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5章 海珠的质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看着海珠质疑的表情,狠狠心,说:“好吧,我告诉你今晚我去她哪里的理由。 白老三要完蛋了,要出大事,我担心牵连到冬儿,去和她打了个招呼,让她有所防备。”</p>

    海珠怔怔地看着我:“你说什么?白老三要完蛋了?”</p>

    我点点头:“是的。”</p>

    “你怎么知道的?”</p>

    “我听李顺说的!”我说。</p>

    “这事你没参与吧?不需要你去和白老三打斗吧?”海珠说。</p>

    “不需要,这事我没参与。”我硬着头皮说。为了不让海珠担心,我只能撒谎了。</p>

    “白老三出事,会牵扯到冬儿吗?”海珠说。</p>

    “不知道。所以我才去和她打个招呼。虽然。虽然冬儿对我们是有一些看法的,可是,我还是不想看到她落难,于是我去了,告诉完她,我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抱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脱身,你正好从电梯里出来了。”我说。</p>

    海珠看着我:“是不是我回来没有提前给你打个招呼你有意见?是不是我搅了你的好事?”</p>

    我忙摇头:“不是,不是,我没有主动动她的,是她抱住我不放。我。她。”</p>

    “好了,别说了,我都看到了。我看到你的手臂没有抱她。”海珠说:“要不是看到这一点,我刚才在门口也不会说这些话。虽然我相信你是无辜的,但是我还是为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为刚才冬儿说的那些话感到愤怒。事到如今,我只能相信你,我不相信又能怎么办呢?我还有退路吗?”</p>

    说完,海珠叹了口气。</p>

    我稍微松了口气。</p>

    海珠接着说:“加入你刚才说的白老三完蛋的话是真的,那么,我不反对你去告诉冬儿,不管我怎么讨厌她,但是我也不愿意看到她落难,毕竟,我还是从心里不愿意把她当做敌人,不想看到她的下场很惨。我还没有恨她到那个程度。”</p>

    我的心里感到一丝欣慰,海珠到底还是善良的。</p>

    海珠接着说:“其实她要是真的落了难,那也是她咎由自取,谁让她爱钱不要命跟着黑社会混的?她明明知道白老三是个恶魔,是个流氓,是个恶棍,明知道白老三和我们作对,却死心塌地跟着他混,她这不明摆着自己找死吗?一个人要是自己非要寻死,那是谁也救不了的,你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看她的运气了。</p>

    我真不明白这钱的魔力到底有多大,一方面她死死抓住不你放,一方面却又和你的死对头打得火热,我真不明白她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甚至越来越看不懂她了,这个冬儿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p>

    海珠的话也说出了我心里的困惑,我也想不明白冬儿为何要这么做,唯一能解释明白的是钱,她无线热爱钱,为了钱她可以和我的死对头一起合作共事。</p>

    我的心里不由有些悲凉。</p>

    海珠又说:“冬儿是个幽灵,阴魂不散的幽灵,我看。我要考虑如何摆脱她了。”</p>

    说完,海珠沉思着。</p>

    我站起来倒了一杯水,海珠接过来,看着茶几的另一个水杯,说:“这是谁喝的?今晚来客人了?”</p>

    我说:“四哥今晚来了,我倒给他的!”</p>

    海珠点点头,然后喝了一口水,继续沉思着。</p>

    我将四哥喝水的杯子拿走,然后回来坐在海珠身边。</p>

    海珠放下水杯,看着我:“这房子是李顺的?你借宿的?是不是?”</p>

    我点点头:“是!”</p>

    “你想不想有我们自己的房子?总住在人家这里,不是一回事!”海珠说。</p>

    我说:“你的意思是。”</p>

    海珠说:“现在我们有钱了,我们有足够多的钱了,我们完全可以去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买这房子还大还好的房子。冬儿不是买了对过的房子纠缠不休吗,那我们离开这里,惹不起我们躲得起,我明天去打听房子,我们去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p>

    “哦。”我看着海珠。</p>

    “怎么,你不愿意?”海珠看着我。</p>

    我摇摇头:“不是不愿意。只是。”</p>

    “只是什么?”</p>

    “只是这太突然了吧?买房子好花很多钱的!”我说:“我现在手里没有钱!”</p>

    海珠说:“傻瓜,我的钱还不是你的钱,我的人都是你的,我的钱当然也是你的,你手里没钱,我有啊,我现在手里闲置资金好几百万呢。我们买套像模像样的房子,足够了。”</p>

    我的心里突然有些沮丧,冬儿有钱了,买了房子,海珠也有钱了,要买房子,我还是个穷光蛋,好不容易手里的几百万都给了阿来,我现在又是一无所有了。</p>

    海珠接着说:“你和我之间,是不能分彼此的,我手里有一百万,你是百万富翁,我手里有一千万,你是千万富翁,而我,不是富翁,我只是你的女人!”</p>

    我看着海珠,苦笑了下:“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p>

    海珠笑了:“胡说八道什么啊你,公司的钱名义是我赚的,但其实还不都是你的功劳,没有你策划和谋略以及努力怎么会有公司的今天,没有你的教导指导怎么会有我这个旅游公司老板。</p>

    这一切,都是和你密不可分的,都是你辛辛苦苦劳动的结果,所以,我说这钱都是你的,一点都为过。还有,你和我之间,干嘛要分那么清?我的人都是你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p>

