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8章 性取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一看:“我晕,糟糕,怎么碰见这个疯丫头了,还有黎老爷子。 ”</p>

    夏雨一叫,老黎接着看到了我们,我们无法回避了。</p>

    李顺和我走过去,李顺笑着和老黎招呼:“哎——老爷子,怎么这么巧啊,你们也在这里!”</p>

    老黎还没说话,夏雨说:“哎——大烟枪,怎么你们也在这里啊?你和二爷在这里干嘛的啊?”</p>

    李顺看了看我,似乎有些意外夏雨叫我二爷,老黎这时似乎看出了李顺的疑问,说:“丫头喜欢恶搞,叫了玩的,二位还不要介意。我有个老朋友来了星海,住在这里,我让丫头陪我来看看朋友的,怎么,你们来这里是。”</p>

    李顺忙说:“呵呵,我是来这里看客户的,我的一个客户住在这里,我刚陪他吃完饭,我酒量不行,让易克来陪酒的,这不刚把客户送到房间里,我们正要出去。”</p>

    “哦。”老黎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微笑了下。</p>

    夏雨凑到我跟前嗅了嗅鼻子:“咦,喝的什么酒,怎么没酒味啊,倒是满身的烟味。”</p>

    李顺哈哈笑起来:“我本来以为客户酒量很大,把易克拉来了,结果那客户根本是滴酒不沾,所以,我们也没大喝,喝了几口啤酒而已。”</p>

    李顺随机应变地很快。</p>

    老黎眼珠子转了转,又打量了我和李顺几眼,然后说:“呵呵,好了,我们要去了。我那老朋友等急了。”</p>

    于是我和李顺与老黎夏雨告别,夏雨依依不舍的目光看着我,嘴巴一撅一撅的。</p>

    出了楼门,我和李顺在宾馆的小道走着。李顺说:“我擦,真巧,正好遇到老黎这父女俩,不过没事,他们这一老一小是不会看出我们什么破绽的,他们来看老朋友,我们来陪客户,很正常的。对了,这个夏雨老是叫你二爷,什么鸟意思?她想包你?是想包你也不能叫二爷啊,本来没有大爷,直接当大爷多好!”</p>

    我说:“夏雨向来喜欢胡闹,随口叫的,因为我以前叫她是二奶,她反过来叫我二爷了。”</p>

    “嘿嘿。这个夏雨我看当你的二奶还真有可能,这丫头对你好像一直不死心啊,你现在有海珠当大奶,夏雨只能当二奶喽。一个大奶把你管的死死的,再加一个二奶,我看你怎么过日子。我看你是犯贱,没个鸟事招惹那么多女人。告诉你,女人越多,你的麻烦越多,你今后难过的日子还在后面呢。”李顺带着教训的口吻说。</p>

    我闷不作声,长出了一口气。</p>

    然后李顺仰脸看了看天,说:“老天照顾我,没让我招惹那么多女人,我实在是该庆幸。女人啊,都是累赘,都是祸端,都是祸水,我不明白了,这世界男人为什么都要喜欢女人呢?”</p>

    李顺这话让我觉得很怪异,扭头看着李顺:“男人不喜欢女人喜欢什么?难道去喜欢男人?”</p>

    李顺嘴巴一咧,愣了下,说:“为什么不可以呢?”</p>

    “当然不可以,这是不正常的性取向!”我说:“男人都喜欢男人,那怎么延续后代,总不能让男人生孩子吧?男人也没这功能啊?”</p>

    李顺说:“科技越来越发达,男人以后说不定也能生孩子的。”</p>

    我说:“谬论。”</p>

    李顺呆了下,接着看着我:“你是不是很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啊?”</p>

    我说:“这要看怎么理解喜欢这两个字,对男人正常的一般的友好喜欢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升到生理的角度,对于女人,男人都喜欢女人,谁不喜欢呢?不喜欢是不正常的,这是正常的异性相吸。”</p>

    李顺又仰脸看天,不说话了,神情似乎有些忧郁。</p>

    走了一会儿,李顺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当然,肯定不会出什么意外的。白老三今晚会完蛋,白老三完蛋后,你有没有什么打算?”</p>

    我说:“解甲归田!专心我的班,我也不当你的二当家的,你以后黑道的事也别再找我,我安安稳稳做个正常人。还有,我劝你也改邪归正,不要再干黑道那些事,金盆洗手算了,开几个正儿八经的公司,做合法的生意。老是捣鼓赌场放高利贷,总不是个事儿,早晚要出事的。”</p>

    李顺停住脚步,看着我:“你真是这么打算的?你真是这么想的?”</p>

    我点点头:“是的!”</p>

    李顺说:“理想总是美好的,愿望总是良好的,只是,我看未必能自己说了算。”</p>

    我的心一沉,看着李顺。</p>

    李顺不看我,看着远处说:“想解甲归田,想金盆洗手,你自己说了肯定不算,我说了也未必能算。白老三完蛋后,我看日子未必能安宁下来,说不定,新的敌人又会出现,说不定,斗争会更加惨烈。”</p>

