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932章 海珠的嘲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听了海珠的话,秋桐松了口气,接着附和着说:“是啊,夏雨说话是有些随意,其实她的内心是很单纯的,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听秋桐和海珠这么说,夏季似乎舒了口气,然后又深深看了秋桐一眼。</p>

    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又突然都沉默了,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似乎都在琢磨着夏雨刚刚提起的冬儿。</p>

    半天,海峰突然说了一句话:“人生最糟的不是失去爱的人,而是太爱一个人失去了自己!”</p>

    海峰的话让我的心怦然一动,我看看海峰,又看看秋桐,她虽然没有正眼看我,但似乎也不由自主瞥了我一眼,似乎她的内心也被海峰的这句话所打动。</p>

    接着,秋桐站起来说要去卫生间,然后出去了。</p>

    秋桐和夏雨出去半天没回来,我心里有些犯嘀咕,于是站起来出去,说去卫生间。</p>

    走廊里没看到她们,我完卫生间,突然听到走廊拐角处有动静,走过去一看,夏雨正趴在秋桐的肩膀低低地哭泣着,秋桐正轻轻拍着她的肩膀。</p>

    我不由怔住了。</p>

    夏雨哭了,还似乎哭的很伤心很压抑。</p>

    秋桐这时抬头看到了我,微微一愣,接着抿了抿嘴唇。</p>

    我默默看了会看着我眼神有些怅惘的秋桐,又看着无声伤心哭泣的夏雨,呆立了半天,心里突然有些沉郁和杂乱,缓缓转身回了房间。</p>

    一会儿,秋桐和夏雨也回来了,夏雨脸又恢复了常态,似乎看不出去刚才哭过的痕迹。</p>

    然后,大家继续喝酒聊天,夏雨不再言语,低头默默地吃菜。</p>

    酒足饭饱,夏季和夏雨一起离去,海峰带着云朵也走了,秋桐让四哥开车送她和孔昆一起走,我和海珠一起打车回去。</p>

    回去的路,我和海珠都沉默着。</p>

    一会儿,我说:“孔昆住在哪里?”</p>

    “公司的员工宿舍!”海珠说:“我把我本来住的那间给了她!”</p>

    “哦,她怎么不住到男朋友哪里去呢?”我说。</p>

    “还不到那种程度吧!”海珠淡淡地说了一句,眼睛看着车窗外。</p>

    “那种程度是什么程度?”我想缓和下气氛,我觉得海珠或许此时的表情有些低沉。</p>

    海珠扭头看着我,似笑非笑地说:“你说呢?明知故问!”</p>

    我笑了,搂过海珠,贴在海珠耳边说:“是不是是我们这种程度?”</p>

    海珠轻笑了下,身体微微扭动了下,脸颊微微发烫,说:“你坏。不和你说了!”</p>

    我松开海珠,笑起来。</p>

    一会儿,海珠轻轻叹了口气,说:“吃饭的时候,夏雨出去那么久,是不是哭了?”</p>

    我说:“我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p>

    海珠看着我:“你以为我傻,我看不出来?虽然她回来掩饰的很好,但是我分明能看出她脸有哭过的痕迹。”</p>

    我没说话。</p>

    海珠继续说:“你说,她为什么哭?”</p>

    “我不知道!”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提起来很遥远。</p>

    “我知道!”海珠说。</p>

    “你知道什么?”我说。</p>

    “我知道她是因为我回到你身边而为我们祝福,为我感到欣慰,所以激动地哭了!这叫喜极而泣!”海珠的口气有些发硬。</p>

    我怔怔地看着夜色里海珠带着几分讥讽表情的面孔,心里突然有些发冷。</p>

    海珠在嘲讽夏雨。</p>

    “干嘛这样看着我?”海珠说。</p>

    我不语。</p>

    海珠说:“夏雨今天晚的表现,包括她突然提起冬儿,我心里很明清她在想什么,无非是想拿冬儿来刺激我,我很明白她此时心里的感受,只是我不想说而已,当着大家的面,我不想让她脸太难看,却也不想让她太放肆,凡事都有个度。所以,我宁可认定她的哭是在为我为我们祝福,是喜极而泣!”</p>

    海珠说着,脸又露出几分自信而嘲笑的表情。</p>

    听着海珠的话,我继续怔怔地看着海珠,突然感到了几分陌生,突然感到海珠有些变了。</p>

    或许,这世界从来没有永远,一切都在变,不变是不正常的,变才附和事物发展的规律。</p>

    海珠此刻和我坐在一起,身体紧挨着,我却似乎感到了距离。</p>

    这种感觉让我心里有些惊恐。</p>

    我迷惘地看着窗外城市璀璨的灯火,心里一阵巨大的沉寂和惆怅,还有难言的纠结。</p>

    第二天早起床后,我和海珠一起吃早饭。边吃海珠边随口问了</p>

    我一句:“哥,今天是几号?”</p>

    我想了下,说:“27号!”</p>

    “哦。真快,又到月底了,得安排财务去收几笔团款了。”海</p>

    珠边吃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p>

    我漫不经心地听着,突然心里似乎隐隐有事在牵着我,一时却又想不起什么事情来。</p>

    吃过早饭,海珠直接去了公司,我收拾了下,也准备出门去班。</p>

    刚要出门,接到李顺的手机短信:“二当家的,今天什么安排?”</p>

    看到李顺的短信,我猛然想起来,今天是27日,明天是28日!</p>

    28!</p>

    28是白老三的夜总会洗浴心重新开业的日子!</p>

    我突然明白,李顺这次回星海,不是为了专门来看小雪,他是冲着白老三开业的日子回来的!</p>

    李顺是冲着白老三回来的!</p>

    又要开战了!</p>

    我给李顺回复短信:“今天白天要开会。”</p>

    是的,白天要开经营系统经营调度分析会,秋桐主持,孙东凯也要来听听。</p>

    李顺回复:“当个屁官,会多起来了。还真像那么回事!晚呢?”</p>

    我回复:“晚可能要会后聚餐。”</p>

    这也是实话。</p>

    李顺接着回复:“聚个吊,开完会,老老实实找我报到!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样说定了,晚等我通知!”</p>

