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51章 皇者的利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在原地呆了半天,接着摸出手机给老秦发手机短信:“李老板呢?”</p>

    老秦很快回复:“刚睡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两天没合眼了。”</p>

    我回复:“刚才我见到皇者了。根据我和他谈话的内容以及他的语气表情,我基本断定问题不是出在他身!”</p>

    老秦回复:“你能肯定?”</p>

    我回复:“大致能肯定,毕竟,我对他做事的风格和习惯还是有些了解的,而且,此事他泄密,似乎也不符合他的利益!”</p>

    “他的利益是什么?”老秦问我。</p>

    我一时想不出了,是啊,皇者的利益是什么?他这么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只是为了自保?还是为了维护伍德的利益?还是。</p>

    我想不出,回复老秦:“不好说!”</p>

    老秦回复:“此人做事极其诡秘,对他的话,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暂且当他的话是真的,注意以后严密观察他的动向,一旦抓到他危害我们利益的证据,要毫不犹豫做了他,决不能留后患。”</p>

    我回复:”嗯。”</p>

    老秦接着回复:“对了,刚才李老板睡觉前有意无意问了我一句,问我知不知道你现在和冬儿到底是什么关系。”</p>

    我的心猛地一跳,忙回复:“你怎么说的?”</p>

    老秦回复,”我说不知道。然后李老板接着点点头,自言自语说冬儿是个财迷,你是个不爱财的人,你们不是一路人,然后他接着又摇摇头,然后又是点头,看的我莫名其妙,接着他睡了。”</p>

    我回复:“哦。”</p>

    老秦问我:“你现在能联系冬儿吗?”</p>

    “联系不,手机关机了,也不知道人去哪里了!”我回复。</p>

    “哦。那这样吧。”老秦回复。</p>

    我收起手机,心神不定地回到宿舍。</p>

    海珠正坐在沙发看电视,看我进门,忙迎来说:“哥,电视刚才播通缉令了,通缉白老三的,星海电视台播的,播了好几遍,还拉了字幕。”</p>

    宣传部门的行动速度好快,关云飞动作真麻利。</p>

    我坐到沙发,突然感觉很渴,端起茶几海珠的水杯,一口喝光。</p>

    “白老三涉嫌故意伤人啊。这个恶棍作恶多端,早该抓他了。”海珠坐在我身边又说。</p>

    我看着海珠说:“这几天你下班要注意安全,注意观察有没有跟踪,注意观察公司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出没。”</p>

    海珠点点头:“嗯。你是担心白老三狗急跳墙报复你?他为什么要报复你呢?你怎么招惹他了?”</p>

    我没有说话,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然后说:“我累了,睡觉!”</p>

    海珠看了看我阴沉的脸色,没有说话,直接去了卧室。</p>

    躺在床,我和海珠都没有说话,她没有发出均匀的呼吸,似乎也没有睡着。</p>

    我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发愣,事情发展到现在,白老三极有可能明白此事是李顺给他设的套,嫁祸于他。雷正可能也能分析出来,虽然他们现在无法找到李顺陷害他的确凿证据,无法找到我参与的证据,但是白老三肯定会认为我参与了李顺陷害他的阴谋。</p>

    一旦白老三有了喘息之机,说不定会疯狂展开报复,而他报复的对象,除了我和李顺,再是海珠秋桐和小雪。四哥会注意保护秋桐和小雪,海珠这边目标太大,公司放在那里,不能不防。</p>

    在此次事件,根据皇者说的话,伍德是个迷,他的态度似乎难以捉摸,很不明朗,似乎一方面他和雷正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一方面却又在雷正面前故意装作不知很多事,在坐山观虎斗,静等李顺和白老三一决高下。他似乎在等待合适的实际下山来摘桃子。</p>

    而雷正现在需要做的一方面是要全力保住白老三不落,另一方面还要努力撇清和白老三的关系,不让白老三的事情牵扯到他,影响了他的仕途。但是依照他和白老三的亲戚关系,要想撇地一干二净,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p>

    此刻我没有睡着,雷正也未必睡得踏实,他现在首先要考虑的一定是如何让自己完整保全,甚至他开始考虑如何动用自己下的关系来操作此事。</p>

    在此事,他现在显得有些被动,他知道自己最大的政敌关云飞一定会打着堂而皇之的名义利用自己手里掌握的宣传舆论机器造足声势,声势越大,对他越不利,难保那些记者不会把白老三其他作恶的事情捅出来。一旦越捅越多,民愤会越来越大,极有可能会把他牵扯进去,那他愈发被动。</p>

    隐隐感觉,李顺搅的这盆浑水似乎越来越浑了,一个简单的人身伤害案,似乎正将越来越多的人牵进来。一个黑道之间的斗争,正在逐步扩散到官场。看来,黑道和白道,似乎永远是难以分清的,你有我,我有你。</p>

    这一晚,我很久才睡着,海珠也是,不时听到她发出轻微的叹息声。</p>

    第二天,在办公室里,我看到了当天的报纸。日报晚报生活报都在一版报道了这起发生在夜总会的人身伤害案,章里没有提及大少的身份,只是说星海的黑社会头子白老三涉嫌指使手下人残害无辜,用非常残忍的手段伤害了到夜总会消费的客人。</p>

