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55章 通缉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四哥这么一讲,我有些心惊。 认真想一想,四哥说的可能性不是没有,而是很大。</p>

    如果事情真的按照四哥说的那样发展,那我和李顺都完了,我们都成了通缉犯。</p>

    大少一旦要是知道自己被阉割原来是李顺干的,是我参与配合的,那会恨死李顺和我这个二弟,凭他老爷子的位置,整死我和李顺简直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p>

    越想心里越紧张,仿佛我现在已经成了一名通缉犯。</p>

    四哥看着我的神色,接着说:“当然,这只是我的分析,只是一种可能,事情到底会发展到哪一步,谁都不好说,或许期间也会出现别的意外呢。</p>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会提前安排好的,无论如何不能让你被抓进去,我会想办法安排你和海珠远走高飞,大不了隐姓埋名到别的地方生活,我隐姓埋名过这么多年,自保的办法还是有一些的。”</p>

    四哥宽慰的话不但没让我心里平静下来,反而让我的心更加乱了,我似乎感觉,自己已经站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已经站在了熊熊烈火的刀尖。</p>

    我蓦地隐隐意识到,自己追随李顺混黑社会的日子或许很快要到头了。</p>

    只是,到头却并不意味着新生,而是彻彻底底的毁灭。</p>

    吃完饭,我和四哥出了房间准备离开。刚出房间,我一眼看到王林正坐在外面大厅里的一张桌子独自在吃饭。</p>

    在我看到王林的同时,他似乎也无意一抬头正好看到了我们。王林接着站起来和和我们打招呼:“易总,这么巧啊,你们也是在这里吃午饭!”</p>

    我看着王林微笑了下,没有说话。</p>

    四哥冲王林笑着客气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回头对我说:“易总,很荣幸今天能正好遇到在这里遇到你,和领导一起吃饭是我的光荣,这顿饭我请你!”</p>

    四哥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是说给王林听的。</p>

    然后,四哥去买单,我没有推辞,然后冲王林笑着说:“早知道你也来了把你叫过去一起吃了。”</p>

    这时四哥过来了,对王林说:“我连你的单也一起买了,不能光请领导忽视了你啊,呵呵。”</p>

    王林忙道谢。</p>

    我对王林说:“你慢慢吃吧,我们先走了。”</p>

    我和四哥于是离开了羊肉馆。</p>

    回去的路,四哥说:“你的这个驾驶员王林我怎么感觉神神道道的。”</p>

    “我已经叮嘱过云朵了,你方便的时候,也盯着他点儿。注意观察此人。”我说。</p>

    四哥点点头:“嗯。其实不用你说,他刚来给你开车的第一天我注意他了。此人看起来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心眼似乎不少,脑瓜子挺活络。才来了时间不长,和集团的那些驾驶员关系混得挺熟。”</p>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p>

    这时,我脑子里又涌起不知去向的冬儿,又涌起四哥刚才说的那些话,心里沉甸甸的,纠葛得很。</p>

    下午班,我到集团总部去办事,经过孙东凯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门虚掩着,犹豫了一下,接着停住,敲门。</p>

    “进来——”屋里传来孙东凯的声音。</p>

    我推门进去,看到孙东凯正坐在办公桌前抽烟。</p>

    几天没见孙东凯,他此时的样子让我微微有些意外,看起来神情似乎有些憔悴,胡子拉碴的,眉头紧锁,愁眉不展。</p>

    看到我,孙东凯抬了抬眼皮:“你来了。有事吗?”</p>

    我说:“没事,是经过你这里,进来看看你。”</p>

    孙东凯无精打采地点点头:“嗯。坐吧。”</p>

    我坐在孙东凯对面,看着孙东凯,说:“你似乎精神不大好!”</p>

    孙东凯眉毛一扬,看着我:“你怎么看出来的?”</p>

    我说:“你的神情都表现出来了啊,胡子也没刮,眼圈深凹,愁眉不展的,怎么?遇到什么发愁的事情了?”</p>

    孙东凯的眼皮一跳,笑起来说:“没有啊,我有这么邋遢颓废吗?”</p>

    我说:“是的,难道其他人没有告诉你?”</p>

    孙东凯说:“没有啊,我这两天很忙,吃住在办公室,基本没出去。”</p>

    我的心一动,这两天他很忙,忙什么?这两天正是非常时期,白老三李顺在忙,关云飞雷正在忙,他忙乎什么?难道白老三出事的消息让他也寝食不安了?他为什么不安?难道白老三一出事会牵扯到他什么?</p>

    我的脑子里冒出一连串的问号。</p>

    孙东凯这时站起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间的卧室,里面有卫生间。</p>

    过了一会儿,孙东凯出来了,刮了胡子,洗了脸,看起来似乎刚才精神多了。</p>

    “这回看起来好了吧?”孙东凯又坐回到办公桌前看着我。</p>

    我点点头:“好多了,只是。”</p>

    “只是什么?”孙东凯看着我。</p>

    “只是你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我说。</p>

    “哦。”孙东凯一愣,接着笑了:“怎么会,你是过度敏感了。我只是加了2天班有些劳累而已,怎么会心神不宁呢。你实在是过于敏感了。”</p>

    我看着孙东凯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应声。</p>

    “你这几天工作还算顺利吧?”孙东凯说。</p>

    “嗯。一切都很顺利!”我说。</p>

    “那好。”孙东凯点点头:“白老板出了点事,你知道了不?”</p>

    我说:“知道了啊,报纸都报道了,通缉令都了报。白老板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呢?好怪!”</p>

