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40章 大少发飙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说完,经理和那几个保安又都大笑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大少恼了,摸起一个啤酒瓶冲着经理要开砸,这时经理大喝一声:“住手——”</p>

    然后经理冲身后一挥手,身后的几个保安接着过来把大少围住了,手里紧握着橡胶棒。</p>

    我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地看。</p>

    显然,经理和几个保安都以为大少是在吹牛皮,谁也没相信大少的真实身份。</p>

    也难怪,这里离北京太远,谁能想到北京的高官二代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今晚星海有头有脸的道人物都去参加白老三的酒宴了,此人显然也会是星海什么牛逼的人物。</p>

    大少一见这阵势,愣住了。</p>

    经理冷笑一声:“不识好歹的东西,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夜总会是谁开的?也不打听打听白老板是谁,竟然敢来这里闹事,竟然还想见我们老板,我们老板岂是你想见能见的?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你想封白老板的夜总会,好啊,不过我要先代白老板教训教训你这个无知的小子。”</p>

    大少一听,接着发飙了,指着那经理大骂:“我干你娘儿个腿的,你还敢教训老子,你瞎了狗眼了。老子回头非废了你不可。老子只要给老爷子一个电话,让你。”</p>

    大少话音未落,一个保安举起橡胶棍冲他脑袋是一棍子,大少哎哟一声大叫,双手捂住了头。</p>

    他没想到保安会真打,疼得直叫唤。</p>

    几个保安接着一起举起橡皮棍要开打,我这时忙过去拦住,然后对经理说:“我这位朋友初次来这里,不懂规矩,多多见谅!”</p>

    我故意压着嗓子说的。</p>

    经理似乎这时也不想刚开业在这里闹乱子,对保安说:“看在这位朋友的面子,不要打他了。不过,这里的损失。”</p>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钱递给经理:“这是三千块。”</p>

    经理接过去捏了捏,然后装进口袋,对大少说:“伙计,多跟你这位朋友学学,知道怎么出来混不?告诉你,要不是考虑到我们刚开业图个吉利,我今晚会让你多吃苦头,好了,你的朋友给你擦了屁股,你们走吧,我也不想为难你们。记住,以后不要到夜总会乱要不该要的东西,不要以为这是你家里,想砸砸。”</p>

    大少这会儿似乎又想发疯,我忙趴在他耳边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走吧。”</p>

    大少一听有道理,咬咬牙,忍声吞气和我出来。出了包间,经理彬彬有礼地跟在后面送我们到门口,笑容可掬地说:“二位老板慢走,欢迎再来光顾。”</p>

    大少回头指着经理,狠狠地骂道:“狗日的,你等着,告诉你们老板,回头我非找人砸了你们夜总会不可!”</p>

    门口来来往往都是客人。经理的笑容收起来,冷冷地说:“好,我们等着。我会把你的话转告我们老板的。不怕死你来吧。你这小样的,也不看看你长了几个脑袋。”</p>

    大少还要说什么,我忙拉住他往外走。</p>

    经理站在门口发出阵阵冷笑。</p>

    大少边走边骂骂咧咧个不停,估计他是从来没吃过这种亏。但他似乎也还是明智的,知道再闹下去自己要吃眼前亏的。</p>

    大少边走边摸出手机拨打号码,我凑过去看了下,是打给李顺的。</p>

    大少似乎喜欢用免提打电话,拨通后,对着电话叫起来:“顺子,我靠,我今晚在那夜总会吃大亏了!”</p>

    “啊——怎么了?”李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吃惊。</p>

    “妈的,我和二弟进去后要冰,结果那狗日的夜总会说没有,不给,拿冰块来糊弄我,我发火了,打了他们的服务员,那夜总会的经理带着保安把我打了。还好二弟在,赔偿了他们的损失,把我拉出来了。”大少怒气冲天地说:“他马尔戈壁的,老子今晚这亏吃大了,老子要砸了这家夜总会。”</p>

    “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岂有此理,他们竟然敢对你动手,吃了豹子胆了,你没告诉他们你的身份吗?”李顺说。</p>

    “我说了,这帮狗日的不信,还嘲笑我!”大少说。</p>

    “哦。这班人都是土包子,土蛋,都没见过天,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有,他们是依仗那个白老三是他们的后台,有恃无恐啊,白老三在星海可是一霸,谁都不敢得罪的。我看这样,大少,今晚你暂且一忍,回头再从长计议,你和二弟先回岛去休息,我这边的酒场快结束了,我马往回赶。”李顺说。</p>

    “操,今晚真他妈的窝囊,不但没玩成制服女郎,还吃了一顿气,还挨了打,奶奶的,气死我了!”大少说:“今晚我还想溜冰还想玩女人,咋办?”</p>

    我有些哭笑不得,这狗日的到这份还不忘玩女人溜冰,真够作孽的。</p>

    “不要紧,我这从其他地方给你找几个制服女郎带到岛去,保证够刺激,保证你今晚爽。”李顺说:“今晚好好玩够,夜总会的事,明天再商议,这个亏一定不能吃,那还了得,敢动大少,岂有此理!”</p>

