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3章 非常时期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四哥看着我:“要是单纯牵扯到李顺倒不可怕,我担心的其实是会牵扯到其他的人,如他周围的一些人,甚至包括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皱皱眉头,沉思着。</p>

    四哥又说:“当然,或许是我多虑了。或许事情本来的确是很简单的,我想复杂了。但是凡事多考虑几层,没有坏处!”</p>

    我点点头。</p>

    “其实我觉得白老三不是最可怕的,他身后的雷正和伍德,才是真正不可忽视的对手。”四哥又说:“我有一种感觉,白老三其实是雷正和伍德手里的工具,用来实现自己目的的工具,用来为自己攫取利益的工具,现在白老三对他们有用,他们所以会牢牢笼络住他,一旦白老三没用了,一旦白老三出事有可能会牵扯到他们,说不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舍弃,甚至。”</p>

    四哥顿住了,没有往下说。</p>

    我明白四哥没说出的话的意思,说:“不过,再怎么说,白老三也是雷正的小舅子,他们是亲戚。”</p>

    四哥淡淡一笑:“你把所谓的亲戚关系看得那么重,雷正未必会像你这么看。伍德未必会这么认为。你还是没有看透雷正和伍德的格和性格里本质的东西。”</p>

    我又沉思着。</p>

    四哥站起来:“好了,我先走了,这两天是非常时期,我会格外小心注意的,你也要提高警惕,防止节外生枝!”</p>

    我点点头,站起来:“我叫你来,是要告诉你这事的!”</p>

    四哥刚要走,又站住,回身看着我:“对了,冬儿一直紧紧追随着白老三,这回如果白老三真的有事,或许会牵连到她,不管怎么说,她和你曾经有过一段感情,不管怎么说,她对你其实是还有感情的,你不能眼看着她落入火坑。”</p>

    我点头:”嗯。”</p>

    “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她从我前面进了楼道,我还以为她是来你这里的,我稍微等了会才来!”四哥说。</p>

    我说:“这么说,她在对门,她把对门的房子买下来了。”</p>

    “哦。”四哥点点头,然后说:“我走了。”</p>

    四哥走后,我直接敲冬儿的门,果然她在,开门了。</p>

    冬儿似乎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头发还没干。</p>

    “小克——”看到我,冬儿笑了。</p>

    我站在门口说:“我可以进去吗?”</p>

    “当然可以,你随时都可以进来!”冬儿把我让进来,然后关了门:“坐吧,随便坐!”</p>

    我坐在沙发,冬儿坐在我对过。</p>

    冬儿穿了一件有些暴露的睡衣,领口开叉很大,里面没有穿内衣,我直接能看到她的小兔子边缘,还有她睡衣下摆开叉处的小腿甚至膝盖面的部分。</p>

    冬儿似乎不忌讳在我面前穿得暴露,脸色有些红晕,看着我,柔声说:“小克,今天怎么主动想到来我这边了?”</p>

    我低头看着地面,说:“我来,是想和你说个事。”</p>

    “什么事,说吧!”冬儿说着给我倒了一杯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p>

    我没有喝水,继续说:“我是想提醒你一件事。白老三可能马要出事,要出大事。”</p>

    “哦。”冬儿长长地哦了一声:“白老三要出多大的事啊?”</p>

    我抬起头看着冬儿:“他极有可能马完蛋!命都难保!”</p>

    冬儿眼皮一跳,脸闪过一丝笑意,接着又皱皱眉头:“什么样的事能让他完蛋呢?你有把握吗?”</p>

    冬儿脸的一丝笑意让我有些困惑,白老三要是完蛋了,她的财源断了,她怎么会笑呢?</p>

    我说:“什么样的事你不要管,反正我告诉你,这次白老三确实是要完蛋了!彻底完蛋!”</p>

    冬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眨眨眼睛看着我:“你有把握?”</p>

    “是的,我有足够的把握!”我说。</p>

    “李顺又开始调动人吗要进攻白老三了?”冬儿说。</p>

    “用不着调动人马真刀实枪地干,这次当面交火要厉害地多!”我说:“李顺根本不用亲自动手能彻底解决白老三!”</p>

    “哦。这么说,李顺是在借刀杀人?”冬儿突然说。</p>

    我的心不由一跳,冬儿好聪明,竟然一下子想到了这一点。</p>

    我没有说话。</p>

    “看来应该是了。”冬儿说:“不然你怎么能安安稳稳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呢,不然你该去参战了。看来,李顺学聪明了,知道用计谋了。”</p>

    我看着冬儿:“这些你不要操心,你只需要知道我告诉你白老三要完蛋了可以!”</p>

    冬儿点点头,突然笑起来:“你今晚专门来这里,是要告诉我这事的吧?”</p>

    我点点头。</p>

    “白老三或许还不知道自己要完蛋的事情吧?”冬儿接着说。</p>

    我又点点头。</p>

    “如此重大的机密,你来告诉我,难道。你不怕我告诉白老三让他提早有防备?”冬儿看着我。</p>

    “这——”冬儿这么一说,我紧张了,我刚才只想着告诉冬儿这事让她提早有打算没想到这些。</p>

    冬儿万一要是给白老三打预防针,那李顺的计划岂不是要流产了?</p>

    我越想越紧张,甚至有些后悔。</p>

    看着我的表情,冬儿咯咯地笑起来:“小克,看你紧张的样子。换了别人,我知道了此事或许会告诉白老三,但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我能出卖你吗?你也太不了解我对你的感情了。”</p>

