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1章 大少进急救室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20分钟后,大少进了急救室。 </p>

    我在病房外走廊里等候,一会儿,李顺也急匆匆赶来了。</p>

    看到我,李顺咧嘴笑:“计划很成功。这回这壶酒够白老三喝的了。不死也得叫他扒层皮。我们坐山观虎斗吧。”</p>

    走廊里没有其他人,除了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p>

    我看着李顺说:“他在夜总会里挨了揍,已经结下了和白老三的梁子,干嘛还要阉了他。岂不是有些过分了。”</p>

    李顺看看周围,凑近我低声说:“你懂个屁,这叫无毒不丈夫。夜总会那点梁子才多大事,白老三在他姐夫的警告下,现在处事很小心,轻易不会惹事,大少是再怎么在夜总会闹,也闹不大,这点梁子能成什么大事?挨了几棍子,有他姐夫罩着,充其量白老三三当孙子赔礼道歉给钱了事。</p>

    我现在把他阉割了,这才叫够劲,这种事要惹要往死里搞,越大越好,既不能把这大少搞死,还得让事件的程度足够严重,这样才能达到我的目的,而且大少留着活口,是个最有力不过的人证,根本不需要我们出面,他的话是最充分的证据,谁说的都管用。这样,我们可以置身局外看大少如何整死白老三了。”</p>

    听了李顺的话,我的心猛跳不停,李顺果然心机多端,策划地十分狠辣慎密。</p>

    李顺接着说:“这个大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想必也看到了,这是个人渣,彻彻底底的人渣,整天无恶不作祸害良家妇女,我这么做,阉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啊。妈的,我本来觉得我已经是个人渣了,他我还人渣。这也算是他的长期作恶的报应。今晚你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提出表扬,你再次为我的事业立了大功!”</p>

    我无语了。</p>

    半夜时分,大少的手术做完了,医生出来说都缝补好了伤口,但是已经被割下的命根子是没有了。大少已经从手术室转移到了病房里正在输液。</p>

    我问李顺:“割下来的东西呢?”</p>

    李顺若无其事地说:“扔了,喂狗了。即使不扔,这玩意儿留着也没用,接也不能再用了。干脆扔了好。走,进去看看大少。”</p>

    我和李顺进了病房,大少正悠悠醒来,看到我和李顺,身体虽然有些虚弱,还是哭天喊地叫起来:“顺子,我完了,我被白老三那狗日的派人阉割了,我的命根子没了。”</p>

    李顺做惊恐愤怒状看着大少:“太可恶了,这些人怎么这么狠毒啊,打了你还不算完,竟然还做出如此卑鄙的勾当,手段太毒辣了。真是无法无天了。</p>

    大少,我对不住你啊,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给你推荐那家夜总会的,我不该去参加我朋友的酒场的,早知道,我宁可让他们阉割了我也不能让你受到伤害啊。我。我真该死啊,我。我没脸见你了。”</p>

    李顺满脸都是后悔和痛苦的神色,热泪滚滚,看起来和真的一样。</p>

    大少声音虚弱地说:“这事不怪你和二弟,当然也不能怪我,这都是白老三那狗日的下的毒手,冤有头,债有主,那狗日的阉割了我还不让我死,是让我活着活受罪,他太狠了,老子绝对不能放过他,我非将他千刀万剐不行。拿我电话来,我要给老爷子打电话。”</p>

    李顺忙摸出大少的电话递给他,他拨通了号码,然后接电话。</p>

    李顺坐在旁边,满脸悲戚泪眼婆娑地看着大少。</p>

    “老爸,是我……”大少刚说出这句话,接着哭起来。</p>

    我靠,大少很委屈的样子。</p>

    “老爸,我在星海,我今晚去夜总会玩,被那夜总会的老板派人把我阉割了。”大少断断续续地说:“我没死,我躺在医院里,活过来了,我朋友把我送到医院来的,幸亏我朋友及时救我,不然我流血流死了,见不到你和老妈了。”</p>

    我无法猜测电话那段的老爷子听到此事是什么感受,只听到大少不停地嘟哝着。</p>

    一会儿,大少打完了电话,说:“老爷子在国外考察,他马安排北京的人来星海。”</p>

    李顺点点头,看着大少:“兄弟,你好不容易来星海玩一趟,我没照顾好你,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你家老爷子,我真该死啊。”</p>

    大少摆摆手:“顺子,不要说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不能怪你的,你是个够意思的朋友,这只能怪老子运气不好。妈的,我死也不能放过白老三。”</p>

    李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大少手里:“兄弟,这是万,是我这次专门为你准备的,本来想等你玩够了走的时候给你的,可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惨剧,我心里实在无法原谅自己,我知道即使是一千万也买不回你的命根子,可是,我还是想尽下我的心意,弥补我内心的歉疚,你收着吧,密码是你电话号码后六位。”</p>

    大少牢牢攥住银行卡,看着李顺说:“顺子,能交到你这个朋友,我知足了,你实在是个够义气的哥们,你回去也不要责怪二弟,他当时也被白老三的人控制了,无法救我,我都理解的。你们放心,此事我绝对不会牵连到你和二弟,事情的经过我自己都明明白白,我会给有关人员说清楚的。”</p>

