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57章 一个活口不留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接着说:“只要找到白老三,在警方之前找到白老三,将他弄死,一切万事大吉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他是再冤屈也无法辩解了,到时候制造一个他畏罪自杀或者内部火拼的现场,那更完美了。 所以,我们要加大工作力度,要尽快找到白老三的线索,发现后立刻击毙。”</p>

    老秦点点头:“嗯,我给弟兄们都交代了,大家都带了家伙。”</p>

    “告诉他们要小心点,这几天星海风声紧,别被盘查的警察查到他们带枪,不然麻烦了。”李顺又叮嘱。</p>

    老秦点点头:“我会告诉弟兄们小心的!”</p>

    李顺想了下,接着说:“发现白老三立刻击毙,凡是和他在一起的人,一个活口不留,不管是男还是女。”</p>

    我的心猛地一颤。</p>

    老秦看了看我,接着点头:“好——”</p>

    李顺接着说:“还有,要防止白老三反扑,安排人暗保护好几个重点目标,一个是小雪,一个是秋桐,一个是我父母,还有那个海珠,同时,告诉工地和其他项目,做好安保工作。”</p>

    老秦点点头:“好——”</p>

    李顺坐下来,吸了一口烟,有些焦躁地说:“马尔戈壁的,本来很简单的事情,怎么搞到这么复杂了。看来,是好事多磨。操——难道是我的计划哪里有不周全的地方?”</p>

    李顺的思维似乎有些混乱。</p>

    李顺接着拿过冰壶,打着火机,又开始溜冰。</p>

    吸了几口之后,李顺闭眼睛,将脑袋放在沙发靠背,静止了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看着我和老秦,脸带着梦幻一般的神情,喃喃地说:“看来,革命导师的话是正确的,世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挫折总是难免的。”</p>

    我和老秦都没有说话,老秦轻轻叹了口气,不知是为什么叹息。</p>

    李顺接着站起来,大手一挥,大声说:“我们要正确对待革命进程的困难和挫折。我们必须要振作起来,革命必有坎坷和挫折!挫折是成功的先导,不怕挫折渴望成功更可贵。</p>

    当我们遇到坎坷、挫折时,不悲观失望,不长吁短叹,不停滞不前,把它作为人生一次历练。把它看成是一种人生成长的常态,这将让我们更好地谱写出更精彩的革命生涯。</p>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碰到挫折,不要畏惧、厌恶,从某方面说,挫折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历练意志的好事。惟有挫折与困境,才能使一个人变得坚强,变得失敌。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失败的战斗没有胜利的战役。</p>

    当我们战胜失败的时候,我们会对胜利有更深一层的感悟。是在这样一次次的失败,我们才能迎来最后的胜利。真正的革命者,都是在经历了一次次失败和挫折之后才取得辉煌成的……”</p>

    李顺站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像是在说梦话,又像是在诗朗诵。</p>

    我和老秦静静地坐在那里听李顺演讲,直到他口干舌燥为止。</p>

    然后,我回了公司。</p>

    晚我招待三位客户。我没让王林开车送我,自己打车去的酒店。我告诉他周末也不需要他开车,让他在家欢度周末。</p>

    客户很能喝酒,我陪着喝。酒足饭饱之后,送走客户,我的头也晕乎乎的,出了酒店门口,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那里,我直接了车,告诉了我住的地址,然后出租车司机开车走。</p>

    我坐在后排有些醉意,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有些困意,不觉打起了瞌睡。</p>

    过了半天,出租车停住了。</p>

    我睁开眼,发现四周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地方。</p>

    不对,这不是我要去的地方。我脑子猛地一闪,倏地打开车门蹦出来,这时却发现出租车司机已经不在车里了。</p>

    扫视四周,方位渐渐确定,这似乎是在郊区滨海小道,四周没有灯光,月色朦胧,周围都是树林,不远处是大海。</p>

    我警惕地看着四周,突然听到路边的树林里一阵轻微的动静,接着一个黑影走出来。</p>

    我刚要接近那黑影,那黑影突然闪身到了我的跟前,动作我还快,接着听到一声低沉的断喝:“别动,动要你命!”</p>

    接着,我看到了乌黑发亮的枪口正指着我的胸口,一个蒙面人站在我面前。</p>

    而此时我也听出了这黑影的声音,是阿来。</p>

    也只有阿来有如此迅猛敏捷的动作。</p>

    我站在那里没动,看着他说:“阿来,是你。”</p>

    阿来接着扯下蒙面,对着我呲牙一笑:“不错,是我。”</p>

    我说:“怎么?搞突然袭击?白老三要完蛋了,你还跟着他?”</p>

    阿来阴笑着:“妈的,我不跟他跟谁?他现在可是我的大东家!瘦死的骆驼马大,何况他现在还没有瘦死。”</p>

    我说:“白老三现在在哪里?”</p>

    阿来说:“你想见他?很巧啊,他也正想见你呢!看来你们是相互思念啊!”</p>

    我一听,心里有些发紧,说:“阿来,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做一笔交易?”</p>