    我稍微松了口气,心里却仍然有些把握不定。</p>

    冬儿接着说:“你来找我,是要告诉我这事,让我提早有个打算,不至于被白老三的事情牵扯进去吧,你是在为我担心,你是在关心我的,是不是?”</p>

    我不置可否地看着冬儿。</p>

    冬儿目光脉脉地看着我:“一定是的,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出来了,我很欣慰,我很高兴,毕竟,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你还是牵挂着我的,不管我们有过多少纠结和纷扰,你心里终归是有我的,你是始终放不下我的。这一刻,我甚至感到了受宠若惊和快乐幸福。你能如此对我,能有你对我的真爱,我是死也值得了。”</p>

    冬儿说着,眼圈竟有些发红。</p>

    我深深叹了口气。</p>

    冬儿继续说:“你如此牵挂我,我也不能让你担心,你放心,我早知道白老三迟早有一天是要完蛋的,我虽然在他那里做事,但是我只是为了他的钱,我平时做的那些事是极其有数的,我一直在为自己留着后手的。</p>

    白老三平时做的那些恶,我一概都没有参与,我只是帮他理财管账,是管账,我也做的很小心,即使他出了事,即使他明天出事,即使他的资产现在被清算,我也能轻松脱身的,我是做账的行家,我不会受到牵连的,你尽管放心好了。”</p>

    我不懂财务管理,但冬儿是个财务管理高手,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听她这么说,我心里轻松了一些,或许冬儿真的是早有后路的,她真的能及时脱身。</p>

    然后,冬儿又问我:“你是不是刚得到这个消息?”</p>

    我点点头。</p>

    “是不是明天白老三要出事?”</p>

    我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p>

    “好了,你不用回答我,我明白了。”冬儿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自言自语地说:“这一天,终于等到了。”</p>

    “为什么会这么说?”我问了一句。</p>

    冬儿微微一怔,接着笑起来:“白老三完蛋了,我可以发更大的财啊。”</p>

    我一听,说:“你是不是背着白老三私吞了他的不少钱?”</p>

    冬儿说:“那又怎么样?他的钱本来不是正道来的,我私吞又怎么样?他完蛋了,没人追查了,正好。我辛辛苦苦跟着他干,图的什么?哼。”</p>

    我无语了。</p>

    冬儿看着我,又笑:“等白老三完蛋了,我们带着这些钱远走高飞吧,回我们的江南,这些钱,足够我们花一辈子的,当然,你要是愿意开公司,也可以的。哎,没想到我这么容易可以解脱了,终于解脱了。等我们远走高飞之后,不管你信不信,我会告诉你一件事。”</p>

    “告诉我什么事?”我说。</p>

    冬儿微微一笑:“现在还为时过早,白老三完蛋了,我解脱了,你也解脱了,李顺没有理由再把你留在黑社会里了,这个官场你也不用混了,混来混去没意思。我们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去过属于我们的日子了,我们终于可以找回我们昔日的快乐和开心了。”</p>

    我说:“你想的太简单太天真了。冬儿,我们的过去只能是过去,我现在有海珠在我身边,我不能对不住海珠,我不能离开海珠,还有,我也不能离开星海。”</p>

    冬儿的脸色倏地拉了下来,冷冷地看着我:“海珠有什么好?她哪里我强了?你为什么非要死心塌地和她在一起?不要逼我,我不会让除我之外的任何女人和你在一起的,你的幸福,只能是和我,任何其他女人都无法代替我,只有我能给你真正的幸福。</p>

    你周围的这些女人,谁也不能和我争夺你,不管是海珠还是夏雨还是云朵甚至是秋桐。我既然敢说这个话,我有这个把握,谁和我争夺男人,谁绝对没有好下场,我会让她死得很难看。”</p>

    我看着冬儿说:“冬儿,你太霸道了,爱情是你情我愿的事,不能勉强的。”</p>

    冬儿反问我:“那我问你,你和海珠之间有真正的爱情吗?或许海珠是爱你的,但是你爱她吗?你从心里真的爱她吗?海珠即使是爱你的,她有我爱你爱的深吗?有我对你的爱那么真挚吗?你难道真的能忘记你的初恋吗?你难道真的感觉不出我对你的爱有多深吗?</p>

    你对海珠,我看是责任大于爱情,你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你觉得她在你破落的时候来到你身边,所以你对她有感恩之心,觉得不能对不起她,还有,因为海峰的关系,你们是铁哥们,你觉得不要海珠了对海峰无法交代,是不是?告诉你,这些完全没有必要,你这是在拿自己的良心和责任来交易爱情,爱情是不能交易的,交易来的爱情,只能是一个悲剧,彻彻底底的悲剧。”</p>

    我的心里有些虚弱之感,努力支撑着自己,说:“不对,你说的都不对。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