    我没法拒绝了,只能这样了。我不知道李顺今晚要作何安排,明天是白老三大喜的日子,李顺想必不会让他安稳了。不知道李顺是怎么打算的,是否又要调兵遣将大举进兵。</p>

    我忧心忡忡地收起手机,直接去了单位。</p>

    先去了办公室,离开会还有一个小时,我把云朵和曹腾汇总给我的材料归纳了一下,在笔记本列了一个发言提纲,心里大致过滤了下。</p>

    今天是秋桐任总裁助理后首次召开自己分管的部门全体负责人会议,也是我任发行公司总经理后首次在经营系统全体负责人面前亮相,我们都是大姑娘出嫁——第一次。</p>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我喜欢这种第一次带来的挑战和刺激感。人生有很多第一次,每个第一次,都是一个新的尝试,一个新的开始。</p>

    在会议开始还有20分钟的时候,我提前去了会场,大家都还没来,秋桐正坐在会场旁边的休息室里安静地看材料。</p>

    我进了休息室,秋桐抬头看到我,笑了下:“你来的倒是挺早!”</p>

    我笑了下,做到秋桐旁边,说:“你主持的会议,我哪里敢迟到呢。”</p>

    秋桐笑了:“这还差不多,像个下属对领导讲话的样子!”</p>

    我一咧嘴:“我一直把你当领导好不好?”</p>

    秋桐一撇嘴:“得了吧,我看你是嘴巴说的好听,动不动用命令的语气和我说话。”</p>

    我说:“怎么?你不服?”</p>

    秋桐呵呵一笑:“服,好不好,看你一副好斗的神态,我才不和斗嘴皮子!”</p>

    我呵呵笑起来:“其实我也不想和你斗嘴皮子啊,咱俩之间,在工作我绝对听你的,你说一我保证不说二。”</p>

    “照你这话的意思,工作之外,我得当什么都听你的?”秋桐说。</p>

    “嗯。回答正确,加十分!”我面带得意的表情说:“应该,基本是这个意思。”</p>

    “看你得瑟的。给我个理由!”秋桐说。</p>

    “因为。工作,你能力我强,位置我高,我没法不服气你,没法不听领导的,但是,在工作之外,似乎,你经历阅历都没我丰富,见识没我广,自然是要听我的了。”我说。</p>

    “那也未必。要看什么事,我认为你正确的听,不正确的,不听!”秋桐说。</p>

    我说:“这样不好喽。工作你是我的党,我老老实实跟党走,工作之外我是你的党,你也要老老实实跟党走哦。听话才是好同志。”</p>

    “哈。”秋桐笑起来:“你少贫嘴了。”</p>

    正在这时,孙东凯进来了,身后跟着曹丽。</p>

    我和秋桐停止了调侃,看着孙东凯和曹丽。</p>

    看这架势,曹丽也要参加今天的会议。</p>

    曹丽是孙东凯的贴身随从,从来都是孙东凯走到哪她跟到哪,形影不离,她参加今天的会,也说不出什么不合适的。</p>

    孙东凯坐在我旁边,看着我和秋桐:“你们俩早到了。小易,会议发言准备好了吗?”</p>

    我点点头:“准备好了!”</p>

    曹丽这时坐到秋桐旁边,笑着说:“哎,秋总,今天你主持召开的这个会,孙记很重视啊,专门来参加!”</p>

    秋桐笑笑,说:“感谢孙记对经营工作的重视!”</p>

    曹丽接着说:“孙记,你偏心啊,我主持的行政系统的会议你都不去参加,经营系统的你来!我可是有意见哦。”</p>

    曹丽也真敢说大话,她主持个屁行政系统会议,她这个行政总裁助理,只管着办公室,充其量她是开党办全体人员会议,那规模和内容怎么能和今天的会议相。</p>

    孙东凯说:“曹总,有意见可以保留,不过我还是想批评你两句,你缺乏大局意识,缺乏整体意识啊,集团党委的工作重心是要发展壮大集团经济实力,这自然是要格外重视经营工作了。在行政经营编采三大系统,办报和行政都是消耗性的部门,唯有经营部门是抓钱的,我们要发展要生存,没有钱怎么行呢?</p>

    我们的一切工作,都要在当好党委政府喉舌的前提下,围绕发展经济来开展。我作为集团的一把手,不重视经营工作怎么行呢?所以,今天的经营会议,我是必须要来听听的。”</p>

    我接过话,点点头:“孙记的话高瞻远瞩,高屋建瓴,远见卓识啊!”</p>

    孙东凯满意地看了我一眼。</p>

    曹丽努了努嘴巴,没说话。</p>

    孙东凯接着看着秋桐:“秋总,接手经营工作这一块这段时间,工作开展地顺利不?”</p>

    秋桐点点头:“感谢党委领导的关心,一切都还好,较顺利!”</p>

    我觉得孙东凯这话纯粹是在装逼,在说面子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