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58章 此话有道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和李顺之间的关系,我更明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其实呢,说白了,不过是主子和走狗之间的关系,不过是金钱和交易的关系,李顺给你钱,你给他卖命,李顺有钱,我也有钱,没人会和钱有仇,同样的钱,没有什么正义和邪恶,你听李顺的话,李顺会给你钱,你听我的话,我会给你更多的钱。</p>

    当然,换了其他的情况,你可能未必会在乎我给你的钱,但是,在一个人即将被老鼠咬死的时候,如果还能活命,还能有钱,那我想只要他不是傻瓜,他会毫不犹豫地做出最明智的选择。”白老三说。</p>

    我点点头:“白老板此话有道理!”</p>

    白老三说:“看来易老弟是明白事理的人,知道生死关头什么是大什么事小,识时务者为俊杰,能保住命,而且还有钱拿,这样的好事确实不多。而且,只要易老弟今晚肯和我合作,不但性命无忧,不但有钱拿,而且,我还可以成全你一件更好的事情。”</p>

    我说:“什么事情?”</p>

    白老三说:“我知道冬儿是你的初恋女友,知道你一直很喜欢冬儿,对冬儿一直舍不下,当然,冬儿不肯跟着你这个穷光蛋过日子,她甩了你投奔了我,你现在虽然和海珠在一起,但是我明白你对冬儿一直是念念不忘的。</p>

    如果你肯和我合作,肯和我站在一个战壕里,那么,我可以说服冬儿,让她回到你身边,我会赠予你们俩一十分可观的财富,让你们俩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日子。冬儿是我的人,她一定会听我的话的,冬儿是热爱金钱的人,只要你有钱了,她是会愿意回到你身边的。”</p>

    白老三对我进行各种利诱,先拿我的生命来威胁,然后用金钱做诱饵,接着又拿冬儿来打动我。</p>

    我做沉思状看着白老三。</p>

    白老三继续说:“你不要怀疑冬儿跟着我期间有人给你戴了绿帽子,我可以给你打包票,冬儿跟着我干之后,没有任何人对冬儿图谋过不轨,也包括我,我虽然喜欢玩女人,但是我却一直没有动过冬儿一根头发,当然,张小天曾经打过冬儿的主意,但是他也没有得逞,而且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p>

    怎么样,易老弟,我对你够意思吧,我可是把冬儿像自己的家人一样来保护的,我这可是为你才保护冬儿的,当然,当初冬儿把你甩了,那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你是个穷光蛋呢,谁让你跟着我的死对头李顺干呢?你要是早迷途知返站到我的阵营,冬儿早回到你身边了。</p>

    你放心,冬儿跟着我干,她是听我的话的,只要我让她回到你身边,保证没问题,除了因为有我的话她要听,还以为你和我合作之后,你起码是个富翁了,这年头,用冬儿投奔我时候的话来说,叫物质基础决定层建筑,你有钱了,有物质基础了,物质基础有了,层建筑有了,爱情有了,冬儿自然是不会再嫌弃你的。</p>

    你们俩是初恋情人,感情基础毕竟还是很深厚的,再说,冬儿现在也不缺钱,你们俩都有扎实的物质基础,何愁日子不快活呢。我这可是想成人之美,想撮合你们俩的,我是忠心诚心想为你们好的。”</p>

    我说:“冬儿在哪里?”</p>

    白老三说:“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随时我都可以让她来见你,没有我的指令,你永远都见不到她。”</p>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p>

    白老三又说:“你别看我现在的处境有些狼狈,但是我还是很安全的,我安全,我的人安全,冬儿自然也是安全的。你也不要以为我白老三这次是彻底完蛋了,我白老三混迹黑道白道那么久,我的根基结实着,我不是难么容易会被扳倒的。</p>

    当然,我要你和我合作,并非是我摆脱目前困境的唯一出路,并非我没有其他选择,只是,我不忍心看着你这个风流倜傥才华卓越身手不凡的小帅哥跟着李顺误入歧途一起去送死,我是想拉你一把,挽救你于水火之。老弟,还是那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可要三思喽。”</p>

    我低头不语。</p>

    白老三继续说:“你可能还会顾虑一旦和我合作李顺会不放过你,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绝对怎么不着你,到时候,他自己的狗命都难保了,哪里还有机会还有精力去报复你,我会采取得力的措施来保证你和冬儿的安全。</p>

    到时候,如果你愿意跟着我干,那最好不过,你和冬儿都是我的得力干将,我会重用你们,绝对不会亏待了你们,成了我的人,谁都不敢动你们。</p>

    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跟着我干,我也不勉强,我会给你和冬儿办好一切手续,放你们走,让你们远走高飞,保证谁也找不到你们。再退一步,即使你不愿意跟着我干又不愿意离开星海还想混你的官场,那也没问题,白道我的关系背景和后台硬着呢。</p>