    孙东凯说:“我也觉得好怪,他在我眼里一直是个正经商人,我才和他打交道的,没想到他竟然还有黑道背景,这很出乎我的意料。”</p>

    孙东凯半真半假地说着。</p>

    我说:“我刚到怪的不仅仅是白老板犯了事,还有雷正雷记,他不是白老板的姐夫吗?白老板这次出了事,他这个政法委记怎么不帮帮白老板呢?按说一个普通的刑事伤害案子,有雷记的关系,是闹不到这个程度的啊。”</p>

    孙东凯眨眨眼,接着放低声音对我说:“这你不知道了。白老板这回犯的事,可不是普通的事情,这回恐怕雷记是想帮他也未必能帮得了。”</p>

    我睁大眼睛,无知地看着孙东凯:“啊,怎么了?”</p>

    孙东凯说:“据内部消息,白老板这次可真是撞到枪口去了,他指使人把在他夜总会闹事的一个客人给阉割了。这个客人可不是普通人,是北京一个高级领导的孩子,他这可是犯了天条,冒犯了北京的高官,捅了大漏子。</p>

    这次抓捕他,是北京直接来人操办的,地方只有配合的资格,没有发言权,以前白老板惹了事雷记都能给他摆平,这回可是难了,雷记还算是有眼头,主动回避了,而且还主动给面的人表了鲜明的态度,说坚决支持面的行动,绝不徇私情,做出一副大义灭亲的姿态。他现在别说保白老三,能让自身干净了算万幸。”</p>

    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呢,我在报纸看到了雷记的专访,说要坚决打黑除恶,原来是。”</p>

    孙东凯说:“这事自己心里有数行,可千万不要在外面乱说乱议论啊。”</p>

    我说:“嗯。一定的,必须的!”</p>

    孙东凯接着说:“市里对这个案子是非常重视的,部里加大了宣传舆论造势,关部长专门召集市里主要新闻媒体的负责人开了专题会,要求密切配合警方搞好新闻报道工作,要随时报道案件的进展情况,要多方面全方位搞好追踪报道。”</p>

    说这话的时候,孙东凯一脸苦相。</p>

    我说:“哦。是这样。对了,孙记,这次白老板的事情不会牵扯到你什么吧?”</p>

    我这么一说,孙东凯脸的肌肉不由抽搐了一下,接着说:“乱说,怎么会牵扯到我呢,我和他只是普通的交往,又没有什么深交,他的事情怎么会和我有关?你真是胡思乱想。”</p>

    我说:“哦。那好,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是我想多了,我其实主要是担心你,没牵扯那太好了。”</p>

    此时,我心里基本断定,孙东凯和白老三之间一定有什么无法说清的关联,白老三出了事,孙东凯一定是心慌的,他必定担心会有什么事情牵扯到他,孙东凯这两天没休息好,一定和白老三出事有关。但至于是什么事情,无从知晓了。</p>

    李顺往池塘里投了一颗小石子,没想到把整个池塘的鱼都惊扰了。</p>

    我正要起身离去,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伍德走了进来。</p>

    看到伍德,我微微一怔,孙东凯也一怔,似乎是伍德没有打招呼直接来的。</p>

    看到我,伍德也微微一愣,接着笑起来:“易总好啊,孙记好,我冒昧进来,是不是打扰你们谈事情了。”</p>

    伍德的气色看起来似乎不错,似乎白老三的事情对他没有任何影响。</p>

    孙东凯呵呵笑起来:“伍老板请进,我和小易刚谈完工作,正在闲聊呢,哪里有打扰之说,你来可是稀客,请坐——”</p>

    我也冲伍德一笑:“好久没见伍老板了,看起来伍老板很精神啊。”</p>

    伍德哈哈笑着,走到沙发坐下,孙东凯和我也起身走到沙发坐下。</p>

    伍德说:“我刚好经过这里,想起好久没见孙记了,顺便过来看看。”</p>

    “欢迎啊!”孙东凯笑着。</p>

    伍德看着孙东凯:“孙记,看你这气色似乎不大好,最近是不是工作很操劳啊。这么大一个集团,凡事都要操心,你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哦。”</p>

    孙东凯笑笑:“谢谢伍老板关心,这两天熬夜加班了,睡眠少了点,不过也还好吧。”</p>

    伍德说:“你现在手下有易总这样的得力干将,有事让他们多干干,也替你分担一部分事务,孙记啊,要学会放权啊,不能抓地太死了。”</p>

    伍德似笑非笑地说着,看了我一眼。</p>

    我微笑着不说话。</p>

    孙东凯点点头:“伍老板说的对,我是要适当放权了。”</p>

    伍德接着换了话题,表情有些沉痛地说:“哎——白老板这几天出了事,我的心里感到十分痛惜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