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7章 好事多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不由松了口气,看来我刚才确实是神经过敏了,雷正是为别的案子去市公安局协调的,不是为这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此事如此机密,雷正现在是断然不会知道的。等他知道的时候,晚了三春了。</p>

    这时,关云飞看看周围的人,说:“大家都到齐了,车出发吧。”</p>

    关云飞和孙东凯平陪着省里来的人坐前面的巴,我和秋桐还有市里的其他人员坐第二辆巴,我们车除了部里的办事人员还有市报协的人,还有各新闻媒体的记者。</p>

    我和秋桐最先的车,秋桐先坐在车子的前排,我直接跑到最后一排去坐。</p>

    我到最后面是方便我和四哥李顺老秦等人的联系,我今天要密切关注着市里的情况。</p>

    秋桐有些怪地回头看看我:“跑后面去干吗?”</p>

    我咧嘴一笑:“后面人少,我累了可以躺着睡觉啊。”</p>

    秋桐抿嘴一笑,没再说话。</p>

    车子出发后我才知道第一站要去庄河,离星海70多公里的路程。</p>

    坐在车,我将手机牢牢攥在手里,唯恐漏掉了电话和信息。</p>

    此时,我的心里有些紧张,我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北京抓捕组的人能否顺利将白老三擒获。</p>

    路有雾,雾气还挺大,车子走的很慢。</p>

    一会儿,我接到四哥的手机短信:“我在小雪的学校和海珠的</p>

    旅游公司附近来回转悠的,目前一切情况照常。”</p>

    看完短信,我微微一怔,接着明白过来,四哥是超前几步,想到了可能会发生的不测,他想的白老三会不会发觉了李顺的阴谋采取报复行为。</p>

    我的心里一热。</p>

    看着车窗外的大雾,我心里突然一动,今天这么大的雾,飞机还能降落吗?飞机不能降落,北京的人怎么来星海呢?</p>

    正寻思着,老秦给我来手机短信了:星海机场大雾,办案组的人在北京机场耽搁住了,到现在还没起飞。</p>

    果然是这样。难道是好事多磨?</p>

    我给老秦回复:“白老三呢?”</p>

    老秦接着回复:“我们的人一直在暗跟踪着他,他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洗浴心,我们的人一直蹲守在洗浴心门口,没看到他出来。”</p>

    我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然后问老秦:“大少有没有什么动静?”</p>

    老秦回复:“李老板刚和大少通完电话,他正在北京**治疗,刚才在电话里又向李老板哭穷,李老板一口答应再给他300万,安排人去给他打钱去了。”</p>

    我靠,这个大少够狠的,把李顺当自己的小金库了,伸手要钱,看来他是想用钱来弥补自己的亏空。</p>

    李顺为了扳倒白老三,在大少身确实是下了血本了,光我知道的接近1500万了。看来李顺这次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整死白老三。</p>

    我收起手机,看着窗外的大雾发呆。</p>

    车子慢吞吞走了好久,终于到了庄河,庄河县委的负责人早已在县委招待所贵宾楼门口恭候。</p>

    先到会议室听取情况汇报,听县委记和县委宣传部长的分别汇报,然后是几个党报订阅大户的汇报,订报大户都说了他们是如何活学活用党报的,如何发挥党报在经济建设的作用的。</p>

    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听了很满意,然后发表了一通高论。</p>

    接下来是吃午饭,午饭后去实地察看几个党报订阅村,同时察看党报发行情况。</p>

    庄河这边大雾已经散去,但从四哥那里传来的消息,星海依旧大雾弥漫。</p>

    吃午饭时,我接到老秦的手机短信:阿来和保镖进了洗浴心。</p>

    吃完午饭,大家车,直奔乡下。</p>

    到了一个党报订阅村,大家下车,我和秋桐过去给省里的这位副部长汇报党报发行情况,秋桐介绍党报征订措施,我汇报投递的具体流程和末梢投递的管理办法。副部长听得很认真,边听边点头称赞。</p>

    听我和秋桐汇报完,副部长对关云飞说:“云飞部长,你们星海的党报发行工作措施很得力,征订抓的好,投递也到位,很好嘛。”</p>

    关云飞满面红光,孙东凯站在旁边笑容满面。</p>

    副部长接着对身边省报业协会的领导说:“这次调研回去后,我看你们要整理一个星海如何抓党报发行的经验介绍,在行业内部进行宣传,好好把星海的经验推广到全省去。”</p>

    报协领导连连点头称是,关云飞和孙东凯脸的笑更多了,不知他们是发自内心的还是故意做出来给副部长看的。</p>

    然后,大家又接着车去了其他几个订报专业村。</p>

    到下午4点,调研终于结束,开始往回返。</p>

    这时,四哥给我传来消息:星海大雾刚刚散去!</p>

    很快,我接到老秦的手机短信:北京那边起飞了,大约一个小时到星海。</p>

    我看了下时间,一个小时后我也快回到星海了。</p>

    回去的路,我心神不宁地坐在车后排,不停地看手机。</p>

    秋桐偶尔回头看看我,似乎对我今天的表现有些怪。</p>

    路又接到老秦的手机短信,说阿来和保镖已经离开了洗浴心,但是白老三一直没有出来。</p>

    四哥也给我传来消息,小雪和海珠那边一切平安。</p>

    下午5点,回到星海,我和秋桐在市委大院门口下了车。</p>

    四哥早开车在这里等着了。</p>

    刚了四哥的车,老秦来手机短信了:“北京来人已经到达星海机场,刚刚出机场,我们的人在跟踪着。李老板让你速到棒棰岛宾馆。”</p>

    我立刻回复:“好,知道了!”</p>

    然后,我收起了手机。</p>

    四哥这时问秋桐:“秋总,回单位还是回家?”</p>

    “快到下班时间了,直接回家吧!”秋桐边说边看着我:“你呢,易总,你还回单位不?”</p>

    我摇摇头说:“不回了!”</p>

    于是四哥开车往秋桐家方向走。</p>

    秋桐这时看着我说:“易总,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些怪,怎么心神不定的,你有事?”</p>

