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39章 夜总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站起来去了李顺卧室,果然在床头柜有一整套易容工具,我从四哥那里学到过易容经验,简单弄了几下,戴假头套和一副宽边平光眼睛,粘一溜小胡子,看看镜子觉得差不多了,然后走出来。 </p>

    大少看着我大笑:“很好,谁也认不出你来了,要不是刚才你进去,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你。”</p>

    然后,我们离开金银岛,直奔市区。</p>

    去了市区,先在白老三的夜总会对过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吃饭,大少喜欢吃日本料理。</p>

    吃完饭,大少似乎又犯了毒瘾,急忙催促我抓紧去夜总会,先弄点冰溜溜。</p>

    我看看时间,晚8点。</p>

    我于是陪着大少去夜总会。</p>

    从外面看,白老三的夜总会果然规模不凡,豪华无,起北京的天人间,果然是豪不逊色。</p>

    大少看了看夜总会外观,点点头:“妈的,气势不凡啊。星海什么人能开起来这样规模的夜总会,看来关系不一般啊。”</p>

    我说:“是一个叫白老三的人开的,此人黑白道关系都很硬!”</p>

    “哦。”大少点点头,接着脸露出不屑的神态:“在星海黑白道关系硬算个吊啊,充其量不过是地头蛇而已。黑道再牛逼也不过是在星海称霸,白道再牛逼也不过最大是市委记撑腰,这要是在北京,在我老爷子面前,像这市委记一级的提鞋都没资格。”</p>

    大少又把老爷子抬出来了,老爷子不离口。</p>

    然后,大少晃晃脑袋,神气活现地说:“走,进去先弄点冰溜溜,然后弄几个制服女郎陪陪本大少,玩够了带回岛去继续玩。”</p>

    大少昨晚的药劲还没消散,这会儿又要去夜总会继续溜。</p>

    我知道,白老三的夜总会里是一定会给客人提供冰毒的,为了吸引老客户大客户,现在很多夜总会也酒吧都会给客人提供这玩意儿,而且服务生还会给客人做好冰壶,提供必要的工具。</p>

    说着,大少大摇大摆往里走,我忙跟。</p>

    而这时,李顺还没有给我下最新的指令。</p>

    此时,我不知道今晚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p>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李顺的计划进行着。只是到目前,我还没有猜透李顺的计划到底要如何实施。</p>

    进了夜总会,里面的装潢果真十分气派高档豪华,客人不少,十分热闹。</p>

    各色美女来回穿梭,让人眼花缭乱。</p>

    我今晚不用给海珠请假,因为她下午出差到盘锦去了。</p>

    进去后,我们要了一个豪华包。</p>

    进了包间,大少一屁股坐下,我先点了酒水和果盘,大少然后翘着二郎腿看着服务生说:“喂,伙计,给我弄两包冰过来。”</p>

    服务生看了看我和大少,点头答应着出去了。</p>

    大少看着我,得瑟着二郎腿,说:“看来顺子说的不错,这家夜总会服务项目还可以,二弟,没在夜总会见过溜冰的吧?”</p>

    我点点头:“没有,我平时连夜总会都很少来。我们拿工资的,又没什么外快,哪里敢出入这样的高档场所。”</p>

    大少笑起来:“这还是你的官当的太小了,做到一定程度,有权了,自然会有人请你来这样的地方玩,哪里还会动用自己的工资呢。所以啊,二弟,在官场好好好混啊,争取当大官,有权了,有钱了,女人也自然有了。”</p>

    我点点头:“哦。”</p>

    大少接着又说:“看来这家夜总会的老板胆子确实不小,一般的夜总会只会给常客熟客提供冰,我们第一次来这里,一开口,他们竟然毫不犹豫答应了,这说明了两点,第一,这夜总会的老板很牛逼,肆无忌惮,不怕事,当地警方的关系处理的好;第二,或者是这家伙是个菜鸟,不懂开夜总会的规矩,所谓无知者无畏,要是万一遇警方来钓鱼的,那可惨喽。</p>

    不过,听顺子和你的介绍,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叫什么白老三的,既然是白道黑道都混的,那也应该不是个生手,应该是属于第一种情况,不怕事的主!”</p>

    我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大少,心里边琢磨着李顺这会儿的动静,我知道今晚李顺让我陪大少来夜总会,一定是要在他身做章,大少一定是李顺出击白老三极其重要的一步棋。</p>

    大少又问我:“二弟,你有没有和顺子一起玩过女人啊?”</p>

    我摇摇头:“没有,我从来没见过他玩过女人,我也没有过!”</p>

    “哈哈,这么说,顺子在你面前还是装得很板正的嘛。你在他面前似乎也是放不开的嘛。”大少肆无忌惮地笑着:“这年头,不玩百儿八十个女人,还算什么有价值的人生啊。算起来,我现在玩过的女人也有几百个了,我有个目标,打算在今年过千,我要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奋斗。”</p>

    我听了,又是一阵恶心,对这个大少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憎恶感。</p>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李顺打来的。</p>

