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35章 几分真假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弟妹看管的好严啊,呵呵,我和易老弟在一起聊天呢,好久不见了,</p>

    我们哥俩多聊会,没事吧?”皇者说。 </p>

    皇者似乎知道我一时半会回不去,连假都给我请好了。</p>

    “好,那谢谢弟妹了,那我和易老弟好好叙叙了。”皇者说完,又把电话递给我,冲我挤了挤眼。</p>

    我接过电话,海珠说:“呵呵。哥,那你和皇者聊天吧,我自己先吃饭了。晚别回来太晚啊。”</p>

    我还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回去呢,支吾了一下说:“别等我,困了你先睡!”</p>

    “嗯,好!”海珠答应着,挂了电话。</p>

    皇者看着着我笑:“老弟,家里管的很严啊。呵呵。”</p>

    我笑了下,又看看海面,李顺怎么还没派人来接应我呢?不过要是李顺的人这个时候来了,皇者在这里,还真不大好解释。</p>

    皇者看着我:“老弟,你在这里边散步边等人?”</p>

    我呵呵一笑,看着皇者:“你呢,莫非是单纯在这里散步?”</p>

    皇者哈哈一笑,说:“老弟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啊。”</p>

    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短信,一看,是李顺的。</p>

    “忘了告诉你,接头地点换了,不在老地方了,到老地方后,沿着海岸线往北走1000米,有个海叉子,在叉子里停着一艘摩托艇,直接开走过来!”</p>

    原来是这样,我收起手机,对皇者说:“老兄,那我们还是各人散各人的步吧,不打扰你的雅兴了。”</p>

    皇者点点头:“好,不过,要是弟妹再来电话查岗,需要我打掩护的话,及时过来找我哦。”</p>

    我笑了下,然后和皇者挥手告别,沿着海岸线往北走。</p>

    夜色越来越浓郁,海边远处的灯光微弱地照射过来,影影绰绰看到附近的树林。</p>

    走了大约1000米,果然看到一个海叉子,果然在海叉子里的岩石间有一艘摩托艇,隐藏在灌木丛里,不大容易发现。</p>

    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只有不远处有一栋茅草屋。显然,这是李顺最新安排的接头点。</p>

    我走进茅草屋,里面黑乎乎的,有一些简陋的摆设,没有人。</p>

    然后,我又出来,直接往摩托艇走去。</p>

    刚走到摩托艇跟前,突然发现艇坐着一个人,头戴宽沿草帽。</p>

    我一愣,这么一会儿,怎么面有人了。李顺让我自己开过去,没说有人给我开啊。</p>

    我正琢磨着,那人摘下草帽,缓缓抬起头来——</p>

    我一看,操,这人竟然是老黎!</p>

    我愣愣地看着老黎,吃吃地说:“老黎,你。你怎么在这里?”</p>

    老黎冲我微微一笑:“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里的海边是我经常散步钓螃蟹的处所,我在这里出现,你很怪?”</p>

    我说:“这个时候了,这个地方黑咕隆咚的,你散什么步?钓是什么螃蟹?”</p>

    老黎站起来,接着跨岸,看着我说:“我这个时候不散步不钓螃蟹,但是我很好。午我经过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里多了一间茅草屋,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我经过这里的时候,又发现这里多了一艘无人摩托艇,这个地方很偏僻,极少有人过来,怎么会突然出现一艘摩托艇呢。所以啊,我特别好,所以啊,我来这里看看了。”</p>

    我不知道老黎这话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怔怔地看着他。</p>

    老黎看我一副傻乎乎的神态,笑了,拍拍我的肩膀:“伙计,莫非这茅草屋是你搭建的,莫非这摩托艇是你买的?”</p>

    “那是怎么回事呢?你怎么突然来到这里呢?”老黎说。</p>

    我看着老黎,觉得了;老黎似乎明白几分但是故意装作不知道,于是说:“这茅草屋是李顺搭建的,这摩托艇于是李顺的。”</p>

    “嗯。”老黎点点头,似乎对我的回答较满意,说:“然后呢?”</p>

    我说:“我来这里是要开摩托艇出海的!”</p>

    “哦。兜风?”老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不是兜风,是去那个小岛!”我指了指远处。</p>

    老黎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说:“那不是我们次捉螃蟹的小岛吗,这岛被李顺买下来了,是不是?”</p>

    “是的!”我点点头。</p>

    “开发了,是不是?”</p>

    “是——”我又点头。</p>

    “李顺现在在岛,等你过去的,是不是?”</p>

    “嗯。”</p>

    老黎沉思了一下,看着我,突然说:“告诉我,这个岛,李顺为什么起名叫金银岛?”</p>

    我一愣,觉得老黎这话问的有些突兀,却又有些别有意味。</p>

    “还不会是李顺发现这岛有什么金银财宝吧?”老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了一句,两眼紧紧盯住我。</p>

    我的心又是一跳,忙摇头,脱口而出:“没有!他什么金银财宝都没发现,这岛的名字是他随便起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p>

