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6章 冬儿质问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哦,我倒是忘记了,你是有专车的啊。你现在的身份开高档车也确实不大合适。”海珠说:“那好吧,我去买辆车自己用。抽空你陪我去看看。”</p>

    我点点头:“好!”</p>

    海珠说:“哎,下一步咱是有车有房一族了,也算是这个社会的产阶级了。”</p>

    我说:“好,产阶级,先吃饭吧,吃完饭,你还是要去做公交!”</p>

    “呵呵。”海珠低头吃饭,不说了。</p>

    吃过饭,海珠先班去了,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开门也准备走。</p>

    刚按了电梯按钮,冬儿的房门突然开了,冬儿站在门口看着我。</p>

    似乎,她一直在等我出来。</p>

    昨晚我看到她出去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又回来了。</p>

    “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你进来!”冬儿说。</p>

    我说:“我要去班了!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p>

    冬儿冷冷地说:“这里不方便!当然,你要是不在意,我可以说,我告诉你,我昨晚去了白老三的夜总会,调查了监控器里的视频录像。”</p>

    我一听,忙看看左右,对冬儿说:“进屋去说!”</p>

    冬儿哼笑了一声,接着自顾转身进去。</p>

    我忙进去,关好门,看着冬儿:“你去查夜总会的监控视频干嘛?”</p>

    冬儿看着我,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说:“前天晚,你去白老三的夜总会干嘛?和你一起的那个人是谁?”</p>

    我一怔:“我。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夜总会?”</p>

    冬儿说:“虽然你乔装打扮的本事不小,或许别人认不出是你,但是我不用看前面,看那背影看那走路的姿势知道那是你,我对你太熟悉了。”</p>

    我不由心里有些汗颜。</p>

    冬儿说:“好了,回答我的问题,你去夜总会,是不是和白老三要出事有关?”</p>

    我没有说话,看着冬儿。</p>

    “和你一起的那个人是谁?”冬儿又问。</p>

    我还是默不作声。</p>

    “你为何要乔装打扮去夜总会?”冬儿继续问。</p>

    我继续保持沉默。</p>

    “不愿意回答,那好吧,我不勉强你,不过,我告诉你,事情我总会弄清楚的!”冬儿说。</p>

    我说:“你非要搞清楚这事干嘛?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劝你不要搀和这事,安稳点,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好!”</p>

    “你这话是在警告我呢还是在关心我?”冬儿说。</p>

    “随便你怎么认为,反正我劝你不要搅合进去!”我说。</p>

    “我要是好心很强很想知道呢?”冬儿说。</p>

    “你千万不要到处随便去乱打听,记住我的话,不然,你会倒霉的!”我说。</p>

    “呵呵,我虽然是个女人家,但是办事也没那么没有脑子吧。”冬儿说:“我只是想知道,李顺是用什么办法搞白老三的?”</p>

    我闭口不言。</p>

    冬儿说:“那我再问你一句,你必须回答我,白老三这事会不会牵扯到你身去?”</p>

    我说:“大概,不会!”</p>

    “大概?”</p>

    “不是大概,是肯定,这事既不会牵扯到我,也不会牵扯到李顺!”我说。</p>

    冬儿似乎松了口气,点点头:“如此说来,李顺的计划很高明啊。你们竟然都能置身度外毫无牵连。只是,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不要把别人的智商估计地太低了,你自以为化妆地很巧妙,但还是被我一眼认出来了,只看背影能知道是你。</p>

    既然我能认出你来,那么,会不会也有别的人从监控视频里能认出你来呢?一旦认出你来,再认出那个和你一起的人,会不会发生什么联想呢?”</p>

    冬儿这么一说,我不由有些紧张。</p>

    冬儿冷着脸,接着说:“好了,不要担心,昨晚我在夜总会的监控室里瞅他们出去吃饭的空把有你出现的那段视频删除了。没人会看到你出现在那里了。”</p>

    我一听,放松了,说:“我该谢谢你!”</p>

    “我从来不需要你谢我什么,只要你不恨我,我知足了!”冬儿淡淡地说:“我这么做,不是想帮谁也不是想害谁,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男人牵扯到这个事情里去!你要不是我男人,你的死活我才不会管!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既然你不想告诉我更多,那走吧!”</p>

    我说:“你。你要保重好你自己,白老三完蛋后,你离开这里吧,回宁州去。”</p>

    冬儿板着脸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说过,我不会自己回去的!”</p>

    我一时无语了,深呼了一口气,出了冬儿的房子,下楼,直接去了单位。</p>

    坐在办公室里,我有些心神不宁,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猖獗多时的白老三要在李顺的周密策划下落入法了,白老三一旦被捕,基本宣告了他生命的结束,如此,李顺和白老三的鏖战也见了分晓,白老三完败,李顺完胜。</p>