    我说:“你的敌人不是白老三吗?还有谁?”</p>

    李顺阴沉着脸,半天没说话,一会儿说:“不知道。”</p>

    说着李顺往前走。</p>

    边走李顺又边说:“在黑道打拼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我不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可是,兄弟,身不由己啊,有人要不想让你过安稳,怎么办?那只有斗争,以革命的恐怖对付反革命的恐怖,以黑制黑,一个白老三倒下来,还会有另一个黑老四冒出来,只要有人妨碍我发财赚钱,有人和我作对,他是我的敌人,我要坚决和他斗到底。</p>

    当然,这次除掉白老三,可以说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等这次战役结束后,大家可以过一段平静的日子,正好休养生息。哎,我的一生,似乎注定了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只有在战斗我才能永生,才能找到我存在的价值,找到我生存的动力。”</p>

    李顺似乎在梦呓一般地说话。</p>

    李顺接着说:“至于你,你和我是密不可分的共同体,我们俩是同呼吸共命运的生命体,我们同生存,我们同战斗,我们在战斗凝聚起牢不可破的深情厚谊,老天安排你来到我身边,只是天意。</p>

    既然是天意,不可违,你不能随便离开我,不能抛弃我而去,你要始终追随我,一生一世都不要离开我,当然,如果我死在你前面,你自由了,你解脱了。</p>

    其实我是很想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死的,我是很舍不得你的。我让你跟着我继续在战斗永生,并不是要妨碍你在官场的作为,相反,我希望你能在官场青云直,你混得越高我越高兴。</p>

    所以,我劝你,解甲归田的想法先不要有了,我只要不死,你不要有这想法,我即使死了,你也未必能解甲归田。现在,我金盆洗手不了,你也解不了甲归不了田。”</p>

    李顺的话让我的心里觉得很荒唐荒诞,又一片漆黑,仿佛如同周围暗夜里无边的黑暗。</p>

    暗夜无边。</p>

    我在无边的暗夜里悲哀着自己,嘲笑着自己,我的灵魂似乎正在渐渐死去。</p>

    是的,这样下去,我的灵魂终归会死去。</p>

    又走了一会儿,李顺的脚步突然停住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前面。前面是宾馆的餐厅,灯火明亮,有人在出来。</p>

    我顺着李顺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雷正伍德和皇者,他们正出来准备车,后面还有几个人。</p>

    我和李顺在暗处,他们看不到我们。</p>

    显然,雷正伍德和皇者他们是吃完饭要离开的。</p>

    李顺直勾勾地看着他们说笑着车,看着他们离去。</p>

    “他们怎么一起跑到这里来吃饭了?”李顺喃喃地说了一句。</p>

    我没有说话,我也有同样的疑问。</p>

    “他们关系似乎很密切。”李顺又说了一句。</p>

    我站在那里依旧没有说话,雷正和伍德关系一直很密切,李顺这话说的有些无趣,好像他刚发现似的。</p>

    “北京来的人在市公安局,雷正在这里吃饭。”李顺边说脸边露出一丝阴笑:“马尔戈壁,我看你还能吃几天,你小舅子一倒台,你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你把老爷子整下台的事老子还没给你算账呢,老爷子不行了,老子还身子骨硬着呢。”</p>

    说完,李顺对我说:“走,回去!”</p>

    我和李顺往回走,刚一进楼门,恰好又遇到老黎和夏雨出来。</p>

    “嘎嘎——老爸,你快看,大烟枪和二爷又回来了!”夏雨哈哈笑着对老黎说。</p>

    老黎抬起眼皮看着我和李顺,微笑着不说话,似乎在等着我们说出个回来的理由。</p>

    李顺呵呵笑着:“老爷子看完朋友了?”</p>

    老黎微微点头。</p>

    “大烟枪,二爷,你们怎么又回来啦?”夏雨说:“是不是来接我们的啊,哎,不用啊,俺家的车在门口外面等着呢。不过你们俩还是蛮孝顺的嘛,知道接送前辈,嘎嘎——”</p>

    李顺一咧嘴,接着说:“我们走了,我那客户接着打电话说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闷,让我们回来陪他打扑克呢。”</p>

    老黎笑着点点头:“嗯,这个理由很合理。”</p>

    说着,老黎又有意无意地多看了我一眼。老黎似乎是话里有话。</p>

    “打扑克,好啊,我也想玩:“夏雨看看我,然后又看着老黎:“老爸,你自己坐车回去好不好,我要和二爷大烟枪一起打扑克。”</p>

    夏雨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是想找机会和我一起呆着。</p>

    李顺一听急了,说:“这个,这个。我们三个都是男人,还都抽烟。你不怕熏了你啊。”</p>

    “偶不怕哦,我到时候打开窗户不得了,怎么样,大烟枪,你陪客户打扑克,我也是你客户,那我也参加,好不好?”夏雨兴致勃勃地说:“你们喜欢打什么扑克?”</p>

    李顺真急了,却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我也心里有些发急,对夏雨说:“这么晚了,女孩子家不回家老老实实呆着,在外面疯什么。”</p>

    老黎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们三个人,这时说话了:“丫头,小易说得对,女孩子家晚不好在外面玩的,老老实实跟我回家,你个死丫头,知道玩,一想到玩,连老爸也不要了。”</p>

    李顺咧嘴笑,忙点头:“哎——还是老爷子说的对,老爷子教女有方啊!丫头,跟你老爸回家吧,听话才是好闺女,不听话的女孩子是找不到婆家的哦。”</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