    “果真如此?”</p>

    “当然!”</p>

    老黎似乎松了一口气,说:“这大晚的,你去那岛干嘛?”</p>

    我说:“李顺在岛,让我过去的,聊天玩的吧。”</p>

    “聊天。玩的。那我和你一起去岛玩去聊天好不好啊?”老黎半真半假地说。</p>

    我一听,心里紧张了,忙说:“你这一把老骨头了,晚海风一吹,容易着凉感冒的,我看还是不要去了,你要是想去岛玩,改天我白天带你去。”</p>

    老黎笑了下:“我看你挺为难的,是不是觉得李顺没有邀请我我去了会是不速之客让你无法和李顺说啊,好吧,我不难为你了,你自己去吧。”</p>

    我点点头,额头冒出冷汗。</p>

    我刚要船,老黎又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金银岛……”</p>

    我停住脚步,看着老黎:“你嘟哝什么?”</p>

    老黎说:“我愿意嘟哝什么嘟哝什么,反正你又不带我去岛玩,你管我干嘛,走你的是!”</p>

    老黎看起来似乎有些孩子气,我忍不住笑了,看看周围,说:“这么黑的天,你怎么回去?你这样一个亿万身家的老头子要是被人绑架了怎么办?要不,我先送你回去!”</p>

    老黎打了一个唿哨,接着我看到附近的树林里出来两个黑影,无疑,这是老黎的保镖。</p>

    “你不用担心了吧?”老黎说。</p>

    我松了口气,点点头,说:“那好,回去吧,晚别出来乱窜,老老实实呆在家里!”</p>

    老黎照我脑袋是一下子:“小子,你来管教我啊?你当我是夏雨啊晚出来乱窜。”</p>

    我嘿嘿笑笑。</p>

    老黎说:“好了,你走吧,我目送你。”</p>

    我艇,然后发动起来,接着往海里驶去。</p>

    离开岸边,我开始加速,走了一会儿,我回过头,看到老黎还站在海边的岩石,一动不动。</p>

    很快到了金银岛,我熄了发动机,依靠惯性慢慢靠岸,早有两个小伙子在岸等我,见了我恭敬地叫着易哥,然后帮我把船系好。</p>

    我岸后,直接奔山洞洞口,老秦站在洞口,见我来了,说:“李老板和他朋友正在里面等你呢。”</p>

    “朋友?哪里的朋友?”我问老秦。</p>

    “北京的!”老秦说。</p>

    “是李老板之前提到的那个?”我问老秦。</p>

    老秦点点头:“不错,是他,李老板这次和他一起来的,带他来星海散心的!”</p>

    散心?这个时候散的什么心?我有些困惑,然后走进山洞。</p>

    多日没来,山洞里被李顺装饰地更加豪华了,灯火辉煌,华丽无。</p>

    走进大厅,看到了李顺和他北京的朋友,那家伙长得尖嘴猴腮,皮肤很白,正和李顺坐在沙发凑在一起溜冰。</p>

    又是个瘾君子,怪不得能和李顺交朋友,原来是有共同的爱好。</p>

    大厅里弥漫着一股香臭味。</p>

    见我进来,那家伙翻了下眼皮,没有搭理我,接着又低头继续溜冰,有滋有味地吸着,脸带着享受的表情。</p>

    李顺见我进来,放下手里的冰壶,冲我招招手:“二弟,来,我给你介绍下我哥们。”</p>

    我又成了李顺的二弟了。</p>

    这时那家伙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傲慢表情,看这架势,似乎他是皇亲国戚。</p>

    我走过去坐下。</p>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京城来的孟大少,我简称他大少,你也这么称呼他好了。”李顺对我说。</p>

    我冲大少点点头:“大少好!”</p>

    然后李顺对大少说:“大少,这是我常给你提起的二弟,是我二弟,当然也是你的二弟,在星海这边体制内混!”</p>

    “哦。顺子倒是经常提起你。”大少眯缝着眼睛看着我:“混体制的。二弟,混到什么级别了?”</p>

    “副科级!”我说。</p>

    “扑哧——”大少大笑起来,说:“我勒个去,副科级这叫级吗?二弟,怎么搞的,怎么混得这么差?这要是在京城,副科级根本没有级,连看大门的都你级别高。不行啊,二弟,做顺子的二弟,要好好混啊,这级别太低,会给你顺子哥和我丢脸的哦。”</p>

    李顺哈哈笑起来:“起码也我强吧,我这个商人还没有什么级别呢。”</p>

    大少看着李顺:“这不是一码事啊,顺子,你没有级别,但是你这家伙生意做得好,有钱啊,你二弟混体制,要想发财,首先得混级别才可以,在官场,没有权那里来的钱?”</p>

    听李顺和大少的对话,李顺似乎没有让大少知道他是混黑社会的,只是标榜自己是个商人。</p>

    大少接着漫不经心地说:“顺子,既然是你二弟,你看要不要我给老爷子打个电话,让老爷子给省委记打个招呼,提拔一下你二弟,起码也得给你二弟弄个县委记什么的当当,那才丢我们的脸啊。”</p>

    我吓了一跳,这大少竟然似乎是很有来头,老爷子竟然能给省委记打电话提拔干部,来头着实不小。李顺也真牛逼,竟然能结交到这样一个高级别的官二代。</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