    我保证让你安安稳稳混的官场,而且,保证你能在官场青云直,别的不说,其实你也知道我姐夫是谁,他可是星海市委常委,政法委记,现在位高权重,今后还会高升,权力会更大,只要我和他一句话,你的仕途保证了。”</p>

    我抬头看着白老三:“你说的是真的?”</p>

    白老三点点头:“当然,我白老三混江湖,讲的是义气二字,我说话保证算数。”</p>

    其实,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白老三抛出的诱饵,他在软硬兼施想让我和他合作,我今晚不管和他合作不合作,他都是不会放过我的,不合作是死路,合作也是死路,那个老鼠坑我是一定会进去的。</p>

    我说:“那你要我怎么样和你合作?”</p>

    白老三呼了一口气,笑了,点点头:“易老弟是明白人。恐怕不用我直说吧?”</p>

    我说:“我不明白!你说吧。还有,既然是合作,不能把我绑在这里吧,先放开我!”</p>

    白老三说:“虽然我这里有阿来和保镖,但是,在我们的合作没开始之前,我想你还是要先委屈一下,等我们的合作进行完了,我自然会放开你的。不但放开你,我还会和你举杯共饮,庆祝我们合作成功。”</p>

    我说:“好吧,你说吧,你要我怎么合作?”</p>

    白老三吸了一口烟,在我面前来回走了两步,然后站住,看着我:“告诉我,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p>

    我说:“什么案子?”</p>

    白老三说:“废话,当然是我被抓捕的这个案子!我从来不认识那个什么北京来的人,我根本没安排人去伤害他,他是什么来头,他和李顺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来星海,又为何要到我的夜总会去闹事,为何他被阉割了却嫁祸到我身,你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和我说一遍,从头到尾详细说一遍。”</p>

    说着,白老三冲阿来一使眼色,阿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微型录音机,按了一下录音键,然后放在我面前的地面。</p>

    显然,白老三是要录口供了,要我说出李顺的整个计谋,要我说出李顺嫁祸于他的整个过程,然后,他可以将这个口供提交给警方,作为他无罪的有力证据,借以洗清自己的冤屈。</p>

    这是白老三今晚把我绑架来的直接原因,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李顺操了,但是苦于找不到确凿的证据,又找不到李顺,暗安排人跟踪我,安排人假装出租车司机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让阿来趁机出手把我绑架来。</p>

    白老三是要从我身打开突破口,先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开始反击李顺。</p>

    我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件事,从头到尾我一无所知,难道那个北京的人真不是你搞的?那个人还是北京很又来头的人物?那个人和李老板认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啊?”</p>

    白老三的脸拉了下来,看着我:“老弟,我刚才说了那么多,道理我都讲清楚了,摆在你面前的路都给你指明了,难道你非要执迷不悟,非要一条道走到黑,非要和我作对,是不是?</p>

    你在李顺那边是什么位置你以为我不清楚?李顺做这种事会少了你?会不让你参与?我再劝你一句,不要死到临头还装逼,装逼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你现在没有别的路可走,除了和我合作,你没有其他的选择。”</p>

    我说:“我是真不知道,你非要我说,我说什么?我从来没听李老板提过什么北京的人,我从来不知道这事,你非要逼我说,我怎么说?我一直还以为这事真的是你干的呢,原来你是冤枉的?不会吧,你是冤枉的,怎么警方会抓捕你通缉你呢?”</p>

    白老三说:“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不要逼我发火!”</p>

    我说:“你发火我也不知道啊,你说你好好的发的什么火呢?发火伤身,你还是消消气不要发火的好,你认为你是冤枉的,那你可以去自首啊,和警方说明白,警方是不会冤枉好人的,你姐夫是政法委记,有他在给你撑腰,你去找警方怕什么。或者,你可以去找李老板问个清楚啊,你不去找李老板找我有什么用?”</p>

    白老三说:“老子要是能找到李顺不会找你了,再说,你让老子现在主动去找李顺,你以为老子傻,李顺狗日的说不定会要了老子的命,然后说老子畏罪自杀。你在这里给我装憨卖傻,老子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我要生气了,老子一生气,后果会很严重。”</p>

    我说:“白老板,你不要发怒,也不要逼我,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哎,你说你大晚的把我弄到这里,我晕头晕脑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才明白过来,你搞错了,找错人了啊。”</p>

    白老三终于怒了,大吼一声:“马尔戈壁,易克,你狗日的看来是真想找死了。你真想死,老子成全你。”</p>

    正在这时,保镖的手机响了下,似乎是短信提示音。</p>

    保镖拿出手机看了下,接着对白老三说:“她来了。”</p>

    白老三点点头:“出去带她进来吧。”</p>

    保镖接着出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