    如此,李顺在星海最大的对手被铲除了。如此,李顺没有了对手,我是否可以岸脱离黑社会了呢?我有些天真地想着。</p>

    此时,我并没有想到更多,只想白老三赶快完蛋,我和秋桐小雪海珠等人都能得到平安,我好赶紧脱离李顺的控制,过正常人的日子。</p>

    想想认识李顺以来的日子,好像是一场噩梦。如今,这场噩梦似乎终于要结束了。</p>

    正寻思着,秋桐出现在办公室门口。</p>

    我扭头看着秋桐:“干什么?要汇报工作?进来吧!”</p>

    秋桐忙进来,看着我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要我给你来汇报工作!”</p>

    我呵呵笑了:“怎么?有情绪?不乐意?”</p>

    秋桐说:“好了,不和你胡扯,我找你是下通知的。”</p>

    我说:“哦。什么通知!”</p>

    秋桐说:“出差!”</p>

    “出差?去哪里?”我说。</p>

    “在本市的下面县里!”秋桐说。</p>

    “哦。多久?”我说。</p>

    “半天到一天,晚可以回来!”秋桐说。</p>

    “嗯,好,晚回来好!”我松了口气,点点头。我此时还惦记着抓白老三的事,唯恐走远了有事来不及处理。</p>

    “怎么?晚还有事?”秋桐说。</p>

    “哦,没什么事,是随便问问。”我接着说:“什么内容?什么项目?”</p>

    秋桐说:“我刚接到部里通知,省委宣传部的一位副部长下来调研党报发行工作,今天午要到下面县里去实地察看,部里关部长亲自陪同,我们集团孙记我和你一起陪同视察。我们马到部办公楼前集合一起出发。”</p>

    我忙站起来收拾了一下东西,和秋桐一起下楼,四哥开车,直奔市委大院。</p>

    “孙记呢?”路我问秋桐。</p>

    “他已经到部里了,早他和关部长陪省里来的人一起吃的早饭。”秋桐说。</p>

    “怎么不早通知?”我说。</p>

    秋桐说:“听部里的人说,本来是不需要我们去的,吃早饭的时候,关部长和省里的这位副部长特意提起了我们集团的党报发行工作,省里的这位副部长很感兴趣,说要我们一起跟着下去调研,听听我们的情况介绍。”</p>

    “哦。”我点点头,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去县里出差一天,晚回来!”</p>

    我这话是说给四哥听的,让他知道我去了哪里,何时回来。</p>

    秋桐有些怪地坐在后排对我说:“你嘟哝什么?”</p>

    我回过头看着秋桐说:“没什么啊。怎么了?我自言自语说句话还不行啊?你这个领导怎么管的这么宽啊!我不管你你倒管起我来了!”</p>

    我下意识里没有把四哥当外人,讲话有些随意了。</p>

    秋桐脸色一红,看了一眼四哥,接着瞪了我一眼。显然是觉得我刚才讲话有些过度放肆,在四哥面前不该这么随便的。</p>

    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忙住了口。</p>

    我转过头,通过后视镜看着秋桐。</p>

    秋桐神情有些不大自然,低头不语,沉思着,突然脸色有些发红。</p>

    四哥默不作声地开车,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p>

    我看着后视镜里突然脸色发红的秋桐,心不由砰砰跳了起来,我忽然想起了昨晚和海珠做那事的事,我当时是把海珠当做秋桐来弄的,结果激情澎湃热烈而浓郁,最后在歇斯底里的疯狂一泻千里。</p>

    秋桐为什么此刻脸色突然发红呢,难道她想起了什么?难道她昨晚也在梦里和我做那事了?我痴痴地想着,突然感觉身体下部硬了起来。</p>

    我不由暗暗感到羞愧,忙夹紧了双腿,心里却又有一种妙的感觉,一种异样的冲动。</p>

    在这种妙和冲动里,还有几分哀伤和惆怅。</p>

    我扭头看着窗外的街景,心里长叹了一声:人生啊。</p>

    到了部办公楼前,停着两辆巴,关云飞和孙东凯等人都站在车前,正在和一个年人谈笑着什么。这位看来是省里来调研的副部长了。</p>

    我和秋桐下车,秋桐对四哥说:“四哥,你先回去吧!”</p>

    四哥点点头。</p>

    我这时摸出手机在手里晃了晃,冲四哥做了个表情,四哥微微点头。</p>

    今天是白老三的大日子,我那意思四哥明白,是要他时刻关注着情况的发展,时刻和我保持联系。</p>

    我和秋桐过去,孙东凯把我和秋桐介绍给了这位副部长,我们亲切握手。</p>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副部长还带着省报协的一帮人一起下来的。</p>

    这时,我看到雷正从楼里急匆匆走出来,政法委和宣传部在同一座楼里办公。</p>

    关云飞看到雷正,打了个招呼。</p>

    雷正停住脚步,看了看我们,然后笑着对关云飞说:“老关,你们这是要干嘛呢?”</p>

    关云飞说:“省委宣传部领导来了,一起下去调研!你这匆匆忙要去哪里?”</p>

    雷正点了点头,有意无意地扫了我一眼,然后对关云飞说:“我要去公安局开个会,有个案子面来人了,需要我去协调一下!”</p>

    我一听,心里一动,我靠,面来人了,是不是北京来的啊?是不是为白老三来的啊?我擦,北京来人不直接动手,干嘛要到市公安局去?干嘛还要雷正去协调啊?雷正能协调个吊毛啊?</p>

    说完,雷正走了。</p>

    我这时有些神经质的敏感,急忙转身给李顺发了个手机短信:“北京的人到了吗?”</p>

    李顺很快回复:“没有,还在北京没出发呢,我已经安排好人跟踪他们了,我知道你会很关心这事的,我现在在棒棰岛宾馆,随时和北京的大少还有我们的人保持着联系,我让老秦随时给二当家的汇报情况进展。你手机保持畅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