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61章 精神支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不由头皮有些发麻,十分后怕,如果不是四哥来到,我完蛋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说:“这是白老三为我准备的。不过,没用。”</p>

    李顺看着我,出了一口气:“万幸,亏了四哥,四哥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你要是被白老三喂了老鼠,我也不活了。”</p>

    我有些怪怪地看着李顺:“我的生死对你很重要吗?我死了你该好好地活着去为我报仇啊。怎么我死了你不活了呢?怎么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殉葬呢?”</p>

    李顺说:“你是我的精神支柱啊,你要是死了,我没有精神支撑了,我整个人崩溃了,还怎么去报仇,干脆我也不活了算了。”</p>

    我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听你这话越来越不对劲呢?听起来怎么怪怪的!”</p>

    李顺叹了口气:“我让你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还少吗?你又何必非要说这些话呢?”</p>

    李顺这话让我又有些迷糊。</p>

    李顺接着说:“白老三把你弄来要你合作,显然,他是觉察到这事是我在捣鼓他,他是想从你这里打开缺口,找到我嫁祸于他的证据,然后提供给警方,然后一举将我扳倒。他肯定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如此操作。看来,革命的形式很微妙很紧张了,决不能给白老三这个机会,必须要尽快将他除掉,否则,后患无穷。”</p>

    李顺显然意识到了白老三今晚将我弄来的用意,他知道白老三的目的一旦得逞的严重后果。</p>

    “白老三没有这么聪明的脑瓜子啊,难道,他是受了什么高人的指点才意识到这一点的?”李顺又说。</p>

    我的脑子里突然闪出了伍德和雷正。</p>

    这时,李顺的手机响了,李顺接电话。</p>

    “什么?没追。跑了。没发现车辆的踪迹。”李顺说。</p>

    我估计老秦那时是追不的。</p>

    “算了,收队!”李顺垂头丧气地挂了手机。</p>

    一行人回到星海,四哥直接开车回去了,我和李顺还有老秦去了棒棰岛宾馆李顺的房间。</p>

    李顺埋头溜冰,我和老秦坐在一边默不作声。房间里弥漫着香臭味,我几乎有些窒息,站起来过去打开了窗户。</p>

    半天,李顺抬起头,看着我和老秦,神情有些迷幻,说:“难道,我的计划要失败了?”</p>

    我和老秦看着李顺,没有做声。</p>

    李顺站起来,走了两步,接着停住,一挥手:“不可能,绝对不会,我的计划如此慎密,绝对不可能失败,计划没有任何漏洞,没有。只要白老三从我们这里打不开缺口,他无法翻身,他会一直被追捕。我们现在不能靠警方了,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白老三,快刀斩乱麻,把他灭了,让他无法为自己辩解,只有这样,我们才是安全的,我们才不会有任何破绽被抓住。”</p>

    “只是,这次他逃脱了,不知又会躲藏到哪里!”老秦说。</p>

    李顺低头不语,半天说:“他绝对不会远离星海的,他一定会在星海周围继续潜伏着等待时机想为自己洗清冤屈,既然他猜到我是在捣鼓他,那他不会放弃的。他一定会继续找证据的。易克这次表现很好,临危不惧,没有吐露半点消息,提出表扬,你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p>

    我没有做声,心里沉甸甸的,我记挂着被白老三挟裹走的冬儿,当然,根据目前的情况判断,冬儿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白老三没有发现冬儿任何想背叛她的行迹,他似乎还是信任冬儿的。</p>

    李顺接着说:“白老三的算盘打的是不错,想用钱来收买你,只是他没有想到你这个人是不爱钱的,他以为天下的人都像他那样爱钱,都像那个冬儿那样爱钱。他想用冬儿来打动你,以为你对冬儿还一直恋恋不舍,只是他没想到你早不喜欢冬儿了,你现在喜欢的女人是海珠。</p>

    这个冬儿,我看可恶的很,助纣为虐帮助白老三来和我作对,假惺惺协助白老三来引诱你,自以为很有吸引力,以为你会她的当,甚至连和你的老情分都不顾,无情无义的女人,眼里只有钱,这样的女人,可怕,可恶!”</p>

    我看着李顺,心里突然有些烦躁,说:“你住口!”</p>

    我这么一说,李顺不由一愣,老秦也微微一怔。</p>

    李顺看着我:“你说什么?”</p>

    我说:“我让你住口!”</p>

    李顺说:“你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p>

    我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冬儿!”</p>

    李顺眼皮一跳,看着我:“怎么了?我说的难道不对吗?难道不是她为了钱甩了你投奔了白老三?她对你无情无义,怎么你还护着她?难道你还对她旧情难忘?割舍不得?”</p>

    李顺的脸拉了下来。</p>

    我没有说话,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两口。</p>

    李顺带着痛惜的表情对我说:“我告诉你很多次了,女人都是祸水,你是执迷不悟,是听不进去,你说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我看你早晚得毁在女人身。”</p>

    我不理李顺,走到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深深呼了一口气。</p>

    李顺继续在我身后唠叨:“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看你还没成英雄,要被女人绊住脚了,你看看你现在,整天被女人纠结着,新女人放不下,旧情人舍不得,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到底还想不想做点真正的事业。”</p>

