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52章 同病相怜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哎——”夏雨叹了口气:“看来我是当二奶的命了,大奶走了还能再回来,我这个二奶候补了那么久都没转正,看来我是转不了正了。   (w w w . v o dtw . c o m)我的命好苦啊。刚才大大奶来我这里坐了会,我还向她吐了半天心里的苦水,唉——我们这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不过我她还强点。”</p>

    “什么?你说什么?”不等夏雨说完,我腾地站起来,对着电话叫起来:“你刚才说谁到你那里去了?谁?”</p>

    “大大奶啊,冬儿啊,怎么了?”夏雨说。</p>

    “冬儿?”我重复了一句。</p>

    “是啊,是冬儿啊,冬儿不是大大奶吗,要不是前大奶!”夏雨说。</p>

    “她现在人呢?”我急促地问道。</p>

    “她刚刚走了啊,没说去哪里!我也没问!”夏雨说。</p>

    “她去你那里干嘛的?”我说。</p>

    “她说最近要出趟远门,有些东西放在家里怕不安全,先寄存在我这里,然后给了我一个很小的密码箱,然后走了!”夏雨说:“那密码箱好好玩哦。很精致,我把它锁在我办公室保险柜里了。”</p>

    “你现在在哪里?”我说。</p>

    “在办公室啊!”夏雨说。</p>

    “你等着,我现在去你办公室!”我说。</p>

    “嘎——好啊,热烈欢迎,猛烈欢迎,太好了,二奶要不要组织集团的员工到大门口敲锣打鼓列队迎接二爷啊!”夏雨开心地说。</p>

    我没心思和夏雨胡扯,挂了手机,急匆匆出了办公室往楼下走。</p>

    突然失踪的冬儿这个时候居然出现在夏雨办公室,而且还交给夏雨一个密码箱,我不知道冬儿为何要这么做,不知者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我觉得这个信息很重要。</p>

    刚到楼下,王林正在擦车,看我下来,忙停下手,说:“易总,要出去是不是?”</p>

    我看着王林,稍微犹豫了下,放缓脚步,深呼吸一下,接着点点头,笑了下,说:“嗯。要去谈一项业务,送我去三水集团!”</p>

    王林眨眨眼,接着了车。</p>

    二十分钟之后,到了三水集团,我打开车门,直接往楼里走,夏雨正站在大厅门前一蹦一跳地向我招手。</p>

    我突然有意无意地回了一下头,看到王林正坐在车里打电话。</p>

    王林这个动作看起来似乎很正常,我此时心里却不由一动。或许是此时我的神经高度敏感的缘故。</p>

    我没有停留,直接和夏雨去了她的办公室。</p>

    一进夏雨办公室的门,门刚关,夏雨倏地扑进我怀里,紧紧</p>

    抱住了我的身体,脑袋在我怀里乱拱,嘴里不停嘟哝着:“二爷,快</p>

    抱抱二奶,二爷好久木有抱二奶了。”</p>

    我木然不动,任凭夏雨自己在那里折腾。</p>

    我不配合,夏雨倒也自得其乐,一会儿又抱着我接吻,在我脸嘴唇一通狂吻,接着又吻我的脖子。</p>

    好半天,夏雨才停下来,看着我一撅嘴:“木有互动,不好玩。”</p>

    我说:“行了吧你,别不知足。好了,给我弄个热毛巾,我要擦下脸和脖子,不然,待会我怎么出去。”</p>

    夏雨没有动,看着我脸色红红地说:“二爷,你下面怎么没有起来呢?”</p>

    我后退几步,说:“你少折腾好不好?烦人不烦人,你再闹腾,我立马走!”</p>

    我嘴里说走,是吓唬夏雨的,我其实当然不可能走,我来的正事还没办呢。</p>

    夏雨一听我如此说,忙说:“好,好,我不折腾了,二奶这给你弄湿毛巾。哎——咱二爷要热毛巾,二奶得赶紧啊,我是小婆子的命呶。”</p>

    一会儿,夏雨拿着热毛巾过来,我刚要伸手接过来,夏雨说:“你脸脖子什么地方有口红,我看的你清楚,听话,二爷,二奶给你擦。”</p>

    我一听夏雨说的有道理,于是等夏雨给我擦。</p>

    “闭眼,热毛巾来啦。”夏雨说。</p>

    我闭眼。</p>

    等了片刻,热毛巾没来,夏雨的热唇却又吻了我的唇。</p>

    我睁开眼,往后一退,说:“你怎么回事?”</p>

    夏雨嘻嘻一笑:“哎——擦完不能亲了,干脆在擦之前再亲一会啊。好了,不非礼你了,来,二奶给二爷哥哥擦脸脸。”</p>

    说着,夏雨开始用热毛巾给我擦拭脸和脖子,边擦边嘟哝着:“啧啧,看这脸蛋,木有麻子,木有粉刺,木有皱纹,还挺细皮嫩肉的。这是谁家的帅哥啊。哦。原来是我家的二爷啊。嘻嘻。”</p>

    夏雨自己在那里一问一答地自得其乐自我陶醉着。</p>

    等夏雨擦完,我坐到沙发,夏雨也坐过来,身体靠着我的身体,喜滋滋地说:“二爷,你今天专门来看我,我好高兴哦。幸亏大大奶走了,不然她在这里,我还真不好当着他的面和你亲热了。”</p>

