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4章 心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哼,我说的不对?我看是你在心虚。 ”冬儿说:“海珠虽然爱你,这我承认,但是,她根本不了解你,根本不了解你真正的内心,而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真正了解你的人,也是这个世界唯一最爱你的人,因为我真正了解你,因为我真正爱你。</p>

    所以,我必须要得到你,我会给你真正的爱情和幸福,其他人,统统做不到!所以,我可以放你飞,你再怎么飞,我手里还有一根线在牵着你,到最后,我才是你最终的归宿,你只能和我在一起。”</p>

    冬儿的口气很武断,很霸道。我又无语了。</p>

    “你知道海珠和你之间,最缺的是什么?”冬儿说。</p>

    “什么?”</p>

    “是信任!”冬儿说,”我说的信任,不是表面的信任,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坚持和等待,她对你的所谓情感,是经不起信任的考验的,是无法恒久的。在两个人世界里,信任爱更难得。</p>

    人可以一瞬间爱一个人,信任一个人却需要长期考察;人一生可能爱过许多人,但找到真正可以托付一生的人,会寥寥无几;爱一个人,需要把心放在对方,可能使我们经受身心分离的痛苦,信任别人,却恰好能保证我们身心一体;爱,让我们更像人,信任,则可使我们变成超人,这些,我能做到,海珠能做到吗?”</p>

    我怔怔地看着冬儿。</p>

    “当然,我曾经想过让自己不求爱你,让自己彻底放开你,我曾经以为,不爱的时候,心情最为平静,心态最为平稳,性情最为淡泊,与他人最好相处。可是,我尝试了这么久,我无法让自己做到不爱,我做不到。既然我做不到,那么,我要你回到我身边,要你永远属于我!”冬儿继续说。</p>

    我无奈地看着冬儿:“你在说梦话。”</p>

    “我很清醒,我没有说梦话。”冬儿说:“在我一个人的这些日子里,在无数个孤枕难眠的深夜,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坚持,我终于明白,做一件事情,不管有多难,会不会有结果,这些都不重要,即使失败了也无可厚非,关键是你有没有勇气解脱束缚的手脚,有没有胆量勇敢地面对。”</p>

    我说:“冬儿,不要在一件别扭的事纠缠太久。纠缠久了,你会烦,会痛,会厌,会累,会神伤,会心碎。实际,到最后,你不是跟事过不去,而是跟自己过不去。无论多别扭,你都要学会抽身而退。”</p>

    “抽身而退?你在说梦话。”冬儿说:“告诉你,小克,我想做的是,我一定要成功。”</p>

    我叹了口气:“把握当下,且行且珍惜吧。”</p>

    冬儿看着我,凄然一笑,点点头:“好一个把握当下且行珍惜,说起来真的很容易。你真洒脱。”</p>

    我心里微微叹息着。</p>

    我看着冬儿:“冬儿,我今晚来告诉你这事,只是因为我心里现在始终把你当做朋友,我不想看到你受到白老三的牵连出事,别无其他意思!既然你说自己有后手,那我放心了!”</p>

    “你在撒谎!你的眼睛欺骗不了你的心!”冬儿有些激动地说。</p>

    我站起来:“好了,你该休息了!”</p>

    说着,我往门口走去,直接打开门。</p>

    冬儿也站起来,跟在我后面。</p>

    走到门口,我停住脚步,看着冬儿,她正深深地注视着我,眼神里饱含着深情和幽怨。</p>

    “海珠呢?”冬儿问我。</p>

    “出差了。”我说。</p>

    “她要是不出差,今晚你不会来我这里了,是不是?”冬儿说。</p>

    “这是两码事!”我说。</p>

    “这不是两码事,这是紧密相关的事!”冬儿倔强地说。</p>

    我叹了口气:“你非要纠结这事吗?有意思吗?”</p>

    “当然有意思!”冬儿说着,身体往我身边靠,声音有些颤抖:“小克,你抱抱我。”</p>

    我看着冬儿有些恳求和渴望的目光,心里一颤,有些不忍,接着又狠狠心,摇摇头:“冬儿,不要胡闹!”</p>

    “我没有胡闹,我说的是真的!”冬儿说着,突然扑到我的怀里,双臂紧紧抱住我的腰,将脸埋进我的怀里,身体紧紧贴紧了我的身体。</p>

    我来不及反应,冬儿已经扑进我的怀里了。</p>

    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脑子一片空白。</p>

    我下意识地去推冬儿的身体,她却将我抱得更加紧了。</p>

    冬儿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她在找寻久违的失落许久的感觉。</p>

    我大骇,心里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悲酸。</p>

    这是我初恋的女人,她已经不是我的女人,她已经离我而去。可是,现在,她又在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p>