    我恍恍惚惚地说:“哦。虽然你这么说,可是,我心里还是觉得不是个味道,还是觉得自己有吃软饭的感觉。”</p>

    海珠笑着扑到我怀里,刚要吻我,又离开我的身体,说:“洗澡,睡觉!”</p>

    海珠先去洗澡。</p>

    海珠进去后,我隐约听到对门有开门的声音,忙站起来走到门口通过猫眼往外看。</p>

    冬儿出来了,穿着外套,提着小包。</p>

    冬儿关好门,接着看了我这边一眼,然后按了电梯按钮。</p>

    冬儿要出门。这么晚了她要去干嘛?该不会是去给白老三通风报信吧?</p>

    我刚想到这一点,立刻否定了。不知为何,虽然冬儿跟着白老三混,虽然她十分热爱钱,但是我不相信她会出卖我,她不会给白老三报信。</p>

    虽然我的判断理由不充分,虽然我不知道她这么晚为何要出去,但是我对她不会给白老三报信这一点确信无疑。</p>

    一会儿,冬儿进了电梯。</p>

    我回到客厅,抽了一支烟。</p>

    海珠洗完了,我接着去洗澡。</p>

    洗完澡,躺在床,昏黄的床头灯下,海珠对我说:“饿不饿?”</p>

    我此时一点食欲都没有,说:“不饿!”</p>

    海珠脸一拉:“不饿?真的在那边吃饱了是不是?”</p>

    我顿时明白了海珠的意思,忙改口说:“饿!我在那边真的没有。”</p>

    说着,我的手摸进了海珠的睡衣,握住她胸前的兔兔。</p>

    海珠说:“我要你证明给我看!”</p>

    我于是一把将海珠搂进怀里,吻住海珠的唇。</p>

    我知道海珠此时心里的疑虑还没有消失,她想通过我在床的表现进一步作出判断,来消除心里的疑虑。</p>

    这么一想,我的心里突然有些紧张,身体似乎没有了反应。</p>

    海珠睁开眼,看着我:“你怎么回事?”</p>

    海珠的表情疑虑重重。</p>

    我说:“我有些紧张。”</p>

    “紧张?你为什么紧张?”海珠冷冷地说:“你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别的。”</p>

    我一听,心里更加慌乱了,我知道如果我今晚不能在床有优异的表现是断然难以打消海珠的怀疑的。</p>

    我深呼吸一口气,将海珠紧紧搂住,然后伸手关了床头灯。</p>

    室内一片黑暗。</p>

    我闭眼,努力调匀自己的呼吸,边让自己的脑海里浮现出秋桐。</p>

    我仿佛感觉自己是在赤身果体和秋桐躺在一起,感觉自己是在爱抚着秋桐的身体,感觉自己的下面正被秋桐温柔抚弄。</p>

    立刻,我的身体起了反应。</p>

    立刻,我的内心燃烧起一团火,我的灵魂和**开始融合。</p>

    立刻,我有些急不可耐!</p>

    我翻身去,带着灵魂的颤动和悸动,带着内心里无的深情和浓情,疯狂而猛烈地开始了我的天堂之旅。</p>

    浑身的血液都在急速奔流,大脑里的烈火焚情熊熊燃烧。</p>

    我在歇斯底里的痛苦和欢乐寻找自己的梦幻天堂。</p>

    终于,经过一场狂烈的鏖战,一切偃旗息鼓,结束了。</p>

    耳畔传来海珠温柔满足而无力的声音:“哥,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你了。你是真的没有和她做那事的,她只不过是想撒谎来刺激我罢了,我终于没有她的当。”</p>

    我没有说话,看着窗外初春深邃的夜空里的点点星光,心里阵阵悲苦,眼泪突然无声地滑落下来。</p>

    黑夜里,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p>

    黑夜里,我正在迷失我自己。</p>

    夜空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p>

    夜空最亮的星是否知道那曾与我同心的身影如今在哪里,是否在意是太阳先升起还是意外先来临。</p>

    在迷失的孤独和痛苦,我睡去。</p>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海珠兴致勃勃地说着要买什么样的房子好,我心不在焉地吃饭。</p>

    “哥,我看我们要买买个大的,这样我爸妈你爸妈来了都可以住,不过面积大的是买复式的好呢还是单层的好呢?”海珠边说边自己纠结起来。</p>

    我看着海珠:“看你有钱烧的,能有房子住很好,面积大小都无所谓!”</p>

    海珠笑了:“那可不一样,怎么能无所谓呢,咱们现在又不是买不起。”</p>

    我说:“快吃饭,再啰嗦班晚了!赶不公交了!”</p>

    “哎——你这一说我又想起来一件事,下一步还得买辆车,不,买两辆,咱俩一人一辆,给你买一辆高档的豪华的,我买辆普通的。”海珠又说。</p>

    “为什么?”我说。</p>

    “男人都需要面子排场啊,开普通的车多没面子啊。”海珠笑着:“终于我无所谓了,有代步工具行,我不需要抓面子!”</p>

    我说:“我现在这班族的身份,开一辆豪华车你觉得合适吗?算了,别给我买了,我现在有单位配的车和驾驶员,你自己买辆好车得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