    我忙站起来去了包间里的卫生间,关门,然后接电话。</p>

    “进去了吗?”李顺说。</p>

    “嗯。在包间里!”我说。</p>

    “他要冰了吗?”李顺又问。</p>

    “要了!”我说。</p>

    “给了吗?”李顺说。</p>

    “还没!”我说。</p>

    “嗯。他怎么要的?”</p>

    我于是把大少当时的话复述了一遍,李顺听了,嘿嘿笑了:“嗯,好。我现在正在皇冠大酒店参加白老三的答谢晚宴,今晚这里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啊,白老三邀请了不少星海白道黑道重量级的人物来参加,我还是重点贵宾待遇哦。白老三对我是热情备至,我们俩的感情似乎是急剧升温呶。”</p>

    我没有说话,我当然听出来李顺讲的是反话,他不会相信白老三的热情,白老三当然也不会相信他的真诚。虽然他封了厚礼。</p>

    李顺接着说:“下面,我给你安排任务,你下一步的任务是陪大少在夜总会里玩,注意不要让夜总会白老三的人认出你来。”</p>

    “嗯。”我答应着。我这副打扮,除非是阿来或者保镖或者白老三本人,否则是极难认出我来的,即使是他们三个,只要我不说话,不做特别的动作,也未必能认出我来。</p>

    李顺接着说:“我估计今晚大少在夜总会是肯定要闹事的,他的习性我太了解了,如果他闹起来,你先放纵他一会儿,在白老三的地盘,他是赚不到便宜的,然后劝他离开。离开之后,往回走。</p>

    记住,在回去的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管,做一个旁观者,切记,你在大少眼里,是一个弱生,是一个班族,是一个什么功夫都没有动的人,万万不要多管闲事,不要出手。我的话你记住没有!”</p>

    我说:“记住了!“</p>

    李顺接着说:“根据我打探的消息,白老三这次重新开张夜总会和洗浴心,他那狗屁姐夫早警告他了,不要过于放肆,不能明目张胆干违法的事,他现在必定是要收敛一些的,大少一进门要冰,他打错算盘了,只有傻鸟夜总会才会给第一次来的客人直接毒,这是找死。所以,我估计那冰是不会给他的。”</p>

    “可是,服务生答应了啊!”我说。</p>

    “这你不要管,冰是什么?什么是冰?哈哈。”李顺大笑一声,然后挂了电话。</p>

    我知道李顺一定是出来给我打电话的,他周围很静。</p>

    我收起手机出了卫生间。</p>

    这时服务生端着要的酒水和果盘进来了,将要的东西放在茶几。</p>

    大少低头看着茶几,接着看着服务生:“操,老子要的冰呢?怎么还不!”</p>

    服务生指指果盘旁边的两包冰块:“先生,了啊,这是您要的冰!”</p>

    我一看,这哪里是冰毒,分明是常见的冰块。</p>

    大少大怒,摸起一包冰块冲服务生脸砸了过去:“马尔戈壁,老子要的是冰毒,不是这种冰,你狗日的糊弄耍老子!”</p>

    服务生来不及防备,脸被重重砸了一下,疼得叫起来:“先生,您怎么打人,您要的不是冰吗,我给您的是冰啊!对不起,我们是正规守法的夜总会,我们这里没有您要的那种冰毒!”</p>

    “我靠你姥姥的,你敢狡辩,你敢继续耍老子。老子要的冰都没有,你他妈的还开什么夜总会!”大少怒了,继续骂着,站起来一抬手把茶几给掀了。</p>

    看起来,这大少是横行霸道习惯了,做起事来根本肆无忌惮,为所欲为。</p>

    这时包间的门接着被推开了,似乎早有人在门口等着。</p>

    进来的是个平头小伙子,身后跟着几个保安。</p>

    小伙子进来后,看看我,又看着大少,客气地说:“老板您好,我是夜总会的经理,我们的服务员哪里做的不好了,您可以告诉我,我来给您处理。”</p>

    大少看着经理,摸起另一包冰块,说:“操,老子要的是溜的冰,这狗日的杂碎拿这个糊弄我。”</p>

    经理彬彬有礼地说:“对不起,老板,我们是守法经营单位,我们不给客人提供毒,不但不提供,我们的夜总会也拒绝客人自带冰毒在这里吸食。”</p>

    经理话音未落,大少又将手里的冰块砸向经理的脑袋:“我靠你妈,你也敢糊弄老子,叫你们老板来,老子会会他,听说他在星海很牛逼,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货色,开个夜总会连冰都没有,他懂不懂规矩!”</p>

    经理似乎早有防备,身体一晃,接着躲开了,冰块砸到了身后的一个保安身。</p>

    经理似乎有些动怒了,看看身后的保安,又看着大少:“敢问老板是什么行头要见我们白老板?请教老板的来自何方。”</p>

    大少哈哈大笑:“妈的,老子是北京皇城根来的皇亲国戚,今儿个来你这鸟夜总会是给你们老板的脸,你们他妈的别不识抬举,惹恼了老子,老子叫人封了你的夜总会!”</p>

    大少说完,经理突然哈哈大笑,身后的几个保安也笑,经理说:“我还以为是来的何方神圣,原来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敢自封皇亲国戚,可惜啊,你牛逼吹地太大,你要是说是星海某一位高官的儿子或者某一位老大的兄弟我还有可能相信,哪里会想到你一步到了北京,哎,好怕怕哦,我们没见过皇亲国戚什么样,原来是你这样子的啊。长见识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