    我的心一跳,忙说:“我能有什么事?你过于敏感了。”</p>

    秋桐皱皱眉头,看着我,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不说话了。</p>

    把秋桐送回家后,我对四哥说:“走,送我去棒棰岛宾馆。”</p>

    四哥没有说话,开车直奔棒棰岛宾馆。</p>

    很快到了棒棰岛宾馆三号楼前,四哥停住车,我刚要下车,四哥说:“我和你一起去!”</p>

    我微微一愣,想了想,点点头:“好——”</p>

    在解决白老三的最后失时刻,四哥终于要和李顺站在一起了。</p>

    我和四哥停车楼,直奔李顺的房间,敲门。</p>

    房门随即打开,老秦开的门。</p>

    看到我和四哥一起来,老秦微微有些意外,接着让我们进去。</p>

    房间是个大套间,李顺正坐在里间,看到我和四哥来了,站起来,大笑,走到四哥面前,拍拍四哥的肩膀:“好,四哥来了,都不是外人,四哥,今天你报仇雪恨的日子到了,我说过我要替你报仇的,我是不会食言的。来,大家坐——”</p>

    大家坐下,我问李顺:“什么情况了?”</p>

    李顺看看老秦:“问问机场那边盯梢的兄弟,他们到哪里了?”</p>

    老秦掏出手机打电话。</p>

    李顺接着对我和四哥说:“妈的,今天大雾,他们延误到现在才到。不过也不晚,白老三一直在洗浴心里没出去。这回我看他是坐以待毙束手擒了。”</p>

    这时老秦打完了电话,说:“专案组的人直接去了市公安局。”</p>

    李顺点点头:“嗯。他们人少,抓捕白老三是需要得到地方警力的配合的。凭他们几个人,是难以在洗浴心把白老三带走的,那里都是他的人。”</p>

    我插话说:“他们如何知道白老三在洗浴心的消息?”</p>

    李顺说:“你以为他们都是吃屎的?白老三现在毫无觉察,他的手机一直开着,一定位知道他在哪里。再说他们是有备而来,也有其他的侦查手段,知道他在洗浴心是不难的。再说,他们算不知道,我也有我的秘密渠道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他们。哈哈。”</p>

    李顺诡秘得意地大笑起来。</p>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李顺在他老爷子当公安局长的时候和不少公安内部的人有很不错的交情。只是他很少在我面前提起。</p>

    然后,李顺对老秦说:“告诉我们的人,一方面严密监视着洗浴心,一方面密切注意公安局那边的动静!”</p>

    老秦点点头,接着去下通知。</p>

    李顺看看时间,说:“我们先吃饭,估计他们也是要吃饭的,吃完饭,我们等着看今晚演的好戏。”</p>

    老秦打电话让服务员弄了饭菜,我们在房间里吃。</p>

    刚要吃饭,海珠打电话来了。</p>

    “哥,下班了怎么还不回来?”海珠问我。</p>

    “我。”我一时有些支吾,接着说:“我在外面吃饭的!”</p>

    “和谁一起吃饭的?客户还是朋友?男的还是女的?”海珠接着问。</p>

    “朋友,男的!”我说。</p>

    “男的?谁啊?”海珠继续问:“我认识吗?”</p>

    “是四哥!”我说找把电话递给四哥:“海珠来的电话。你接一下!”</p>

    四哥接过手机:“你好海珠,是我。”</p>

    李顺坐在一边带着不耐烦的表情看着我,眼神里还有几分同情。</p>

    四哥和海珠说了几句,然后又把手机递给我。</p>

    “呵呵,好吧,你和四哥一次吃饭吧,我自己先吃了,晚吃完饭早回来!”海珠轻松的声音。</p>

    我答应着,然后挂了电话。</p>

    “我靠,还真成了妻管严了,整天做贼似的,这叫什么狗屁日子。”李顺看着我说:“我看你完了,整了个海珠成了包袱了,甩也甩不掉了,下辈子我看你基本是废了。”</p>

    李顺摇头晃脑叹息着。</p>

    我没有做声,低头吃饭。</p>

    吃过饭,李顺对我说:“我在房间里闷了一天了,走,陪我下去转转,散散步,溜达一下。”</p>

    我说:“这个时候你要出去散步?”</p>

    李顺满不在乎地说:“操,天黑了,出去怕什么?哪里那么巧遇见熟人。再说,是遇见了,谁知道我们在这里是干嘛的?走,走——老秦和四哥在这坐会,老秦时刻和外面保持着联系,四哥喝茶休息,我和易克出去走走回来。”</p>

    我于是和李顺下楼。</p>

    没想到刚到一楼大厅,恰好遇到了老黎和夏雨,夏雨正挽着老黎的胳膊往里走。</p>

    夏雨眼尖,一眼看到了我和李顺,大叫起来:“哎——大烟枪,二爷!”</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