</p>

    我不由赞赏四哥是个硬汉子。</p>

    然后,我打开二锅头,用白酒反复冲洗伤口,四哥继续咬牙坚持着。</p>

    弄了半天,差不多了,我用纱布将伤口包扎好。</p>

    四哥松开嘴,吐出毛巾,长长呼了口气:“明天我再去医院打一针好了。皮肉伤,过两天好了。”</p>

    四哥的口气很轻松,似乎毫不介意,又似乎是在安慰我。</p>

    我将四哥的血衣扔到洗衣机里去洗,然后回来将四哥搀扶到沙发坐下,看着四哥不做声。</p>

    四哥身体往沙发背一靠,看着我,半天说:“白老三死了。”</p>

    我浑身一颤,人民公敌白老三终于死了。</p>

    我看着四哥:“是你把他打死的?”</p>

    四哥摇摇头:“不是!”</p>

    “是李顺带人把他打死的?”我又问。</p>

    四哥又摇摇头:“也不是。”</p>

    “那是谁打死的?”我不禁大为惊疑。</p>

    “不知道。”四哥说。</p>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p>

    四哥深呼吸一口气:“我慢慢和你说。”</p>

    四哥开始叙述今晚的事情:</p>

    天快黑的时候,四哥接到李顺的电话,说马要去围剿白老三,问四哥去不去,四哥二话没说答应下来,直接去和李顺会合了。</p>

    会合后,李顺带着四哥和老秦还有十几个手下的人一起直奔市区西部的山区。</p>

    大家都关闭了手机,趁着夜色直接进了山。</p>

    路,李顺告诉四哥,他得到了神秘电话的通知,说白老三隐藏在山里一座废弃的砖窑里,他没有通知我,说解决白老三不用我亲自出马了,这些人足够。</p>

    四哥问李顺消息的可靠性,李顺说摸不透神秘电话是谁打的,只能信一半,但也不能不信,死马当活马医,先过去看看再说。</p>

    进了山里,在离废弃砖窑1公里的地方,大家弃车步行往山里走,沿着山路走了老半天,看到了废弃的砖窑。砖窑附近还有几户民宅,周围很安静。</p>

    这时李顺停住了,摆手让大家停下来,然后观察了半天,砖窑里有灯光,但是周围似乎没有人出没,也没有任何动静。</p>

    李顺突然起了疑心,但又不想放弃这次行动,于是让手下人呆在原地隐蔽好,他带四哥和老秦过去看看。</p>

    三人悄悄摸进了砖窑,到了门口,里面还是很静,有灯光,但是没有任何声音。</p>

    他们拔出枪,蹑手蹑脚走了进去——</p>

    走到砖窑里面,看到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白老三被一根绳子栓着脖子吊在砖窑的一个架子,旁边还躺着两具尸体,看穿着和模样像是山民打扮的一男一女,胸口被打穿了,地流了很多血。</p>

    李顺过去摸了摸白老三的身体,冰冷,早死了。</p>

    李顺此时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好,挥手让四哥和老秦火速撤离,可是,已经晚了,还没走到窑洞口,附近突然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p>

    李顺走在最前面,当即挨了一枪,打了大腿,接着倒在地,四哥忙一把背起李顺,和老秦边朝外射击边往砖窑里退,外面的人似乎不少,听枪声至少有10多个,根据射击的章法,似乎不是警方的人。</p>

    混战,四哥和老秦也都受了伤,四哥的胳膊被打,老秦边保护李顺边还击外面,也被打了一只胳膊。</p>

    这时,附近李顺的手下听到枪声,迅速赶过来参战,外面的人似乎并不恋战,突然撤离了,消失在夜色里,无影无踪。</p>

    对方撤离后,李顺的手下冲进来,对他们三个进行了简单包扎。这时李顺强忍疼痛告诉大家火速撤离,此处不宜久留。</p>

    于是大家找个块门板,将李顺抬去,然后搀扶着四哥和老秦迅速离开了砖窑,直接赶到车,开车迅速离去,四哥没有和他们一起走,到市区后直接来了我这里。</p>

    四哥说的很平淡,我听地惊心动魄。</p>

    “李顺和老秦的伤势怎么样?”我问四哥。</p>

    “似乎都没有伤到骨头,我是右胳膊被打,老秦是左胳膊,李顺被打了大腿,流血较多,但只要救护及时,应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当时现场采取紧急包扎措施了。”四哥说:“我们也打了他们的几个人,有没有死的不知道了,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地有血,但是没有死尸。”</p>

    “李顺他们去了哪里?”我又问。</p>

    四哥摇摇头:“我没问,他们现在必定去找地方包扎伤口去了。但肯定不会去那些大医院。”</p>

    我摸出手机,四哥说:“这个时候,你不要和他们当的任何人联系,放下手机!”</p>

    我看着四哥。</p>

    “你和他们联系,不但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说不定还会给他们甚至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有,他们的手机也未必会开机,你也未必能打通!”四哥说。</p>

    我听四哥说的有道理,放下了手机。</p>

    “白老三怎么被吊死了?是谁干的?”我问四哥。</p>

    “无法确定是谁干的,至于白老三到底怎么死的,是谁弄死的,是被先弄死后吊去的还是直接被吊死的,都不得而知。”四哥说。</p>

    “他们呢?阿来保镖和冬儿呢?”我问四哥。</p>

    四哥说:“现场没有见到他们当的任何一个人。”</p>

    “哦。”我点点头,心里稍微宽松了一些,冬儿不在那里,那说不定没有生命危险。</p>

    只是,阿来和保镖一直是和白老三形影不离的,他们怎么也不在呢?怎么白老三死了他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他们去哪里了?</p>

    白老三在李顺赶到之前已经死了,这是谁干的?那人为什么要杀死白老三?李顺接到的那个神秘电话,又是谁打的?这个打神秘电话的人,是否和白老三的死有关?他给李顺打电话的目的又是什么?</p>

    白老三逃命的时候手下只有阿来和保镖,其他手下都鸟兽散了,怎么窑洞周围突然又冒出一群带枪的人,还不是警察,而那帮人为何又不恋战。</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