    阿来晃动着脑袋说:“做交易可以啊。不过,这次可能不行哦,你想做交易,要看你还能活多久,要看你还有没有机会。”</p>

    我说:“为何要这么说?”</p>

    阿来收起笑脸:“好了,妈的,老子懒得和你废话,老子现在是在奉命行事,现在听我的,不听话。识相点,老子认识你,这枪可不认识你,子弹可不认识你,转过身,举起手来——”</p>

    我边暗暗运气边慢慢举起双手,缓缓转身。</p>

    边转身,我边想和阿来继续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趁机出手,没想到脑袋后面倏地一阵冷风,接着后脑勺被一个钝物重重狠狠一击,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接着晕了过去。</p>

    当我苏醒过来,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身体被结结实实捆在一张椅子,丝毫动弹不得。</p>

    我努力睁大眼睛往四周看,却依旧什么都看不清楚,周围很静,没有任何动静,似乎这里是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空气阵阵霉味。</p>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处所,似乎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子。</p>

    我的后脑勺阵阵疼痛,两腿有些发麻。</p>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房门被打开,房门打开的一刹那,我感受了一阵凉风,还看到了门外的一缕暗光。</p>

    接着,突然,啪——灯亮了,灯光十分刺眼,晃得我一时不睁不开眼。</p>

    我闭眼,然后慢慢睁开眼,努力适应着强烈的光线。</p>

    慢慢我看清了站在我跟前的三个人,间是白老三,两边是阿来和保镖。</p>

    白老三正阴沉着脸看着我,阿来和保镖面无表情站在两边。</p>

    我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果然是在一个没有窗户的空荡荡的房间里,角落里堆着一些杂物,别无其他,房子显得很旧,墙角都是蜘蛛。</p>

    白老三将脸凑近我,凑到离我不到一尺的距离,仔细端详着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我一样。</p>

    我看着白老三,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说:“白老板,你好啊。”</p>

    白老三缓缓往后退了两步,一时没有答话,然后继续死死地看着我,眼里带着阴冷的目光,灯光下脸色显得有些苍白。</p>

    “我好,我很好。”沉默了一会儿,白老三开始说话了,声音像是从地底里传出来的。”易总,易克,易大侠,咱们又见面了。多日不见,我很想你啊,想的不行了,所以,我专门安排人请你来这里见见。没想到吧,易克,我会请你来,你会在这里见到我。老朋友见面,有何感想呢?”</p>

    我说:“白老板请客人来的方式好像有些不妥吧,见客人的方式好像不大礼貌吧?”</p>

    白老三说:“没什么不妥的,我这已经是对你够客气的了。恐怕你没想到我在这个时候敢请你易大侠来见面吧。”</p>

    我说:“不错,是没想到。”</p>

    “知道这是哪里吗?”白老三说。</p>

    我说:“如果你告诉我,我当然会知道!”</p>

    白老三阴笑一下:“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你当然不会知道!”</p>

    我说:“虽然你不说,但是我大概可以猜到,这里一定是老鼠躲藏的地方。”</p>

    白老三哈哈大笑起来:“你可以这么说,我不反对,这里的确是有很多老鼠,你要是愿意和老鼠在一起呆在一起,我可以成全你。我刚挖了一个坑,里面放了很多老鼠,我想一个人要是被捆绑地像个麻花和几十只老鼠呆在一个坑里,然后让老鼠在身慢慢啃咬,那感觉一定很爽,那滋味一定不错。”</p>

    我浑身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说:“白老板,你平白无故把我绑架到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p>

    白老三说:“平白无故?你可真敢说啊,易大侠,我白老三做过很多平白无故的事,但是,今天,我请你来,却不是平白无故。既然我今天辛辛苦苦请你啦,自然是有事要找你。”</p>

    我说:“请白老板明示,什么事?”</p>

    白老三说:“最近这两天,发生了不少事,其最大的事莫过于我白老三莫名其妙被通缉,莫名其妙被北京来的人抓捕,我想,这里面的缘由,你不会不知道吧?”</p>

    我说:“看了媒体的报道,大概略知一二!”</p>

    白老三说:“看了媒体报道你才知道,才略知一二,易老弟,你可真会装逼,你可真能装逼,我知道你装逼是个高手,没想到到了这里,到了现在,到了你死到临头的时候,你还敢在我面前装逼,看来,你是真想和在老鼠坑里被老鼠慢慢咬死了。”</p>

    我不由浑身又打了一个寒颤,说:“不想!我想活着。”</p>

    白老三说:“想死很简单,想活着也不难,关键,是看你易老弟的态度,关键是看你易大侠配合不配合。”</p>

    我说:“你要我什么态度,你要我怎么配合呢?”</p>

    白老三点着一支烟,慢慢吸了两口,然后说:“我和李顺之间的恩怨,你想必是很明白的吧?”</p>

    我说:“是——明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