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67章 少走弯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嗯,我一定记住!”</p>

    老黎说:“你口头说会记住,但是我看你不吃几次亏还是不长记性!”</p>

    我呲牙一笑:“我尽量避免少吃亏,少走弯路!”</p>

    老黎说:“你身江湖味道很弄,甚至,你身还有些痞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你觉察到没有?”</p>

    我说:“嗯,这一点我承认,我今后努力改正,努力克服!”</p>

    老黎说:“那也未必一定要改正一定要克服,在官场混,其实有时候流露一点痞气,说一些痞话,也未必不好,关键是看你如何把握时机把握尺度。”</p>

    听了老黎的话,我呵呵笑起来。</p>

    和老黎喝完茶,我没有回公司,直接去了市委大院,到了宣传部楼下,看到关云飞的车子停在楼前,这说明他没出去。我于是先给关云飞办公室打了个电话。</p>

    关云飞接听了,他在办公室。</p>

    “关部长好!”我说。</p>

    “哦。小易。”关云飞说。</p>

    “你在办公室啊,不忙啊?”我说。</p>

    “不忙啊。怎么,有事吗?”关云飞说。</p>

    “哦,没事,我正好到部里办事,刚办完,顺便问候一下领导。本想去你办公室,又怕你在忙打扰了你。”我说。</p>

    “呵呵,小家伙,还挺懂规矩的。没事,来吧!”关云飞的心情似乎不错,接着挂了电话。</p>

    我直接去了关云飞办公室。</p>

    “到部里来办事,能想着过来看看我,这很好!”关云飞悠闲地看着我,手指敲打着桌面:“怎么样,最近工作还顺利吗?”</p>

    “顺利,一切都很好!”我说:“你最近也是挺忙的吧?”</p>

    “我啊,要不要我给你汇报汇报。”关云飞笑着说。</p>

    “岂敢,岂敢。”我忙说。</p>

    “呵呵。”关云飞刚笑了两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分管宣传的副部长走了进来:“关部长,你找我?”</p>

    “是的,”关云飞说:“你再给市直各新闻单位通知下,最近打黑除恶的报道,要继续加大力度,不能松懈,要采取各种报道形式深入下去,再深一点,要搞几个深度报道出来,不能只限于层面不痛不痒的东西。</p>

    虽然北京专案组的人撤了,但是我们绝不能放松打黑除恶的舆论造势工作,我们新闻单位要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要紧密配合市委和市政府的工作,要紧密配合政法部门的工作。对了,除了市直新闻媒体,那个都市报那边,也要他们配合好,他们虽然是省里的报纸,但是在我们星海的地盘,也责无旁贷。”</p>

    副部长答应着出去了。</p>

    看来关云飞是要紧紧抓住雷正的小辫子不放了,要打着正义和公正的名义对雷正穷追不舍了。</p>

    “东凯最近也很忙吧?”关云飞接着又问我。</p>

    “孙记最近我没大见,见过一次,不过,他的确可能很忙,我看他精神似乎不大好,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小心翼翼地说着,观察着关云飞的神情。</p>

    “哦。心事重重。心事重重。”关云飞带着思索的表情重复了两遍,然后点点头:“看来,他最近很操心啊。不容易啊。”</p>

    接着,关云飞开始开始转移话题,和我兴致勃勃探讨起了党报的发行和经营工作,我和他神侃一通,他听得津津有味。</p>

    侃完后,我告辞离去。</p>

    见了关云飞一面,我心里有底了。</p>

    下楼,到了一楼,刚要出门厅,正好遇见雷正走进来,身后跟着秘。</p>

    看到我,雷正停住了。</p>

    雷正似乎脸色有些阴沉,眉头有些紧锁,似乎他也很有心事。</p>

    我冲雷正点头:“雷记好。”</p>

    雷正下打量了我几眼,微微一笑:“好,好。小易这几天气色不错啊,看起来,心情很愉快!”</p>

    我说:“雷记也是,雷记的心情看起来也很好。”</p>

    雷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接着擦肩而过。</p>

    我松了口气,出了楼门。</p>

    出市委大门的时候,一辆车正徐徐开进来,我不经意瞥了一眼,正好看到车后排坐着伍德,他似乎正脑袋靠在座椅后背闭目养神,没有看到我。</p>

    我擦,伍德来这里干嘛?很可能是来找雷正的。</p>

    他在这个时候找雷正干嘛?</p>

    我脑子里思忖着,看着正往里开的车子,车子果然奔那个方向而去。</p>

    伍德现在是星海大名鼎鼎的红色民营企业家,他去见任何市里的一位高官都很正常,更何况他还投巨资订阅了那么多报纸赠送给全市的基层政法干警,他去政法委记办公室,完全可以堂而皇之,不必忌讳什么人看到。</p>

    而且,我还听说最近伍德还给市公检法系统分别捐赠了一笔很可观的资金,弥补办案经费不足的问题。有这笔捐赠,他到市里任何一家公检法部门都是座客,同样到政法委也是一样。</p>