    我看着大少,心里阵阵悲哀,整个一傻鸟二货,被李顺阉割了还要感谢李顺够义气。</p>

    接着,大少又昏睡了过去。</p>

    李顺冲我使了个眼色,站起来,我们出了病房。</p>

    出来后,李顺压低嗓门笑起来,看着我说:“怎么样,我阉割了他,他还要感谢我。我的计划精彩不?”</p>

    我看着李顺得意的笑,心里突然有些没底,或许暂时李顺能占风,但是下一步事态将如何发展,不好说。</p>

    天亮后,北京来人了,只来了两个人,西装革履,直接到了病房里,都理着平头,干起来十分精干的样子,面无表情。</p>

    进了病房,他们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和李顺。</p>

    然后,他们对大少说:“首长安排我们来的。这二位是。”</p>

    大少说:“他们是我朋友,是他们送我来医院的,这事和他们无关,他们都是好人!事情的经过我清清楚楚,我和你们说可以!”</p>

    北京来人冲我和李顺点点头,眼里带着几分友好的目光,然后对大少说:“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你现在的身体能多讲话吗?”</p>

    大少点点头,然后要开讲。</p>

    这时一名北京来人看着我和李顺:“对不起,你们二位先回避一下好不好?”</p>

    大少冲我和李顺点点头:“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们说会儿话!”</p>

    我和李顺出来,然后他们关病房的门。</p>

    李顺在走廊里对我低声说:“他们是没有和地方打任何招呼直接来的,我看这俩小子来头不小。咱们等着看好戏吧。”</p>

    我没有说话,眼睛盯着病房门口。</p>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病房的门开了,我和李顺走进去,一名北京来人直接出了病房,不知干嘛去了。</p>

    剩下的那位看着我和李顺,主动伸出手和我们握手,说:“感谢你们二位,我代表首长和首长夫人感谢你们。你们辛苦了!”</p>

    李顺忙说:“不辛苦,客气了,应该的!”</p>

    然后北京来人说:“我们打算将他带回到北京去继续治疗。这里不麻烦你们二位了。”</p>

    “哦。”李顺点点头,然后看着大少,眼泪突然夺眶而出,颤声道:“大少,你。你要安心养伤,多保重。”</p>

    大少说:“顺子,二弟,你们也要好好保重,你们救我照顾我,说不定白老三知道了会和你们过不去,找你们算账,我走后这几天,你们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小心暗算,不要重蹈我的覆辙。”</p>

    李顺点点头。</p>

    大少又说:“我之所以要回北京,一来**的治疗条件这里好,二来我和他们也担心这里是白老三的地盘,这狗日的会穷追不舍杀人灭口,三呢,我也不想再牵连你们。”</p>

    李顺又感动地点点头。</p>

    一会儿,另一个北京来人回来了,说:“手续都办好了,救护车也找好了。我们这去军用机场。机场方面已经安排妥当。”</p>

    我吓了一跳,好牛逼啊,要动用军用飞机运输大少回北京,果真了得。</p>

    然后,他们将大少弄下床,弄到推车,出了病房,直接了救护车。</p>

    临走之前,我和李顺依次和大少还有北京来人握手告别,北京来人对我们的神情相当客气。</p>

    接着,救护车走了,去机场了。</p>

    然后,李顺看着我,松了口气,笑着说:“去卫生间把这套行头下了吧,恢复真面目。”</p>

    我去卫生间捣鼓了半天,然后出来。</p>

    我和李顺走到医院门口,这时一辆警车缓缓开过来,老秦开的车。</p>

    我们车,老秦发动车子离开医院。</p>

    在车子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随意扭头看了看医院住院大楼门口的方向,突然看到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p>

    这似乎是皇者的身影!</p>

    来不及仔细看,车子已经驶离。</p>

    路,李顺大笑不止:“白老三这会儿还蒙在鼓里呢,这杂种做梦也不会想到在昨晚我和他碰杯喝酒的时候我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移花接木给他下了套,今天这两个人是来接大少回北京的,等着吧,很快,北京会来人抓捕白老三,好戏很快要开始了。我这几天哪里都不去了,在这里看戏是如何开场的。”</p>

    这时老秦说:“李老板,白老三昨晚不是说今天午要请你到他的洗浴心去洗澡按摩喝茶的吗?你还去不去?”</p>

    “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李顺说着摸出手机,给白老三打电话,电话接通的同时,又按了免提键。</p>

    “哎——李老板,你好啊,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正好你打过来了。”电话里传来白老三的笑声:“昨晚我不是和你约了,今天到我的洗浴心去泡个澡,按摩按摩,咱哥俩喝喝茶聊聊天。”</p>

    “对啊,我差点忘记了,昨晚喝多了啊,这会儿刚睡醒。好啊,既然白老板如此好客盛情,我当然一定要去的。”李顺说:“不过,老是占你便宜,不好意思哦。”</p>

    “李老板昨天给我送了那么重的一份厚礼,我这人情还欠着你的呢,怎么能说是占我便宜呢,我的便宜难道那么好沾吗?哈哈。”白老三大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