    “那好吧,那我们先回岛了,你抓紧回来吧!”大少说。</p>

    “好的,我这走!”李顺说。</p>

    大少挂了电话,对我说:“走,回岛去,明天老子非想办法报仇不可!我要让那夜总会的老板给我磕头求饶。”</p>

    我没有说话,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直奔海边。</p>

    到了海边,我和大少下车,往停摩托艇的地方走。</p>

    此时海边没有人,只有我俩。</p>

    正沿着海边的马路走着,突然身后一辆车疾驶而来,停在我们身边。</p>

    我一看,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没有牌照。</p>

    车倏地跳下几个黑衣人,脸都带着面罩,手里拿着雪亮的马刀,接着把我们围了起来。</p>

    我吃了一惊,站住不动,看着他们。</p>

    大少惊恐地看着他们:“你们。你们是干嘛的?”</p>

    “干嘛的?嘿嘿。”其一个领头的黑衣人冷笑一声,走到大少跟前:“你刚才干了什么你不知道?你刚才临走的时候很牛逼啊,说要砸了我们夜总会,我们老板刚刚听到汇报了,他听了很害怕啊,特意让我们追来关照关照你。”</p>

    这黑衣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是谁的。</p>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大少说。</p>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黑衣人一挥手,接着过去两个人一左一右将大少夹住了,将他牢牢控制住。</p>

    同时,我的身边也站了两个人,架住我的胳膊。</p>

    我刚要反抗,倏地想起李顺的叮嘱,于是不动,任他们夹住我的身体。</p>

    这时,领头的黑衣人走到我跟前说:“还是这位朋友懂事,知道该怎么做。老老实实听话最好,不然。”</p>

    他显然是话里有话。</p>

    说着,那黑衣人伸手拍了下我的肩膀,似乎是有意拍的。</p>

    我这时忽然想起来,这黑衣人的声音是李顺手下一个小队长的。</p>

    我顿时明白,这几个人不是白来三派来的,而是李顺安排让他们冒充白老三的手下追来的。</p>

    李顺是要借用这个大少来实施自己的借刀杀人之计,然后嫁祸于白老三。</p>

    原来李顺这段时间一直泡在北京和这位大少玩,在这位大少身花了那么多财力和时间,是这个目的。</p>

    领头黑衣人接着走到大少跟前,阴阳怪气地说:“我们白老板说了,你想砸他开业的夜总会,他很恐惧,但是他现在有事走不开,所以,让我们替他来给你长长记性,给你留点纪念。</p>

    留什么纪念好呢?白老板说最近他养的那只藏獒胃口不大好,想吃人鞭了,我看阉了你,你不是说你是皇城根儿来的吗,哪里可是盛产太监的地方,干脆你做个太监吧。”</p>

    说话间,一个黑衣人弄了块破布塞到大少的嘴里,然后另外几个人一拥而,将大少死死仰面朝天摁在地,把他的裤子脱了,雪亮的马刀在黑夜里挥舞着,闪着瘆人的寒光。</p>

    我靠,要阉人啊,太残忍太过分了吧!我此时有些控制不住了,想出面阻止他们。</p>

    这时,那小队长凑近我,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句:“二当家的,我们都是按照大当家的吩咐来做的,请二当家的千万不要冲动,不要坏了大当家的大计!”</p>

    我又想起了李顺的叮嘱,又想到这个大少下面的命根子确实也做了不少恶,摇摇头,不再做声。</p>

    片刻,我听到一声沉闷的憋闷的惨叫——</p>

    随着这叫惨声,我的心猛地一颤。</p>

    我终于明白李顺要利用大少来做什么章,显然他是要把这个纨绔子弟来当做自己重创白老三的牺牲,大少在白老三的夜总会里吃了亏,必定会报复白老三,这等于他把大少绑架到了自己和白老三斗争的战车,和大少斗,白老三显然不是对手,大少的后台似乎要白老三强很多倍。</p>

    李顺煞费苦心结交了这位京城大少,花费了大量财力和精力,目的是要借助他来击垮白老三。而白老三这次夜总会和洗浴心重新开业,被李顺视为一个绝好的良机,所以他想方设法把大少勾引到了星海,开始实施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p>

    问题是,大少在白老三的夜总会已经吃了亏,嚷嚷着要不放过这家夜总会,他已经和白老三结下了梁子,李顺为何又要安排人阉了他?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p>

    我有些想不通。</p>

    我见过阉猪阉狗的,却从来没见过阉人的,这次我算是见识了。</p>

    随着大少的闷声惨叫,他真的活生生被阉割了。我有些心惊肉跳,头皮发麻。</p>

    大少昏死了过去。</p>

    “快,给他简单包扎下,别让他流血流死了!人死了麻烦了!”几个黑衣人忙着倒腾了一阵子,然后小队长贴近我耳朵说:“二当家的,还得麻烦你送他去医院,这也是大当家的吩咐的!”</p>

    我木然点了点头,操,我来收拾烂摊子了,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我当然要送他去医院的。</p>

    然后,他们迅速撤离了,剩下我自己呆在这里。</p>

    我看着昏死的大少,下身都是血,地也是血。</p>

    可怜的大少,他怎么结交了李顺这个铁哥们呢?这回成了阉人,再也别想玩女人了。</p>

    他们走的时候,还把割下来的大少的命根子装进塑料袋带走了,不知是否真的去喂狗了。</p>

    我立刻拨打了120急救电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