    曾经的过去已经逝去,无论在我心里会留下多少残迹,毕竟,这都是过去。我可以欺骗自己,但是无法欺骗自己的良心,无法回避自己的责任,自己对海珠的责任。</p>

    我又开始轻轻推冬儿:“冬儿,不要这样,你冷静一些!”</p>

    “不许说话。不许推我。我想抱抱你,难道也不可以吗?”冬儿的声音有些哽咽和悲凉。</p>

    我不说话了,冬儿那么紧紧地抱住我,我们这么站在门口。</p>

    我的心里继续莫名地哀伤着迷惘着,脑子里又恍惚想起浮生若梦说过的一句话:不同的人,为你做同一件事,你会感到天壤之别。因为人在意的,往往不是人做的事,而只是做事的人。</p>

    正在这时,电梯的铃声一响,电梯门开了。</p>

    我一扭头,看到海珠正提着行李满面春风地走出来。</p>

    看到海珠突然回来,我的头猛地一晕,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坏事了!</p>

    海珠走出电梯,看到了我还有正在我怀里的冬儿,脸色接着变得煞白,身体不由摇晃了一下。</p>

    我的脑门不由嗡的一声,急忙用力推开了冬儿。</p>

    冬儿的头发有些凌乱,这时她也看到了呆立在我们面前的海珠。</p>

    冬儿略微一怔,接着笑起来:“哟——旅游公司的老总回来了,你回来的可真不是时候,不过又正是时候。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呢。”</p>

    说着,冬儿用手捋了捋头发,整理了下睡衣的领口,带着挑衅的笑看着海珠。</p>

    海珠呆呆地站在那里,脸色苍白,看着冬儿,看着头发凌乱穿着暴露睡衣的冬儿,手里的行李噗通掉在了地。</p>

    这时,冬儿又看着我,带着疼爱的表情说:“小克,从下班一直忙到现在,真累坏你了。哎,我也累坏了,回去好好休息下,让海珠给你做个汤补补身子。你呀,做起来不要命,往死里整,一次不行还得两次,我心里可是很疼的哦。”</p>

    我一听这话,心里暗暗叫苦,冬儿这话里的意思太明显了,她明显是要误导海珠。</p>

    我忙对冬儿说:“冬儿,你在胡说什么?什么一次两次的。根本没有的事,你少胡说八道!”</p>

    “哟——亏你还是个大男人,自己做的事都不敢承认,这可不好!”冬儿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看你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p>

    我心里更急了,知道这种事越辩解越糟糕。</p>

    海珠的神色突然恢复了正常,脸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看着冬儿:“冬儿,你觉得我会不会相信你的话呢?你是希望我相信和还是希望我不相信呢?”</p>

    海珠突然的变化让我和冬儿都不由微微一怔,冬儿接着说:“信不信是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p>

    海珠接着说:“如果我不信呢,有些辜负你的一片苦心,让你失望,如果我信呢,那算是成全了你的一片好心,我要是信的话,那该感谢你喽,感谢你在我出差的时候帮我照顾易克,帮他解决个人问题,可是如果我要感谢你,不知你会不会领情呢?”</p>

    冬儿冷冷地看着海珠说:“你要是真心感谢我,我自然会领情,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以,我看你不要感谢我了,我对小克怎么照顾,都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你来感谢!”</p>

    海珠说:“其实我还是想感谢你的,不管你怎么认为,不管你领不领这个情。我其实很想感谢你,只是恐怕事实未必能让我对你感谢起来,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大概知道,易克是什么样的男人,我心里也清楚。</p>

    这世的男人,我最信任的是易克,所以,恐怕你要失望了,我没法感谢你,因为我信任易克。虽然我刚才看到了丑恶的一幕,但我十分相信这一切都是在表演,或者是一厢情愿而已。”</p>

    说着,海珠弯腰提起行李,然后挽住我的胳膊:“哥,开门,咱们回家!”</p>

    冬儿的脸色有些发白,脸的肌肉有些抽搐,胸脯不停起伏着,显然,她心里发怒了,有些恼羞成怒了。</p>

    接着,冬儿一转身进了门,砰——将门关死。</p>

    我忙开门,和海珠回到宿舍。</p>

    一进宿舍,海珠将行李地一扔,脸色冷了起来,看着我:“你相信我刚才说的最后那段话是真心的吗?”</p>

    我忙说:“相信。我相信。其实我和她真的是什么都没发生。刚才你看到的只是个意外。你听我给你说。”</p>

    “你不用给我说:“海珠打断我的话:“我先问你,是不是今晚你主动去她哪里的?”</p>

    “是!”我说。</p>

    “这够了!”海珠怒气冲冲地看着我:“我不在家,她不来招惹你,你主动去找她,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在她哪里到底干了些什么?你们在门口在干什么?我要是不出现,你们是不是要这么抱下去,你是不是要把她抱到这里来?”</p>

    我忙说:“阿珠,你听我说,我今晚是主动去了她那里,可是,我是去找她有事,说个事。说完事,我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她非要。我在她那里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去的时候她洗完澡穿着睡衣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p>

    我语无伦次地解释着。</p>

    海珠一屁股坐到沙发,看着我::“你希望我相信你的话吗?”</p>

    “当然!”我走到她跟前,坐在沙发。</p>

    “你给我个相信你的理由!”海珠说。</p>

    “我。”我一时语塞。</p>

    海珠冷笑一声:“说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