    伍德是自己来的,车里没有皇者,皇者干嘛去了?</p>

    我摸出手机给皇者发了个短信:“在干嘛?”</p>

    皇者很快回复:“在睡觉!什么事?”</p>

    “没事,问候一下你!”</p>

    “呵呵。北京专案组的人撤了,你是感到遗憾呢还是庆幸?”</p>

    “你说呢?”我反问。</p>

    “我不知道哦。”皇者的回答很鬼。</p>

    “伍德到雷正那里去了,你知道不?”我说。</p>

    “哦。这我倒还真不知道。昨晚我陪将军打了一夜麻将,今天他给我放假,让我休息。我以为他也在休息呢。”</p>

    “伍德一定是找雷正商议什么事的,让你休息只是想避开你!”我说。</p>

    “可能吧。将军的一些事,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做下属的,是不该很好的,该知道我的我知道,不该我知道的,我知道了也要装作不知道!”皇者说。</p>

    皇者似乎话里有话。</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边走边给他用手机短信交谈。</p>

    “没什么意思。跟着老大混,永远都不要那么好,永远都不要在老大面前自作聪明,老大需要你知道的,不用你问也会告诉你,不需要你知道的,绝对不能乱打听,这是生存之道,明白不?”皇者回复。</p>

    “嗯。明白了,你很聪明,但是你在伍德面前会装的很傻!”</p>

    “哈哈,老弟,你我聪明多了!哎,我还很困,要继续睡一会儿,你老弟这些日子想必也睡得不一定安稳吧,我看你也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p>

    “好了,睡你的吧,安息吧你!”</p>

    “嗯,好,我安息!”</p>

    收起手机,我继续往回走。</p>

    模糊感觉,皇者似乎隐约知道伍德找雷正有什么事,却含混其词不肯告诉我。</p>

    这个狡猾的狐狸。</p>

    第二天是周末,我一直睡到午才起床。</p>

    海珠下午出差去了沈阳,要几天之后回来。</p>

    我独自在宿舍里看了一个下午的电视。</p>

    5点多的时候,接到曹丽的电话,说孙东凯今晚请关云飞吃饭欢度周末,关云飞点名要我和秋桐参加。接着曹丽告诉了我吃饭的地点。我本想拒绝,想到秋桐要去,决定还是去,必须去。</p>

    赶到酒店的时候,秋桐已经到了,和我一样,都是自己打车来的。关云飞和孙东凯还有曹丽也到了。</p>

    大家边吃边喝边聊天,关云飞似乎很轻松,不时开着玩笑。</p>

    孙东凯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干巴巴地笑着。</p>

    一会儿我去卫生间,完刚要出去,接到了老秦的电话。</p>

    “发现白老三了,在郊外山区农村的一座民宅里,李老板正带着我们赶过去。”</p>

    “啊。”我愣了下,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接着说:“怎么发现的?”</p>

    “李老板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接着让我们出发!”</p>

    “神秘的电话?谁的?”我说。</p>

    “不知道!”</p>

    “消息可靠吗?要是不可靠怎么办?”我说。</p>

    “李老板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死马当活马医,他说反正我们人多,又带着武器!”老秦说。</p>

    “为什么要告诉我?”沉默片刻,我突然说。</p>

    “李老板让我通知你的,他没说理由,只是让我第一告诉你这个消息,第二让你不用去参加行动!”老秦说。</p>

    我有些困惑,觉得李顺的心思真是捉摸不透,告诉我却又不让我参加行动。难道他是不想再牵累我?还是留着我一旦他有什么不测好有个人给他安排后事?</p>

    老秦接着说:“李老板说他又改主意了,决定不袖手旁观了,他今晚要为民除害,决意要除掉白老三,永远免除后患,他命令一旦发现白老三,立刻击毙,凡是和他在一起的人,一律格杀勿论,然后制造他们内部火并的假象。”</p>

    “啊——什么?”我大吃一惊。李顺的性格做事无常,说变变,昨天还说要坐山观虎斗,这会儿亲自带人出动了。冬儿或许现在和白老三在一起,按照李顺的安排,岂不是。</p>

    我刚要说话,老秦突然急急地说:“好了,这边有事,我要关手机了,李老板的手机也关了,回头再联系!”</p>

    说完,老秦挂了电话。</p>

    我急了,忙打过去,已经关机了,又打李顺的,也关机了。</p>

    我慌了,我靠,我甚至还不知道他们是到哪里去找白老三的。</p>

    我接着打四哥的手机,也关机。</p>

    难道,四哥也被李顺叫去围剿白老三了?</p>

    我不由忧心如焚,惴惴不安,我不关心白老三阿来保镖的生死,冬儿的安危高度牵动着我的心。</p>

    我心神不宁地回到房间,坐在那里眼神有些发愣。</p>

    关云飞刚说完一个笑话,大家正在轻笑,看我进来,关云飞说:“小易,怎么看你心不在焉的,去了一趟卫生间像掉了魂一样,怎么了?”</p>

    关云飞这么一说,大家都看着我。</p>

    我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咧嘴一笑:“没有啊。我很好啊。”</p>

    秋桐注视着我,嘴角动了动,又没出声。</p>

    关云飞哈哈一笑:“那是我老眼昏花,看走眼了。”</p>

    大家又都笑起来。</p>

    关云飞接着看着孙东凯:“东凯啊,我怎么看你也有些心神不定的,说话老走神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