    我继续不搭理李顺,想着自己的心事。</p>

    一会儿,李顺似乎说累了:“好了,你回去吧,不然家里的海珠又要打电话开查岗了。烦人的女人,真烦人。”</p>

    我于是离去。</p>

    第二天午,我和老秦联系,听老秦说李顺昨晚一夜没睡,在床辗转反侧长吁短叹了一夜,不知他在想什么。</p>

    下午,我和老黎坐在茶馆里喝茶,好几天没有见到老黎了。</p>

    “你这几天都在忙乎什么?”老黎问我,边把玩着手里的茶杯。</p>

    “工作呗,还能忙什么?”我无精打采地说,心事满腹。</p>

    “我怎么感觉你满腹心事?”老黎看着我。</p>

    我笑了下:“我能有什么心事,你太多心了。你这两天干什么了?”</p>

    老黎说:“我去北京了,刚回来啊。”</p>

    “你去北京干吗?”我说。</p>

    “去玩啊,去看几个老朋友。顺便看看北京的风光。”老黎说。</p>

    “你倒是悠闲得很。”我说。</p>

    “我这把年纪了,不悠闲你还让我忙死啊。”老黎说:“我每次去北京,总能听到一些消息。”</p>

    “什么消息?”我说。</p>

    老黎说:“北京是皇城,去北京还能听到什么,无非是高层之间明争暗斗的事情呗。”</p>

    我说:“这些离你我都远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高层之间的斗争从来都不会停止,也从来和我们无关,你听到又能怎么样?”</p>

    老黎笑笑:“黑道之间的斗争很血腥,白道的斗争更残酷。只是,白道往往是看不见的刀子在杀人。”</p>

    我说:“是的,不错!”</p>

    老黎说:“很多高官,今天还在台指手画脚,说不定明天成了阶下囚,午还在会讲话,说不定下午到纪委做客喝茶去了。想想很让人感慨。”</p>

    我说:“你老了,不要操心这些事,好好颐养你的天年吧,不该操心的少操心,不需要考虑的少考虑。”</p>

    老黎呵呵笑了:“好吧,我听你的,不操那些心了。对了,星海这两天好像白道黑道风声都有些紧啊。”</p>

    我说:“你不是说不操心的吗,怎么又说起这个来了?”</p>

    老黎说:“还不是因为你,你是跟着李顺混黑道又在秋桐手下混白道,我担心你搀和进去呗,我怎么有一种直觉,星海这次黑道的事,好像和李顺有关呢?”</p>

    我的心一跳,说:“此话怎讲?”</p>

    老黎说:“不怎讲,我是直觉!你小子在我面前装的没事人似的,但是我觉得你心里有鬼!”</p>

    我一咧嘴:“你的直觉未必是正确的!”</p>

    老黎说:“但也未必是不正确的,是不是?你小子不愿意和我多说,我不逼你,但是,我要提醒你,做任何事,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都要为自己留个后手,带兵打仗都要有预备队,这做事也是同样,必须给自己留好退路。”</p>

    我点点头:“嗯。知道了!”</p>

    老黎眼里突然闪过一缕忧虑的神色。</p>

    我不由心里一愣,和他交往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会有这种表情,似乎他也遇到了什么自己无法确定无法左右的事情,似乎他有些心神不宁。</p>

    老黎说:“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事,有些事是自己可以掌控的,有些事是自己无能为力的,有些事靠努力是可以解决的,但有些事却是要靠运气的。你还年轻,你今后的路还很长,我说的这些情况,你早晚都会遇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福兮祸兮,好运歹运,看你的造化了。”</p>

    老黎这话我听了似懂非懂,对我的事,似乎他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似乎他又什么都没感觉到。</p>

    我不指望老黎能帮助我什么,我不认为老黎能帮助我什么,只要我的事不让他担忧受累好了,我不敢想象一旦我被通缉抓捕会给老黎带来怎么样的打击,会让他受到怎么样的巨大震动,会给他带来多大的焦虑和不安。</p>

    想到老黎,我不由又想到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周围的朋友。越想越心惊,不敢再往下想了。</p>

    听了老黎一番话,我心里的不祥之感越发强烈,似乎我很快要事发,很快要被通缉了。</p>

    一旦我被通缉,在集团里无疑会投下一颗原子弹,大家都会震惊,谁也不会想到春风得意正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易总竟然是一个黑社会分子,还是骨干,还是二当家的。</p>

    我惴惴不安地离开了茶馆,回到公司,在办公室里呆了很久。</p>

    我甚至开始想自己的后路了。</p>

    如果李顺的事一旦事发,我愿意束手擒吗?我愿意在监狱里去过日子吗?</p>

    不,不能,这太可怕了!我决不能被抓进去!我被抓进去,自己受罪不说,谁来保护秋桐海珠和小雪呢?</p>

    那么,既然不想进监狱,我要逃跑。</p>

    可是,往哪里跑,怎么跑?我能跑吗?我跑了,海珠秋桐怎么办?</p>

    不,决不能跑!</p>

    不能跑,又不想被抓进去,那怎么办?</p>

    我胡思乱想着,越想心里越惊惧不安。</p>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黑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