    同时在报纸刊发了悬赏通缉令,白老三的头像终于了报纸。同时新闻里还说要对此案进行跟踪报道,并说要随时配合警方的行动,对白老三的黑社会行径深挖,展开深度报道。</p>

    无疑,搞追踪报道显然是关云飞的暗示或者明示。他要对雷正展开一场穷追猛打,似乎不借此时机干倒雷正不罢休。</p>

    但同时,在各报的二版显著位置,又都刊发了雷正的访谈,访谈的主题是坚决打击黑社会性质的犯罪行为,建设平安星海,造福一方百姓。</p>

    雷正在访谈里信誓旦旦地提到,对于社会的黑恶势力,不管是什么背景什么后台,都要坚决打击,绝不留情,要坚决将星海的黑恶势力铲除干净,还市民一个安全祥和的生活工作环境,为星海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p>

    似乎,雷正的这个访谈是紧急连夜搞出来的,是应对着关云飞来的。作为市委常委,雷正要在报纸发表访谈,孙东凯自然是全力配合,关云飞也是不好阻止的,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p>

    我正在看报纸,秋桐进来了,随手带门,走到我跟前,看着我,神情有些严肃。</p>

    我看着秋桐,说:“怎么这么一副严肃的表情?”</p>

    秋桐坐到我对面,看着我:“白老三被通缉了。”</p>

    我说:“是的,我刚看了报纸!他的夜总会刚开业伤了人。”</p>

    秋桐说:“此事有些反常!”</p>

    我说:“怎么反常了?”</p>

    秋桐说:“看报纸的报道,这只是个普通的刑事案子,怎么会如此大动干戈进行报道?而且,雷正还有个面访谈。”</p>

    我说:“我怎么知道?这说明市委重视打黑工作呗。”</p>

    秋桐说:“雷正是白老三的姐夫,他怎么不早不晚在这个时候出来这个访谈?我怎么举得这个事情有些蹊跷。这个故意伤害案,真的是普通的刑事案子吗?”</p>

    我说:“怎么?你想到哪里去了?”</p>

    秋桐看着我:“告诉我,这个案子和你和李顺有没有牵扯?你们有没有参与?”</p>

    我一听,心里有些发慌,说:“白老三伤害人,干嘛要说我和李老板呢?明明通缉的是白老三嘛。你怎么那么会联想。”</p>

    “我为什么会联想,你说呢?”秋桐直直地看着我:“我怎么突然有一种预感,此事少不了你和李顺的掺和。”</p>

    我努力笑着:“你太多心了。顾虑太多了。”</p>

    秋桐呼了一口气,说:“还有,我怎么感觉四哥这两天也有些不大对劲,开车老是走神,闯了好几次红灯,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过的。”</p>

    我说:“看,你继续多心了。”</p>

    秋桐又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说:“但愿是我真的多心了。这世的事,从来都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白老三作恶太多,报应终于来了。你跟着李顺混,我想也未必没干坏事,李顺我是管不了了,没人能管了他,但是,我希望你能掌控住自己的人生方向,不要做对不住良心和道德的事情。”</p>

    我点点头:”嗯。”</p>

    “一个人活在世,不犯错是不可能的,从来没有完人,但是,做事情,时刻要记牢心里的底线,每个人都要有自己做事的底线,你可以犯错误,但是不能逾越底线。”秋桐又说,眼神有些忧郁。</p>

    我又点头:“嗯,我知道了!我会恪守自己的底线的!”</p>

    秋桐又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站起来,神色郁郁地走了。</p>

    我松了口气,心里却又感到十分不安。</p>

    这时,我又接到了夏雨的电话。</p>

    “嘎嘎——二爷,真好玩啊,我在报纸看到一个通缉令,你猜被通缉的人说谁?”夏雨大惊小怪地咋呼着:“是那个那天在我办公室牛皮哄哄的白老三啊,这家伙的照片了报纸,我一眼认出来了,哈哈,照片他好精神哦。帅哥一个哦,不简单啊,照片都了报纸,我还从来没过报纸呢。哎,二爷,悬赏通缉呢,我们要不要去抓白老三去赚钱啊,你知道不知道白老三在哪里,知道的话,我们一起去抓,抓到了领赏钱。”</p>

    我哭笑不得,说:“你神经啊,这个好玩吗?你找死啊,你能抓住他吗?少胡言乱语了,再胡说八道,把你送到精神病院里去。”</p>

    “嘎嘎——二爷好狠心啊,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我不去哦。”夏雨继续说:“我今天刚看到白老三的照片了报纸,好开心啊,赶快给你汇报呢。”</p>

    我说:“好了,不用汇报了,我已经看了报纸了!”</p>

    夏雨说:“哦,对了,忘记了,报纸是你们那里出的啊。嘻嘻。哎,昨晚你在棒棰岛宾馆陪大烟枪的客人打扑克打到几点啊?是不是玩了个通宵啊?”</p>

    “没有,我玩了一会儿回去休息了!”我说。</p>

    “哦。是舍不得大奶在家里等你吧?”夏雨的声音有些酸溜溜的。</p>

    我没有说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