    我看着夏雨:“冬儿给你的东西呢?”</p>

    夏雨说:“在我保险柜里啊。大大奶那么信任我,委托我保管的东西,我怎么能不放好呢?那个密码箱我觉得好轻的,我猜里面应该不是金条,不知道大大奶弄了什么好东西放在里面,还反复叮嘱我一定要保管好。”</p>

    我说:“你拿出来那密码箱我看看好不好?”</p>

    夏雨犹豫了下,说:“其实是个蛮精致的小箱子,也木有什么好看的。”</p>

    我把脸一拉,夏雨一看忙说:“别拉脸,我给你拿,我给你拿还不行吗?”</p>

    说着,夏雨起身打开保险柜,拿出一个果真很精致银灰色的密码箱出来,形状很小。夏雨放到茶几:“看,这是大大奶委托我保管的密码箱。”</p>

    我把密码箱放在手里晃了晃,果然很轻,里面似乎没什么有重量的东西。</p>

    我低头趴在密码箱前,将耳朵贴紧密码锁,伸手开始轻轻拨弄号码圈,边对夏雨说:“去,把门锁死。”</p>

    “咦,你要干嘛啊。”夏雨叫着,突然把密码箱一把拿了起来,抱到怀里,看着我:“二爷,你想开这个密码箱?”</p>

    我没想到夏雨会突然拿走密码箱,站起来看着夏雨,点点头:“是的,我是想打开这个密码箱!”</p>

    夏雨咧嘴一笑:“看不出你还挺有能耐的,还会开密码箱,没看出你还有特工的潜质啊。我倒是很想看表演开密码箱的绝活,可是,你不能开这个密码箱,我另外找个给你开好不好?”</p>

    我摇摇头:“我要开这个!听话,把密码箱给我!”</p>

    说着,我向夏雨伸出手。</p>

    夏雨抱紧密码箱,往后退了两步,摇摇头:“二爷,不行哦,你不能开这个哦。”</p>

    我的脸又拉了下来。</p>

    夏雨说:“二爷,你别逼我为难啊,你这回拉脸我也不能给你了,你看看密码箱可以,可是,你不能打开啊,我答应大大奶要替她保管好这个箱子的,大大奶那么信任我,我怎么能失信于她呢,我不能做不守信用的人啊,我有我做事的底线的,除了这事,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p>

    我说:“我只想打开这个箱子,你把箱子给我,我不要你做别的!”</p>

    夏雨带着哀求的语气说:“不行啊,二爷,你不要这样啊,我真的好为难啊。主人不在这里,怎么能随便打开人家的东西呢。你这不是让我做不守信用的人嘛。要不这样,我给大大奶打个电话,问问她好不好,她要是答应,我让你打开看,而且她答应了,会告诉你密码,你还不用费劲搞密码锁了。”</p>

    我点点头:“好,你打吧!”</p>

    “嗯。”夏雨似乎终于解脱了,喜滋滋地摸出手机给冬儿打电话,接着沮丧地说:“关机,她关机了!怎么办?”</p>

    “怎么办?凉拌,把密码箱给我拿过来!”我说。</p>

    “我不!这样做是不道德的,二爷你不讲道德!不讲道德不是好孩子!”夏雨撅起嘴巴,又往后退了两步。</p>

    “我给你讲个几把道德,我让你把密码箱给我,你听见没有?”我有些着急了,加重了语气,往前走了两步。</p>

    夏雨似乎十分为难,一方面是她要信守对冬儿的诺言,一方面是我在步步紧逼,这让她似乎十分难以统一,十分矛盾。夏雨的脸涨得通红,边往后退边看着我说:“二爷,你要是再逼我,我要哭了。我要大哭,我要哇哇大哭。”</p>

    夏雨的嘴巴一撇,似乎真的要哭了。</p>

    夏雨要是在她办公室真的哭了,那可糟糕了,外人看到会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p>

    我一看,忙站住脚步,说:“哎——你别哭,别哭,我不逼你了。你可千万别哭。”</p>

    我话音刚落,夏雨扑哧笑起来,说:“我听二爷的,二爷让我不哭我不哭。我很乖的哦。”</p>

    边说,夏雨边转身将密码箱放回保险柜,小心翼翼地锁好。</p>

    我有些丧气,对夏雨招招手:“丫头,你过来!”</p>

    “得令——”夏雨一步三跳地走过来,坐到我身边,脑袋往我肩膀一靠:“二爷,什么指示?丫头来了。”</p>

    我说:“我问你,冬儿把这个密码箱交给你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取?”</p>

    夏雨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突然说:“对了,她临走前还说了一句话,和你有关,我差点忘了告诉你。”</p>

    我说:“快说——”</p>

    夏雨说:“她说,如果。如果一个月之后她还不来取这个密码箱,让我把这个密码箱交给你。只能交给你,除了你,谁都不可以。”</p>

    我的心一颤,更加不安了,冬儿这话是什么意思?</p>

    我的心里又感到了惊惧。</p>

    我对夏雨说:“夏雨,你看,冬儿自己也说了,如果……一个月之后你要交给我的,也是说,我一个月之后是可以看的,一个月之后看和现在看,没什么区别的,所以,我想,你还是给我吧。”</p>

    夏雨说:“不可以哦。二爷,一个月之内大大奶要是回来了,你还是不可以看的哦。要不,你一个月之后看可以吗?一个月之后,大大奶如果还不来取这个密码箱,我保证交给你。</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